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59)

李康一个“那时,我怎么办”,差点把林妲萌翻了。

这活生生就是一个担心睡着了之后妈妈会跑掉的小可爱嘛!

我们敬爱的李教授上哪儿去了?那个做得了研究,写得了proposal(科研基金申请报告),上得了讲台,说不定还拿得了炸药奖的李教授,怎么变成了一个抱着妈妈胳膊才睡得着觉的小不点?

她心里泛起一股温情,真想把他包在襁褓里,抱在怀里,轻轻抚摸他那稚嫩的脸,一遍遍对他保证: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里守着你!一生一世守着你!

当然,他的脸不稚嫩,个头也不小,如果要为他做个襁褓,得用个帐篷才能把他从头到脚包起来,而且此刻是他抱着她,而不是她抱着他,但她仍然感觉自己很强大,而他很弱小,需要自己的安慰,便用坚定不移地语调说:“我不会跑到陶沙那里去的,真的!”

他不满足:“光发誓不顶用的。”

呵呵,差点忘了他是搞科研出身的!可不是几个誓言就能说服的,得拿出证据和数据来才行。你看他自己表白爱情也是这个套路,要说事实,要靠谱,不能为了讨女生欢心就胡扯什么上辈子。

虽说这样不浪漫,但让人感觉踏实。

经过科学论证、以事实为依据的爱情,一定是最靠谱的!文人的浪漫可以像火山一样炽烈地喷发,但也可以像火山灰一样迅速冷却湮灭。

如果文人的爱情和科学家的爱情只能必居其一,那她肯定选择科学家的爱情。

想他一个从早到晚钻实验室的书呆子,能说出这么靠谱的话来,而且是把她搂在怀里说的,那就算是他能力范围内的超级浪漫了。

于是,她也让事实来说话:“他爱的是我妈,不是我。”

“你这么肯定?”

“当然肯定,不然你怎么解释他跑回国去追我妈了?”

“也许——他并没追你妈,只是用你妈做个——挡箭牌呢?”

“但是我不是告诉过你,他们在同居吗?”

他抿嘴笑了笑:“所谓他们在同居,也只是你依据一些——道听途说推断出来的,你又没亲自——从床上抓到过他们——”

她眼前浮现出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国内家里,她用拳头猛敲妈妈的卧室门,妈妈吓得用被子蒙住头,而陶沙抓起一件衬衣,边穿边仓皇地问“谁、谁呀”。

她脸一红:“哇,你可真敢说!”

“只不过是说个事实嘛。”

“好,我们就假设他没跟我妈同居,那他干嘛要弄得——像是在跟我妈同居一样呢?”

“当然是为了让你相信他们是一对。”

“为什么要让我相信他们是一对呢?”

“当然是为了让你心里——放下他。”

她感觉有点受了侮辱:“他们凭什么认为我心里放不下他,还这么淘神费力地演大戏?他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吗?别把自己当根葱!”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他们凭什么不那么认为呢?连我这个旁观者都这么认为呢!”

“那是因为你——把他当成了rival(情敌),在吃醋呢。”

“醋也不是平白无故吃的呀,总是有些根据的。”

“什么根据?”

他想了想,说:“你要我一条一条说出根据来,我还真说不出太多——”

她得胜地说:“看见没有,你也说不出什么根据来吧?亏你还是搞科研的人呢,怎么可以无凭无证地——瞎说呢?”

“也不是在瞎说。我刚才只是说没有太多根据,但不等于完全没有。根据还是有一些的,比如说——他们去澳洲旅游的时候,你挖空心思地想弄明白他们——是不是住在一起——”

“那是因为——好奇嘛。”

“为什么会对这事好奇呢?”

“因为——他们年龄相差那么远——”

“好,那个就算是出于好奇。但你明明没跟我——谈恋爱,干嘛要对他们撒谎说我是你的男朋友呢?”

“那是因为怕我妈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我——”

“担心你没放下他?”

她发现他太会诱供了,诱来诱去,就把她诱到了他的包围圈里。

这次他得胜了:“看见没有,他们都知道你——放不下他呢!这可是最了解你的两个人,说明不是我在杞人忧天吧?”

“但那不是以前的事了吗?”

“现在跟以前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不同!这么说吧,我以前是有点放不下他,主要是担心他因为自己——有病或者有缺陷才躲开我的,但我已经找‘陶妈’核实过了,还从遗传的角度了解过了——我问过我的闺蜜濛濛,她们都说他——没啥疾病或者——缺陷,你说我还担什么心呢?”

她感觉自己的论证天衣无缝,而他却像冷静严厉的peer reviewer (同行审稿人)一样,能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你说你不会跑回他那里去,都是基于同一个前提的,那就是他不会——对你发出召唤。这个你不说我也相信,就像你曾经说过的那样,既然他不爱我,我干嘛要放不下他?但你这个前提——对不对呢?如果前提就不对,那么由此推出的结论——当然也就不对。”

“前提为什么不对?”

“因为我们并不知道他会不会对你发出召唤。”

“只能说你不知道,反正我是知道的。”

“假如他对你发出召唤,那时,你还能保证你不跑回他怀抱里去?”

“为什么你要这样假如呢?”

“因为这是我最怕的事情——”

“呵呵,但世界不是因为你怕不怕而成为某个模样的,会发生的事,你不怕也会发生;不会发生的事,你怕也不会发生。”

“问题是我们谁也不知道什么会发生,什么不会发生。”

这好像变成了绕口令,又好像是陈述了一个事实,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过了一会,他说:“假如——我是说假如哈,所以别问我为什么——假如他向你发出召唤,你会不会丢下我跑回到他怀抱里去呢?”

“但他为什么要对我发出召唤呢?”

他无奈地一笑:“不是叫你别问我为什么的吗?”

“但你说不出为什么,就证明你‘假如’的事不可能发生。”

“还是可能发生的,比如——比如他——生命垂危了——”

她努力想象那个场景,但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那么活蹦乱跳的年轻人,怎么可能跟“生命垂危”联系起来?她尤其想象不出来的,是陶沙会在生命垂危时召唤她。

她回答说:“按照你说的,他是特意避开我的,是为了我好,那他怎么会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又来召唤我呢?那不是违背了他的初衷吗?”

“可能我这个‘召唤’用的不好。假设他没召唤你,但是你通过别的渠道知道的——比如别的什么人——替他召唤你——嗯——不对——也可能不是替他召唤,而是——无意当中泄露出他——生命垂危——之类的信息——”

她一下想到《山楂树之恋》上去了,老三和静秋,不就是这种情况吗?老三得了白血病,为了让静秋好好活下去,他留下一封诀别信,就躲到一边等死去了。老三本人是至死都不会让静秋知道他的病情的,但老三的弟弟,因为痛惜老三死不瞑目,自作主张去找来了静秋。

这么一联想,她就能想象出陶沙生命垂危的模样来了,感觉喉头有点发梗,仿佛亲眼看见陶沙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奄奄一息,但因为没见她一面,一直不肯闭上眼睛。

但下面的场景就让她大跌眼镜:陶沙那个胡吃海喝脑满肠肥的弟弟跑来找她,说“我哥他——嗝——快蹬腿了——嗝——”

太雷人了!

那个无所事事,只知道打麻将的弟弟,会那么关心他哥?

那还有谁会来报信?他爸妈?可能忘都忘记她是谁了吧?

唯一可能来报信的人,只有她自己的妈妈。

但她一想到自己的妈妈,头脑马上就清醒了:“不可能的!就算他生命垂危,他家人也会去找我妈,而不是找我。再说他健康得很,哪里会生命垂危?除非他攀岩的时候摔下来——”

他笑了笑,说:“那我每天为他祈祷,祝愿他健康长寿,别去攀岩,攀岩也别摔下来,摔下来就摔到底,别摔个半死不活的——”

她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哈,我们在这里说他坏话,他在那边耳朵要发烧了!”

“难怪我这段时间耳朵发烧,肯定是他们在那边说我的坏话了!”

“他们才不会说你的坏话呢!你不知道我妈和陶沙多么看好你——”

“他们看好我吗?”

“当然啦!”

她把他们对他的好评添油加醋地转述了一通。

他很开心地笑了一会,郑重其事地说:“虽说我非常非常担心你会跑回他怀抱里去,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向你发出召唤,你还是可以跑回到他怀里去的,我不会阻拦你——”

“那你会不会——自杀呢?”

“也不会的。我知道你希望我回答‘会’,但我不会哄女生,只能实事求是地告诉你,我不会自杀的。”

“为什么我会希望你回答‘会’?”

“因为那样可以证明我多爱你啊!”

“不自杀就证明不爱?”

“当然不是,但你们女生喜欢那种极端的爱法嘛。”

“谁说的?我就不喜欢极端的爱法。”

“那太好了。”

她不甘心地追问:“那你会——难过吗?”

“难过当然会难过,如果不是担心这个,我早就跟你——弄假成真了。”

他是因为担心她没放下陶沙才一直不敢来追她的,这让她太开心了,又发一遍誓:“我不会离开你的!”

“希望如此。但如果你真的离开了我,我想——我也会挺过去的。既然我事先就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想必也不会永远难过,就像做实验一样,早就知道有失败的风险,那么真到了实验结果出来不理想的那一天,虽然很难受,也不会是灭顶之灾,振作精神,分析错误,从头再来。”

这个她不爱听。虽说她嘴里不承认,但心里还是希望他会因为她的离去而痛不欲生的。

他可能看出她不爱听“从头再来”之类的阳光大计了,没再往下说,而是郑重地宣布:“Congratulations!You‘ve passed your defense(恭喜!你论文答辩通过了)!”

她格格笑起来,好奇地想,莫非他真的把这当成论文答辩了?两人搂在一起这么半天,他就一点没冲动?那他是不是上半身爱我,而下半身不爱?

她向他那边挤了挤,想弄个水落石出。

他看出她的用心,没有躲避,反而积极地迎上来。

她终于感受到他火热的爱情。

2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59)

  1. 看得好开心

  2. 怎么感觉最后林妲会离开李教授?

  3. 很好奇林妲对李教授火热爱情的反应,是不是也可以让林妲意识到自己究竟爱不爱李康呢?从这集看来林妹妹接受李教授的前提仍然是淘沙爱林妈妈不爱林妹妹、恐怕这个前提假设不成立。虽然不愿看到淘沙的健康出现问题,但似乎那可能是事情水落石出的一个导火索。还有一个导火索可能是林爸林妈复婚,证明淘沙和林妈只是在演戏,林妲再三追问下,林妈妈终于说出了事情真相。

  4. 谢谢艾米!
    “真相把他包在襁褓里”是不是“真想把他包在襁褓里”?

  5. 感觉林妲仍然爱陶沙.

  6. “呵呵,但世界不是因为你怕不怕而成为某个模样的,会发生的事,你不怕也会发生;不会发生的是,你怕也不会发生。” –…..———-不会发生的事

  7. 唉,百转千回。。。这个故事怕也要百转千回吧

    不过,这个林妹妹还真好笑啊,竟这么来试探。呵呵

  8. 李康越来越帅了!这么帅的爱法,竟然到这个年纪还没真正好好施展过。看来,再帅的人也需要一个激发他“耍帅”的美女!羡慕嫉妒恨Linda!这种对话看得太过瘾啦!

  9. 李教授果然理性,不过这么谨慎小心的人也逃不过爱情的召唤,林妹妹太有魅力了!
    最后那段话我很赞同,“但如果你真的离开了我,我想——我也会挺过去的。既然我事先就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想必也不会永远难过,就像做实验一样,早就知道有失败的风险,那么真到了实验结果出来不理想的那一天,虽然很难受,也不会是灭顶之灾,振作精神,分析错误,从头再来。”失去了爱情就要死要活的太可怕了,虽然痛苦但还是积极地面对人生比较好。

  10. 再看了一遍,我的天平慢慢倾向李教授了,好像除了生活上有点低能外,其他方面都不错哦。不过目前来看Linda的爱还在淘沙身上,她没有直接回答李康的问题,大概也不敢想要是淘沙真的来召唤她了会怎么样吧?但是淘沙的态度一直那么坚决,估计这个可能性的确也不大……等着艾米继续翻烧饼!

  11. 隐形的翅膀

    这两个人在一起更象两口子, 两人各有所长, 互相也很欣赏和信任。 linda有啥想法,李教授都是支持和放手让她去做的, 相比淘沙的一切包办而言,还真的是更象是linda的爱人。原来不觉得, 现在一比,就觉得淘沙对linda的关怀,象是个父亲对待女儿的那种关怀,事无巨细,全盘包办。

  12. 这么一联想,她就能想象出陶沙生命垂危的模样来了,感觉喉头有点发梗,———–
    闷闷哥一直住在林妹妹的内心深处,一触碰就会有揪心的痛。

  13. 真爱一个人就会想各方面都帮助她吧。我老公就是这样,恨不得什么都帮我做。搞得我现在没他不行。他反而觉得很享受。

  14. 这两集虽然看得很开心,但忍不住特意又把前面所有集都看了一遍,感觉让林妲怦然心动的还是淘沙呢,李教授的担心太有道理了!——越

  15. 林妹妹在李康面前的确是更本色自信的女人,而和陶沙在一起可能更着迷整天好像昏头昏脑找不到自己,就像喝了醇酒一样的小迷糊。究竟哪种爱情更美好?好像两种状态都不错,无法比较,感觉林妲和李康在一起更自如舒服吧,真正的享受爱情享受生活。
    李康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林妲接受他的前提是陶沙不爱自己爱妈妈,不过从目前林妹妹的反应看已经能够享受李康的爱的甜蜜,即使陶沙召唤,她当然要跑过去,但是估计也是达成一个心愿,弄清真相吧,她心里应该放不下教授吧。
    两个人火热的爱了吧,陶沙的逃避有他的道理,难道真是通信连?
    还是支持李康

  16. 真像是论文答辩。不同的人,谈起恋爱来都是不同的套路。如果文艺范和科学范的表达法二者必居其一的话,林妲宁可选科学范,但文艺范和科学范并不是只能二者必居其一,还是可以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的。

    当一个人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哪怕他是科学家,说话也会颠颠倒倒。李康说话还不颠颠倒倒,说明他还没被爱情冲昏头脑。

  17. 如果陶沙真的生命垂危了,李康反而没危险了,林妲回去告个别,见最后一面,然后回美国来和李康一起生活。所以林李在一起的可能很大,除非陶沙真的走了父母的老路,先是回避,等林李在一起了,他又后悔,然后跑出来吧林妲抢回去。

  18. 陶沙就像是“天使”,对林妲无所求,只是守护着她,帮助她。

    我相信林妲心里陶沙和李康两个都爱。她对李康的好感也是一步一步积累起来的。

    难道漫漫的美丽长夜就是要告诉我们,有个宝马王子,他很善良,最后做了所有爱过他的女人们的孩子们的教父?

  19. 一种爱 , 安宁似涓涓流水;一种爱,澎湃壮阔如大海。如果林妹妹两个都爱, 那么爱哪个更多一些 ?
    喜欢李康但我依然看好蓝海淘沙同学 , 只是这里需要有人引爆故事情节揭出淘沙回避/躲避林妲的真实原因,要么是林李订婚, 要么是林爸林妈复婚,到那时, 林妹妹再抉择也不晚。

  20. 这个论文答辩的过程,其实也是李康自己说服自己的过程。他一直都担着心,怕林妲心里没放下陶沙,这是他一直没敢追林妲的原因。这一次,由于林爸的到来,餐馆里的耳鬓厮磨,车前的拥抱告别,再加上林妲的追问,使他不得不撇开担心,捅破窗户纸。

    但那并不等于他的担心在瞬间消失了,所以他一路追问,但得到的答复并不完美,虽然林妲自己认为答案天衣无缝,但李康和我们大家都能看出林妲的不回陶沙怀抱是有前提的。

    李康当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把最坏的结果都考虑到了,并得出结论,他不会自杀,也不会永远难过,他能勇敢面对,让时间治愈创伤。

    到这里,他终于成功地跨出了一大步。

  21. 李康的一番感悟颇具哲理。不仅是爱情,人生中的很多事情也与此相似。他的比喻很有说服性,对于这类不能完全由自己掌控的事情,自己既已尽力,做到问心无愧,其它的任其自然。

    此外,他的感悟似乎也让人明白,尽管在不幸发生时人们可能会痛苦纠结,但在历史长河中终将淡去。尽早意识到这一点,在不幸发生时,或许就可以尽快地走出痛苦,如他说的“振作精神,分析错误,从头再来。” 而不要长久地沉浸在不幸中无法自拔,徒费光荫,于事无补,令人叹惋。

    读艾米的小说,在享受精彩的故事情节时,也能深深地体会到其中那些不凡人物的精华人生观。他们在不经意间的说的一些话,看似轻描淡写,却往往让人感到醍醐灌顶。

  22. 没到那个难过时候李康当然可以轻松感悟一下,真的到了必须割爱,想必就没这么理性了。不过,李康能给林妲自由,林妲反而要好好思量珍惜啦

  23. 林李两人都是从理论上和理智上爱上了对方,如果不求神魂颠倒的爱情,这样的婚恋一般都比较稳固。但如果希望一生至少要神魂颠倒一次,那么今后总会有种遗憾。万一遇到一个令自己神魂颠倒的人,那么婚姻的小船就很可能要颠覆了。

  24. “还是可能发生的,比如——比如他——生命垂危了——”

    她努力想象那个场景,但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那么活蹦乱跳的年轻人,怎么可能跟“生命垂危”联系起来?她尤其想象不出来的,是陶沙会在生命垂危时召唤她。

    她回答说:“按照你说的,他是特意避开我的,是为了我好,那他怎么会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又来召唤我呢?那不是违背了他的初衷吗?”

    “可能我这个‘召唤’用的不好。假设他没召唤你,但是你通过别的渠道知道的——比如别的什么人——替他召唤你——嗯——不对——也可能不是替他召唤,而是——无意当中泄露出他——生命垂危——之类的信息——”

    以上李康的话中,我感觉陶沙似乎是真得了不治之症了,因为李康调查过陶沙,所以有可能知道了他的健康状况,因此才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25. 林妲在陶沙那受了挫,这种情况下,李康的表白对她来说可能更是一种感情上的良药,特别是李康又不讨厌,可不可以说,李康是被动的”趁人之危”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