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69)

吴教授一家三口从Q市开车过来,七点多才到,所以一到就开饭。

六个人围坐在椭圆形的大饭桌边,三个客人坐在一边,三个主人坐在另一边,但两个男人都坐在靠转角的地方,离得比较近,方便劝酒。

饭桌上最热闹的是吴教授的儿子,三岁多的样子,起了个罕见的英语名,叫Henry(亨利),林妲活了半辈子,还没见过第二个“亨利”,只在古老的英国书籍里读到过几个,好像都是国王级别的。

亨利吴可调皮呢,吃个饭都不安生,爬上爬下的,一会站在椅子上,一会趴在饭桌上,两只小手到处乱摸,刚抓了油腻腻的烤鸡腿,转身就去摸椅子了。

可怜她买的几把椅子全都是浅色绒靠背和坐垫,搞脏了基本没办法清洗。她吓得不敢看亨利吴坐的那把椅子,只觉得爪爪都抓在她心上。

亨利吴旁边的吴太太她也不敢看,总觉得眼神很敌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人家。

她只好把视线投向现任老板和未来老板那里。

这下她彻底信了“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的老话!

平时看李康,也不觉得有多么出色,虽然也没什么不顺眼的地方,但那有可能是她看久了,看惯了,再不顺眼的地方也看顺眼了。

但在吴教授的衬托下,李康就显得很出色了!

吴教授也就三十多岁,但已经开始秃顶,没秃的地方毛发也很稀疏,有的地方都有遮不住头皮的危机感,凸显李康头发浓密,虽然发质比较硬,但发质硬的人往往都是大堆厚发,就没看见过一个头发又硬又少的,除三毛之外。李康的头发只要不睡得枝桠八叉的,还是相当有型的。

吴教授不高,最多一米七,再加上腰围有点发胖,脊梁有点佝偻,越发显得矮。坐着不觉得什么,但如果站在一起,李康好像要高出吴教授一个头来!且身板笔直,如果再瘦点就是玉树临风,再壮点就是高大魁梧了。

还有吴教授的五官,地势平坦,一展平洋。说起来也算很典型的中国男人面相,但就是觉得不出彩,这下就显出李康的五官起伏有致了,简直像拥有八分之一白人血统的印第安人。

这可不是贬义词哈,据说强尼-德普就有某分之一的印第安人血统,人家不是世界公认的男神吗?

她看着那两个劝酒劝得像吵架的男人,心里甜蜜极了,真是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啊!这么完美一个人,怎么就让她给弄到手了呢?

她对自己的感觉也还可以,应该没丢李康的脸。

吴太太年轻时应该还是长得不错的,当然现在也不老,但毕竟比她还是老了七八上十岁,再加上生过孩子,身上总有些孕期肥褪不尽,穿搭方面也跟不上趟,看上去应该比她差不少。

她喜滋滋地想,就算我不甩吴太太三条街,至少也要甩两条半了。

但她的滋滋没喜多久,就意识到甩人家两条半街的坏处:吴太太会不会对她羡慕嫉妒恨,进而在丈夫面前大进谗言,搞得她做不了吴教授的RA(助研)啊?

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

吴教授环视李康的大房子,由衷地羡慕说:“老李你这是豪宅啊!”

李康笑呵呵地问:“还能比你的豪?”

“我那算什么豪宅啊?才一千多尺——”

“才一千多尺?不会吧?”

“真的只一千多尺,确切地说,是一千八百五十尺——”

吴太太插嘴说:“买房子要看地段的,我们Q市的地皮多贵呀!我们买那个房子的钱,如果拿到这里来买,最少得买四千尺——”

李康谦虚说:“我们这里是乡下,不能跟你们比。”

过了一会,两个男人说起她去私立M大读书的事,吴教授夸奖说:“小林很不错呀,一申请就录取了,我们私立M大可是名校呢——”

她想起李康说过名校也有没名的专业,感觉吴教授有点拉大旗作虎皮,借吹学校来吹嘘自己。

但吴太太还觉不过瘾:“她这是在美国国内申请的,松得很,只要愿意交钱,都能录取,你让她从国内申请试试——”

李康没出来替她辩护,她自己也不好自辩,谁叫她在国内时不敢申请私立M大的呢?现在还怎么说得清?你说是因为你没申请,但人家还是认为即便你申请了也不会被录取。

她心里急得要命,现在就被吴太太竭力贬低,等以后她去了私立M大,有求于吴家的时候,岂不更是吴太太的一碗下饭菜?人家想怎么说她就怎么说她,你不服?不服你走人啊!

她感觉吴教授还是比较欣赏她的,就是这个吴太太,不知道从哪来的敌意,一开始就不待见她。而以吴家两口子的架势来看,吴太太肯定是母老虎,吴教授肯定怕老婆。

她顿时无比感激李康那个前女友,幸好他们吹了,不然的话,她肯定做不了李康的RA,那就不仅是学费成问题,连这么好的男朋友也找不到了。

那顿饭,把她的心吃得忽上忽下的。

吃完饭,已经快九点了,又有客人,自然没去跑步,收拾停当后,几个人在客厅里聊了一会,吴太太就带着孩子去睡觉,但两个男人正聊得起劲,没有回房睡觉的意思,她听不懂他们在聊什么,只好回房去睡觉。

她漱洗了一番,换上睡衣,躺上床去,又紧张,又兴奋,不知道待会会发生什么。

过了一会,她听到吴太太在楼梯口叫:“老吴,还不上来睡觉?明天还要起早呢,人家也要休息,你逮住人家穷聊个什么呀?”

吴教授乖乖地说:“好的,就上来。”

然后就听到有人上楼梯的声音。

她赶紧闭上眼,装着睡着了的样子,听见李康走到了门边,站在门外还跟吴教授聊了几句,才推门进来。

她屏住呼吸,装着睡得很沉的样子。

他先去了浴室,在里面漱洗,然后他出来了,走到床的另一边,关了灯,钻进了被子,离得远远的,没碰着她。

她好失望!

看来他真是禽兽不如啊!

过了一会,她又安慰自己:不碰也好,免得尴尬。怎么说他也是她的现任老板,如果两人赤膊相见了,以后还怎么one on one(两人会议)?怎么布置工作?怎么讨论程序运行结果?眼前不是总会出现他“赤果果”埋头耕耘的样子吗?

一动不动地躺了一会,她感觉浑身都好累,想翻个身,又怕碰着了他,或者让他看出她没睡着。

真是无比怀念一个人睡大床的日子啊!想怎么翻,就怎么翻,一忽儿睡成一个阿拉伯“1”字,一忽儿睡成一个中国“一”字,还可以睡成对角线,也不用像现在这样,穿得长袍大褂的,裹在身上,真不舒服。

她这人有个特点,睡着了没什么,如果没睡着的话,那就老有尿意,非得去拉了才舒服。

而他好像一落枕就睡着了,呼吸平稳,还发出一些睡着之后的小声响。

她估计他真的睡着了,便悄悄爬起来,到洗手间去拉尿。

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她发现他还像刚才那样躺着,应该是没惊醒他。

半个小时当中,她已经是第二次上洗手间了。

这次等她回到床边的时候,突然听见他问:“你没事吧?”

她吓了一跳:“啊?没事。我把你吵醒了?”

“没。”

“那你刚才——没睡着?”

“这个样子怎么睡得着呢?”

她不知道他的“这个样子”指的是什么,到底是说有她这个女生在旁边,还是说她不停地上洗手间?

她内疚地说:“那我——到沙发上去睡吧。”

“干嘛呀?想让他们以为我们吵架了?”

“那怎么办?”

“睡不着就不睡啰。”他对她招手,“来,躺下,我们说说话。”

她爬上床去,躺在自己那边。

他问:“你觉得老吴怎么样?”

“什么——什么怎么样?”

“各方面。”

“呃——我觉得他挺好的呀——”

“他也挺欣赏你的。”

“但是我觉得他——太太——好像不喜欢我一样——”

“谁叫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呢?”

“我——漂亮吗?”

“当然啦。”他低声说,“老吴这个老婆——别的都好,就是——爱吃醋——把老公看得太紧,搞得老吴连女研究生都不能带——”

她更紧张了:“那怎么办?她会不会不让吴教授雇我做RA?”

“她阻拦肯定是会阻拦的,她这次来就是为了看看你长什么样。”

“是吗?那你——怎么还邀请他们上家里来呢?”

“老吴打电话告诉我说要到M市来玩,我还能不邀请他们过来住?再说你总要到私立M大去的,他老婆总会看见你的。”

“但那时我可能已经拿到RA了——”

“没事,这不是老吴一个人的grant,他老婆知道这一点——”

“但是——她会不会觉得——反正grant已经拿到手了——谁也不怕谁了——”

“这是个三年的grant,钱是一年一年发的,每年都要交report(报告)上去,干得好才能拿到下一年的钱,——”

她明白他的意思,也就是说,相当于每年都得再申请一次,如果没有他这方面的报告,吴教授一个人是不可能拿到下一年的钱的。

她稍稍放心了一点。

他安慰说:“他老婆应该不会太吃你的醋,因为她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不可能跟她丈夫有什么——”

两人说了一会话,他索性起床开灯,打开电脑工作起来了。

她迷惑地问:“你不睡了?”

“睡不着,躺着浪费时间,还不如起来干点活。你睡吧。”

“我也睡不着,干脆起来——上会网吧。”

“你得睡会,说好明天陪他们去botanic garden(植物园)的。”

“那你不也一样吗?”

“我明天又不陪他们——”

她一惊:“你不陪?就我一个人陪?”

“还有我妈。”

她心里发憷,就她一个人,陪着那个对她虎视眈眈的吴太太,还有那个一刻也不安生的亨利吴,再加上未来的老板吴教授,未来的婆婆李妈妈,这是要她去上大刑吗?

她有点不快地说:“是谁说好我明天陪他们的呀?”

“我跟他们说好的。”

“你也不问问我?”

“这不是在问你吗?”

“但是你说——”

他半哄半劝地说:“去吧,去吧,尽个地主之谊——”

“你才是地主。”

“但我哪有时间陪他们去那里闲逛?”他见她仍然不太高兴,解释说,“主要是想让你跟他们熟悉熟悉,搞好关系,你马上就要去那边读书了——”

话说到这份上,她就不敢再推辞了,乖乖地钻进被子里睡觉,养精蓄锐,准备明天当地主——婆。

3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69)

  1. 先占地儿

  2. 也圈个地儿

  3. 李康想的还挺周到的。

  4. 林妲和李康这样的一种微妙关系对林妲非常不利,也许淘沙已经考虑到了,所以才提醒林妲要自信。不管林妲和李康是否男女朋友关系,个人觉得林妲真不必应该跟这个李康资助的RA有什么瓜葛,那样林妲总没有自信的那一天,总害怕做错了什么就丢了这个RA。坚决支持林妲豁出去了,脱离李康的阴影,到M私立大学再自己重新申请RA,林妲一定能行的,没必要一棵树上吊死。确实是象淘沙说的,林妲需要自信独立,不管跟李康谈下去否,这是林妲幸福的前提。坚决支持林妲用闷闷的钱应急,而不是依赖李康的RA!从一开始李康和林妲就不平等,现在看来这种不平等的关系恐怕要延伸下去了,李康对待林妲还是一种上下级关系,或者是大男子主义?林妲需要脱离李康的阴影,自信起来。希望赶快开学,林妲搬出去住!

  5. “她心里发憷,就她一个人,陪着那个对她虎视眈眈的吴太太,还有那个一刻也不安生的亨利吴,再加上未来的老板吴教授,未来的婆婆李妈妈,这是要她去上大刑吗?”
    这次李康真是过分了,现在还是热恋时期。这种男人以后家庭日带孩子老婆玩是很难了,没有一点生活情趣。

  6. 李康在是等林妲扑过去??𣎴懂
    不过李康的定力还不错。

  7. 一个陶沙一个李康怎么都这么坐怀不乱,林妹妹遇到的男的真真的有趣

  8. 坐怀不乱的男人, 是为了赢得她的真心

  9. 此篇中艾米外貌的描写相当妙! 吴教授就生活在我们身边啊

  10. 感觉不妙啊!这集最后李康先斩后奏地让Linda单独陪客,非常减分的做法,而且是不可逆转的减分。晚上睡不着就起来搞科研,看来还真是向科学狂人的方向奔去了,哎!

  11. 刚才忘了署名,夏花秋叶,不知道这样补上可以不?

  12. 好个李康,也不知道是真的尊重林妲还是欲擒故纵的,弄得咱都七上八下的,失望。到时候真的做了好像还得感激他?难道他看不出来林妲并不反感滚床单?明显林妲也睡不着。
    李康希望林妲陪客本身也没啥,因为就是要给吴先生的印象林妲和李康已经铁打的一对了,为了RA,可是他真的那么忙啊,就不能从林妲的角度考虑一下这么一伙人多难为小姑娘?感觉还是因为不是一类人所以体会不到吧。

  13. 回复“青雪”:

    我觉得你今天的这一大段发言完全没有根据。

    你说林妲不自信,但你有什么证据?林妲担心吴太太会阻拦吴教授雇她做助研,不是因为她不自信,而是因为她太自信了——她认为自己可以甩吴太太两条半街,吴太太会对她羡慕嫉妒恨,怕她把自己的丈夫吴教授夺走,因此会阻拦吴教授雇她做助研。

    陶沙要林妲自信,是指的专业技术方面,当初李康招人,她不敢去应聘,因为她觉得自己水平不行,这才叫不自信。

    但找助教这种事,光凭技术还是不够的,还得有机遇。李康雇林妲,很可能不是光看技术,很大原因是他喜欢上她了,因为他自己说了,对她是一见钟情。

    你今天说的这些,主要是基于你的偏见,你认为林妲和李康在一起是为了RA,所以你建议她不靠李康,自己去找RA。但故事里写得很清楚,林妲认为自己能找到李康这样的人很幸运,而不是为了RA被迫跟他在一起。

  14. 这个李康真当起甩手掌柜来了,他的时间真有那么宝贵?觉得陪老吴一家闲逛是浪费时间,所以就派Linda去了,也不管Linda和他们毕竟初次见面啊,这点很不体贴,减10分。

  15. 不管你是表扬人物,还是批评人物,艾园都欢迎,但你一定要有证据,不能把自己的感觉当成事实。最好是写一个观点,就列举几个例子,这样可以有助避免偏见。

  16. 啊?!看到这里有点傻了!第一次钻被窝就是这样啊?太禽兽不如了!完全没有肢体接触,连杂念都没看出来啊,就直接夜班工作去了。还交代了利害和任务。李康像在找老婆,不是”爱人”,家里有个空缺职位,叫女友或是老婆,林妲正好相貌年龄学识能力品德可以胜任这个职位。

  17. 回复闲着:什么叫“艾园的口气”?艾友友说的都是有理有据的,怎么会跟“口气”联系上呢?

  18. to 闲着 看不惯就别来。闲着去做点别的事呗。

  19. 这么着,我又寄希望于,那个爱着的,也许还有翻身机会。

  20. 抱歉,两次都没写上名字。上面俩匿名的都是我。

  21. 回复“闲着”:

    我把你的帖子删了,并把你的IP封了,你还是一边闲着去吧。

    这里是我的博客,艾友友表达的是我这个博客的宗旨,那就是不管是表扬还是批评的意见都可以发表,只要你有理有据就行。

    你叫艾友友表达自己的意见,别批评别人,但你这样说不也是在批评艾友友吗?像你这样,自己的理论不能用在自己身上,在我看来就是白痴。

  22. 虽然李康也属于优质男,但依然看好淘沙。希望两人终有一日能破解心中障碍,重归于好。林妲要坚持住哦

  23. “这下她彻底信了’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的老话!

    平时看李康,也不觉得有多么出色,虽然也没什么不顺眼的地方,但那有可能是她看久了,看惯了,再不顺眼的地方也看顺眼了。

    但在吴教授的衬托下,李康就显得很出色了!”

    呵呵,李康也是运气不好,被和陶沙这样的男神货比货了,不然可能早就得到林妹妹的心了。

  24. 好么,一家子再加上妈,通通丢给Linda,关键是
    事先不打商量,美名其曰为了ra。 我就说李康是指挥学院毕业的。
    以后都这种风格过日子会压抑!

  25. 回复“青雪”:

    我把你的两个帖子删了,并把你的IP封了,因为你完全不知道艾友友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艾友友批评你有偏见,是指你认为林妲不自信,以为靠自己拿不到RA,才不得不跟李康在一起。艾友友已经拿出了证据证明你这个看法不对。

    如果你要反驳艾友友,就拿出证据来证明你自己的观点,但你却在那里扯什么陶沙比李康强,你的偏见就是希望林陶两人在一起。

    不管你有多希望林陶在一起,你也不能无中生有,瞎说一气。

    你可能是新来的,不然不会发表这么荒谬的观点,更不会自不量力想要驳倒艾友友。我看你还是先潜水看帖吧,等水平提高了再发言。

  26. 回复“请见谅”:

    我也把你的贴删了,虽然你是一片好心劝解“青雪”,甚至有一部分说的是正确的(关于什么是事实,意见,观点等),但你的理由不正确,你叫青雪少发表自己的观点,因为人物原型也在看帖,不要给他们添堵。

    但“青雪”的问题并不是给人物原型添了堵,而是把自己的偏见当成了事实。

  27. 关于林妲的两个RA,我觉得李康的安排都无懈可击。

    他自己给了林妲RA,但并没因此要挟林妲爱他,正好相反,是林妲率先把他卷入了“男女朋友”的漩涡,而他一直在默默的配合。后来也是因为林妲需要钱,他才想出让林妲帮他布置房间的主意。现在放暑假了,林妲也要转学了,但他仍然想办法雇她做RA,巧妙的给她一些钱。

    他还给林妲在私立M大找到了RA,不惜把自己的科研成果拿出来与吴教授分享。但他并没因为给林妲找了这个RA,就以此为条件让林妲接受她。是林妲追问他那些亲热动作是不是全都是在演戏时,他才表达自己的感情,因为到了那个时候还不表达,那就会让林妲下不来台了。

    这次他让林妲搬到他房间,也是为了让吴太太放心,但他自己并没借此把林妲推到。

    至于他的不做家务和不陪吴教授一家参加昆虫节,只是某些凤凰男科技男的特性,并非因为给林妲找了个RA就端架子。

    “青雪”没有看到这些,却无中生有的认为李康的RA是“阴影”,林妲应该摆脱,也算是奇葩了吧?

  28. 我倒觉得正因为李康给林妲找了这两个RA,他才刻意回避林妲,免得她有“端人碗,服人管”的感觉,也免得自己的满腔爱情换来的只是林妲为了RA才不得不付出的回报。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和林妲睡在了一个床上,却仍然禽兽不如了。

  29. 回复“请见谅”:

    我看见了你的第二个帖子,但认为只够进垃圾箱,因为你叫“青雪”只说事实,不要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这说明你还是没搞明白艾园的宗旨,也没搞明白观点和事实之间的关系。

    艾园强调事实,并不是说不能发表自己的的观点和看法。如果没有观点和看法,怎么可能孤零零地说事实呢?说事实的目的是为了支持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艾园欢迎大家发表观点和看法,但必须是以事实为依据的观点和看法。

  30. 不管怎样,还是有点隐隐期待李康和林妲因为同睡一床而更亲蜜一步,有点希望两人哪怕有点着火的感觉,不一定非要越过那道坎儿,呵呵。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一样的想法

    不过,以后应该有的是机会吧,有些事情可能也需要一些磨合来看两人能不能有黙契的感觉

  31. 揣测一下,接下来俩人还是睡不着,推倒算了!一个心里的李康被吴先生衬托得更出色了,一个眼里的林妲那么年轻貌美的,反正是睡不着,别抗着熬着了,帅哥美女,弄点啥引火线呢?来个小老鼠吧!估计李家没事先养两只。
    这层窗户纸恁的厚?
    林妲呢一方面好像没有完全准备好,另一方面好歹是女生,不好意思主动阿,李康难道也没有经验?两个小孩过家家似的“弄虚作假”,不给来点真料,好出人意料。
    十年忽悠分析得好,李康也许就是不愿意给林妲一种施恩而为的感觉而不能十分火热主动。老这么君子的话还得林妲去推动可就难了,想当初林妲和陶沙的和平共处就是有点…..

  32. 有没有人看到头发和三毛那一段笑喷的?
    艾米写的文字,怎么那么好看啊!!!

  33. 完全认同十年忽悠的观点,否则李康早已表白,是男人都很难做到‘禽兽不如’!

  34. 李康这一晚只能’禽兽不如’:首先前面说过当李想进一步时被林以休息为借口挡住了,如果李现在要进一步,得之不光彩,不得之怎么收场:其次前面说过房间隔音不好,两人的第一次在隔壁有客人时做了,煞风景。

  35. 林妲担心吴太太阻挠她为吴教授做RA,是出于对人性(女性?)的深刻理解。

    俗话说“同性相斥”,用在这种情况下,非常正确。丈夫雇个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学生做RA,一般女人都会警惕防范,能避免就避免,除非这个女人对丈夫十分有把握,或者十分不在乎。

    林妲的这种担心与RA是不是李康为她找的没有一点关系。哪怕是她自己找的,她也同样会担心,所以她才会在心里感谢李康的前女友离开了他,不然就当不了李康的RA,也就找不到这么好的男朋友了。

    “青雪”肯定没看到(或者没看懂)这些事实,还把陶沙的话理解为撺掇林妲不依靠李康,自己去找RA,再一次证明有些国女姑奶奶很难讨好,你鞠躬尽瘁对待她们,她们还是不满意。对这种女人,应该干脆抛弃,让她们去穷得瑟。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