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74)

林妲没整明白:“什么铜器?是说——颜色——发绿吗?”

“发绿?”詹濛濛“哧”地一笑,“你是不是当成青铜的铜了?”

“那还能是什么铜?黄铜?”

“也不是黄铜,是儿童!”

她脑子一跃,从金属跳到人类:“那你是在说儿童的——气质?”

“气什么质啊!咱们不是在说床上的事吗?怎么扯到气质上去了?”

她本来想说“床上的事也和气质相关”,但马上意识到现在不是自己在写论文,而是在试图理解詹濛濛的新词,遂虚心求教:“那你说的童气到底是什么?”

“是器具的器,懂了吧?”

“童器?”她有点明白了,“是不是说——他那个——很小?”

“对了!总算明白了!就是很小,小得像儿童的小鸡鸡一样。你看见过小男孩的小鸡鸡吗?就是那样。”

她不记得有没有亲眼看见过小男孩的小鸡鸡,应该是没有的,但她脑子里却有那么一个形象,只有她的食指那么粗细长短,头是尖尖的,可能是在书上或者影视里看到的,也可能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

如果是从前,话说到这里,她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她是外行,只能由着詹濛濛去发挥。但现在不同了,她也算一个过来人,知道那玩意是个多面派,不能片面地静止地看问题,而要全面地发展地看问题:“你说的是什么时候的——状况?如果是——静止时的——”

“我管它静止时干什么?你还真当我是老头子的贴身保姆,在谈换尿布的事吧?我说的当然是——那种时候的!血脉最膨张的时候,它就那德性,你自己去想想吧,那能让女人欲仙欲死?”

这个话题也一样,如果是从前,她只能由着詹濛濛去胡吹,但现在,她也能说上几句:“但是——不是还可以——不是还有别的方法吗?”

“是有别的方法,但如果一个女人想要的就是——别的方法,那她干嘛还要淘神费力找男人呢?去超市买几斤黄瓜茄子香蕉胡萝卜不就行了?”

她说到“别的方法”,是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出发,认为男人的那玩意在让女人欲仙欲死方面占的比重并不大,可以这么说,男人没长那玩意,一样让女人欲仙欲死,而男人长个那玩意,更多的是让男人自己欲仙欲死。

所以她说的“别的方法”可没包括黄瓜茄子香蕉胡萝卜们,现在詹濛濛把这些都扯到这上头去了,叫她以后怎么面对这些可爱的蔬果?

她尴尬地声明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生怕詹濛濛追问她究竟是什么意思,那她就只能把李康的“别的方法”供出来了。

那多尴尬啊!

还好,詹濛濛没追问,只半怜悯半厌恶地说:“可惜的是,人家蓝老头子还不觉得自己的短兵器有什么不好呢,坚持要用最正统的方法让女人性福,我看他肯定是上了那些专家的当,以为尺寸不够真的可以用技术来弥补——”

“不能弥补吗?”

“弥补个鬼啊!人家说的弥补,是指那些尺寸上短了那么几厘米的男人,通过技术或许能补上。像他这样本身就只几厘米的,从哪儿补起啊?只能打回原形重新投胎!”

“那他干嘛不——用别的方法呢?”

“谁知道?人家就是不用别的方法,非天然不可,所以就在那里大玩技术,九浅一深,五轻一重,前前后后,正正反反,一折腾就是个把钟。可怜我什么都没感觉到,还得装出欲仙欲死的样子,满口‘大大饶了我’地乱叫。呸!想着就恶心!”

她也很恶心,或者用“尴尬”这个词更确切,就是不忍听闻,但又不甘心不听闻:“他这是不是因为——动手术的缘故?”

“啥圆故扁故啊!我都说了,就是娘胎带来的,跟手术没任何关系。”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问过他前妻了。”

“谁?闷闷他妈?”

“哦,我差点忘了闷闷他妈也是他的前妻了,我说的是他第二个老婆。”

“你找到她了?”

“嗯。”

“在哪儿找到的?”

“嫁到非洲去了。”

她一惊:“嫁了个黑人?”

“啥黑人啊,黄人,中国过去的,在那边做生意。”

“那你怎么找到她的?”

“我说了你肯定不相信。”

“到底是怎么找到的?”

“Lucy告诉我的。”

她真的不相信:“她告诉你的?她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我问她了。”

“那她没问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没有,我问她,她就告诉我了。”詹濛濛意味深长地说,“现在你相信我说的那些话了吧?”

她还来不及想那么多,只追问道:“那她对你说了些什么?我是说蓝总的那个——前妻。”

“她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她说老头子不许她对别人泄露童器的事,如果泄露的话,不仅会断了她的离婚赡养费,还会雇人封她的口,所以她离婚这些年,从来都不敢对任何人说这些——”

“那她怎么告诉你了呢?”

“她不是嫁到非洲去了吗?”

“如果蓝家真的像她说的那样会——雇人封她的口,难道她嫁到非洲就——安全了?”

“人家不是嘱咐了又嘱咐,叫我别传出去的吗?她知道我是个嘴紧的人——”

她忍不住一笑:“那她真是看对人了!”

“你别讽刺我,她还真是看对人了。你看你以前问起我的时候,我有告诉你吗?”

这个她得承认,她的确问过詹濛濛,而詹濛濛的确没告诉她。

她现在没功夫计较詹濛濛为了守住对蓝总前妻的诺言不惜骗她,只追问道:“她还说什么了?”

“她说老头子娶的第一个老婆,也是因为这个离开他的。刚开始,都是头脑发热,以为有了爱情就有了一切,什么差异都可以拉平,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但等到真的结了婚,在一起过日子了,才知道床上那事——占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床上处不好的话,床下肯定处不好,所以闷闷他妈宁可受穷也不愿意跟老头子过下去了,离呃婚,找了个各方面看上去都不如蓝老头子的人,但人家过得挺好的——”

她没想到陶妈妈还这么看重床上部分,在她印象里,陶妈妈是一个很慈祥很宁静的女人,贤妻良母,一门心思操劳家务,照顾儿女,跟“床”完全不沾边,即便沾边,也是为了休息,而不是为了“性福”。

当然,她看到的陶妈妈已经是老年时的陶妈妈了,可能人家年轻时也是很看重颠鸾倒凤红被翻浪的生活的。

但是,如果你真爱一个人,你怎么会计较他的尺寸呢?你可以让他用别的方法来让你性福,而不是跟他离婚啊!

也许陶妈妈那个年代的人比较保守,不愿意或不知道使用别的方法?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很同情蓝总,觉得詹濛濛很过分。

她不仅这样认为,还直接说出来了:“我觉得你——太过分了,你本来就不是冲着性福去的,干嘛又这么计较人家的——童器呢?”

“我的确不是冲着性福才跟老头子的,但是他也没让我达到我的真正目的啊!他始终揪着个‘爱情’的辫子不放,一口咬定我是为了爱情才跟他的,所以不给我一分钱的遗产,那你说我还图个什么呢?”

她哑口无言了。

詹濛濛大概是怕她又以此类推,急忙声明说:“我和你爸的事跟这个不同,因为你爸一开始就会跟我结婚的,我们是先结婚,后恋爱,我一定会好好跟他过的,请你相信我!

“我无所谓相信不相信——”

“但是如果你不相信,你就不会让你老爸跟我结婚啊!请你一定要对他说说清楚,让他尽快跟我办手续,我真的不能在国内待下去了,特别是我把老头子的秘密都告诉你之后——”

“我又不会对别人说。”

“你是不会对别人说,但是你——肯定会跑回来找闷闷——你一找不就等于告诉别人了?”

“为什么这么说?”

“哦,你不会?那就好。我是怕你这种理想主义者——不过你也是经历过男人的人了,肯定知道爱情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XX使。”

她跟詹濛濛讲完电话,就倒在床上,用被单蒙住头,回想过去的种种,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慢慢串起来了,很多当时觉得不好懂的事情,现在都昭然若揭,全都再明白不过。

怎么当时就没想到这上头去呢?

她的心好痛!

陶沙真可怜啊!

肯定也是从娘胎里就带了个“童器”来,陶妈妈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才跟蓝总离婚的,因为那么善良慈祥的女人,肯定不会就因为一个床上的性福就跟丈夫离婚,只能是因为母性的考虑,怕再生一个“童器”儿子出来。

也许陶沙一直都因为这事自卑,所以拒绝了Lucy的追求,天知道还拒绝了多少女生的追求,最终锁定了“陶妈”,以为找个丑点的老点的,人家会在那方面迁就迁就。哪知道“陶妈”可不是省油的灯,不光是在床上瞧不起他,连床下都瞧不起他,于是出了轨,给他戴了顶绿帽子。

从那以后,他就再不敢找女人了。

他玩起了各种危险游戏,攀岩啊,自由跳啊,反正就是什么要命玩什么,其实就是一种体面的求死。

后来他遇见了她,应该是爱上她了,所以他焕发了生活的热情,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但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跟她结婚,所以他很早就说了“一辈子不做爱”的话。

他的心里该是多苦啊!

但她不理解他,还往他伤口上撒盐。

那次他想用“别的方法”让她性福,她怎么说来着?

好像是说了“这不正常”,或者是“我不喜欢这样”,或者两句都说了。

说实话,她已经记不清当时到底说了什么了,因为她说那话的时候根本没过脑子的,就是临场发挥而已,但肯定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因为他当时的表情很尴尬,讪讪的,而且从那之后他就再没提过也没做过那样的事。

只怪她那时不知道他生理上的这个——特点。

如果知道,她肯定是打死都不会说那样的话的。

她还会积极地响应,主动地配合。

那就好了!

他肯定不会逃避她了。

更不会爱上她妈妈了。

24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74)

  1. Yeah, 居然坐了沙发,开心哦,再次谢谢艾米周末还有香香的包包吃

  2. 我的天,沙发!

  3. 这集信息量太大了。。。

  4. 天呐,Lucy太可怕了!

  5. /她生怕詹濛濛没追问她究竟是什么意思,那她就只能把李康的“别的方法”供出来了。/
    -没追问?

  6. 谢谢艾米!

  7. Linda好善良,她现在该怎么选择呢?真难为她了。

  8. 执子之手偕老

    还是希望林李最后能在一起,虽然对陶沙有点残酷,但总比两人日后都痛苦要好。

  9. “她的心好痛!
    陶沙真可怜啊!”
    看到这里感觉林妲和陶沙不太可能成眷属了!
    试想,谁愿意别人知道自己的缺陷呢?谁愿意被人可怜呢?林妲知道了真相,知道了陶沙的可怜和痛苦,再回去找他恐怕会让很难过很尴尬,即使林妲是因为爱他而不在乎他的缺陷,可是陶沙更愿意自己的爱人幸福;设身处地为陶沙着想,能够默默的爱一个人,能够奉献自己的爱情,而不必剖开自己的伤口,应该是很幸福的事情。所以不一定非要俩人朝朝暮暮不堪,即使陶沙可以有别的方法让爱人性福,但是,心理负担太重了,恐怕总会感觉自己做的不够好。

    为了陶沙,林妲装作不知道吧,不要特特去找他。但是林妲一定要幸福啊,这样才不辜负陶沙的一片爱心。
    况且还有了李康,有了二人水乳交融的性福生活。

  10. 写错了,是朝朝暮暮不可

  11. lucy应该并不知道蓝总娘胎的事情啊,所以她告诉濛濛蓝总前妻的联系方式也没有什么吧。
    濛濛的危险究竟来自哪里?感觉还是西蒙吧。
    陶沙和林妈妈结婚也好,亲人一样的共同生活相互照顾也不错的

  12. 不知道陶沙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不管怎么说,他是个很好的人,不怪林妲爱上他。如果可以,像林徽因、梁思成和金岳霖一样也不失为一种好的相处模式。

  13. 回复“土包子”:

    为什么Lucy“应该不知道蓝总娘胎的事情”?她妈妈和蓝总下乡插队在一起,我记得故事里什么地方还说过蓝总最开始放弃了陶沙的妈妈,和一个单恋自己的女孩在一起了,那个所谓“单恋”就是Lucy的妈妈。

    说不定是Lucy的妈妈离开蓝总,而不是蓝总离开Lucy的妈妈,就像“陶妈”离开陶沙一样。也许蓝总发现哪怕是不漂亮的女生也不能接受自己的“童器”,所以他返回去追陶沙的妈妈(或者诉苦),成功的把陶沙妈妈从自己的朋友那里挖过来了。

    陶沙的妈妈离开蓝总,有可能是为了下一代,因为那时还可以生几个,而她已经发现陶沙遗传了父亲的毛病,所以不希望第二个孩子又那样。

  14. 前天有个人问陶沙的痛苦是不是观念性痛苦,我把那个贴删了。如果问话人是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观念性痛苦,那说明水平太臭了,该删;但我觉得问话人不是提一个疑问,而是在责问,意思是陶沙自己想不开。

    但陶沙的问题是生理上具体存在的问题,而且会影响对方的性福,怎么能叫“观念性痛苦”呢?

  15. 我猜淘沙和林妲最后没有在一起。

    淘沙看到林妲已经找到像李康这样的如意郎君,应该心满意足了。除非李康出点什么事,他是不会横刀夺爱的。

    为林妲叹息,她本来爱的是淘沙,只因以为他不爱,才找到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李康,感情的事,最难就是放下,能放下淘沙固然是好,放不下就是一个永远的痛。

  16. 猜一下:Linda心里有事被李康看出来了,李康知道了(或是猜出了)真相以后选择自动退出,因为事先有心理准备,所以情况没有那么糟。
    而闷闷生理上的情况也没有那么糟,最终解开心结,Linda闷闷有情人终成眷属。

  17. 回复“十年忽悠”:
    关于蓝总单恋的事情我还真是没有仔细琢磨,没搞清楚其中的隐秘。
    如果lucy的确知道蓝总的问题,应该也能猜出陶沙的问题。看她对陶沙还是那么在乎,是怜惜?
    还是摸不清她告诉蒙蒙的动机,也许只是顺便告诉而已?

  18. ”现在她做过了,感觉和陶沙那样做没什么区别啊!
    如果他是因为不能做爱才离开她的,那他真是小题大做了!
    难道他不知道,他其实用不着做爱就能让她性福吗?“
    现在Linda终于知道了陶沙身心上的大包袱,但对Linda来说,应该算是解开了思想上的包袱。大胆猜下:Linda真诚的与李康坦白心中最爱,陶沙来美,与Linda终成眷属

  19. 如果Lucy也知道陶沙的情况还喜欢他的话,他们俩配对也是有可能的。

  20. “那次他想用“别的方法”让她性福,她怎么说来着?
    好像是说了“这不正常”,或者是“我不喜欢这样”,或者两句都说了。”

    ——陶沙肯定是想过和林妲在一起的,也试了各种方法,包括“另类美容”和做手术,但都不奏效,所以只好逃走。

  21. 比较同意Jan和红蜻蜓的猜测。

  22. 还有手还有舌, 还有嘴啊. 还有那么多工具上次看了个视频有手术手术能给丁丁打气. 人用心的话比只会用丁丁的人还好呢. 支持淘沙到底!

  23. “以为找个丑点的老点的,人家会在那方面迁就迁就。哪知道“陶妈”可不是省油的灯,不光是在床上瞧不起他,连床下都瞧不起他,于是出了轨,给他戴了顶绿帽子”

    ——我觉得“陶妈”不至于这么差劲吧?她离开陶沙,应该就是她自己说的那几个理由,不求上进啊,不肯生孩子啊,等等。“陶妈”像是一个很直爽,很实事求是的人,如果是因为床上问题离开陶沙,她应该会说出来。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