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8)

柏师聪好像终于想起自己还欠着戴明一个“但是”似的,她都已经准备告辞了,他突然说:“但是——”

她愣了。

但是什么?

但是我刚才是骗你 的,其实我不会做你女儿的钢琴私教?

为什么骗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谁叫你先撒谎的呢?

天,这可丢人丢大发了!

他一说愿意做小明的钢琴私教,她就相信了,完全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

她还傻乎乎地跑上去握他的手,摇晃了又摇晃,感谢了又感谢。

难怪他表情那么不自然呢。

现在怎么办?

逃跑?

或者莞尔一笑,说:“我知道你是骗我的,我陪你玩呢!”

似乎都不是好办法。

她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他的脸又红了,小声说:“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女儿每次学完琴后——陪我儿子——玩一个小时——”

天,就这?

你早说嘛!

差点把我吓出病来!

她舒了口气:“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会问你要学费?”

“呵呵,学费哪能把我吓成那样?只要能为我女儿请到名师,花多少钱都没问题。”

“那你以为什么?”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一笑,把自己刚才的担心说了。

他不解:“为什么会那样以为?”

“因为是我——先骗人的嘛,我以为你会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但你并没骗我呀!”

“呃——那倒也是。你儿子他——多大了?”

“五岁了。”

“才五岁?”

“太小了?”他摸了摸脸颊,“那你觉得应该有多大?”

她急忙解释:“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你看上去也就五岁孩子的爸爸,不可能有更大的儿子了。我的意思是,你儿子才五岁,但我女儿已经十岁了,大他一倍,他们俩能——玩到一起?”

“肯定能!我儿子——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他玩的都是——大孩子玩的东西——”

“哦,是这样。他叫什么名字?”

“Alex。”

“有中文名字吗?”

“没有正式的,但我们家的人都叫他小聪。”

她差点笑出声来,这起的什么名字啊?不怕人家拿他名字恶作剧,叫他“小葱拌豆腐”?

不过她马上想起人家已经说了,只是家里的人叫叫,自家人谁会拿小孩子的名字恶作剧呢?

她来了这半天,还连他儿子的影子都没看到过,不禁好奇地问:“他在家吗?”

“在。”他指指对面的一个房间,“在play room(玩乐室)里。”

“真的?就在对面?怎么这半天都没听见他的——声响?”

“他很安静——”

“那你可有福气了,不然老早就跳将出来,闹得你话都说不成了。”

“他不会的。”

“说明你教育有方!”

“我没教他这样。其实——我倒希望他能——跳将出来,闹得我们话都说不成呢。”

她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就这么枯燥无聊,使你恨不得小孩子跳出来闹得你不用跟我说话?

她开玩笑说:“你希望他出来捣乱还不容易?去叫他出来呗。”

他笑了笑,没置可否。

她提议说:“我过去跟他说个‘你好’吧,顺便看看他能不能跟我女儿玩到一起。”

“不用不用,他不喜欢被人打扰。”

哇,还这么多讲究?

一个五岁的孩子,还“不喜欢被人打扰”,搞得像个国王似的!

他指着墙上一个镜框说:“那就是Alex。”

她从进到这个屋子里,就一直忙着讨好老师,推销女儿,然后就是紧张地等待宣判,完全没注意到墙上的那些镜框。现在经他提醒,她才举头望去,看见一个褐发小男孩的头像。

哇,帅得惊动——香港特首啊!

肯定是混血儿,五官的比例完美无缺,高鼻子,大眼睛,眼皮双得像做过埋线手术一样,睫毛又长又浓,头发看上去很柔软,翻着大波浪,皮肤比老爸还要白皙。

这么帅的小男孩,别说是让女儿陪他玩一个小时,就算柏老师一定要塞给她带回家去全天候供养,她都没意见啊!

她由衷地夸奖说:“太可爱了!他妈妈肯定是美国人。”

“为什么肯定是美国人?”

“因为他看上去是个混血儿。”

“混血儿的妈就一定是美国人?”

“难道两个中国人还能生出混血儿?”

“我也没说她是中国人。”

“那还能是什么人?”

“奥地利人。”

哇,看我傻的!好像美国就只有中国人和美国人一样。

她记得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好像是号称“世界音乐之都”的,便吹捧说,“奥地利人——都很懂音乐吧?”

他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一会才说:“也不是人人都懂,有的懂,有的不懂。”

“你妻子——肯定是搞音乐的。”

他没置可否。

但肯定是的,搞音乐的人找的配偶肯定也是搞音乐的,那样才能夫唱妇随琴瑟共鸣。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问:“她——上班去了?”

他不太友好地说:“干嘛问这个?”

她暗骂自己:叫你八卦!叫你八卦!人家是音乐家,你怎么跟人家八这些卦呀?这不又把印象搞坏了吗?

她尴尬地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家里还等着我做饭呢。”

“那play mate(玩伴)的事?”

她刚来美国,英语还不灵光,但猜到他说的是陪他儿子玩的事,便说:“我得先问问我女儿。你别看她年纪不大,可有自己的主意呢。”

他直愣愣地看着她,好像要看穿她是不是在推诿似的。

她赶紧毛遂自荐:“要不我陪你儿子玩?”

“你陪他玩?”

“是啊,我女儿学琴的时候,我就陪他玩,反正我呆这儿也没别的事可干。”

“但是——”

“你放心,我对孩子很耐心的。”

“我知道你对孩子很耐心,但是——我儿子不爱跟大人玩。”

“但你不是说他——很成熟吗?”

“再成熟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不可能成熟到——”

她知道他的意思:不可能成熟到爱跟半老徐娘玩的地步。

她讪讪地说:“我知道,我知道。”

他把她送到门边,说:“你先跟你女儿商量一下,如果他能陪我儿子玩,我就免费教你女儿弹琴——”

如果不能陪呢?你就不教我女儿弹琴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单单看中了她的女儿,难道她脑门上写着“我女儿好欺负”?

她试探着问:“那是不是——如果我女儿不同意做你儿子的玩伴,你就——不收我女儿为弟子呢?”

他半晌才说:“我希望你女儿会同意。”

回到家后,她先把好消息告诉女儿:“我给你请到T市最好的钢琴家教了!”

女儿听了她对柏师聪的介绍,非常兴奋:“真的?他家有那么多钢琴?那放得下吗?”

“放得下,他家房子大得很!”

“他都没见过我,也没听过我弹琴,就收下我了?”

她想反正已经撒过谎了,现在再撒一次应该也不会从第十八层地狱降到第十九层去,便说:“我把你那些证书奖状什么的都给他看了,还把你演出的录像给他看了,他觉得你——很有天分,所以愿意收下你!”

女儿兴奋得脸都红了:“他也觉得我很有天分?那就有六个人说我很有天分了!”

“六个人?”

“是啊,我三岁时候的张老师,五岁时候的王老师,七岁时候的李老师,九岁时候的赵老师,还有我考八级时的那个评委阿姨,现在加上柏老师,不是六个了吗?”

“何止六个呀?爸爸妈妈不算人?”

“当然算人,但是你们是——爸爸妈妈呀!你们说的不算,而且爸爸——从来没说过我很有天分——”

季永康的确没说过,一个是他不通乐理,自然看不出谁有音乐天分,谁没音乐天分。更重要的是,音乐美术之类的玩意在他看来都只是高考加分的工具,如果学不到加分的地步,就干脆不要学;如果本身成绩就很好,就用不着学。

她怕女儿觉得爸爸不关心人,又撒谎说:“他心里当然是认为你很有天分的,只是嘴上不好意思说而已,怕你骄傲自满。”

女儿一口吞下了她的谎言:“那算上你和爸爸,就有八个人说我有天分了!”

“呃——还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告诉你。”

“什么事?”

她吞吞吐吐地说:“柏老师——他有一个儿子,他想让你每次去他家学完琴后,就跟他儿子——玩一会,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就怕爸爸不同意。”

“爸爸怎么会不同意?”

“他不怕影响我学习?”

她差点忘了这个,是啊 ,季永康连女儿学琴都觉得影响了学习,还说陪人家小孩子玩?那不是更加不务正业了吗?

她安慰说:“但你现在是在美国,我听说这边学校——没那么多家庭作业,也没那么多考试,所以你——会有大把的时间。”

“你跟爸爸说吧。”

“好的,我去跟他说。”

没想到,丈夫也很同意这个安排:“抵学费?那很合算啊,干嘛不答应?不就是跟个小屁孩玩一个小时吗?”

“我还怕你觉得耽误时间呢。”

“这怎么是耽误时间呢?小明陪他玩又不是白玩,是要抵学费的,那不就等于在打工赚钱吗?”

“嗯,有道理。我就是怕他儿子——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奇怪。五岁的男孩子,他给找十岁的女孩子做伴,还不让我去那屋子看他儿子。可别是个——怪物。”

“呵呵呵呵,你不是看过他儿子的照片了吗?不是说挺帅的吗?”

“是挺帅的,但是——毕竟没看到真人。”

“没事的,一个五岁孩子,再怪又能怪到那里去?你叫小明好好陪人家孩子玩,凡事让着点,别把人家得罪了。陪着玩一个小时就能抵了她学钢琴的学费,太值了!细算下来,比我的工资级别还高,我一个小时还赚不了这么多钱呢!”

17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8)

  1. Sofa

  2. 老三?

  3. 嗯,我已经嗅到了,戴明和柏师聪将来有故事。

  4. 孩子是不是有自闭症?

  5. 同楼上的,可能是有自闭症

  6. "夫唱妇随琴瑟相合"后面是不是应该有个句号?
    "十八层低于掉到十九层"应为地狱。

  7. 看来柏师聪挺欣赏戴明的女儿,让她带自己的儿子。

  8. 戴明是个24孝妈妈,柏师聪是个24孝爸爸。戴明为了给女儿请名师,亲自上门探路。柏师聪为了给儿子找玩伴,亲自恳求戴明,还连学费都不收,说不定他收学生就是为了给孩子找玩伴。

    这两个人有共同语言,如果能走到一起,他们的孩子更幸福了。

  9. 反观季永康,对孩子就没那么多关心和耐心,考虑问题完全从钱和实用的角度出发,弹钢琴如果能给高考加分,那就弹,否则就是浪费时间。陪柏老师的孩子玩虽然要花时间,但能抵学费,等于赚到钱了,那就陪。

    这样的人,也不是坏人,但就是给人不浪漫不解风情不从精神上关心孩子的感觉。

  10. 为啥柏老师听见戴明问他老婆就表情不友好了呢?嗯,估计有故事,吼吼。 步步

  11. 我也觉得戴和柏会有故事。

  12. 戴明的女儿真成器,从小就有很强的毅力,而且知道自己要什么,许下了诺言就能执行,这是拿诺贝尔的节奏啊!

  13. 可能柏师聪的妻子抛下儿子老公跑掉了。

  14. “哇,帅得惊动——香港特首啊!”

    ——呵呵,大陆的帅得惊动党中央,香港的当然是帅得情动特首了。

  15. 有的小孩子比较害羞,或者说是“不合群”,倒不一定是自闭症。

    以前貌似没听说谁得了自闭症,现在好像越来越多,我认识的就有好几个人的孩子是自闭症。不知道是医疗科学发达了,所以能诊断出来了,还是范围扩得太大了,稍稍沾点边就诊断为自闭症了。

  16. 结合第九集看,柏老师父子俩还真有点相像,都属于不善交际类。

    柏老师虽然人到中年,已经经过了许多改变和改善,与人交往已经快到正常地步了,但时不时的,还是会很不客气的来上一句(比如“干嘛问这个?”)。而他的儿子(在第九集里)则盯着客人不说话。

    如果就是这一点,还不至于就是自闭症,小孩子小时候当然不懂交际,要靠家长教的,但如果他们的父母也不善交际的话,那就没人教他们,他们当然就不知道如何与人交往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