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颜:小菜农

听说很多海外华人都有“菜农情结”,只要看到一块空地,脑子里便会冒出一个念头:“嗯,可以在这里种菜!”

我们认识的华人,只要是买了独立屋的,基本都会在自家后院种菜。

最厉害的是一个福建来的朋友,他们两口子都是搞科研的,非常忙。但他们孩子的爷爷奶奶经常从国内过来探亲,主要是帮他们带孩子。

那个爷爷才六十出头,身体很好,闲不住,把他们家后院的每一寸土地都开发成菜地了,前院是因为小区不让种菜,不然连前院都开发出来了。他们家后院种了各种各样的蔬菜,绿叶青菜基本做到了自给自足,还经常大包大包地送菜给别人。

美国的蔬菜经常是比肉还贵,也许单价没肉贵,但一磅青菜炒出来只一小坨,几口就吃了,而一磅肉就不是几口能吃完的了。

这么一比,就现出了蔬菜的贵。

我们家的“菜农情结”不算太强,但多少也有点,特别是华人同事朋友都在种菜,碰到一起总要扯到种菜上去。那些种得好的,说起种菜,就像在说培养革命接班人一样,那种成就感真是非同一般。

他们看到那些家里有后院但不种菜的人,就觉得人家在暴殄天物:“你家那么大的后院,怎么不种菜呢?自己种的菜,是全天然的呀!不撒农药,不撒化肥,吃得多放心啊!”

这倒是个事实。

其实我家也不乏具有“菜农情结”的人。

以前我们住在公寓里的时候,没有自留地,奶奶就用个盘子种蒜苗,不是用土,而是用水,把几颗大蒜放在盘子里,就能长出蒜苗来。

太奶奶很看不起那几棵蒜苗:“这才几根啊?还不够塞我的牙齿缝(意即少得可怜)!”

黄米哥哥耳朵尖,马上钻空子:“你没有牙齿缝!”

“我怎么没有牙齿缝?”

“因为你没有牙齿!”

“你又在钻空子!”

爸爸摇头晃脑地说:“呵呵,太奶奶,不是我们哥哥钻你的空子哈,是你自己说话不严谨——”

后来我们买了独立房,房前房后的土地是自己的,满以为可以种菜了,但一打听,还是不行,因为那是个有高尔夫球场的小区,凡是从街道上或高尔夫球场上能看到的土地,都不能种东西,不管那块地是不是你的。

无奈,只好继续用用盘子种蒜苗,用花盆种点辣椒番茄之类的,吃是吃不上嘴的,只是种得好玩,过把干瘾。

再后来买房子的时候,就特别问清楚后院能不能种庄稼,不能种的,咱就不买!

等到真的搬进了后院能种庄稼的房子之后,大家又忙得没时间种菜了,而且也不会种,不知道从那里下手。

有一天,妈妈的一个同事搬家,她是个“菜农情结”很强的人,搬到哪儿都要种菜的,便把以前自己种的韭菜都挖了出来,带到新家那边去种。

她也带了一些韭菜根到单位上来,分给那些有“菜农情结”的人。

妈妈听说韭菜好种,便要了一点韭菜根回来,准备种在后院。

妈妈下班时间除了码字健身,就是带孩子,所以尽力做到种菜带孩两不误,便对两个小的吆喝说:“哪个愿意跟我去种庄稼的,报名报名!”

“什么是种庄稼?”

“就是——把东西种到土里去,它就会长高长大。”

两个小的都没种过庄稼,但知道妈妈做的事都是很有趣的,所以两个人都吆喝着“我报名!我报名”,然后跟着妈妈往后院跑。

到了后院,妈妈犯难了,后院除了游泳池就是草坪,到哪儿去种庄稼呢?

犹豫再三,又跟家里人商量,最后决定把厨房外墙边上那块草坪的草挖了,种韭菜。

说挖就挖,妈妈找来铁锹,开始挖草。

两个小的自然是不甘落后:“我要挖,我要挖!”

“你们挖不动。”

“挖得动!”

妈妈知道这两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角,便做了一下示范:“看,先把锹铲进土里,然后用脚踩——”

哥哥抢过妈妈手里的铁锹,奋力往地里铲,哪里铲得进去!力气太小了,人也不够高,又是盘根错节的草坪,当然挖不动。

连妈妈都挖得很吃力,还没挖出多大一块地,已经气喘吁吁了。

妹妹最有“眼睛方”(会来事),一看哥哥和妈妈都挖不动,她也就不逞能了,跑去搬救兵:“爷爷,快点来,快点来!”

“来干什么?”

“挖田!”

“挖田干什么?”

“种庄稼!”

爷爷一听乐了:“你还晓得种庄稼?”

“我就晓得,是妈妈说的。”

“你晓得怎么还要叫爷爷呢?”

“我挖不动撒。”

“你挖不动,爷爷就挖得动了?”

妹妹很肯定地点点头:“我是姑娘儿(女孩),你是男生儿(男生,男孩子)撒,男生儿力气蛮大,挖得动!”

爷爷笑起来:“爷爷七老八十的人了,还是男生儿?”

“你就是男生儿!”

“我怎么是男生儿呢?”

“那未必你是姑娘儿?”

“我也不是姑娘儿。”爷爷不跟妹妹扯了,几步来到后院,接过妈妈手里的锹,使劲挖起来。

妈妈又感激又惭愧,无以回报,便站在一旁专程给爷爷上粉:“还是爷爷厉害!瞧这挖得多深哦,我连这一半都挖不到——”

奶奶也来到后院,看到爷爷已经挖出一大堆绿油油的草,心疼地说:“哎呀,你怎么把这么好的草都挖掉了?!”

“不挖掉怎么种庄稼?”

“种庄稼?种什么庄稼?”

“妈妈刚才不是说了吗?种韭菜!“

太奶奶忍俊不禁:“就是种个韭菜,还神乎其神地说成是‘种庄稼’,我还以为种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妈妈见爷爷挖得满头大汗,支使妹妹说:“快去把爸爸叫来种庄稼,别把爷爷累坏了。”

妹妹又跑去把爸爸叫了来,两个男人轮换着挖了一阵,终于挖出一块地来。

妈妈宣布说:“好了,你们的任务完成了,下面看我们的了!我们只需要你们的下下苕力气,技术活还是我们这些聪明人来干吧。”

几个下苕力气的都舍不得走,站旁边看两个小菜农种庄稼。

妈妈吩咐说:“哥哥,你力气大,你就负责挖坑。看,只挖这么大就行了。两个坑之间要隔这么远,不能紧挨着,会了吗?”

“会了。”

哥哥开始挖坑。

妈妈又吩咐妹妹:“妹妹,你手手小,你就把韭菜根往坑坑里放,像这样,须须朝下,放直,然后用土埋起来。”

“你负责送么(什么)呢?”

“我负责分韭菜根,分好了给你,你往坑里放——”

”好!”

三个人忙了一阵,终于把韭菜根都种了下去。

然后浇水。

两个小菜农忙得黑汗水流,小手搞得脏乎乎的,但都很高兴,很有成就感。

刚开始几天,两个小菜农天天跑去看韭菜长高了没有,有时一天要看好几次。但看来看去,韭菜就是不长,地里的野草倒争先恐后地长出来了。

两个小菜农其实是“菜盲”,并不认识韭菜,以为野草就是韭菜,高兴地跑来报喜:“韭菜长出来了!韭菜长出来了!”

太奶奶闻讯跑去观看,看半天没看见韭菜:“韭菜在哪里?”

两人一指:“那不是吗?”

“那是韭菜?”

“是啊,”妹妹边指边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太奶奶笑昏了:“那我说你种的是零菜,一根都没有么!”

妈妈闻讯过来一看:“哇,怎么这么多野草呀?完全是并驾齐驱的架势,这得除到哪天去呀?算了算了,别管它了,只当没种的,反正咱们家的人也不爱吃韭菜——”

奶奶早就看不惯草坪上冒出这么一块野草丛生的地盘了,现在见种菜的发了话,就对爷爷说:“你以后割草的时候不用把那块地留出来,一起割了算了,妈妈说不种韭菜了——”

爷爷遵命,割草的时候就连韭菜地也一块割了。

韭菜地和草坪都变光秃秃的了,一点都看不出哪里曾经种过韭菜。

两个小菜农看着消失的韭菜地,非常沮丧。

妈妈安慰说:“反正你们又不爱吃韭菜,只是种得好玩的。既然种过了,知道种菜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到底是小孩子,没沮丧多大一会,就把这事忘记了。

但过了一段时间,韭菜又长出来了,还比以前长得更好,很快就在草坪上独树一帜。

奶奶把韭菜割回来,做了个韭菜炒鸡蛋。

可惜两个小孩都不吃,只有几个大人吃。

后来家里请人来粉刷外墙,韭菜地正好在墙边,被那些人踩了个“一巴平”(很平很平)。

妈妈说:“好了,我们自己割草时割了几次都没割掉的,这次被人家踩进地里去了,肯定再长不出来了。也好,自己种的庄稼,自己还真舍不得毁掉呢。如果是别人毁掉的,那就怪不到我们头上来了。”

前不久,我们到朋友家去做客,两个孩子很爱吃人家的韭菜饺子,妈妈受到刺激了,决定自己来做韭菜饺子,那天什么都买了,就忘了买韭菜,正在商量是不是用白菜代替,就听哥哥指着厨房窗外大喊一声:“我们有韭菜!”

几个人都往厨房窗外望去,真的,那些被踩进了地里的韭菜又活了,一棵棵都长得很茁壮!

爷爷感叹说:“这可真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有生的劲头啊!我那么割,刷墙的那么踩,都没把人家消灭掉——”

太奶奶说:“你们没听说过吗?以前形容革命党人多,就说像韭菜一样,割一茬,又来一茬——”

妈妈赶快拿了把剪刀,吆喝说:“哪个想跟我去丰收的,报名报名!”

两个小的赶紧报名:“我想!我想!”

“想就跟我走!”

妈妈带领两个小的去剪韭菜,三个人转来转去的剪,差点把地踩平,才剪到了一把韭菜。

上次秀艾米做的饺子时,秀的那个韭菜就是两个小菜农亲手种又亲手收割的韭菜。

妈妈用自己后院种的韭菜做了饺子,让妹妹去叫大家来吃。

妹妹飞奔着去叫人:

“太奶奶,快来吃喜鹊!”

“爷爷,快来吃喜鹊!”

“奶奶,快来吃喜鹊!”

“爸爸,快来吃喜鹊!”

几个人都搞糊涂了。

太奶奶猜测说:“肯定是麻雀,她搞不清楚,以为是喜鹊。”

奶奶不同意:“美国哪里有麻雀?我从来没看到过。”

妹妹坚持说:“不是麻雀,是喜鹊!”

爷爷猜测说:“是那种面做的素鸡吧?”

“我们又不吃素,怎么会突然想起吃素鸡呢?”

奶奶知道妹妹经常把发音相近的词搞混,便说:“可能是欢喜坨吧,妹妹没听清楚——”

妹妹嚷道:“不是欢喜坨!”

爸爸知道妈妈鬼点子最多,最会搞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所以狐疑地问:“是不是妈妈从哪里买来的喜鹊?”

“不是买的,是种的!”

“喜鹊还可以种?”

“就可以种!”

这下几个人真的搞糊涂了,自己就种了个韭菜,但韭菜跟喜鹊的发音一点也不相同,妹妹怎么会把韭菜搞成喜鹊呢?

(这里又卖个关子,先不给答案,让大家猜猜)

54 responses to “黄颜:小菜农

  1. 今天是情人节,又是元宵节,祝大家合家团圆,爱情浪漫,幸福美满!

  2. 便把以前种自己的韭菜都挖了出来,带到新家那边去种。

    应该是:自己种的韭菜都挖了出来

  3. 地板上挤挤

  4. 太奶奶忍俊不禁:“就是种个种韭菜,还神乎其神地说成是‘种庄稼’,我还以为种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应该是:就是种个韭菜,还神乎其神地说成是‘种庄稼’

  5. 两个小菜农其实是“菜盲”,并不认识韭菜,因为野草就是韭菜,高兴地跑来报喜:“韭菜长出来了!韭菜长出来了!”
    应该是:以为野草就是韭菜

  6. 哈哈,黄教授情人节性福^_^

  7. 祝艾园人永远幸福!健康快乐!

  8. 哈,妹妹说得是水饺吧?

  9. 什么东西跟“喜鹊”发音相近?想~~~~

  10. 韭菜地喝草坪都变光秃秃的了,一点都看不出哪里曾经种过韭菜。
    应该是:韭菜地和草坪都变光秃秃的了

  11. 太奶奶很看不起那几棵蒜苗:“这才几根啊?:还不够塞我的牙齿缝(意即少得可怜)!”

    多了:

  12. 也猜艾颜妹妹说的是水饺:)

  13. 妈妈很像哥哥和妹妹的小队长:),一吆喝,两个小家伙就去配合了。

  14. 猜不出来妹妹的意思呢。哈哈,奶奶种蒜苗的方法我也用过,蒜苗长出来翠绿翠绿的还挺好看到的。

  15. 我想因为韭菜不多,做出来的饺子也不会多,是不是艾米的意思是吃个“稀缺“的东西?

  16. 艾米家的韭菜真的是不错,前些天秀的照片里,那韭菜水灵灵的,长得很茁状的样子,不负两个小菜农的辛苦劳动啊:)

  17. 很羡慕有地方种菜的人呐!

    我现在是在我的阳台上种了一盆韭菜。为嘛种韭菜呢,就是因为内韭菜可以割了又长割了又长。我还种了几盆柠檬薄荷(鱼香草)做一些凉菜可以使用。:)

  18. 我猜妹妹叫的“喜鹊”就是“水饺儿”。

  19. 好励志的韭菜!!

    每年元宵节我们都在小姨家团聚,吃小姨做的“毛裹团”(方言不过关,不确定是不是这样发音- -也有人叫“包子”,就是拳头大小的汤圆,中间有馅,一般我们做咸味的馅,有腊肉、萝卜什么的),今年也不例外。

    双节+周末快乐!!

  20. 执子之手偕老

    哈哈,我也有菜农情节,也在花盆里种过韭菜。
    哥哥妹妹好勤快啊,帮妈妈不少忙呢

  21. 好勤快的小菜农!

  22. 我记得小时候我妈也总是拿个盘子种蒜苗,还用线把大蒜全都穿在一起,一圈一圈盘在盘子里,不知为什么。

    那时候物品稀缺,自家窗外那点地都成自留地了,开春撒种子种些青菜玉米,冬天还要在那儿挖个菜窖储存大白菜,转年再填平种菜、入冬再挖菜窖……

  23. 我觉得妹妹说的“喜鹊”不是“水饺儿”,“稀缺”也不像,是啥呢?。。。
    “喜悦”?。。。意即品尝丰收的喜悦? 瞎猜哦 :)

  24. 哈哈,瞎猜一下:艾米包的饺子形状又细又长,是不是艾米包的时候妹妹问妈妈:你总么包的这么细这么长啊?总么不像阿姨家(去做客的那家,那家阿姨是北方人包饺子可能是捏的手法)包的那样啊?妈妈可能问妹妹:我包的像什么呀?妹妹说像喜鹊的尾巴又细又长。。。,所以就把饺子叫喜鹊了。
    可是妹妹说喜鹊是种的,有不像说的是饺子。

  25. 记的当时艾米做的是蒸饺啊,所以我不猜水饺。我赞同白开水的,“稀缺物”,不管对不对,白姐姐的想法都让我觉得很佩服。

  26. 妈妈带着两个小菜农浩浩荡荡去丰收,把丰收回来的韭菜做成饺子。妹妹是不是听过喜鹊的故事,把韭菜想像为喜鹊了呀?

  27. “上次秀艾米做的饺子时,秀的那个韭菜就是两个小菜农亲手种又亲手收割的韭菜。”——我上次还以为是奶奶种的。

    哥哥和妹妹真是两位能干的小菜农,佩服佩服!

    秋声

  28. 坚持不撒农药不容易的。菜地里会有不少虫子, 鼻涕虫, 就是没有壳的蜗牛, 还有beetles, 还 有一种小虫子专门吃西红柿。头两年一直没有用农药, 结果去年没吃上几个西红柿, 今年恐怕要用了。我知道有的人用手抓这些虫子的, 太费劲了。

  29. 海外华人爱种菜,可能是因为这边不容易买到中国人爱吃的蔬菜。有中国店的地方,还好一点,多少能买到一些。但有些小城市根本没中国店,那可就得靠自己种了。

    我以前住的地方,是个大学城,没中国店,平时根本见不到白菜萝卜,更别说茄子辣椒之类了。老外店卖得最多的蔬菜就是生菜和大辣椒,很厚,一点不辣的那种。再就是土豆,很多很多。我那时吃生菜辣椒和土豆,真是吃到了想吐的地步。

  30. 我们这里的华人一般都是种韭菜,因为韭菜不长虫,不用撒农药,那些小动物也不吃。其他的菜,你种的还没动物吃的快,刚长出一点小苗苗,就被动物吃掉了,除非你把后院用栅栏围上。

  31. 祝大家元宵节情人节快乐!(延后一天,没问题吧?)

  32. 我也猜是“喜悦”,因为“喜悦”和“喜鹊”发音相近,而艾米前面已经用了一些大词(书面用语)了,比如“种庄稼”,“丰收”等等,这里艾米可能说了“丰收的喜悦”之类的话,妹妹没听清,以为是“喜鹊”。

  33. 我猜艾颜妹妹说的是“十菜”,对应太奶奶说的“零菜”。

  34. 赞成十年忽悠,“丰收的喜悦”变成了“丰收的喜鹊“”。

  35. 小菜农的庄稼种得比我们小三的好啊!

  36. 我们只种过几颗草莓,长得很茁壮。

  37. 据说种韭菜要肥料,哥哥有没有对住韭菜屙尿?

  38. 两个可爱又能干的小菜农!

    来晚了,补祝大家双节快乐!

  39. 小菜农,大帮手呀!猜不出妹妹的“喜鹊”,艾颜妹妹,快来爆料!

  40. 说到往菜地里拉尿,还真有这样干的,不过不是直接拉到地里,因为新鲜的尿会杀死庄稼。但有的华人会把家人拉的尿都收集起来,放在一个容器里,过段时间了浇到地里。

  41. 是啊,会不会是十菜呢?九菜=韭菜?

  42. 两个小菜农真不简单,第一次种菜就喜获丰收!
    我也种过菜,不是被虫吃了,就是被动物吃了。

  43. 韭菜好像就是得经常割才长得好吧?如果从来不割,它就只能长那么高,还会开始发黄。但经常割的话,就越长越粗壮。

  44. 第一次种韭菜就这么成功,太屁服两个小菜农了!丰收的“喜鹊”一定特别好七:)

  45. 有几位同学猜对了,是“喜悦”,妈妈说的是:“我们这吃的不是一般的饺子啊,是丰收的喜悦!”

    妹妹听成了“丰收的喜鹊”,因为她知道这么一首儿歌:“树上的鸟儿叫喳喳,妹妹睡觉要妈妈,奶奶说,不要怕,大灰狼来了我赶它!”

  46. 哈哈,我猜对了!

  47. 我也猜对了!噢耶!!得瑟~得瑟~

  48. 妈妈又感激又惭愧,无以回报,便站在一旁专程给爷爷上粉:“还是爷爷厉害!瞧这挖得多深哦,我连这一半都挖不到——”

    ——艾米嘴巴甜,肯定很讨公婆喜欢。

  49. 我爱故我在

    今早刚吃了韭菜煎饺!好不容易翻墙过来,终于看到了小菜农,也是种韭菜,那叫一个亲切啊!
    我也有种菜情节啊,但是没有后院,要去楼顶种,没时间折腾,种出来的叶菜都被鸟吃了。红薯叶子好种,鸟不吃。

  50. 韭菜好吃,就是气味很大,每次有人在午餐室用微波炉热韭菜饺子,整个房间里都是一股韭菜味,虽然韭菜馅是有面皮包着的,但还是能顽强的散发出来。

    老外好像都不吃韭菜,他们的店里没韭菜卖,平时也没看见他们吃过。

  51. 以前家人给过我两包韭菜种子.严格按说明书种下去.一直没长出来.据说可能是买到假种子了…

  52. 有一天,妈妈的一个同事搬家,她是个“菜农情结”很强的人,搬到哪儿都要种菜的,便把以前种自己的韭菜都挖了出来,带到新家那边去种。 ————————应该是:便把以前自己种的韭菜都挖了出来。

  53. 想念憨包子和小丫头,如得相思病了,艾米黄颜写点东西来止饿啊!几个月没两个宝宝的消息了,你俩万忙之中别忘了我们这些伸着脖子等着的人啊!唉!不知道是不是太不体贴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