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65)

第二天林妲起床后,发现手机里又有新短信。

她点开短信目录,发现有三条新短信,都是陶沙发来的。

出什么事了?

她急忙点开第一条:“p.s. (又及):我说的‘等你电话’不是叫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而是告诉你现在我available了。”

她吃了一惊,啥,你现在available了?什么意思?是不是说你跟我妈吹了,也没跟Lucy搞对象,你——单——身——了?

为什么不赶在李康昨晚补锅之前就说呢?

她激动地点开第二条:“p.p.s. (又又及):我刚才那个available没用好,容易引起误会。我的意思是我开完会了,随时可以接你的电话了,不是别的某种意思。”

她气得一哼,你急着撇清干嘛?好像有谁把你单身不单身挺当回事似的!

她点开第三条:“p.p.p.s.(又又又及):我上个短信里说‘不是别的某种意思’,只是怕你拿这句话开玩笑,没别的意思。”

她心说怎么这么唧唧歪歪啊?解释来解释去,p了又p,你就这么怕我“想歪了”?

谁稀罕想歪你呀?

咱们现在可是有主的人!

应该是你别想歪了!

她看看还有十分钟左右的富裕时间,便给陶沙打了个电话,铃声才响了一次,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接了:“你起来了?”

“嗯。”

“看到我发的短信了吗?”

“那还能不看到?连发三条,每条都是P,全世界的P都被你用完了!”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呵呵,表达水平太低了,没办法。”

她一针见血地指出:“你是不是怕我误解了你那个available,会冲上来追你?”

“我怎么会是那个意思呢?”

“那你干嘛解释了又解释?”

“我不是说了吗,主要是怕你——开我的玩笑。”

“我开你的玩笑就那么可怕?”

他避而不答,转成解释模式:“你昨天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好在开会,都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所以不好意思跑到外面去接电话——”

“哇,你现在好风光啊!开会都是和公司的元老级人物开啊?”

“哪里是什么风光啊,只不过替我爸跑跑腿而已。”

“你还不风光?跑腿都是跟公司元老级人物开会,那要是不跑腿,不得跟胡主席开会了?”

“别讽刺我了。”

“呵呵,不是讽刺你,是真心羡慕嫉妒恨。喂,我想起来了,昨天那个女的是不是Lucy?”

“哪个女的?”

“就是命令我待会再打的那个——”

“那哪里是命令呢?”

“你别急着辩护,先说说是不是她。”

“是她。”

“呵呵,我就知道是她!怎么,她也和公司的元老级人物开会?”

“是关于她的会嘛,她当然在场。”

她好奇地问:“关于她的会?关于她什么?”

“关于她接我爸的班的事。”

她心说难怪Lucy不许他跟她多聊,大概生怕被她搅了局。

她问:“她要接你爸爸的班了?”

“她提出了申请,今天开会就是她报告自己的规划和蓝图。”

“我听说你们公司的元老们比较——重男轻女?”

“嗯,是有点。”

“那他们会同意让Lucy接替你爸?”

“可能有些难度,不过Lucy能力很强的,报告讲得非常好,元老们应该能看出这一点。”他再次把话题拉回来,“你昨天打电话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

“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我知道你没重要的事的话,是不会给我打电话的。”

这个回答还比较令她满意,但她居然一时想不起昨天究竟为什么给他打电话了,想了一会,才拔出尚方宝剑来:“我主要是听我妈说你从我们家搬走了,所以想问问你,我妈究竟怎么得罪你了。”

“我没搬走啊。”

“OK,不是搬走,而是很多天不落窝了。”

“不是在医院照顾我爸吗?”

“每个晚上都在医院照顾你爸?”

“是啊。你妈知道啊,怎么会觉得我——搬走了?”

“她没说你搬走,只说你最近没回我们家去住,所以我这么推测的。”

“我就说你妈怎么会——”

她打断他:“但她觉得你现在——不爱她了,又回到Lucy身边去了。”

“不会吧?她怎么会那么想?”

她怕他会去找妈妈核实,急忙说:“她是不是这么想,我不知道,这也是我推测的,因为我看她在准备跟我爸——复婚。”

“复婚的事我们一起商量过,她主要是想去美国陪你。”

“那你干嘛不跟她结婚,让她到美国来陪我呢?”

“这个——我爸现在需要人照顾,我一时走不开——”

“你走不走得开跟结不结婚有什么关系?你可以跟我妈结婚,然后她到美国来陪我,你在中国陪你爸——”

“但是如果我在中国,你妈就没什么理由去签证啊。”

“为什么?”

“因为婚姻签证的理由就是夫妻团聚嘛,如果丈夫在中国,妻子怎么会跑到美国去呢?”

她一想也是,怎么没想到这上头去呢?

他继续说:“所以我觉得你爸妈复婚是个好主意,可以尽快让你妈妈到美国去陪你——”

“但是你不知道我爸多烦人,他还指望我妈到美国来了就在他店里打工的——”

“那也要看你妈愿意不愿意打工才行。如果你妈不愿意打工,难道你爸还能把你妈退回中国来?”

“但我妈不愿意打工也没办法呀,她不愿意靠我爸养活,还想给我挣学费,那不去打工还能怎样?顶多不去我爸店里打工,但她会去别的店里打工——”

他很无奈:“我劝了她好多回了,她就是不听。”

“你劝她什么?”

“我说你们娘俩的费用都包在我身上了,但是她死不肯接受——”

“当然不能接受,你是她男朋友的时候她都没接受你的资助,如果她跟我老爸复婚了,怎么会接受你的资助呢?”

“就当我投资不行吗?”

“投什么资?我们拿了你的钱又不是去生钱,而是拿来花销的,到时候连本金都还不了你,更别说利息了。”

“你跟你妈一样犟!”

“遗传嘛。”

这个“遗传”二字大概让他产生了联想:“李康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他对你——还好吧?”

“好又怎么样,不好又怎么样?”

“好就没事,不好的话——”

“你打电话教训他一顿?”

“怎么会呢?”

“那你还能怎么样?飞到美国来把他干掉?”

“哪能呢?咱好歹也是知法守法的人——”

“那你问了有什么用?”

“关心一下呗——”

她一看时间不早了,赶紧收线:“不行了,我得去学校了,以后再聊吧。”

“好的,你好好复习,别操心学费的事,我有办法的。”

连着几天,她的心情都很好,因为李康在那里等着她呢,陶沙也还是那么关心她和她妈,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期末考试完后,她就上李康家去one on one,李妈妈大概被老爸批怕了,矫枉过正,做的菜不仅不咸,甚至算得上寡淡。尤其是那个粉丝炖肉,本来肉就很肥,汤里油涮涮,要靠着重盐重酱才能下咽,但这次李妈妈没放够盐,所以又油腻又没味,简直惨不忍咽。

刚好李妈妈特心疼她,不停地给她夹粉丝炖肉。

她吓得用手遮住碗:“够了,够了,太多了,吃不完了。”

但李妈妈还想给她夹。

李康挺身而出:“妈,你这个粉丝炖肉忘了放盐吧?”

“我放了盐的呀。”

“放太少了,一点咸味都没有。”

“不是说盐吃多了不好吗?”

“那也不能吃太少啊。”

“那我去那盐罐子来加一些。”

她抢先去厨房拿了酱油和盐来,往粉丝炖肉里加了一些,再搅拌一通,比刚才好吃多了。

他开玩笑说:“以后我妈炒菜,你来放盐。”

她也开玩笑说:“那你干什么?”

“我尝味道,给你们把关。”

她有点不快,你把我们女人当仆人还是咋地?

但她想起上次的咸淡风波,估计他又是在搞辩论,做反方,活跃气氛,便释然了。

吃完饭,她要去帮着收拾,李妈妈不让,李康也不让:“让我妈去弄吧,我们要one on one(两人开会)呢。”

她觉得两个年轻人碗一放筷子一甩,啥事不管,让一个长辈去收拾不太好,但他已经往书房走去了,她只好跟了过去。

工作还是那些工作,都是老生常谈,无非是说说过去一周做了些什么,把程序运行结果拿出来汇报汇报,再说说下周的重点,就谈完了。

她起身告辞:“那我回去了,谢谢你们请我吃饭。”

他好像十分吃惊:“这么早回去干吗?”

还真没什么可干的。

考试考完了,学期结束了,看书是肯定看不进的,因为不知道私立M大那边是个什么行情,每天除了做做他的那些破程序,再就是上上网,就没别的事可干。

但她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应该回去,不应该留下来,便坚持说:“我得回去了,你也好搞科研。”

“你在这里也不影响我搞科研啊!”

“你不去实验室?”

“我去那干嘛?”

“你不做实验?”

“我都混成导师了,还亲自做实验?”

“哦,你现在晚上不去实验室了?”

“早不去了。”

“那你以前怎么总泡在实验室里?”

“以前就一个人,不泡实验室还能泡哪里?”

原来是这样!看来泡实验室的都是单身汉,要不就是学生。

她犹豫了一阵,还是觉得应该回去:“我家里还有点事——”

“什么事?”

她顽皮地一笑:“不告诉你。”

他大概以为是什么女孩子特有的事,不好再问,也不好再挽留,乖乖地送她出门。

两人到了门外,她用遥控开了车锁,正要去拉车门,他一把搂住了她。

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搂她,但不知为什么,她的心怦怦乱跳,还特淑女地挣扎了几下,无奈他像流氓一样搂住了不放,她挣脱不了,只好乖乖地躲进他怀里。

正是春风沉醉的季节,外面各种花香,各种静谧,月色如水,夜风轻拂,小资得一塌糊涂!

慢慢的,她膝盖软了,心也软了,在心里说,如果你打横把我抱进去,我就从了你了。

但他没有打横抱起她,不知道是抱不动,还是不敢。

两人就那么拥抱着站在他门前,有几个健身的老美从不远处咚咚跑过来,她想挣脱开:“有人来了!”

但他不让:“Who cares(谁会在意啊)?”

真没谁care!

两个白人男女从离他们很近的地方跑过,连头都没转一下,目不斜视地跑过去了。

20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65)

  1. 双人沙发

  2. 第三~:)

  3. 暑假里这俩人有成人的事发生??

  4. 哈哈,两人的爱情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可是为什么在房间里Linda认为不该留下来,坚持要走呢?仅仅是女孩子的矜持?还是潜意识里因为放不下某人而不想和李康发展得那么快?

  5. 回复制夏花秋叶:估计是后一种原因。

  6. 陶沙,陶沙,你为什么要这么撇清Linda?

  7. 淘沙很了解Linda,知道她看到available会怎么想,所以解释又解释。在其他事情上,淘沙也为Linda想得很多,例如学费,如何跟妈妈团聚等。

  8. 林妲和李康能成好事吗?感觉目前的障碍不大,只看李康能否把握机遇啊。
    如果成了事,陶沙真的只能远远祝福了。林妲的初恋就变成了一段遥远的记忆,缺些东西拼凑不起来,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反正有些地方模模糊糊的。只好面对现实,开始新生活。
    当然新生活也不错,即使不太甘心。

  9. 还看不出李康有什么本事“烧着”林妲,到目前为止,林妲对李康都谈不上“动心”,就是想证明自己有人爱,有个“备胎”给陶沙看。

    李妈妈倒是一个纯朴的好妈妈。懂得欣赏林妲的心地善良。懂得给儿子的未来“岳父”留面子。愿意迁就林爸爸的批评,愿意做淡菜。

    不管林妲和李康有没结果,李妈妈都给李康加了分。
    应该是个好婆婆。

  10. 他开玩笑说:“以后我妈炒菜,你来放盐。”
    她也开玩笑说:“那你干什么?”
    “我尝味道,给你们把关。”

    ——虽然李康的话有可能是开玩笑,但如果听其言,察其行,我还是觉得这将会是他今后的行事方法,家务全都扔给老妈和老婆,自己居高临下“把关”。也就是说,家务活是不会干的,但刺是要挑的。

  11. 我觉得林妲不愿意留下来,还是很明智的,这才几天啊?两人刚捅破窗户纸,才刚开始正式谈恋爱,哪里就留下过夜呢?怎么着也得谈一段时间恋爱才行。

    但像他们这个谈法(晚上见面,而且是在李康家),恐怕很难坚持着不滚床单。林妲应该把李康约到外面去玩,音乐会啊博物馆啊什么,一可以检验他是否高雅,二可以避免单独相处。

    呵呵!

  12. 在目前这个阶段,李康当然是宁可陪林妲也不搞科研的,但等到一切搞定,人娶到家里来了,而且过了新婚时期的如胶似漆,他就要忙着搞科研了,搞到深更半夜回来,再把老婆叫醒了做爱。

    大家说说科学狂人们是不是就我说的这德性?

  13. 十年忽悠的评论字字精辟啊!

  14. 补充一点,约到外面去,才知道李康为人如何?是否合得来。别除了one on one,没有一点生活情趣。

  15. 我都没想到留下来就是过夜,只是觉得Linda告辞得有点匆忙,好像工作一谈完就马上要走了,我以为起码会再说点甜蜜的小闲话,卿卿我我一小会儿。
    另外,从前面Linda对李康的各种患得患失的猜测啊,抖抖的点开短信啊,期待见面啊,等等小细节来看,我认为Linda对李康动了真情的。

  16. 李康好似硅谷到处都是的大陆丈夫。跟这样的丈夫结婚,女人就一天天在生活索事里变老,变得只有柴米油盐,变得没有了自己
    我要被砸了。跑了!

  17. 忽悠大哥是怎么判断出来李康是那种科学狂人的呢?为何大家都不看好李康呢?就没人觉得李康挺可爱的吗?从前面的一些对话、短信,我觉得李康挺有趣的啊!
    但是我非常同意两人的恋爱约会多一些室外活动,假期是否可以小小旅行一下?

  18. 回复夏花秋叶 :
    我觉得李康是不是那种科学狂人要看用什么基准来判断,不知道他除了拿到很牛的研究基金以外,对科研有多“狂”?有多热爱科研,还是只是当科研是一个谋生手段。

    我觉得他不懂的怜香惜玉是肯定的,让林妲重新订李妈妈的床,说自己没空收货,林妲特意来收完货才发现他原来在家。事先他又没有说要木床,麻烦了林妲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林妲为他买来各种便宜家当,还要亲力亲为,爬上爬下安装。他都“瞎”的,从不帮忙。淘沙肯定不会看不见林妲辛苦,还没发生的事,他都替林妲想好做好了。

    由此,很肯定忽悠兄说的“家务活是不会干的,但刺是要挑的”。

    人真的很怕比较,如果林妲从来没有遇到淘沙。她生命中的男人只有林爸爸那样的猥琐男。那李康还是很可爱的。

    问题是林妲不仅仅不需要坐在宝马里哭,她自己就是开着宝马来的。
    淘沙带过林妲和林妈妈去旅游,被simon带过去shopping。
    不可否认,仅仅当个情人或玩伴来说,Simon都比李康有趣。

    如果林妲和李康单独约会一下,小旅行一次,李康的本质就应该看得清楚了。

    在林妲真情陷入之前,对李康的考验来得更猛烈些吧!

  19. 回复“夏花秋叶”:

    我发现你很爱质问别人,而且总是牛头不对马嘴。

    我已经对“科学狂人”下了定义,就是那种不做家务,很晚回家的男人,而故事写到这里,已经有很多细节证明李康是这样的人,因为他以前都是很晚才回家的,即便在林妲布置房间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没帮过一点忙,这几次家里请客,他也没帮过忙,都是让他妈和林妲忙活,自己只负责挑刺。

    你没有拿出证据来反驳我,而是用你自己(风马牛不相及)的感觉来质问我。

    比如在《猜猜这是谁》那篇下面,我说杜宪不美,并给出了我的理由,她的戾气,她的同龄人(作为对比)。但你质问我为什么说她不美,而你自己又拿不出证据证明她很美,只说“我感觉她挺好的呀”。且不说“美”和“挺好”是两码事,就算你说的“挺好”也是“美”的意思,但你有什么证据呢?难道你感觉她挺好,我就不能感觉她不美了?

    这里又一样,我说的是李康以后会很晚回家,不做家务,你说的是“我觉得李康挺有趣的呀”。难道你不明白做不做家务和有没有趣是两码事?

    我觉得你这样的水平,就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算了,别老想着质问别人。你连人家的论点是什么都搞不明白,干嘛总想着把自己的感觉强加于他人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