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70)

陪吴教授一家游玩botanic garden(植物园),并没有林妲想象的那么可怕,。

首先是亨利吴,小老人家太爱虫虫了,就像一匹野马被套上了缰绳,只要说一句“你不乖就不带你去那边看虫虫了”,他马上就乖了,叫干什么就干什么。

然后是吴太太,对她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好像成了闺蜜一样,体己地问:“你这么公开和小李同居,不怕你们学校知道了会找他麻烦?”

她不敢说才刚搬过来,还没真正同居呢,只顺着吴太太的思路,说得像同居了八辈子似的:“呃——那块没人认识我们——”

“算你运气好!我们那边管得可紧呢,所以我一般都不让我们老吴带女研究生。”

她赶紧上粉:“吴教授那么正派的人,又那么——紧张你,肯定不会跟女研究生有什么的。”

吴太太骄傲地说:“他当然不会,但是现在的女生——很没脸皮的,她们会往你身上靠啊!你不理她们,她们可以编造事实,告你的刁状——”

她口不择言地说:“我不是那种人!”

“我不是说你,是说那些读书读得没人要的大龄剩女。哦,对了,你和小李——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呀?”

“快了。”

“是该结了,小李不小了,他妈等着抱孙子呢!我们女人也是越早生养越容易恢复,你看我,搞到快三十才生,结果费死了劲,还是没恢复到产前的体型。”

“但是我还要读书——”

“读书怎么了?读书期间要孩子是最合算的!不用坐班,时间上灵活多了,带着孩子去打个预防针搞个体检看个医生什么的,都不用请假。不信的话,等你上了班你就知道了——”

她不再分辨,随吴太太怎么安排,反正这也不是签合同,你说你的,我听我的,到时候按不按你说的做,你也管不了。

植物园也比她想象的要好玩,以前她没玩过,以为就跟校园一样,到处种着些花花草草而已。切,花花草草谁没见过啊?还用得着跑到植物园来看?

今天来了才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虽然是一些花花草草,但全都是她没见过的花花草草,稀有物种,奇异而美丽。建筑也很有特色,高大宽敞的展厅,全都是玻璃的,还有山泉淙淙,瀑布飞流,鸟语花香,美不胜收。

一年一度的“昆虫节”引来了大把的孩子和家长,不仅有外市来的,连外州的都有,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十分喜庆。

活动也组织得很好,一个一个场馆,有的展览昆虫标本,有的贩卖昆虫化石,有的是小孩子的动手区,养虫子的,做标本的,玩游戏的,看小电影的,应有尽有。

他们跟着亨利吴,一个一个场馆转,看昆虫,学昆虫,捉昆虫,做昆虫标本,还吃了昆虫——油炸的,水煮的,都有,很好吃,香香的,脆脆的,一点不觉得害怕或者恶心。

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就是李妈妈对昆虫没兴趣,说见得多了,没什么稀奇,打两遍农药就可以全部弄死,又说今天有人定了馒头包子,自己得赶回家去做。

无奈,她只好开车送李妈妈回家,然后再回到植物园继续陪吴教授一家。

一直玩到晚上七点,“昆虫节”闭幕了,他们才把依依不舍嚎啕大哭的亨利吴塞进汽车,回到家里。

李妈妈已经把饭做好了,李康也从学校回来了,他们一到家就开饭。

亨利吴玩得太累了,吃饭的时候就在栽瞌睡,她赶紧跑过去帮忙照料,好让吴太太吃口安生饭。

吴太太感激不尽,几口吃完饭,带儿子上楼去睡觉。

她帮忙收拾饭桌,洗刷碗筷。

两个男人照例去客厅谈古论今。

但这次她不去凑热闹了,直接上楼睡觉,一下就进入了梦乡。

李康上楼、进屋、洗漱等等,她都没听见,一直到他上床了,她才醒过来,但她没让他知道,装睡。

他还是老老实实躺在他那边,没碰着她。

她躺了一会,装作仍在熟睡的样子,向他那边翻了个身,把一条腿搭在他腿上。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

她在心里暗笑:呵呵,你也就“禽兽”一个,还装什么“不如”呢?

但是,他仍然没碰她,连呼吸都慢慢平静下去了。

啥,你还真禽兽不如了?

她又朝他那边动了动,这次连手也搭到他胸上去了。

他迟疑了一会,终于握住她的手,但没进一步行动,就那么握着,好像拿不准是该把她的手从胸前摘掉,还是该把她拉到怀里一样。

她做出浑然不觉的样子,平稳均匀地呼吸着,有时嘴里还吧嗒吧嗒的,好像在做梦一样。

但那个睡姿真的很不舒服,尤其不利美容,因为她是脸朝下侧趴在床上的,头没枕着枕头,体液倒流到脸上,明天肯定会肿眼泡腮。

她正在考虑如何体面地下台,他终于动了一下,把自己的手从她脖子下穿过,让她的头枕在他胳膊上。

美容问题解决了!

但禽兽问题仍没解决。

她发现睡男人胳膊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美好,因为男人的胳膊除了肌肉就是骨头,一点海绵体都没有的!那么硬邦邦的,睡上去怎么会舒服呢?脖子梗得慌,还担心把他的胳膊压麻了。

最后,她只好自己解放自己,装作睡意朦胧的样子,从床上爬起来,揉着眼睛去上洗手间。

她知道他醒着,所以拉个尿都不敢放肆,使劲憋着,生怕弄出太大声响。但无论她怎么憋,都无法在静夜里悄无声息地拉完一泡尿,最后只好用冲水来掩盖。

拉完尿,她边洗手边向镜子里张望,感觉自己两腮桃红,云鬓散乱,挺妩媚挺性感的啊!怎么就不能激起那个书呆子的欲望呢?

她郁闷地回到床上,懒得调戏他了,自己老老实实睡觉。

第二天,她和李康一起陪吴教授一家去M市最大的游乐场玩,李妈妈留在家里做包子馒头。

这还是她第一次进美国的游乐场,最深切的感受就是人少,不像在中国的时候,周末去游乐场总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人山人海),想坐什么都得排老长的队。

亨利吴人小胆大,什么都敢坐,什么都要坐,吴教授两口子只好舍命陪君子,她和李康就舍命陪君子和君子的爸妈,把那些惊险玩意都坐了一遍,每次都是吴家三口坐一起,她和李康坐一起,在空中翻上翻下,在水中滑来滑去,两个人少不得各种叫喊,各种搂抱,玩得很疯。

下午四点多,他们又把恋恋不舍嚎啕大哭的亨利吴塞进汽车,开到“大中华”餐馆,李康已经提前一步,回家接了李妈妈过来,两家人吃了一顿自助餐。

饭后,吴教授一家开车回Q市,她和李家母子开车回家。

一路上,她都在想着一件事:待会要不要搬回客房里去住?

从他这几天的表现来看,应该是真正的禽兽不如,那么她应该自觉点,回到家就把自己的东西搬到客房去。

但这又让她非常不爽,怎么回事啊?难道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应该不是啊!我把腿搁他身上的时候,他明明是很冲动的啊,说明他对我是有反应的,但他为什么不把我推倒呢?

她这人是科研型人才,越想不出原因,就越想搞个水落石出,哪怕为科学献身也在所不辞,于是决定回家后不提搬回客房的事,看他怎么行动。

结果他把车开到家门口停下,让两个女人自己开门进去,说他要去学校,有个研究生上着个实验,但回家过周末去了,请他帮忙收一下结果,他现在就去收,收了就回来。

她大失所望,这不是把难题甩给她了吗?她到底是搬,还是不搬呢?

最后,她想出一条妙计,把客房里的被子床单枕套什么的,全都丢洗衣机里去洗,自己坐在楼下看电视。

他果然很快就回来了,见她在看电视,有点惊讶:“哇,你还没睡啊?玩了一天不累?”

“在洗被子。”

“什么被子?”

“客房的那套。”

“哦。我是要去睡了的,太困了,熬不住了。”

他上楼去了,她在下面支着耳朵听,看他有没有把她的东西往客房搬。

他没有。

过了一会,他出现在楼梯口:“你又不等着被子用,干嘛死守在那里呀?”

她装作很投入地说:“这个片子还有一点就看完了——”

他没再说什么,进房睡觉去了。

她等了一会,也上楼去,推开他的卧室门,见他已然进入了梦乡,但仍然睡在他那边,把另一边给她留着。

她心里一喜,到浴室去冲澡,冲着冲着又怀疑起来:也许他睡在那边只是一种习惯,而不是给她留着床?

那怎么办?

她细水长流地洗着,边洗边想对策。

如果他待会问她为什么不搬回客房——

她就说客房的被子什么的还没烘干。

如果他问她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被子——

她就说自己的被子打着包,现在打开会有一股尘封已久的气味,要先洗洗才能用。

如果他问她干嘛不到她自己的浴室去漱洗——

那她就没话可说了。

只能搬走!

不是搬到客房去,而是彻底搬走!

她想好了对策,才从浴室出来。

但他并没醒来,她想好的对话全都没用上。

她站在那里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他发声了:“你站在那里干嘛?为我站岗?”

“嗯,我是你的守护天使。”

他拍拍身边的床:“别做天使了,虚无缥缈的,还是做保镖吧,贴身保镖。”

她走过去躺在他留出来的那边床上:“你醒着?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哪里睡得着啊?”

“为什么睡不着?”

“几夜都没睡着了——”

“是吗?”

“我骗你干嘛?昨天是跑到实验室里补的觉,今天没地方补,困死了——”

“那我今天没见你打瞌睡嘛。”

“哇,今天一天都是天旋地转的,还能打瞌睡?”

“那你现在干嘛不睡呢?”

“你在这里,我怎么睡得着?”

她做起身状:“那我还是到隔壁客房去睡吧。”

“被子烘干了?”

“应该快了吧。”

但她没动,仿佛在等被子烘干一样。

他问:“中间划线了没有?”

“什么中间划线没有?”

“床中间。”

她不明白:“划什么线?”

“三八线啊。”

“什么三八线?”

“三八线都不知道?就是男生女生之间划的一条线,不让男生越过的——”

“是你们读中学时的事?”

“哪里呀,是那个禽兽不如的笑话里的事呀!一男一女去出差,没多余的房间了,两人只好睡一张床,但女的在床中间划了一条线——”

她明白了,脸有点发烧,小声说:“我又没划线——”

他一下滚到她那边,把她搂进怀里:“没划线就别怪我了——”

24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70)

  1. 留个印儿

  2. 哈哈,李教授终于得逞了,禽兽不如这么多天,真是不容易啊!是个好男人。

  3. 三人沙发!

  4. 等着李教授禽兽不如拉

  5. 错了错了,一激动就打错了,是等着李教授变身禽兽拉

  6. ”打两遍农药就可以全部弄死“,这句好搞笑。

    原来美国人也敢吃昆虫啊,还以为国内才有的。

  7. 不好意思,发布出去,等发出去就晚了。

    这集太有趣了,林妲太可爱了。

  8. 这集太欢乐了,哈哈

  9. 呵呵,看两人这般斗智斗勇,终于来了。。

  10. 李教授应该是怕如果做什么动静太大,被客房的人听到才忍了这么些夜吧。

  11. 这俩人几天同床真煎熬吖,彼此试探对方,很有趣!话说回来,李康虽然有缺点,绝对是个可信赖的人,从同床这事上能看出来。

  12. 哈哈哈!李教授原来不是”禽兽”不如,是”禽兽”不敢啊!!!!!!!

  13. 原来李康不是真禽兽呢,忍的好苦!也是,隔壁有人没法尽兴,况且也考虑人家林妲是因为吴先生一家占了客房而挪过来的,有点趁人没房的嫌疑,可见教授心思很深沉周密吧。
    两人同居之名暂时解除了吴太太的防备,李康这一个安排一箭双雕,挺高明的。不过以后恐怕吴太太的醋坛子随时会打翻,因为对自己的不自信和对老公的在意,以及对各方面优越的同性的嫉妒。好在她不是老公的科研助手,不至于时时事事想跟着受刺激。
    看林妲的调戏好有趣,难为李康忍得住啊,想起当初丁乙对满大夫的小手段,可惜李康没有起来筑条三八长城让咱乐呵乐呵。
    期待大戏开场!为林妲和李康高兴,尽管为陶沙心酸,不过这是陶沙的选择的结果吧,也许事情会有点什么转机

  14. 林妲下集会中途喊停吧,看样子,她是对自己不自信,一直在试探,在确认自自己是否有魅力,而不是真正的情之所至。李康比林妲成熟的多,考虑也比较全面,猜他是一直担心林妲身在曹营心在汉,忍这么久,赞!

  15. “她知道他醒着,所以拉个尿都不敢放肆,使劲憋着,生怕弄出太大声响。但无论她怎么憋,都无法在静夜里悄无声息地拉完一泡尿,最后只好用冲水来掩盖。”
    太熟悉的心理活动,呵呵,艾米的描写深入心扉,喜欢!
    “他迟疑了一会,终于握住她的手,但没进一步行动,就那么握着,好像拿不准是该把她的手从胸前摘掉,还是该把她拉到怀里一样。”
    给李康加分!期待下一集的少儿不宜!但想起千里之外的陶沙,肯定也曾想象过这一切吧,替他酸啊。重新阅了过去他对林妲的种种关爱,愈来愈相信他是爱林妲的,舍得让心爱的女人去寻找更合适的爱人,这需要多深的爱啊,这也是艾园好男人的特点吧?

  16. 林妲还是很会做人的,很乖巧,一眼就能看出人家需要什么,而且能舍己为人,这样的女生,肯定很受公婆欢迎,也很受导师(一起导师的老婆孩子)欢迎。

  17. 林妲百般挑逗李康,可能并不是因为身体上有某种需要,而是心理上很好奇,还好胜,想搞明白做爱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想证明自己对李康的魅力。

    李康大概是因为自己说了那个话,只好不食言,努力做到“禽兽不如”。

  18. 嘿嘿、调戏,最好看!

  19. 最喜欢看艾米的小说,就是因为真实。不会因为谁是男主,谁是女主,就神话他(她)。所以每个故事里的人都很有个性特色,而不是虚无缥缈的男神女神,所以故事的发展总是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李康这个角色目前还看不透究竟是否适合Linda,不过后面李康18+的表现以及与Linda互动的情况应该是很重要的观察点。

  20. 林妲搬到李康房间之前,曾经说过“我只是把房间让出来给客人住”之类的话,所以才有李康的“禽兽不如”诺言,也所以他才不敢轻举妄动,而是想尽办法试探林妲。

    他在游乐场各种搂抱她,她都没反对,但那也可能是做给外人看的,或者就是因为害怕。于是他故意跑去学校,让她来决定搬不搬回客房。如果搬了,他肯定会在心里庆幸自己没轻举妄动。如果没搬,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但林妲也很狡猾,虽然没搬回客房,但却有可能是因为被子还没烘干。

    一直到最后,林妲承认自己没在床中间划线,他才比较肯定她也是愿意被推倒的了。

    下面必然是十八加。

  21. 等下一集。

  22. 谢谢十年忽悠的分析。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