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64)

林妲看到手机屏幕上“在想你”几个字,生怕是自己看错了,急忙举起手机,从各种角度去看,但看来看去都是这三个字。

应该没错了,他说他在想我!

她的第一冲动是发个“me too(我也在想你)”过去,但实在有点下不了手,怕万一他那个“在想你”不是“在想念你”的意思,而是“在想你爸对我妈的侮辱”,那她一“me too”就搞成“我也在想你妈对我爸的侮辱”了!

那会让战争升级的!

千万不能“me too”!

但她又怕李康的“在想你”就是“在想念你”的意思,那她如果不发个相应的回复,肯定会让他非常失望,太打击他的积极性了。

想来想去,她决定发个笑脸过去。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不管你说的“在想你”是什么意思,我都可以笑一个给你看。

如果你说在想念我,那我的笑就是害羞的笑。

如果你是在想我老爸对你老妈的侮辱,那我的笑就是发窘的笑。

还可以是宽容的笑,自责的笑——

怎么着?难道你还敢打我这个笑脸人?

哈哈,感谢现代网络提供的感情符号!

要是没这玩意,短信啊电邮啊什么的,真要玩不转了!

她发过去的笑脸很起作用,至少探明了他那个“在想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因为他回复说:“到下次one on one(两人会议)还有一个多星期,我怎么等得了那么久?”

这是确凿无疑地在表达相思之情了吧?

看来他虽然捅破了窗户纸,但还没有跳窗而入的勇气,只敢在窗户纸上的破洞那里瞅啊瞅。

她问:“再过一个多星期,学期就结束了,怎么还要one on one?”

“学期结束就不one on one 了”

她开心地一笑,估计他不好意思直接说“约会”,所以用one on one来代替。

她回:“可否先定义一下one on one?”

他发了一串问号过来。

啥,要她定义?她才不上当呢,一定要他直接说出来。

于是,她也发了一串问号过去,特意比他多发两个。

他又发一串问号过来,也比她发过去的多了两个。

她不假思索地又发一串问号过去,多加了若干个。

他终于不好意思老发问号了:“你暑假要回国吗?”

哇,怎么想起问这个?她还没考虑好呢。

她的签证还没过期,只要赶在签证过期之前就回美国,就不用再签证,这一点很方便,很多华人学生都会赶在一年之内回一趟中国。她也很想回国看看妈妈,还有陶沙,主要是想亲自核实一下那两个家伙究竟是不是真在同居。但跑一趟要花不少钱,她现在连下学期的学费生活费都还没着落,怎么好大手大脚额外花这么一笔钱呢?

但是,如果暑假不回国,这个一年有效多次进出的签证好像又浪费掉了,而且她暑假一个人呆在美国几个月,也太无聊。

当然,如果李康挽留她,那就不同了。

她反问道:“你说呢?”

“我说什么?”

“我回不回国。”

“我当然要说no,但是如果你已经买了票了——”

“我没买票。”

“你答应妈妈暑假回国了吗?”

“没。”

“那太好了!”

她越来越肯定他说的“在想你”是“在想念你了”,心里喜滋滋的,撒娇地问:“为什么太好了?”

“因为你就可以在暑假里继续做我的RA(助研)呀。”

她好不失望!

原来他只是在说工作?

但她马上又高兴起来,说工作也不错啊!那可是绿嘎嘎的美钞,一个暑假有好几千呢!

她不太相信地问:“我暑假还能做助研?”

“除非你要回国。”

“我不回国。”

“那怎么不能做呢?”

“因为我已经不是M大的人了。”

“谁说你不是?”

她吓了一跳,是不是我的名校梦真的只是我做的一个梦?还是他那个私立M大的校友得到了什么小道消息,说人家把我的录取给取消了?

真是太有可能了!

我就说名校不是那么好进的嘛!

她问:“我不是被私立M大录取了吗?”

“但你要到秋季才到那边去报道啊。”

“所以我在暑假里还是M大的学生?”

“当然是啊。”

她忙不迭地回复说:“那太好了!我暑假不回国,就在这里给你做助研。”

“不想念妈妈?”

“她很快就会来美国的。”

“那我们还是每周一次one on one?”

“没问题。”

“排在晚上行不行?”

“行。几点?”

“五点半?”

她有点意外:“你不回家陪李阿姨吃饭?”

“陪呀。”

她发了一个问号过去。

他发了一个感叹号过来。

她发了两个问号过去。

他终于坦白:“我们先一起陪她吃饭,然后再one on one。”

她感觉这个安排有点暧昧,连带“one on one”这几个字都有点暧昧了,但她装作不懂的样子问:“暑假里每周都是在你家one on one吗?”

“如果你同意的话。”

她特意等了一会才回答:“同意。”

“太好了!”

她怕他说完这事就会告辞,抓紧时机说:“今天我爸那事——你别往心里去。”

“咱爸哪事?”

“就是说咸淡的事——”

“咸淡怎么了?”

“他说李阿姨的菜炒得太咸了。”

“是很咸啊。”

“你也觉得咸?”

“你不觉得咸吗?”

她斟酌了一会,回答说:“我觉得不算我吃过的菜里最咸的。”

“哈哈哈哈,你没你爸诚实。”

她有点恼羞成怒:“那你也不诚实,不然你干嘛使劲跟我爸抬杠,说你妈做的菜不咸呢?”

“逗逗咱爸呗。”

“干嘛要逗他?”

“找点话说呗。”

“干嘛找点话说?”

“你没参加过大学的辩论会?”

“参加过呀,怎么了?”

“这不就是把大学辩论会搬到饭桌上来了吗?”

她真是无话可说了。

他问:“咱爸生气了?”

“他倒没生气。”

“我知道他不会生气。”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们已经辩论过更严重的问题了。”

“什么时候?”

“吃buffet(自助餐)的时候。”

“我怎么没看见?”

“因为你还没到那呢。”

“原来你们在餐馆就吵过了?”

“没吵,辩论过。”

“辩论什么?陈老板菜太咸?”

“哪里呀,我们辩论台海战争来着。”

她哭笑不得。

他问:“你生气了?”

“没生你的气,生我爸的气。”

“干嘛生他的气?”

“因为他那么不客气地批评你妈。”

“他只是说了个事实嘛。”

“他还端老板架子。”

“他本来就是老板嘛。”

“但他不是你妈的老板。”

“很快就是了。”

“你真让你妈去我爸的餐馆打工?”

“为什么不让?我还准备投资呢。”

“投资可以,打工不好。”

“为什么不好?”

“因为我爸会端老板架子的。”

“他不是端老板架子,而是经验之谈。”

“你真的一点都不生他的气?”

“No.”

“那太好了!”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他说:“你早点休息吧。”

“你也一样。”

“晚安!”

“晚安!”

她关了手机,兀自眯眯地笑了一会,起身到厨房去拿水喝。

一出卧室门,她就看见老爸正傻呆呆地半坐在床上,两手撑在脑后,两眼望着天花板,像灵魂出窍了一样,差点把她吓死,没好气地嚷道:“你干嘛啊,还不睡觉?”

老爸放下双手,转向她,沙哑地问:“你讲完电话了?”

“谁讲电话啊?在发短信。”

“你短信发——完了?”

她本来想抢白一句“你自己看不见?”,但她突然觉得老爸很可怜的样子,便缓和了口气说:“嗯。”

“我觉得我明天还是应该找李阿姨道个歉——”

“道什么歉啊?人家根本就没生气。”

老爸喜出望外:“真的?”

“不是真的难道还是骗你的?”

“刚才是小李?”

“嗯。”

“你们——没吹?”

“又不是小孩子,哪有那么容易吹啊?”

老爸又得意忘形了:“看,我说的没错吧?就是饭桌上随口说说,活跃空气而已,他一个大男人,哪里会为那么点小事生气呢?”

她心情好,没计较老爸的洋洋自得。

老爸接着说:“那我明天——”

“已经对你说了,不用道歉了,你怎么——这么罗嗦呢?”

“我不是说道歉的事,我是说你——赶我走的事——”

她有点不好意思:“我哪里有赶你走啊?”

老爸机智地见风使舵:“那是我会错意思了。看我这个破脑子,我女儿怎么会赶我走呢?”

她本来想借着好心情提提詹濛濛的事,但她临时改变了主意,不提,要让他觉得我不知道这事,那样才能考察出他是不是真爱妈妈,不然的话,他当着我的面,也只好拒绝詹濛濛。

这事绝不能搞成做媒,而要搞成偷腥,那才能看出他到底忠诚不忠诚。

她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出来,边往卧室走边对老爸说:“早点休息吧。”

“好的。”

“Good night(晚安)!”

“Night(晚安)!”

她回到卧室,看到手机里来了一条新短信,她还以为是李康又来诉说相思之情呢,拿起一看,发现是陶沙发来的,急忙点开,只一句话:“会开完了,等你电话。”

她很开心,谁说“祸不单行,福不双至”?我这不是一夜之间收复了两块失地吗?

她马上来给陶沙打电话,但刚拨了个国家号就停下了:我这么深更半夜急匆匆地打过去,会不会显得太热情?他能因为开会让我hold(等候),我干嘛不因为睡觉让他也hold一下呢?

刚好詹濛濛打电话过来了,她理所当然地把陶沙晾了起来。

詹濛濛急切地问:“你给你爸说了没有?”

“没有。”

“怎么还没说呢?”

“我觉得还是你自己去说比较好。”

“当然是我自己去说,我只是让你在你爸面前提提我的名字——”

“早就提过了,你只要说你是詹濛濛,是我的闺蜜,他肯定知道你是谁。”

詹濛濛有点不快:“你在他面前再提一下,也不费多大事——”

“是不费多大事,但那样——我怕他会装模作样不同意。”

“为什么?”

“因为他在谋求跟我妈复婚,肯定怕我在我妈面前说他坏话。你自己悄悄地去找他,他会以为我不知道,更方便你们——发展关系——”

詹濛濛会心大笑:“哈哈,你说得太对了!看来你很了解你老爸,知道他们这种老色鬼就是恨不得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呵呵,我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考验一下我老爸,看他对我妈是不是真心。”

“哇,你这样一说,我还非都把你老爸弄到手不可了呢,不然岂不是输给你老妈?”

“输不输就看你的本领如何了。”

“没问题,对付你老爸这样的猥琐男,我还是绰绰有余的,保证你明年今天就得叫我妈!”

1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64)

  1. 没想到世界上真有蒙蒙这样的女孩存在!长见识了。

  2. 李康还是挺可爱的

  3. 哈哈哈,这集看着太欢乐了!继林妲收复两块"失地"之后,詹蒙蒙这个闺密也由差点成干婆婆专攻干妈,搞笑死鸟!为林妲高兴!也有点担忧,不怕李康甩了她,就怕李康追的紧,淘沙回来了咋个办呢?!

  4. 那几个标标点点,问号叹号最可爱。:D

  5. 看来男人女人想法真不一样,原来是当作一场辩论了:)

  6. 太欢乐了,看艾米的小说就好像跟故事里的女主一起谈恋爱似的,时而失落,时而欣喜,患得患失,“斗智斗勇”(和李康短信这段)。
    李康太可爱了,那句“逗逗咱爸”把我逗乐了。

  7. 可是看到最后淘沙的出现,一边和linda一起“得意”,一边忽然想到故事最开始的题目“可不可不要走”,这么欢乐的时候突感一丝悲凉。会不会最后真相大白,林妲“响应”淘沙的“召唤”,所以李康发出“可不可不要走”?一边心疼李康,另一边真相大白时淘沙估计也是“生命垂危”,“可不可不要走”还可以是林妲对淘沙的话,那类似“老三”“静秋”的结局又要让我们飙泪了~~但愿我猜错了!

  8. 期待陶沙的出场

  9. 原来如此啊,人家李康根本没有觉得和林爸爸争执有啥不对,难道真的男女角度差别这么大?
    十年忽悠断的真准

  10. 期待陶沙的真像,好让Linda的心落地。

  11. 期待真相。陶沙是真爱林妲的。但愿他的问题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不可接受。但愿他会为了林妲少做危险活动。

  12. LINDA真聪明,发个笑脸过去试探一下虚实,避免了尴尬。

  13. linda真是宽厚之人啊, 闺蜜要做她的妈妈这样的话都敢这么放肆的和她说, 做她的(女)朋友真幸福啊。

  14. 看来李康和林爸都没把争论当回事,就是林妲(和一些读者)认为很严重。

  15. one on one的确很暧昧,形象地看,可不就是做爱吗?one person is on the other person。说不定李康这是在使用双关语,下次见面除了吃饭谈工作,很可能要真的one on one了。

  16. 回复service:

    濛濛这样的女孩多了去了,基本已经成了主流了吧?只不过没被人写出来,或者没运气遇到富翁而已。但价值观和行事方法是一样的,只不过规模小些,动静小些罢了。

  17. 回复“茹云”:

    我把你关于交友的贴删了。你交什么样的朋友,不交什么样的朋友,那完全是你自己的事,我绝对不会干涉。但请不要把自己的交友原则当做黄金法则,在我的博客里建议故事人物交谁不交谁。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