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62)

这一次,林妲前所未有的沮丧!

三个男人,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式,在同一天里,不约而同地抛弃了她!

这三个男人中,最令她伤心的是陶沙。

应该说陶沙并不是今天才抛弃她,早在他对她坦白说“我爱的是你妈妈,林老师”的时候,他就抛弃了她。

但他是冲她妈妈而去的,所以他对她的抛弃还不算决绝,转来转去还是没转出林家的圈,而且她和她妈总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吧?如果他喜欢她妈,那就是说他也喜欢她身上那些像她妈妈的地方,对她还不算全面否定。

如果陶沙当时对她说的是:“我爱的是Lucy”,那她可能当场就气死了,万万不会等到今天。

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说法用在这件事上很粗俗,很庸俗,甚至很低俗,但俗话说“话糙理不糙”,其中所含的道理还是很靠谱的。

但现在不同了,他回到Lucy的怀抱去了。

这是双重的抛弃!

他先是抛弃了她,然后又抛弃了她妈。

有这样玩弄人家感情的吗?

她第一次有了做恐怖分子的冲动,想身上绑个炸弹,跟他同归于尽。

可惜离得太远了,乘飞机回去的钱都没有,只能花他的钱。

而且炸弹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搞到的,即便能搞到,她也没钱搞,还得花他的钱。

花人家的钱去炸人家,道义上好像说不过去吧?

这三个男人中,最令她绝望的是李康。

她之所以能挺过陶沙的离去,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李康,他给她一种希望,或者说一种幻觉,他是爱她的,真心爱她,那证明她不是一无是处,还是有人爱的,而且是拿了美国国家级科研基金的大学教授。

好不容易等到李康表白了爱情,说得那么铜铜铁铁的,像写proposal(科研基金申请报告)一样,有理有据地论证了爱她的可能性和可行性,连潜在的风险都考虑到了,并制定了应急措施,终于让她相信世界上的确是有一个人在爱着她。

但她还来不及庆祝,他就在饭桌上跟她老爸吵起来了。

可别小看这场吵架,彻底改变了他的态度,吵前他对她的感情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这个她亲自考察过,绝对没错。如果不是李妈妈在楼下叫喊,他们肯定——滚床单了。

但吃了一顿饭,他上半身和下半身的爱情就都烟消云散了,当她告辞的时候,他连象征性地挽留她一下都不肯,就那么让她走了,也没把她送到门口,连个“再见“都没说,分明是在暗示不想再见到她。

她悲伤地意识到他俩真的不会再见面了,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他们已经说好不再搞每周的one-on-one(两人会议)了。等到期末考试完毕,她在M大的学生生涯也就结束了,永远都不会再跟李康one on one。

她这才发现自己是多么舍不得M大,刚来的时候,嫌弃得跟什么似的,一旦要离开了,却发现一切都是那么令人难以割舍。

不管是多糟糕的环境,一旦熟悉了,就会产生依恋,因为人都是恋旧的,或者说人都是怕麻烦的,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很怕离开那个地方去一个新环境,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又得花很长时间才能习惯。

对她来说,离开M大还意味着失去助研工作,失去经济资助,这是一个近在眼前的现实问题。五月底会是她最后一次发工资,然后她就没收入了。私立M大那边,李康肯定也不会继续帮她谋求助研职位了,而她这种转学生也不指望能拿到自己系里的助教或者助研职位。

如果是以前的话,她至少还有一个解决经济困难的方法:留在M大,继续给李康做助研,他有的是grant(科研基金),资助她读完博士不成问题。

但现在连这条路也给堵死了,就算他还愿意资助她,她也不愿意给他打工了。两个人都亲热到了那个地步,但又吹了,还是被人家先吹的,她还有什么脸面去跟他one on one?

这三个男人中,最伤她自尊的是Simon。

她一向都是把Simon当她的脑残粉和死忠来看待的,以为不管她怎么对待他,他都会对她唯唯诺诺,点头哈腰。她已经习惯于对他呼来唤去,乱发脾气。她的杀手锏就是:你不喜欢我这样对你?行啊,你走呗,再别理我。

她敢这么说,这么做,是因为她一向觉得自己不在乎Simon,不怕他离去。而正因为她不怕他离去,他反而不敢离去。

但这次,连Simon都反了,居然一点不在乎“我再不理你”的威胁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三个男人在同一天里全都造起反来?

难道今天是八月一日,这三个男人约好了联合起义?

她想把这些破事都放到一边,先复习了再说,但她翻开书怔怔地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想把几个破程序写完,却连最基本的代码都想不起来了。

她越复习不进去就越急,越急就越复习不进去,最后只好破罐子破摔:不管它了,反正我已经被私立M大录取了,我在M大考什么样,GPA多少,还有什么用?

于是她干脆不复习了,打电话跟詹濛濛聊天。

詹濛濛好像正是在K歌,背景是很响的伴奏乐声,跟她说话也像在可着嗓子喊叫一样:“找我有事吗?”

她好奇地问:“你在干嘛?”

“上班啊。”

“怎么这么响的音乐声?”

“呵呵,你听见音乐声了?”

“我还以为你在K歌呢。”

“是在K歌,但我是搞公关的嘛,K歌就是上班,上班就是K歌。”

“那你这工作太滋润了。”

“呵呵,羡慕吧?好了,有什么事快说吧,客户还等着我呢。”

她都不知道自己找詹濛濛干什么,只好先想一个话题出来:“呃——就是想问问——”

“问什么?”

“呃——问问你怎么不去医院陪你的向东——”

“哇,别这么恶心行不行?”

“我说什么恶心的了?向东?那不是你自己以前经常用的称呼吗?”

“老早就不用了。”

“怎么了?”

“对他没兴趣了,又老又残,还小气吝啬,跟他的这段时间,我真是拿着青春打水漂啊!要不是闷闷许过那个愿,我早就甩了他跑掉了。”

她开玩笑说:“现在你可不能跑,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可不是吗?就是想着这一点,我才会捱到今天。”詹濛濛突然话锋一转,“还是你妈有本事,以前想跟蓝老头子凑一对,但被我捷足先登,所以她转而去追闷闷。现在看我有心退出,她立马见缝插针,跟老头子搞上了。”

“别瞎扯了,我妈才不会跟蓝总——有什么呢。”

“为什么不?她不是急需大笔的钱供你读书吗?”

“她才不急需钱呢,我爸会供我读书的。”

詹濛濛很感兴趣:“你爸有那么多钱供你读书?”

她带点吹嘘地说:“读个书能要多少钱啊?四五年下来顶多几十万而已,我爸一个餐馆一年赚的钱就搞定了。”

“真的?你爸的餐馆赚这么多钱?”

“当然啦。”

“那他有几个餐馆?”

“现在有三四个,他还准备再开几个,正在我们M市蹲点看餐馆呢。”

詹濛濛惊喜地说:“哇,那你爸比蓝老头子还富?”

“我又不知道蓝总有多富。”

“不管蓝老头子有富,他那都是人民币,你老爸的可都是美元啊,一块钱抵得上蓝老头子六块呢!如果他一个餐馆一年就赚几十万美元,那不是几百万人民币?七八个餐馆不是能赚几千万人民币?那可是现钱啊!不像蓝老头子的财产,全都是股票。”

她怕吹炸了,谦虚说:“肯定还是蓝总更有钱。”

“有钱也没用啊!我是别想从他那里挖到一分钱的了。快把你爸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还是追你老爸比较靠谱!”

她没想到自己信口开河乱吹牛,吹出这种结果来,只好关门谢客:“你追不到的,我爸心心念念就是我老妈,正在求我老妈跟他复婚呢——”

詹濛濛义愤填膺:“你老妈也太贪心了吧?吃着碗里,护着锅里,还一屁股坐在米缸上!年轻的她要占,年老的她也要抢,国内国外的都不放过,难道她一个人能嫁三个人不成?”

“她哪里有占三个人啊?”

“怎么没有呢?闷闷住在你家,你妈守在蓝老头子身边,又隔空跟你爸谈复婚,她这不是三管齐下吗?”

“闷闷不是跟Lucy——搞到一起了吗?”

她说这话本来是希望听到詹濛濛的否定的,但詹濛濛回答说:“我觉得闷闷是被自己的痴情蒙住了眼睛,没看出Lucy 的用心。”

“什么用心?”

“Lucy现在当然要死命追他,因为得到他就意味着得到整个‘神州’嘛。但我把话说了放在这儿,等闷闷拿到遗产之后,Lucy肯定会想办法除掉他,那样‘神州’的所有财产就都是她一个人的了——”

她打了个寒噤:“你编电视剧啊?”

“才不是编电视剧呢,绝对是这样的!你别看Lucy蔫拉吧叽的,但她城府深着呢。我最怕的就是她把闷闷搞到手,那样我就一分钱遗产都得不到了。”

“为什么?”

“她会让闷闷分钱给我?”

“闷闷答应过的事,应该不会因为她不同意就食言吧?”

“闷闷应该是不会食言的,但也许Lucy根本就不让他有食言的机会呢?”

“什么意思?”

“这都不懂?她可以抢在他分钱给我之前就干掉他嘛!”

她终于明白詹濛濛为什么认为Lucy会除掉陶沙了,原来是担心自己分不到遗产,都快成paranoid(被迫害妄想症,总以为有人要害自己)了。

她安慰说:“你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放心吧,Lucy不会把闷闷怎么样的,她爱都来不及呢,还会干掉他?所以闷闷答应你的钱肯定会到你手的,如果你对蓝总好点,说不定最终会被写到遗嘱里去。”

“我对他还不好?他明说了不给我遗产,我还这么忠心耿耿跟着他,他要是能感动,早就该感动了!”

“光跟着他还不够,要一心一意跟着他,别想花花心思——”

“嘿嘿,我想不想花花心思,他怎么知道?”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即便他不查你,也有人背后告你状啊。”

“告状我不怕,我在第一时间拦截住。”

“但人家如果不用email(电邮)告状,而用纸邮告状,你截得住?”

“现在谁还用纸邮啊?”

“怎么没人用呢?已经用了。”

詹濛濛吃惊地问:“是吗?不骗我?”

“骗你干啥?蓝总这次中风,就是因为有人用纸邮告了你的状。”

“但他一点没提呢。”

“他本来想把你赶走的,但闷闷他们都劝他,说那是你认识他之前的事,不应该计较,他才没采取行动。”

“哇,太惊险了,我一点都不知道呢!什么艳照啊?我和谁的?”

“我没问,但肯定不是你和Simon的,因为他不会把自己的艳照交给蓝总。”

“是Simon干的?”

“我——这么猜的,不是他还能是谁?”

16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62)

  1. 抢一次沙发?

  2. 老二?

  3. Lucy寄的艳照??Simon知道了有了Lucy的把柄?

  4. 李康的表现有点奇怪,是不是自尊心太强,受不得反对意见,迁怒LINDA了。

  5. 哈哈,前面“十年忽悠”还在帮詹濛濛算账来着,这里就真的算起来了。看来詹濛濛要改追林爸了,不知道林爸会不会像蓝总一样,选择了年轻漂亮的詹濛濛,放弃了成熟高雅的林老师?

  6. 越来越觉得陶沙有难了,该不会真的应了詹濛濛的预测,被人暗算了吧?

    听说有个中了六合彩的人,因为接到各种威胁,不得不花大价钱雇了保镖来保护自己,结果被保镖暗算了!

    看来还是做穷人好,一点不担心有谁会对自己谋财害命。

  7. 詹蒙蒙和西蒙两个人真是一对啊。詹把lucy的动机想的这么可怕反映的该是自己的思维和行事方式吧。
    感觉lucy和陶沙咋说也是亲人,一起长大,这会在一起照顾爸爸在情理之中,公司的利益当然也重要,lucy也不是不爱钱,但不会为了钱害自己一直欣赏和喜欢的陶沙。
    物以类聚,记得林妈妈和lucy很能说的来,后者差不到哪里去。
    林妈妈照顾蓝总最多是出于博爱,出于同情心,同情他生病,悲悯身边有个虎视眈眈一直盼他交代的女朋友,,还有陶沙的难言之隐应该也是一部分,想蓝总到了老年人家儿孙满堂,他的孙子不知道在哪儿摸风。

  8. Linda有点敏感了吧,三人其实都没有抛弃她吧?淘沙一个是真的忙,一个也是想让Linda死心;李教授或许根本每把饭桌上发生的事情放心里,真心觉得Linda需要早点回去复习吧;至于西蒙,可能觉得Linda也只是拿他当个备胎,加上最近其他的事情不顺,少了点哄人的热情而已。

  9. 夏花秋叶 | 10月 30, 2013 @ 6:53 下午 | Linda有点敏感了吧,三人其实都没有抛弃她吧?淘沙一个是真的忙,一个也是想让Linda死心;李教授或许根本每把饭桌上发生的事情放心里,真心觉得Linda需要早点回去复习吧;至于西蒙,可能觉得Linda也只是拿他当个备胎,加上最近其他的事情不顺,少了点哄人的热情而已。

    ——同感!
    ——越

  10. 同感。

  11. 如果詹濛濛真的开始追林爸,蓝总知道了是不是会严厉惩罚她?这可不是两人好上之前发生的事,而且不是一夜情,而是另立山头的表现。

  12. 林妲警告詹濛濛别花花心思,是很正确的做法,一可以保护蓝总,二是为了詹濛濛好。

    有几个人跟帖说林妲爱说闲话(gossip),我把她们的贴删了。艾园不欢迎这种开道德法庭的跟帖。你可以分析她为什么要传话,你可以猜测传话后带来的后果,但你上来就指责人家爱传话,那就是找砸找删了。

  13. 林爸有詹濛濛追的话,林妈就有威胁了.

  14. 看似低谷,实则酝酿着转机啊。淘沙和妈妈吹了,岂不是这个最大的"谎言"要揭开谜底了?!淘沙明明没有爱妈妈,还煞有其事地住在妈妈家,说明他真在意的是林妲。李康要是和林妲好了,还就算了,若是真吹了,淘沙得知,那还不急了!西蒙一直是配角,有他没他也相差不大吧,他要追林妲只会让淘沙来的更快,他偃旗息鼓了,淘沙还能在国内再磨蹭会.至于LUCY,她若那么想执掌神州,岂不是淘沙就可以脱身了!我咋的怎么看怎么象淘沙快脱身了啊!

  15. Lucy好几次在淘沙接电话的时候,都大声问“是谁”,电话的另一头都能听到。这是她的习惯?还是对淘沙就特别不讲究?

  16. 同意小既,所谓“苦尽甘来”“否极泰来”,可能下一集里三个男人都追来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