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11)(多图)

第二个星期,还才星期五,侯玉珊就给戴明打电话来了:“说好了的哈,我明天下午上你家来接你和小明——”

戴明急忙推辞:“不用,不用,别麻烦你了!”

“你买车了?”

“还没有,正在犹豫是先买车还是先买钢琴呢。”

“当然是先买钢琴。车可以carpool(拼车),钢琴就没法piano-pool(拼钢琴)了。”

“那倒也是。”

“别客气了,明天我来接你们吧,顺路的事——”

“但是——那样你就得早去一个小时了。”

“那怕什么?正好可以跟你聊聊,我们这个town(小镇)里没多少中国人,谈得来的更少,我好不容易才认识你这么一个谈得来的人呢。”

“你在T大读书,忙着呢。”

侯玉珊呵呵笑起来:“那是糊弄柏老师的,我哪有那么忙啊?星期六又不上课。”

“糊弄柏老师的?”

“因为我不想让我女儿陪他儿子玩。”

“为什么?”

“你没听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女儿本来就比较内向,如果跟那孩子一起玩,只怕是越玩越内向,到最后把我女儿都搞成自闭症了。”

戴明虽然见过侯玉珊的女儿,但就是进琴房前和出琴房后那么一小会,看不出那孩子内向不内向,但感觉比较安静就是了。

她好奇地问:“我觉得你一点也不内向,怎么你女儿会——内向呢?她爸内向吗?”

“他爸才不内向呢,比我还外向!”

“那你女儿怎么会——”

“呵呵,可能是因为我和她爸都太外向了吧,把女儿的一点外向都占光了。人家爹妈都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一个骂,另一个就哄。而我们两个都是骂,没人哄,所以我女儿从小就胆子小,不怎么爱跟人交往——”

“那让她多跟我们小明一起玩。”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特想载你们一起去柏老师家,来去的路上,她们两个小家伙可以在车里交流交流——”

戴明知道侯玉珊是在想着法子说服她搭顺风车,心里十分感动,这真是比雷锋还雷锋啊!雷锋帮人还用不着照顾被帮助人的自尊心,用不着花这么大精力,用这么巧妙的方法说服被帮助人呢。

她爽快地答应了。

从那之后,侯玉珊每个星期六都来接戴明两母女去柏老师家学琴,学完琴又载她们回家。两个小琴童坐在车里叽叽喳喳,两个妈妈都很高兴。

小明和小聪也玩得很好,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两个人总是关在玩乐室里玩游戏机,不知道会不会把眼睛搞坏。

有一个星期六,两个妈妈正在柏老师客厅里坐着聊天,就见小明带着小聪从玩乐室里跑出来了。

戴明吓了一跳,赶紧问:“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跑出来了?”

“我们去找柏老师!”

小明嘴里回答着,脚下一步没停,直往琴房跑。

小聪紧跟在后面。

两个妈妈都慌了:“喂,喂,别去琴房啊!那里在上课啊!”

两个小家伙置若罔闻。

戴明站起身,快步往琴房走。

还没走到,就见柏老师跟着两个小家伙出来了,很兴奋地对两个妈妈说:“他们要去后院玩trampoline(蹦床)!”

戴明不知道这个trampoline是什么,但从柏老师的表情来看,一定是什么好东西,因为他脸上满是兴奋和惊喜。

她急忙问侯玉珊:“他们要去后院玩什么?”

“就是那个蹦蹦床。”

哦,原来trampoline就是蹦蹦床!

又学了一个词!

她俩跟着那三人来到后院,发现那儿像个小游乐场一样,有个很大的游泳池,还有蹦床,滑梯,跷跷板,小篮球架等。

把她羡慕得!

小明和小聪已经爬上了蹦床,小明开始使劲蹦跶,而小聪则坐在蹦床上,被小明蹦得一颠一簸的。

戴明大声说:“小明,当心点,别踩着了弟弟!”

“不会的!”

三个大人站那里看了一会,侯玉珊提醒说:“柏老师,小珊还在琴房吧?”

他好像恍然大悟一般:“哦,哦,是的,她还在琴房,我这就回去。”

戴明提议说:“要不让小珊也来这玩一会?”

“不了,不了,这是她上课时间。”他从戴明身边走过的时候,很感激地说,“小明真——有办法!”

等他走了之后,侯玉珊说:“看他这样子也挺可怜的,后院里为孩子装了这么多好玩的东西,就是没办法说动孩子上这儿来玩,成天关在游戏室里,也不怕把眼睛搞坏——”

“这不是出来了吗?”

“所以他说你小明有办法啰。”

“你说小聪这是不是自闭症?”

“谁知道?医生说是,那肯定是啰。”

“是医生下了诊断的?”

“我也不知道,都是听人家说的。”侯玉珊叹口气,“哎,老外真是让人搞不懂,你说要是咱俩有这么一个病孩子,那还不格外疼他?别说是自己把他生成这样的,就算不是自己的责任,也是自己的骨血啊!怎么可以扔下不管呢?”

戴明问:“你是说小聪的妈妈?”

“是啊,真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么狠心的妈妈!”

“他妈是因为他的病才——走掉的吗?”

“怎么不是呢?人家是钢琴家,为钢琴而生,为钢琴而死,本来连孩子都不愿意要的,是柏老师好说歹说,人家才同意生孩子。哪知道生的是这么一个病孩子,人家搞音乐的,生就一颗玻璃心,说看着这孩子她就没法体会音乐的美感,艺术灵感就枯竭了,整个人就跟死了没埋似的——”

“她就为这——走掉了?”

“可不就为这走掉了吗?”

“那柏老师——就让她走?”

“让不让又有什么用?”

“他们离婚了吗?”

“不知道。离不离都一样,反正是大人没老婆,孩子没妈了。”

两个女人都红了眼圈。

侯玉珊说:“你这算是救了他一命!”

“我?怎么救了他一命?”

“你女儿陪他儿子玩啊!”

“那值个什么?再说他还免了我们小明的学费。”

“学费对他来说才真是不值个什么,他最重要的是儿子,现在有你小明——开导,他儿子慢慢地知道出来玩了,他不知道多高兴呢!”

戴明的心里也很高兴,能帮到人家,总是一件高兴的事,尤其自己也没损失什么。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她朝蹦床的方向喊:“小聪,你也站起来蹦呀,像小明姐姐一样!”看看小聪还是呆坐在蹦床上不动,她又向小明喊,“小明,你带着他蹦啊,拉着他的手,带着他蹦。”

小明停下来,去拉小聪的手,但小聪不肯站起来。

侯玉珊说:“走,我们也去蹦,说不定能带动那孩子——”

两个人走到蹦床跟前,侯玉珊一抬腿就上去了,戴明没好意思上去,怕人多了把蹦床压坏了,只站在下面呐喊助威。

小聪看到一个大人爬上了蹦床,就再也不肯坐在那里,一定要从蹦床上下来,吓得侯玉珊抢前一步,下了蹦床,自嘲地说:“看把这孩子吓得!我们还是躲一边看看算了。”

两个女人回到门边,站在那里看蹦床上的两个小孩子玩耍。

戴明怕侯玉珊尴尬,找个话题出来说说:“前几天我女儿还叫我给她生个小聪这样的弟弟呢。”

“弟弟可以生,但别生小聪这样的。”

“弟弟怎么可以生?已经有一个了,再生就超生了——”

“美国又不搞一胎化。”

“但我们还要回去的呀。”

“回去干什么?”

“我们只有两年的合同。”

“两年到了再找别的工作呗。”

戴明很感兴趣:“像我们这样的,能找到别的工作吗?”

“怎么找不到?你们两个都是博士,还愁找不到工作?”

“但我们——没绿卡呀。”

“谁是一来就有绿卡的呢?都是慢慢办的嘛。你这两年就可以试着办绿卡,如果办到了,那就更好找工作了。”

“我们这样的——能办到绿卡吗?”

“怎么办不到呢?我们老匡连博士都不是,还办了杰出人才绿卡呢!你们两个博士放这里,还愁办不到绿卡?”

戴明的心被说得动起来了,回到家就把侯玉珊的话传达给丈夫。

季永康也很感兴趣:“真的?她丈夫不是博士?”

“不是,是国内医学院毕业的。”

“那你怎么说她丈夫是博士后?”

“是博士后么。这里博士后就是个临时工作,又不是什么学位,有没有博士学位都能当博士后。”

“他博士都没读,还办到了绿卡,那咱们更能办到了。”

“玉珊就是这么说的。”

“那我们也再生一胎吧,生个儿子。”

“这是说什么就生什么的?”

季永康信心满满地说:“没关系,反正美国不搞计划生育,你就一直生呗,我就不信生不出个儿子来!”

戴明在侯玉珊的撺掇下,不仅打起了生二胎的主意,还自作主张,用国内带来的钱给女儿买了个二手钢琴。

季永康还没来得及发牢骚,单位就开工资了,按照中美两国的优惠协定,大陆持J签证来的人头二年不用交税,所以两个人都拿得满满的,一个月的工资就买了辆二手车,还绰绰有余。

侯玉珊让丈夫匡守恒来教戴明两口子开车。

戴明一见匡守恒,心里就明白为什么侯玉珊这个院长千金大美女会看上农村小伙匡守恒了。

一表人才呗!

她心里甚至有点幸灾乐祸,因为人家一直觉得季永康长得出众,像濮存昕,算得上男人中的前茅,而她只能算女人中的平均水平,总爱说些“你肯定有什么我们没看出来的闪光之处,不然小季怎么会爱上你呢?”之类的话,连季永康自己都经常半开玩笑地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看上你的,人家都觉得我吃亏了!”

而这个匡守恒,肯定比季永康长得好。季永康不过就是五官排列还算整齐,看起来比较清秀,比较像读书人而已。

但人家匡守恒身材魁梧,浓眉大眼,满脸英气,五官无论是单看还是组合,都很出众。

整个就是一加强版的陈宝国!

濮存昕单看再怎么书卷气,往陈宝国跟前一站,也就贼眉鼠眼了。

不知道季永康自己是不是也认识到自己不如匡守恒长得好,反正他从一开始就对人家没好感,虽然匡守恒教车很耐心,从不指手划脚,说话也很风趣,但季永康对人家就没一个好评:“这个人压根就不是搞科研的材料!”

戴明很好奇:“你又没看过人家搞科研,怎么知道人家不是搞科研的材料?”

“满身的商人气!”

“商人气不好么?现在不就是全民经商么?”

“哼,说商人气是好听的,严格地说,这人就是一投机奸商。他到美国就是来投机生二胎的,根本不是来搞科研的。现在他是因为没有施展之地,等他回到中国,你看他还搞不搞科研,他肯定会去做官,而且是贪官!”

匡守恒对季永康的印象也不好:“书呆子!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不会发达。”

侯玉珊开玩笑地问:“人家以后得诺贝尔,那算不算发达?”

“他能得诺贝尔?别做梦了!我看他这么狂妄孤傲,目中无人,今后肯定处处碰壁!别以为美国就不讲人际关系,一样要讲的!而他这样的人,自视甚高,今后跟谁都处不好的。”

当然,这些评价都是两个男人私下对自己老婆说的,而两个女人也还没蠢到把这种负面评价传给对方的地步。

至少在当时,还没到传那些话的火候。

————————
陈宝国(1956年3月9日-),是中国大陆男演员,北京人,於1977年毕业于中国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主演过多部电影及电视剧,其中著名的有《汉武大帝》和《大宅门》等。其妻为演员赵奎娥,二人为中央戏剧学院同学,并且合作过多部电视剧。早期素有“冷面小生”之美誉。

八十年代出演电视剧《赤橙黄绿青蓝紫》里“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流氓”的男主刘思佳:
chen0———————–

早年的黑白照一张,的确如本集所说是“浓眉大眼”:
chen1
——————–

陈宝国面部唯一的缺点是他的嘴,如果笑开了,会好很多:
chen2
——————–

人老了,嘴的问题更突出了:
chen4——————

来一张陈宝国濮存昕对照图。这里的陈宝国的确有“奸商”的味道,而且是心狠手辣的奸商。而濮存昕虽然算不上”贼眉鼠眼“,但眼睛的确比较小,眉毛也没什么形状:

chenpu

15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11)(多图)

  1. 哇哇,福利啊!沙发!祝姐妹们节日快乐!希望能成功留言

  2. 执子之手偕老

    三八节快乐!

  3. 祝大家节日快乐!

  4. 这集最后一句话说的很有意思,“至少在当时,还没到传那些话的火候。”,那是在什么情况下传的呢?夫妻关系有隔阂,姐妹淘一起唠家常说的?或是两个男人对对方的评价应验了所以说起的?不知道下一集会不会就引出传话的镜头,胡乱猜一下,也许下集会切回前面说过的侯玉珊丈夫遁形那里,可能也会继续解释了“噩耗传来时,侯玉珊在孤儿院做义工”那块到底噩耗是指什么。

  5. 侯玉珊也是个好妈妈,为女儿有伴,宁愿提早一个钟去接戴明母女。

  6. 爹妈凶一点的,孩子就比较老实;爹妈脾气好的,孩子就比较调皮(或者胆子大)。戴明的女儿这么大方,这么阳光,估计跟她脾气好有关,什么事都要考虑到女儿的利益,女儿的意志,女儿的自尊心。这样的妈妈,很难得啊!

    对照戴明检查自己,惭愧得紧!

  7. “她心里甚至有点幸灾乐祸,因为人家一直觉得季永康长得出众,像濮存昕,算得上男人中的前茅,而她只能算女人中的平均水平,总爱说些“你肯定有什么我们没看出来的闪光之处,不然小季怎么会爱上你呢?”之类的话,连季永康自己都经常半开玩笑地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看上你的,人家都觉得我吃亏了!””

    ——这些人说话也太不注意了,怎么可以这样当面就贬低人家呢?还有这个季永康,真以为自己多英俊了?就凭这一点,这个人就英俊不起来了,因为人的面相英俊不英俊,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人的个性。

  8. 祝艾园的姐妹们节日快乐!

  9. 注册成功了,试着冒个泡,有不妥之处,请大家海涵! 大家节日快乐! 33

  10. 陈宝国是我比较喜欢的男演员。他演的白老七很有味道。有意思的是我一个同学说我老公长得像陈宝国。刚刚我儿子指着陈宝国(濮存昕旁边那张)说:“这是爸爸哈。”

  11. 侯玉珊在戴明的海外生活中起了很大作用,买车学车买钢琴生二胎办绿卡,都起了导师作用。从前面某集来看,戴明也给了侯玉珊很大帮助,当匡守恒带着孩子失踪的时候,是戴明开着车带侯玉珊到处寻找。

    一生中能交几个这样的好友,是很幸运的。

  12. 可能真是旁观者清,季永康和匡守恒对彼此的评价,都很入木三分,估计都会一语成谶。

    从第一集我们就知道季永康失业了,以他国内名校毕业的背景,在美国找个博士后或者普通研究员的工作是很容易的,至少戴明就找到了工作,而他失了业,估计就是匡守恒说的那个问题:自视甚高,和谁都处不好。

    现在还不知道匡守恒后来的下落,但从这几集的描写来看,他是不会安于在美国做博士后的,很可能会回国发展,而回国之后的所谓“发展”,肯定也不是老老实实做医生,因为那不叫“发展”,而是想别的发财之道,很可能是不那么正当的方式。

  13. 隐形的翅膀

    这对闺蜜明显让读者们舒服多了,和之前美丽长夜里的天差地别啊,那个故事里,读者们都恨不得女主再也别理她那闺蜜了。 这糟糠联盟是三个人,还是两个人呢?不管是几个人,玉珊看着都是盟主的气势啊!

  14. “人家是钢琴家,为钢琴而生,为钢琴而死,本来连孩子都不愿意要的,是柏老师好说歹说,人家才同意生孩子。哪知道生的是这么一个病孩子,人家搞音乐的,生就一颗玻璃心,说看着这孩子她就没法体会音乐的美感,艺术灵感就枯竭了,整个人就跟死了没埋似的——”

    ——还真有这样的人!我就认识一对夫妇,两个人都是企业家,很有钱,生了个儿子先天性脑瘫,两个人就把孩子送疗养院了,半年才去看一次。他们说不能为了一个脑瘫儿毁掉自己的事业。

  15. 国内老一辈的男星里,陈宝国就算比较长得比较端正比较英俊比较有男人气的了。葛优姜文之类的,不够端正,孙道临唐国强之类的,不够男人气,张国立之类的,完全算不上英俊。

    这可能跟中国传统“男才女貌”的观念有关,男的嘛,不用长得多英俊,有才就行。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