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67)

第二天早上,林妲被刺眼的阳光给照醒了。

她眯着眼睛张望了半天,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再看看床右边的大窗子,虽然挂着她亲手挑选的厚窗帘,还是挡不住强烈的阳光。

她在心里嘀咕说,美国人也太傻了,建房子连朝向都不看,胡建乱建,好多都是东西向的,早上晒一边,晚上晒另一边,睡个懒觉都不行,电费也要多用一大坨!

她看了看手机,已经快九点,也不算早了。

她披上一件薄薄的大睡袍,到过道对面去上洗手间,看见左右两边的卧室门都大开着,知道那两人都已起床,不由得加快速度,匆忙洗漱一番,回到卧室换上能见人的衣服,到楼下去拜见各位领导。

从李康卧室外走过的时候,她往里面看了一下,发现他在里面用电脑,便礼貌地打个招呼:“Morning(早上好)!”

他笑眯眯地转过头:“Morning!昨晚睡得好吗?”

“睡得很好,如果不是太阳照着,我现在还醒不来。”她自我检讨说,“我发现我窗帘没选好,太透太薄了,遮不住阳光。”

“那不正好吗?”

“呵呵,对于爱睡懒觉的人来说,就——不那么好了。”

他站起身,走出卧室,两手搭在她肩上,半拥半推地跟她一起往楼下走。

她差点又嘘他说“有人,别这样!”,但她马上想起现在关系不同了,再这么小心翼翼就显得太装了。

两人来到楼下厨房里,看见李妈妈系着一条围裙,袖子挽得高高的,在揉面呢。

她亲切友好地叫道:“李阿姨,早上好!”

李妈妈转过身来,笑咪咪地说:“好,好,你好。早饭都做好了,你们先吃吧。”

“您还没吃早饭?”

“在等你呢。”

她顿觉惭愧之极,决心以后不能再这么任性胡来,一定要跟他们的起居时间接轨。

她按照李妈妈的指点去打稀粥拿馒头,端到厨房旁边的早餐厅里。

李康已经在那里就座了,接过她端来的稀粥就喝,边喝边问:“妈,没咸菜了?”

“有啊,在冰箱里。”

李妈妈看着自己沾了面粉的双手,又看看冰箱,有点为难。

她机灵地说:“我来拿!”

她在冰箱里找到一盘咸菜,端出来放到早餐桌上,招呼说:“李阿姨,您也来吃吧。”

“你们先吃,我手已经占上了,干脆把面和完了再吃,免得要洗几次手。”

他催促说:“吃吧,吃吧,别等她了,她不上班,什么时候吃都行。”

她只好坐下来吃早餐。

李妈妈熬的小米稀粥很好喝,馒头也是她最爱的“层层揭”,但她不好意思像平时一样一层一层地揭着吃,而是很正统地咬着吃,还不好意思发出声响,也不好意思摇头晃脑。

他边吃边问:“今天有什么安排?”

“啊?没什么安排呀。”

“不去退房子?”

“哦,要去的。”

“还有别的安排吗?”

她想了想,说:“还想去shopping(购物)一下。”

“买什么?”

“买点——跑步穿的衣裤。”

“跑步穿的衣裤?”

“你不是说——每天晚上跑步的吗?”

“那也不用穿什么特殊的衣裤啊,你没旧T恤什么的?”

“呃——”她想说旧T恤空荡荡的,穿着跑步胸前不是颠颠的?买个运动背心,自带胸罩那种,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但她不好意思对他说这些,便撒谎说,“没有。”

他殷勤地问:“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那我吃完饭就去学校了。”

“好的。”

“你下午早点回来,等你一起吃晚饭。”

“几点吃晚饭?”

“五点多吧。”

“没问题。”

他吃饭很快,风卷残云一般,几下就把两碗稀粥和两个汉堡包大小的馒头吃下去了,然后站起身,说:“那我去学校了。”

“好的。”

“外面信箱里有把门钥匙,如果你回来的时候我妈在后院种地,听不见你按门铃,你就自己拿钥匙开门。”

“好的。”

“不知道美国哪里有配钥匙的地方——”

“Home Depot(家得宝)就有。”

“真的?那你把信箱里的钥匙拿去配一把。”

“好的。”

“还有车库的遥控,我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只拿到一个,不知道能不能配一个——”

“应该能配。”

“那就配一个。”

“好的。”

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才放心地开车去了学校。

她吃完早餐,又等到李妈妈吃完,她抢着洗了碗筷,才上楼去打扮一番,然后下来向李妈妈告辞:“李阿姨,我出去办点事。”

李妈妈仍旧是笑眯眯的:“怎么还叫我李阿姨呢?”

“那——叫什么?”

李妈妈像如来佛一样,笑而不答,等着她自己悟道。

她其实知道李妈妈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叫“妈”吗?但她实在叫不出口,便装糊涂,懵懂地笑着,趁机溜掉了。

她轻车熟路地把车开回到自己以前住的地方,门一关,外衣一脱,一屁股坐进沙发里,把脚跷到茶几上,给妈妈打电话:“妈,我搬到李康家去了!”

妈妈一点也不惊讶:“那好啊。”

“好啥呀?”

“两个人在一起还不好?”

“一点都不自由!”

“你要什么自由?”

“打电话的自由啊!”

“你在他家连电话都不能打?”

“打当然能打,但不能像从前那样瞎说八道了呀。”

“为什么不能?”

“怕他们听见呀!三个卧室是连着的,美国的隔墙又都是drywall(石膏板)做的,一点都不隔音——”

妈妈安慰说:“你打电话又不会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怕什么?”

其实她最怕的是李康会听见她给陶沙啊Simon啊之类的人打电话,虽然不会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但李康肯定不喜欢她给别的男人打电话。即便是给詹濛濛这样的人打电话,让李康听见也不好,因为他肯定会觉得她不淑女,不高雅,说的都是儿童不宜且沾满铜臭的话题。

妈妈问:“那你现在是在哪里打电话?”

“在我自己家里。”

“你不是说搬过去了吗?”

“我今天回来退房子的。”

“提前退房会有——penalty(惩罚)的吧?”

“嗯,押金拿不回来了。”

妈妈想了想,说:“那也没办法,你马上要到私立M大去读书了,这边的房子总是要提前退掉的,还不如趁早退掉,也可以少交几个月房租,反正他那边的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哇,你跟他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他也是这么说的?”

“是啊!”

“不奇怪,因为这是最理性的思考嘛。”

既然伟光正的妈妈都这么说,那搬过去肯定是没错的了。

她撒娇说:“还有一点我不习惯,就是李康他妈让我叫她——妈。”

她是指望她的亲妈出来反对她叫别人“妈”的,但妈妈说:“本来就该叫妈嘛,不叫妈还叫什么?”

“但是——我真的是叫不出口!”

“刚开始是这样的。慢慢来,习惯了就好了。”妈妈想了想,问,“小李他怎么称呼你爸?”

“他呀,一张嘴甜死人!开口就是‘爸’,‘咱爸’什么的,听得人起鸡皮疙瘩。”

妈妈笑起来:“人家叫了爸,你又觉得起鸡皮疙瘩,如果他不叫爸,也像你一样,‘你爸’‘你爸’的叫,我保证你听了更不舒服。”

她想象了一下,也是。

妈妈嘱咐说:“你也不小了,现在又住在人家那里,可别耍小孩子脾气,把印象搞坏了——”

“怕啥?”

“不是怕啥,但现在像小李这样的好男人不多,你有幸碰上了,应该珍惜——”

妈妈这个从来没跟婆婆在一起生活过的人居然长篇大论地给她讲起婆媳相处之道来,她礼貌地听着,嘴里嗯嗯啊啊地应着,但耳朵里并没认真听进去。

给妈妈打完电话,她把整个屋子再搜查一边,把昨晚来不及搬走的东西都拿到车上去,再把屋子打扫了一番,就到管理处去退房。

一路上,她搜肠刮肚地想理由,生怕管理处的人会斥责她毁约。但人家不但没斥责她,还告诉她一个好消息:像她这样有正当理由搬走的租户,可以拿回自己的押金,反正小区不愁没人来租房,这就有好些人排着长队等着呢。

她开心极了,很想表达一番自己的感激之情,但发现不知道用英语怎么说,只好连说“Thank you! Thank you!(谢谢!谢谢!)”

管理处的人叫她提交一个书面证明,证明她已经被私立M大录取,要到Q市去住读,凭那个证明她就可以拿回几千美元的押金。

她飞一般地跑回去拿了私立M大的录取通知书来,管理处复印了一份备案,然后开给她一张支票。

她又飞一般地跑到银行把支票存了,终于相信天上的确是可以掉馅饼下来的。

办完了这一切,她坐进自己车里,把车发动了,但不开走,仍然停在银行门前的停车场里,给陶沙打电话:“我把钱都退回来了!”

他显然被她搞懵了:“什么钱?”

“押金啊!”

“什么押金?”

“租房的押金啊!”她叽叽喳喳地把退房经过讲了一通,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没睡够啊,怎么什么都听不懂?”

“呃——才睡了半个小时——”

她看看车上的钟,哇,都下午一点多了,国内应该是半夜三更。她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高兴糊涂了,时间都没看,就给你打电话——”

“没事,你接着说。”

“说什么?”

“退房的事啊。”

“我刚才不是都说了吗?你交的几千美元押金全都退回来了!”

“那你——已经搬到Q市了?”

她突然有点支吾:“还——没有——”

“那边房子找好了吗?”

“也还没有——我爸叫我先别在那边找房子,他说如果他在那边买餐馆的话,他就在那边买栋住房,叫我去他那里住——”

“他什么时候才能定下买餐馆的事?”

“应该会很快吧。”

“会不会影响你在那边找房?”

“应该不会,他在不在Q市买餐馆,这两天就能定下来,如果他不在那边买餐馆的话,我马上就在Q市找房子。”

“但是买住房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别到开学了你还没地方住。这样吧,我现在就上网帮你在Q市那边找找看——”

她急忙阻拦:“别别别!你在国内上这边的网不是很方便,看不全,你的心又大,可别又像上次那样,租那么贵的房子,还签那么长的租约,害得我——”

“这次不会了的。”

“你要找可以,但别擅自拍板,先跟我商量一下——”

“肯定要先跟你商量。”

该话题似乎已经穷尽,但两人都没挂电话。

沉默了一会,他问:“你——搬到他家去了?”

“嗯。”她不知道为什么多此一举地声明说,“我住在他家的客房里。”

“他妈还好相处吧?”

“挺好的,特别和善,特别勤劳勇敢,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非让我叫她妈不可——”

他笑起来:“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但是我——叫不出来。”

“怎么会叫不出来呢?妈!这么简单,多好叫啊。”

“你别说我了,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怎么了?”

“你怎么不叫我妈‘红’?每次跟我说话都‘你妈’‘你妈’地叫,像骂人一样!”

2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67)

  1. 哈哈,临回国前终于抢到一次!

  2. 哈哈,我好像又抢到沙发了!

  3. 越来越不喜欢李康。跟他一快生活,不但全是柴米油盐,更要命的是这些柴米油盐全是妳天经地义的责任。感受不到关爱的女人,怎样有内心的快乐?
    认识这样一个男人,他离婚了。妻子离开他和儿子,走了。他也很男子汉的独自承担起儿子的责任。他的妹妹是他很亲的人,一直感到离婚是嫂子的问题。妹妹在美国生了孩子,他带着儿子去看妹妹和小宝宝。在妹妹家,妹夫去上班了。妹妹连轴转的忙碌婴儿,婴儿睡了,才来做饭,哥哥只知旁观,饭好了,孩子也醒了。哥哥带着儿子赶紧自己开饭,一边说着饭终于好了,饿死了!疲倦,也饿着肚子,仍抱着婴儿的妹妹听了,忽然对嫂子的离开有了理解(尽管怎么也不理解为儿子也不要了)

  4. 呵呵,李康很好,只是陶沙太有竟争力了。这种爱不是谁都可以有幸遇到并拥有的

  5. 感觉到了陶沙的不舍与落寞。为什么他要放手心爱的姑娘呢?

  6. 一有事就想和他分享,林妹妹怎么放得下陶沙呢?相爱就应该在一起呀。

  7. 还是和淘沙说电话幸福!幸福得都让我有代入感了. 不管何时何地,淘沙总是想为林妹妹做点什么,怎么会让人不感动? 他越是不求回报,人家越是会想报答他的恩情.
    我哭, 凭什么淘沙要自己滚粗?

    李康是指挥学院毕业的. 还有如来佛, 什么妈不妈的, 都还没有结婚内!!! 中国人改口叫妈,妈都要包红包表示心意的. 这一对母子,一切都理所当然! 看不惯! 哼!

  8. 看着林妹妹与淘沙的对话,好心酸啊。。。

  9. 觉得Linda不应该搬到他家,她对他们的肢体接触心中还有抵触,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同居那一步。虽然他们搬到李家的理由是省钱方便,但李家那两位可不这么想,这被他俩看作linda的表态。
    也不喜欢李康和李妈妈的态度,为啥就得叫妈,既没领证感情也没进展到那个程度。李是个很大男子主义的,看他们的对话就像一个老师,一个上级在吩咐学生、下属,他一定觉得已经搞定了linda了吧。不喜欢这种感觉。
    看Linda和陶沙对话,好辛酸。

  10. “真的?那你把信箱里的钥匙拿去配一把。”

    “好的。”

    “还有车库的遥控,我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只拿到一个,不知道能不能配一个——”

    “应该能配。”

    “那就配一个。”

    “好的。”

    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才放心地开车去了学校。

    ——这些谁出钱啊?是不是觉得林妲住在这里就应该为这个房子出力出钱啊?还有林妲退房,李康说让她赶快还掉陶沙的钱,林妲搬过来后也没见李康的动作,这就又像安排小工似的给林妲派活了。很失望。

  11. “妈”叫不出来就不要叫吧,别勉强自己,反正也还没有结婚呢.
    李康看来真是甩手掌柜呢,自己早早就坐,咸菜什么也得别人伺候,感觉应该是习惯作大爷了.
    林妲能感到不自由也好,和李康的不和谐分明还会有很多,慢慢自己会感觉得越来越清晰了.到时候就能确定在目前的情况下自己和陶沙之间没法划上句号,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要轻易放弃啊.那么多的疑点,林妲心里放不下,我们都放不下啊,陶沙看好的李康和陶沙比起来差很多,林妲向他老人家详细汇报一下就好
    了.

  12. 越来越精彩了,看完一集都禁不住期待下一集。

  13. 对李妈妈来说两个年轻人关系确定了,亲家见过了,狗娃也叫爸了,她想林妹妹叫她妈很正常啊。

  14. 以后林妲离去,李康是从开始就有心理准备,李妈妈可伤心死了,这么好的媳妇狗娃咋留不住呢?

  15. 李康要得到林妲的身很容易,要得到林妲的心,就看他愿不愿意努力了。

    有时候想努力也没办法的,有些观念他是根深蒂固,根本没意识到是问题。比如饭来张口。

    他是一凤凰,又是妈妈的“宝宝”,所以,林妲应该很快就能察觉很李康在一起生活的不协调。

  16. 李康这样心急火燎地让林妲搬来,没想到晚上什么也没发生,这让我猜测李康的动机可能只是李妈妈催促的原因。有点小失望,本来以为会有个夜谈和边缘性行为。
    其他的都还好,但是连拿个咸菜都懒得动,应该是个甩手掌柜,不会分担家务,对夫妻关系不是个好事儿啊!
    李妈妈态度我觉得也比较正常的,虽然希望林妲改口,但是应该也可以理解林妲一时的不习惯,我觉得她提这事儿的时候不是责怪的口气,而只是想尽快和林妲的关系更密切一些。

  17. 呵呵,我们这里有些读者真挑剔,连配个钥匙都恨不得李康出钱!

    可见找个中国媳妇是多么不容易,事无巨细,都要照料到,不然就会惹姑奶奶不高兴。

  18. 将心比心,如果你的男朋友老爱背着你给别的女生打电话,尤其是给他的前女友或者从前爱过的人打电话,你恐怕也不会高兴。

  19. 十年反应很强呵。也许男人女人角度不同。
    替前面说钥匙的同学说一下。
    如果李康提出替林妲负伐款,,大家再提钥匙问题,是女人太计较;,但如果李康从未对大钱有过任何表示,小钱也不提,就让人感觉十分舒服。李康在故事里到目前,一没激情,二没温情,林妲似他呼来唤去的员工。
    前面同学说他指挥学院毕业的,幽默准确

  20. 同意十年忽悠上集观点,时机到了林妲和李康滚床单体验体验,没啥大不了的,食色一回事,海鲜还是粉条炖肉各有所好。也许那个感觉还不如和陶沙拥抱一回呢。
    李康目前倒也没有太出格的问题,关键前边有个陶沙在那儿比着,那么体贴入微的,让人家李康传统老爷很难逾越。而且林妲正好更心仪那个闷闷呢

  21. 回复“1234”:

    这才过了一夜,林妲的房子都还没退,怎么就能断定李康一定不会付钱给林妲呢?况且他前一天晚上还和林妲小区守门的人谈过话,也许打听到小区并非绝对不退押金,甚至已经知道林妲会退回押金,干嘛要假惺惺掏出钱来付?

    还有这配钥匙的钱,能有几块啊?也指望人家当场就掏出来预付,难道你不知道生活在美国的人身上基本是没现金的?

    你还说我反应很强?我觉得是你们这种女生太会算计,太把自己当商品了!当真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一旦答应做人家女朋友,就觉得点点滴滴都该人家付账。

  22. 坚决支持十年忽悠。

  23. 借这宝地:祝艾颜妹妹生日快乐!

  24. 深有体会地说,我到现在对我婆婆都有点叫不出“妈”来,好在她老人家在国内,我们见面机会不多。

  25. “即便是给詹濛濛这样的人打电话,让李康听见也不好,因为他肯定会觉得她不淑女,不高雅,说的都是儿童不宜且沾满铜臭的话题。”

    ——别说李康听见了,就是我们这里一些读者看见林妲跟詹濛濛交往,都不太赞成。但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和不足,太挑剔就交不到朋友了。

  26. 看到林和陶两个人话题说完但又不挂电话这段,想到十年忽悠里艾米和老黄两个人深夜里开着车慢慢的转,同样的心酸~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