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61)

林妲狐疑地问:“什么叫‘说不上吹不吹’?”

“我和他本来——就没什么嘛——”

“什么叫‘本来就没什么’?”

妈妈不吭声。

“你的意思是你们本来——就不是男女朋友?”

妈妈还是不吭声。

她仿佛自言自语地感叹说:“看来李康还真有点远见——和洞察力啊,他就不相信陶沙——和你——”

妈妈终于吭声了:“他不相信陶沙和我什么?”

她把今天在李康卧室里进行的“答辩”拣能说的都说了一下,然后询问道:“难道你和陶沙真的像他猜的那样,联合起来在骗我?”

“哪里呀,不是那样的。”

“那你为什么说——你和陶沙本来就没什么呢?”

“可不是没什么吗?他那么年轻,我这么老,怎么可能——有结果呢?”

“你说的‘没什么’是‘没结果’的意思?”

“那还能是什么意思?”

她感觉妈妈是在竭力挽回,探听道:“他是不是从我们家搬出去了?”

“没有啊。”

“那你叫他来听电话,我有话要问他。”

“呃——他这段时间——没在我们家住——”

“那你怎么说他没搬出去?”

“是没搬出去么,东西都在这里,就是这段时间没在这里住而已。”

“他这段时间为什么不在我们家住?”

“他爸病了,他主要呆在医院里——”

“那你有没有到医院去?”

“当然有啊,我除了上班,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医院里。”

她没想到妈妈这么粘陶沙,不由得笑起来:“是得盯紧点,免得他趁机泡那些小护士。”

“盯谁?”

“盯陶沙呀。”

“我盯他干什么?”

“你不是说你也成天泡在医院里吗?”

“我泡医院里就是为了盯他?”

“那是为什么?”

“我是在那里陪蓝总。”

她想了想,开玩笑说:“嗯,还是你招数高,把你未来的公公笼络好了,还愁陶沙不喜欢你?”

“别瞎扯了!我只是看蓝总一个人躺在医院里——怪可怜的,才抽时间去陪他——”

“蓝总怎么会一个人躺在医院里?陶沙呢?你不是说他一直呆在医院里的吗?”

“他不干活?现在公司里的事都是他爸动嘴他动腿,忙得不得了,要到晚上了才能去医院陪他,所以白天就靠我陪蓝总说说话——”

“濛濛呢?”

妈妈犹豫着说:“濛濛——她白天也要上班啊——”

“她还真上班?不是说就是在公司里挂个名拿个钱,再就是为了去哈佛读EMBA吗?”

“那你就得去问她了——”妈妈刚说了这句,又急忙补充说,“我不是真的叫你去问她哈,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白天不去医院陪蓝总,这个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担心:“她白天不去医院,是不是特意等到晚上陶沙去了医院,她再跑那儿去?”

“我听陶沙说,她晚上也——没怎么去。”

她龇龇牙:“哇,她怎么能这样?这不是——太伤蓝总的心了吗?”

“唉,濛濛这孩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我还专门交待过她,说蓝总一个人呆在医院里很无聊,叫她多去医院陪陪,结果她说没用的,反正她对蓝总再好,蓝总也不会把她当自己人,她还说‘蓝总和你年纪更相近,更有共同语言,你多去医院陪他’。”

“她说蓝总不会把她当自己人,大概是指蓝总不会给她留遗产吧——”

“肯定是这个意思,但是不管人家给她留不留遗产,她也该去陪着人家,好歹还是蓝总的——女朋友吧?做人怎么能这么——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呢?”

“其实蓝总不给她留遗产,正好是因为觉得她这人不看重钱。”

“现在好像也不这么看了,听他的口气,这次中风就是因为濛濛引起的——”

她见话题越扯越远,赶快扯回:“算了,别管濛濛了,说说你和陶沙的事吧。”

“我们有什么事好说?”

“他最近是不是——对你没以前那么好了?”

“那倒不是。”

“那你怎么突然——这么悲观失望起来了呢?”

“我悲观失望了吗?”

“没有吗?你好久都没说年龄差距了的,现在又说起来了。”

“我没说年龄差距,不等于没考虑这个问题,更不等于年龄差距不存在。”

“那你准备怎么办?”

妈妈犹豫了一会,试探地说:“我想跟你爸复婚——”

她又叫起来:“你真的想跟他复婚啊?难怪他那么信心爆棚呢!”

“我说的复婚,只是形式上的,主要是让他把我办到美国去。”

“你怎么突然想到美国来了?前段时间不是还说在美国赚不到钱,宁可呆在国内教民办大学的吗?”

“但是你爸说我是学英语的,可以在他店里接电话,每个月最少能挣一千五百美元,如果我还带着打打包跑跑堂什么的,可以挣到两千左右呢。”

“你还真准备到他店里去打工?”

“我倒不想去他店里打工,只是借这个机会让他评估一下我在美国就业的可能性——”

她真心不明白妈妈的意图:“但是你——干嘛要到美国来干餐馆呢?”

“我一个学英语的,在美国不干餐馆还能干什么?总不能跑去教美国人英语吧?”

“但是你——可以在国内教英语啊?”

“你不想我到美国来?”

“怎么会呢?我当然想你到美国来,但是——现在陶沙在帮他老爸管理公司,又不可能跑到美国来,你干嘛要一个人跑来呢?”

妈妈解释说:“我刚才已经对你说了,我跟他——不可能长久的,我还是早作打算为好。”

“他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我也不知道。”

“是谁啊?”

“什么是谁?”

“他移情别恋的对象啊!”

“我有说他移情别恋了吗?”

“你不说我也听得出来。”她猜测说,“是Lucy吧?肯定是她!这段时间他爸生病住院,他们俩肯定是白天公司在一块,晚上医院在一块——”

妈妈没否认。

她怒火中烧:“这两个家伙!早就有那个意思,只是碍着Simon才不敢放肆,现在——他们联手把Simon贬职放逐了,就又搞到一起去了!也不想想Lucy和Simon还没离婚呢,就这么明目张胆?”

妈妈还是没否认。

她越说越生气,鲁莽地嚷道:“妈,你别难过,等我去骂他一顿给你出气。”

妈妈急忙制止:“你骂他干嘛呀?”

“骂他做人太不厚道!他以为他是谁呀?皇上?对民女想追就追,想甩就甩?”

“你瞎说些什么呀!他哪有甩——谁?”

她猛然想起女人的自尊心是最强的,哪怕被人甩了,也不愿意承认,急忙改口说:“谅他也不敢甩——谁!”

妈妈千叮咛,万嘱咐,叫她别去骂陶沙,一直到她保证了,妈妈才挂电话。

但她下保证的时候就没准备信守诺言,所以转身就给陶沙打电话,感觉自己底气足得很,很有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气势。

陶沙接了电话,压低着嗓子说:“正在开会,我过会打给你。”

“过会我就睡觉了。”

“那我明天打给你。”

”明天我要上课。“

她听见一个女声问:“谁呀?”

他没回答。

那个女生又说:“叫她待会再打。”

她听出是Lucy的声音,不等他叫她待会再打,就抢着说:“算了,不跟你说了,你开你的会去吧!”

她把电话挂了,满以为自己不快的语调会吓着他,让他不顾一切离开会议室,跑到外面去给她打电话呢,但等了半天他都没打电话过来,把她给气昏了。

肯定不是在开会!

而是在幽会!

她想都没想,就给Simon打电话告状:“你老婆现在跟陶沙在一起!”

Simon懒懒地说:“这又不是什么新闻,还用得着你打越洋电话告诉我?”

“他们现在经常在一起吗?”

“什么叫‘现在经常在一起’?”

“那你的意思是他们从来都是经常在一起的?”

“难道不是吗?”

“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早没告诉你吗?”

“但你这段时间没——告诉我。”

“告诉了你你也不相信,有什么好告诉的?”

她郁闷地说:“我看他这半年在追我妈,又住在我家,还以为他真的跟Lucy没什么呢——”

“怎么可能呢?不管是从感情上,还是从其他方面,这两人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的事就是他们两个联手搞的,我那时说了你还不相信,你看看他们现在的架势,把我整出了公司总部,把老头子整进了医院,眼中钉都拔出了,他们两个人从早到晚都腻在一起,白天关在办公室里,一关就是几个小时,晚上还要到医院去汇合。呵呵,我老婆好多天都没回家了,你家的闷闷肯定也是——”

“怎么会这样?”

“怎么不会这样呢?我老婆知道董事会的人重男轻女,绝对不会让她接掌‘神州’,她也不愿意别的人来接掌神州,所以拼死也要说动陶沙来接掌。现在只等老头子一蹬腿,那两个人的美梦就实现了!”

她不解地问:“但是Lucy怎么——不跟你离婚呢?”

“不是她不跟我离婚,而是我不跟她离婚。”

“离不离婚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你说不离,她就不离?”

Simon得意地笑笑:“嘿嘿,我当然有办法让我一个人说了算。”

“什么办法?”

“暂时不能告诉你。”

她吓唬说:“你不告诉我,我再不理你了。”

但这次不灵了,Simon无赖地说:“我不怕,反正你已经都不理我了。”

她又有了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19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61)

  1. 沙发?

  2. 双人沙发挤挤

  3. 第二?
    艾米辛苦了:)

  4. 看来林妈妈说了一半又被林妲给问回去了,大概意识到还不是说出实情的时候。看看淘沙怎么解释吧。

  5. Thanks ,Aimi!

  6. 本以为真相了,又扑朔迷离了,被艾米同学绕进去了,哈哈

  7. 哎,全是林妲在暴露心事,林妈妈能不担心嘛?
    陶沙和林妈妈本来就没有事能说出啥?林妲这回的感觉和上次知道林妈妈和陶沙的爱估计不同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托词也许能让自己舒服,至少说明和林妲自己有点关系,而现在一下子回到解放前,想着人家两人一直热爱着,从来没自己什么事,该多灰心?去求证吧证个真,好不沮丧!
    估计这么灰心的简直要迁怒于李康,都是男人,不拿咱当回事,咱还不爱理他呢。

    陶沙的电话呢快来,这么忙啊

  8. 感觉又没有李教授什么事了!两人表白完就没了!又回到淘沙的问题上去了!

  9. 希望LINDA能在和李康进一步热乎起来之前搞清陶沙的真相。

  10. 估计林妈妈得到前夫的线报,说李康一家都和林爸爸一起吃了饭,且女儿和李康着实像一对情人,所以大放其心,准备摊牌,和前夫假复婚,到美国来挣钱资助女儿读书。

    但听女儿讲到李康的担心,又觉得时机还不成熟,于是又把话吞了回去。

  11. simon了能掌握了蓝总某些违法乱纪的秘密,所以他以揭发老岳父来威胁老婆不许离婚,等蓝总过世,遗产分到老婆名下,他再离婚,那样就能分到一份遗产了。

  12. 陶沙帮助父亲打理生意,进一步成了simon的眼中钉,因为他分到的遗产越多,lucy分到的就越少,而simon离婚能分到的就更少,所以陶沙危险了,以simon的阴险狡诈和不择手段,雇个人干掉陶沙是第一选择。

  13. 看十年忽悠的分析,才意识到淘沙所处位置的危险,也许他逃避Linda ,也自知有不安全因素,不想让她被卷入危机

  14. 个人感觉西蒙不会那么乱来吧:
    1.毕竟喝过点墨水,知道违法的后果。
    2自己又不是穷疯了逼急了无所畏惧了。
    3感情上看他和陶沙的交情一直不错,不会忍心。
    4从爱情方面,即使有老婆的事情梗在心里,现在他也不是那么在乎老婆的感情,不至于 为她铤而走险;为林妲好像更没有必要,人家俩人貌似不可能

  15. 猜猜可能是simon以离婚就带孩子回美国来威协Lucy了。—小丑鱼

  16. 林妈妈干脆和蓝总成一对算了,气死詹濛濛。

  17. 李康可能只是考虑到林妲要考试了,所以不敢耽误她复习,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翻脸了。

  18. 估计陶沙真的是在开会,暂时不能接电话,林妲不用杯弓蛇影恐吓自己。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