艾米:美丽长夜(154)

林妲以为李康说的是自己花钱雇她做程序的事,急忙推辞:“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掏腰包!”

“谁说是我掏腰包?”

“那你说的是——”

“是这样的,我今年递交了一个proposal(动议,申请),把我那个在私立M大工作的校友加成了Co-PI(共同负责人),这样的话,他拿到funding(基金,资助)的机会就比较大——”

她太感动了!

跟他做了这段时间的科研,她对遗传领域的竞争白热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漫山遍野的人都在研究这个,人人都想做出成果来,很多时候,成功与失败往往就在一个idea(主意,意向)上,你的idea有突破性,你就能拿到grant(科研基金),你就能搞出成果,不然的话,你在实验室干一辈子,也干不出名堂来。

而他把自己的idea拿出来与任职于外校的人分享,这等于是把自己的心血和智慧结晶拿出来与人分享啊!今后如果因为这个项目得了诺贝尔的话,奖金都要被别人分一半去!

而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她能拿到一份助研工作,可以实现去私立M大求学的心愿。

这这这——怎能不让人感动呢?

她话都说不成句了:“你这——你真是——这叫我怎么——感谢你才好呢?”

他很超然地说:“这有什么要感谢的?我跟他合作,一是因为他是我的校友,二是因为NIH(美国国立健康学院)就是喜欢合作项目,校际之间合作啊,学校和药厂之间合作啊,学校和医院之间合作啊,只要是合作,他们都喜欢——”

他越说得好像与她不相关似的,她就越认为他是为了她。

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如果此刻他张开双臂,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投进去。

但他没张开双臂,只张开双筷,夹了一个饺子送进嘴里,边嚼边说:“不过即便拿到grant了,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因为今年申请的都是下一年的grant,今年拿不到手的。”

她又着急起来:“是吗?”

“你别急,私立M大有这么一个宗旨,就是要让那些qualify(够资格)的人都能上得了他们学校,也就是说,只要你被录取了,他们就会想办法让你上得起学,绝对不会让你因为缺钱就drop out(退学)。”

“真的?那他们准备怎么——让我上得起学呢?”

“一般来讲,他们对那些家境比较贫穷的学生会减免部分甚至全部学费,他们还会安排那些学生勤工俭学。”

“早知道是这样,我在国家内时就不报M大,直接报私立M大了。”

“其实M大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让那些被本校录取的人都能上得起本校。”

“M大也有这个宗旨?”

“当然有啊。美国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平等的,比的是天分,是能力,是学识,而不是比外在因素,只要你成绩够格,就不会让你因为外在因素上不起学。像M大这样的州立大学,本来学费就比私立大学便宜,还有本州提供的scholarship(奖学金),只要你GPA达到两点多,你就能拿到本州的奖学金,基本不用交学费。”

她叫起来:“那M大怎么没给我奖学金?我GPA还不止两点多呢!”

“哦,我这说的是本科生。研究生一般都有TA(助教)啊RA(助研)啊什么的,不光减免学费,每个月还发工资,那不比奖学金更好?”

“嗯,那倒也是。但我刚来时既没TA或RA,又没奖学金,M大也没减免我的学费啊!”

“是你没申请吧?”

“申请什么?”

“申请tuition waiver(减免学费)啊。”

“哇,还可以申请tuition waiver?”

“是啊,你不知道?”

她遗憾地说:“我哪里知道啊?如果知道的话,早就申请tuition waiver了,也不至于在国内的时候,为个学费的事急成那样。”

“呵呵,你以前没出国留过学,不知道tuition waiver可以理解,但你那个陶沙——我的意思是——你妈那个男朋友——不是在美国P大留过学吗?他也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他在P大留过学?”

他一愣,随即说:“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她也想不起自己对他说过陶沙哪些事了,不太肯定地说:“可能是我告诉你的吧。”

他看了她一会,有点不好意思地一笑:“你这么——勇于承担责任,搞得我都不好意思——耍赖了。To tell you the truth(实话告诉你吧),你没告诉过我他是哪所大学毕业的,是我自己——打听出来的——”

“是你打听出来的?”

“是啊,”

“你干嘛打听他在哪个学校留过学?”

他尴尬地笑了一下,举起手说:“我先申请个免死牌,你恩准了我再继续坦白——”

她装做抽了一张免死牌扔给他,很有范地说:“朕免你一死。”

“再求一张免骂牌——”

她又在空中抽一张牌丢给他:“朕免你挨骂。”

他抿嘴一笑,低声说:“是这样的,我以前——暗中调查过陶沙的情况——”

她立即想起陶沙调查李康婚恋史的事情,不仅暗自好笑,原来那段时间这两人都在暗中调查对方啊?真像是FBI(美国联邦调查局)遇上了CIA(美国中央情报局),都是情报高手,都爱在暗中搅对方的浑水。

她问:“你干嘛调查他?”

“呵呵,因为听说他是你的——同居男朋友——”

“谁说的?”

“别人说的。”

“为什么别人说他是我男朋友——你就要去调查他呢?”

他一本正经地说:“clearance(背景调查,排除安全隐患)嘛,我手里做的可是NIH的项目,国家机密啊,怎么能不调查调查雇员的背景呢?”

她有点失望:“哦,原来是这样。”

他扑哧一声笑出来:“喂,你也太好骗了吧?我这么瞎说你都相信?”

她咕噜说:“我怎么会想到教授也撒谎?”

“教授就不兴撒谎了?教授搞教学搞科研不兴撒谎,在自己家里——开玩笑撒个谎都不兴?”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打听他呢?”

他瞟了一眼自己的老妈,把视线折回来看着她,用英语问:“You want the truth(你想知道真相)?”

“Yes(想)。”

“Can you handle the truth(你应付得了真相吗)?”

“I think so(我觉得能)。”

他清清喉咙:“OK,I’ll  tell  you the truth——it was because I ——mistook him for my—— rival(好吧,我告诉你真相——是因为我——错把他当成我的——rival了)。”

哇,rival,应该是“情敌”的意思吧?

但好像也不局限于“情敌”。

她恨不得转回去说汉语,但看看端坐一边的李妈妈,只好搜索枯肠,结结巴巴地用英语问:“You mean——you——really thought Tony——was ——is——I mean was —— my boyfriend(你的意思是——你——你那时真的以为陶沙——曾经是——是——我的意思是曾经是——我的男朋友)?”

“That’s what it looked like at that time(那时的状况看上去就是那么回事)。”

“I still don’t understand——why do you ——why did you ——take him as your ——rival(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你要——为什么你那时要——把他当你的情敌呢)?”

“Don’t tell me that you don’t know what ‘rival’ means——(别对我说你不知道‘rival’的意思——”

“I know what  ‘rival’ means, but ——doesn’t ‘rival’ have——many meanings(我知道‘rival’的意思,但是——‘rival’不是有很多意思吗?)”

他摆摆手:“Forget about it(不说了;忘了这事吧).”

她好失望,好后悔,早知道他这么不经问,就不该问那么多了。但是,rival的确是有很多意思啊!我怎么知道他说的是“情敌”,还是别的意思呢?

接下来的气氛有点尴尬,虽然仍然在谈话,但说的都是鸡毛蒜皮,再也没回到先前的话题上去。

回到家后,她在脑子里把整个过程反反复复地过了几遍,终于原谅了自己,算了,我也没做错什么,因为我的确不知道他说的“rival”究竟是不是“情敌”的意思,俗话说,小心无大错,万一他说的“rival”是别的意思,而我当成了“情敌”,在那里大抒其情,该多丢人啊!

她在心里责怪他,你干嘛用英语来说这么重要的话呢?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妈妈在旁边,但是——你不会等你妈妈上楼睡觉去了再说吗?或者等我走的时候,送我几步,跟着我走到屋外,那时,站在和煦的晚风里,浸润在馥郁的花香中,再来说“情敌”的事,不是很浪漫吗?

就算你是等不及了才当着你老妈的面就试图表达的,那你也用不着说英语啊!难道你爱我是什么丑事吗?你还怕你妈知道?如果这事连你妈都得瞒着,那不是说明你没把我当未来的女朋友吗?那你把我当什么了?地下情人?

别恶心我了!

她很想找人吐吐槽,但想不出能吐给谁听。

最后,终于有个听众自己找上门来,是陶沙:“Linda(林妲),恭喜你啊!”

“恭喜什么?”

“考上私立M大啊!”

“考都没考,那里能叫‘考上’?”

“怎么没考呢?考托福,考GRE,不都是考吗?”他交待说,“一定要去读哈,别为学费的事操心,你妈妈已经往你账上汇了几万块钱,第一年的学费生活费都没问题了。以后如果你没拿到RA什么的,她会继续汇钱给你——”

她最近没查账号,不知道有人汇了钱,不然早给他汇回去了。

她一针见血地指出:“钱是你汇的吧?我妈到哪里找几万块美元汇给我?”

“呃——我和你妈——还分这么清?”

“怎么不分这么清呢?你是我妈什么人?”

他尴尬地笑着:“嘿嘿——你说我是你妈什么人?”

“顶多算个男朋友。”

“那就男朋友呗。”

“我妈才不会要男朋友的钱呢!”

“这只是暂时的嘛,等你去私立M大上学的时候,我肯定不止是男朋友了。”

她不想听这个,追问道:“你的钱又是哪里来的?你在那么个破公司打工,能赚几个钱?”

”赚不了几个钱。”

“就是啊!我就不明白,你干嘛不趁早跟我妈结了婚,到美国来打工,不比那个破公司赚的钱多?”

“最近可能来不了美国,我现在——在帮我老爸打理‘神州’——”

她马上想起Simon说的话,发现自己又赌输了,不太开心地问:”你不是说绝不接掌‘神州’的吗?”

“我是没接掌啊,只是暂时帮帮忙,因为我爸最近身体不大好——”

“你爸癌症——复发了?”

“癌症倒没复发,但是中风了一次。”

“你爸怎么会中风?”

他犹豫了一下,说:“这事我告诉你了,你可千万别去对濛濛说——”

她很生气:”你这么不相信我,干脆别告诉我好了。”

他急忙解释:“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习惯成自然地说了这么一句,不是针对你的。是这样的,有人把濛濛的一些——艳照寄给我爸了——”

她一惊,冲口而出:“濛濛怎么会这么大意,没截住那些艳照?”

“截住?怎么截住?”

“呃——她——可以进你爸爸的电邮信箱,这个——我可能忘了告诉你——”

“不是通过电邮寄的,是通过快递公司寄的,都是大张大张的彩色照片,冲击力太大了,我爸哪里受得了——”

21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54)

  1. 沙发!好幸运!辛苦艾米了!

  2. 信息量好大,精彩!

  3. 还是李康感觉比较靠谱~陶沙猜来猜去的太幸苦了。~

  4. 好一个远水解不了近渴 , 林妹妹抉择的时刻就要到了。
    李康加油 ! 淘沙加油!

  5. 担心淘沙是得了什么艾滋病之类的病,也许是被人偷偷下药陷害的,所以对自己的生命没什么希望,也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只好在远处默默关心林怛了。林妈应该是知道内情吧。李康如此谨慎,林妹妹 不容易啊。不过可以轻易得到的感情不一定经得起考验。

  6. 李康不愧是搞科研的,看在眼里的女朋友都要做背景调查喔,搞得似乎太严肃了些。。

  7. 看来李康是喜欢Linda的。艳照估计是Simon寄的吧!

  8. 哎, 淘沙爱得好辛苦的样子

  9. “You mean——you——really thought Tony——was ——is——I mean was —— my boyfriend. “I still don’t understand——why do you ——why did you ——take him as your ——rival 林妲这两句话中,现在时态和过去时态转换,是导致李康止步不前的诱因吧。李康是不是认为林妲还没有放下闷闷。

  10. 真好看!李康对Linda的意思已经慢慢浮出水面了,闷闷对Linda的关心也从未停止过,不管结果怎么样,真心希望Linda过得幸福!

  11. 陶沙原来将计就计,希望詹濛濛能陪着他爸爸快乐度过晚年的想法泡汤了,现在一贯以色制人的詹濛濛反而给陶爸重磅一击,导致陶沙原本不接掌神州的打算生变。不得不说计划真赶不上变化呐!

  12. 回复”艾园人“:

    你没看明白,李康说的背景调查,是在开玩笑,他后面已经坦白了,他调查陶沙是因为把陶沙当情敌了。

  13. 詹濛濛树敌太多,这次的艳照是谁寄的,还很难说,simon有动机,那个胡教授也有动机,连lucy都有动机,这几个人也都有詹濛濛的艳照。看来艳照真是双刃剑,詹濛濛用来灭人,人家也用来灭她。

  14. 李康和陶沙都是英雄,都会在美人遇难的时候出来救美。陶沙是凭自己财大气粗,一掏腰包就是几万。而李康则有更巧妙的方式,帮助校友拿科研基金啊,告诉林妲申请免学费啊,最后可能还会提出雇佣林妲写程序,借此每个月给林妲一些生活费。

  15. 越来越喜欢李康了,不过,他还真沉得住气呢.像林妲想的一样,换个时间地点表白一下结果会很不一样吧

  16. 好看!精彩!

  17. 回复”十年忽悠”:
    你没看明白,李康说的背景调查,是在开玩笑,他后面已经坦白了,他调查陶沙是因为把陶沙当情敌了。
    —————–
    谢谢“十年忽悠”的解释,懂了

  18. 李康原来真的对LINDA有意思. 以前他说要找鬼婆,我还当了真.

  19. “不是通过电邮寄的,是通过快递公司寄的,都是大张大张的彩色照片,冲击力太大了,我爸哪里受得了——”

    ——从这个邮寄方式来看,应该是simon干的,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一般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用电邮寄,或者用qq什么的。但simon已经试过了,没成功,所以改用纸质邮件来寄。这可真是让詹濛濛防不胜防啊!

  20. 估计是西蒙的手笔,一石三鸟,蒙蒙不用说,还没捞到好处呢,蓝总这一气不定咋样呢, lucy和陶沙够受的,报复够狠了.好歹是自己孩子的姥爷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