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13)

跟侯玉珊和单位那几个华人女同事一比,戴明发现自己的爱情婚姻都很失败。

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一开始就缺了追求的过程,是被人介绍撮合的。而她一经撮合就立马答应了,简直就是饥不择食。所以季永康一点都不珍惜她,从来都不迁就她,都是她忍气吞声迁就他,生怕闹矛盾,生怕离婚。

她越迁就,他就越放肆。

她越怕离婚,他就越不珍惜她。

而别的女人,都是良性循环。

比如侯玉珊,人生得漂亮甜美,追求者大把。匡守恒是千辛万苦才追到老婆的,所以就特别珍惜,虽然他像所有男人一样,也有发懒病的时候,但他爱老婆,所以就怕老婆,不管他有多么懒,只要侯玉珊使出杀手锏:不让上床,他就得乖乖投降。

如果这一招还不奏效,也没事,侯玉珊还有特级杀手锏:离婚!

匡守恒立马就软了,赶紧地来哄老婆。

说来说去,还是打铁要靠本身硬。侯玉珊敢提离婚,是因为她转身就能找到新的对象。

比匡守恒更年轻更英俊的对象。

但她戴明就没这个能耐了。

她从来没试过不让丈夫上床,倒是丈夫爱用睡沙发来惩罚她。

从性的意义上来讲,她并不怕他睡沙发,反正做爱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如醉如仙的事,就是一个义务和程序。但她很怕他睡沙发所具有的深刻含义,那就意味着他在生她的气,他不满意她,他讨厌她,他连碰都不想碰她。

她更怕他几天几夜不跟她说话,怕他绷着脸进进出出,怕他会离家出走,让全世界都看她的笑话。她最怕的是女儿会觉察到,会担心地问:“妈妈,你和爸爸吵架了吗?为什么爸爸不理我们了?”

她也没提过离婚,不敢,知道自己如果提离婚,季永康不会转弯,不会来恳求她,不会改进自己,正好相反,他会真的跟她离婚,去找别的女人。

以他的条件,找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并不难。

而她,只能从此孤零零一个人。

她爸妈肯定会非常难过,因为自己的女儿成了家族里第一个离婚的女人。

还有她的女儿,不知道会判给谁。

不管判给谁,都是一个破碎的家庭。

女儿得两边跑,定期去见父亲。

还有父亲的新欢。

孩子很快就会喜欢上年轻漂亮会打扮跟孩子年龄更相近的新妈妈,而她这个亲妈就变成了一个孤独寂寞老态龙钟啰嗦讨人厌的女人。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呢?

就是一点小事:丈夫不做家务。

为这么一点事闹到离婚,值得吗?

肯定是不值得的。

还不如自己把家务做了算了。

也不会累死人。

其实这样的思考,她只做过几次。但这几次很管用,想清楚了,想通了,就变成了习惯。再后来就不用思考了,直接包揽家务了事。

她曾经向侯玉珊透露过自己的这番思考,但侯玉珊不以为然:“你太胆小了,完全是自己吓自己。你们老季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勇敢?你就大起胆子提个离婚试试,我保证他跪下来求你!你这么完美的女人,他上哪儿去找啊?”

她知道自己不完美,从来没敢试过。

只在刚生了儿子后的那段时间,她提出过离婚。

是被逼无奈。

本来是很开心的事,真算得上要雨得雨,要风得风,已经有了个女儿,又怀上二胎,刚好就生了个儿子,再没有比这更逞心如意的事了。

那时,侯玉珊这个专程到美国来生儿子的人,都还没怀上,羡慕得要命:“你看你看,你还是我提醒了才想到要生儿子的,结果你一下就成功了,而我呢?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没怀上一个儿子!”

她安慰说:“别着急,儿子会有的,肯定会有的!”

但生下儿子后的那几个月,差点要了她的命!

起因是公公婆婆都到美国来看孙子,所以她没让自己的爸妈来,四个老的一起来,家里住不下。

她早就知道季家的男人都是甩手掌柜,在家里是横草不拿,竖草不拈,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主,所以她从来没指望过公公帮她做家务。

但婆婆是典型的中国农村妇女,勤劳勇敢,家务事包揽,所以她对婆婆寄予很高的期望,以为婆婆是来给她做月子的,至少能减轻她一点负担,一个做饭,另一个就带孩子。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婆婆带孩子的方式可能和美国的方式不同,她准备尽可能按婆婆的方式带,反正只半年时间,等公婆走了,她再按美国方式带孩子就行了。

但到了做饭的时间,季永康发话了:“戴明,你不能等我爸妈做饭的,他们是长辈,咱们是小辈,他们上咱们家来做客,理应咱们小辈侍候他们。”

她虽然失望,但仍然息事宁人地说:“好的,我现在正在喂奶,要不你去——做下饭?”

“我哪会做饭啊?”

“学呗。”

“现在他们在这里,我怎么好学做饭?要学也得等他们走了我再学。”

“为什么?”

“我们那里不兴男人下厨房的。”

她斗胆说:“但是现在——不是在你们那里啊。”

他没再说什么,沉着脸出去了。

她以为他去厨房做饭去了,想到他连煤气炉都不会用,生怕他搞出事来,便匆匆给孩子喂完奶,到厨房去帮忙。

结果连根人毛都没见着。

公公婆婆也不见了。

她搞懵了,急忙去问女儿:“你爸上哪儿去了?还有你爷爷奶奶?”

“他们出去吃饭去了。”

“出去吃饭去了?上哪儿去吃饭?”

“上餐馆。”

“上餐馆去吃饭?怎么——没吱个声?”

女儿很认真地说:“吱了。”

“跟谁吱了?”

“跟我吱了。”

“是吗?他们——怎么跟你吱的?”

“爸爸说‘你妈不做饭,我们上餐馆吃去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丈夫带着公婆出去吃饭,都没告诉她一下,还把罪过都推在她头上。她气得直发抖:“那你——他们——没叫上你?”

“叫了。”

“你怎么没去?”

“我说我妈不去我就不去,我要帮妈妈妈看弟弟。”

她的鼻子一酸:“我的宝贝女儿,只有你疼妈。妈这就去给你做饭,你帮忙看着弟弟。”

“不用吧,他们吃了肯定会给我们带回来的。”

“他们这样说了?”

“他们没有这样说,但是——我们每次在外面吃饭,不是都给爸爸带回来了吗?”

的确如此。有时她同事熟人请吃饭,季永康总爱找个理由不去,说自己忙,其实是不爱跟人交往,觉得她的同事朋友不上档次:“一群老娘们,我才懒得去掺和!说起来都是在实验室工作的人,好歹也算个搞科研的,但那个思想境界跟街道妇女没什么两样,成天就知道张家长李家短,挑拨人家夫妻关系,都是爬到男人头上拉屎的主!”

他不肯去,她也没办法,只好去对人撒谎,说他多么多么忙。还得给他备饭,要么去之前就做好了放家里,要么从聚会上带些吃的回来,要么在外面买些食物带回来。

她安慰自己说:他的确不会做饭,可能也不好意思逼着她去做,那么他带着父母出去吃也算合理,只要他们记得给她们娘俩带饭菜回来,她就满足了。

为此,她都不好意思自己做饭吃,免得待会人家带了饭菜回来,却发现她们娘俩已经吃了,那多不给人面子!

尤其是她刚才没(来得及)给公婆做饭,现在却给自己和女儿做饭,肯定会让那三个不高兴。

于是,她忍着饥饿,等丈夫和公婆带饭回来。

她给女儿支招说:“你先吃点cookie(饼干)什么的垫一垫。”

“我不吃cookie,留着肚子吃餐馆里带回来的好东西!”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那帮人总算回来了。

她抱着儿子从卧室出来迎接,女儿也喜滋滋地跑到客厅来,结果两人都失望地发现:那三人,六只手,全都是空空的!

女儿埋怨地问:“爸爸,你没给我和妈妈带吃的回来?”

“你们又没说要带吃的回来!”

“我们每次都给你带吃的回来了!”

“我叫你去你怎么不去呢?”

女儿嘟着嘴,站那里不说话。

她赶紧说:“没事,我来给你做饭。”

那三人都坐沙发上看电视去了,她把儿子放到丈夫腿上:“你帮忙抱一会,我去做饭。”

丈夫手足无措地看着腿上的孩子:“你把他放床上嘛,干嘛从早到晚抱着?”

“不是从早到晚抱着,只是他醒着的时候抱一会,可以跟他bonding(建立感情)——”

婆婆插嘴说:“他一个男人家,哪里会抱孩子?我来吧。”

她把儿子从丈夫腿上抱起来,交给婆婆,然后到厨房去做饭。

婆婆抱着孙子跟过来:“我说给你带个背儿带过来,你公公说不用,说美国东西多得很,还用你带个背儿带过去?你看这不让我说准了?美国就是没有背儿带卖。”

“什么背儿带?”

“背儿带你不知道?就是——背孩子的——”

“哦,可能有卖的吧。”

“那怎么不买一个?”

“呃——这里出门都是把孩子装在——提篮里,不兴背。”

“出门不用,你在家用得上啊,做个饭洗个衣服什么的,把孩子背在背上多方便。”

“您以前——都是这么背着孩子做饭洗衣的?”

“是啊,我们那时候哪里能跟你们现在比?生了孩子就不用上班了,我们那时候生了孩子,下面的血水还没干,就下地了——”

她的眼泪刷刷地流下来,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婆婆,抑或是为天下的苦命女人。

想到丈夫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她也不好责怪他了。

但他还在责怪她!

夜晚,他一进卧室就背朝她躺在床上,一声不吭。

她知道他在生气,但她不知道他在生哪门子气,或者说,她想不出他有什么资格生气,该生气的是她,而不是他!

但她习惯性地去求和:“生气了?”

他不回答。

她解释说:“我也没说不做饭,我就是那时在喂奶,手不空,等我空出手来就会去做的——”

“要是我们坐那里等你空出手来,只怕都饿死掉了!”

“你们干嘛要坐那里等我空出手来呢?你们不能——先做起来?煮个饭,洗个菜——也不是什么难事,咱妈肯定会——”

“现成的媳妇放这里不做饭,那我还娶媳妇干嘛?让我妈这个老辈子来做饭,你好意思吗?”

“你也是小辈,你可以先做着嘛。”

“我爸妈在这里,你叫我去做饭,这不是成心气他们两老吗?”

“你们那里的规矩——也太——没道理了。”

“有道理没道理,都不是我制定的。他们在这里的时候,我们都得遵守。等他们走了,你放肆一点可以,但现在不行!”

她感叹说:“早知是这样,还不如让我妈来帮我做月子。”

他烦了:“你就是这样,什么都是你妈好!你过门这么多年,根本没把我妈当成自己的妈!”

她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讨好公婆,还有那一大帮小姑子小叔子大伯子的,个个都是照顾周全,但无论她做得多么完美,也还是落得这个下场,不由得委屈地哭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压低嗓音说:“你嚎丧啊?我爸妈刚来,你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存心把他们气走?你要嚎滚外面去嚎,别在我家里嚎!”

41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13)

  1. 沙发~

  2. 季永康太可恨了!

  3. 季永康太过分了!心疼戴明。

  4. 恨不得踹季永康两脚!

  5. 真是壞死啦

  6. 戴明喂母乳的话,季永康这一家子这么给她添堵,很影响奶水。
    戴明真是受苦了。

  7. 戴明太委屈自己了!

  8. 這集看得好難受

  9. 中国需要搞个文艺复兴,把那些封建脑瓜彻底改造一下。

  10. 虽然是小说,也让人看得气氛。这种烂男人要他干嘛?赶紧离开他,即使做单亲母亲也比现在强。 孩子也能早点离开一个坏榜样。

  11. 季永康一家子太过分了。男人不做家务这种破规矩应该根除。以前的女人要做家务是因为她们不出去工作,男人养家。现在男人又养不起家,又不做家务,岂有此理!

  12. 季永康真是极品,遇到这样的真是戴明的不幸!

  13. 斗胆问季是北方人吧,而且乡下,那种传统可是根深蒂固的。还是门当户对三观一致,容易有幸福感

  14. 看得我心疼戴明,嫁了这么个不爱惜老婆的臭男人。做月子,还要给全家人做饭。。。
    艾园人

  15. 季永康具有典型的凤凰男的思维方式!

  16. 传统根深蒂固是个因素,但不是全部。作为一个丈夫,对自己的老婆总要有发自内心的心疼和爱护,即使自己不做家务也会想办法帮老婆减轻负担。比如他不做饭就会想到可以去外面吃,可是为什么偏偏不想着给老婆带点回来?他的种种表现只说明他不爱戴明,或者根本不会爱一个人。农村来的,原来家里男人不做家务的多了,娶了老婆逐渐改变的大有人在,归结到地域和成长环境上有失偏颇。

  17. 坐在地板上心疼戴明和小明!
    幸亏有贴心的女儿,不然这日子更难过!

  18. 好心疼戴明!

  19. 大男子主义,不体贴,更不温柔,不尊重,和自己冷战,不开口求和,这个奇葩男人!戴明心里的苦涩,季是不会理解的,如果对季说出来,季只会怪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没事找事。其实因为孩子勉强过着,未必对孩子好,可是如果女人在家庭经济地位上处于弱势,不敢也不轻易提出离婚,主要怕孩子跟着自己吃苦,更何况有两个孩子,一心照顾孩子的话,工作势必受影响,孩子的生活质量没保障,虽然离与不离,貌似对孩子的成长都不利,但像季这一类的男人,应该不会答应离婚的,能像戴明如此包容忍受季的性格的女人,也不好找吧? 奇葩们自省吧,珍惜珍爱把你当回事的女人! 各位轻砸

  20. 似乎戴明没有在家庭经济地位上处于弱势吧?也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敢提出离婚的。

  21. 季永康一家好过分啊!季永康不仅自私而且还很冷酷无情。戴明太委屈了。

  22. 期待戴明发飚一次。

  23. 太寒心了!这啥破男人啊!

  24. 可恶之极!这种男人哪里有一点夫妻之情啊?戴明一直懒得跟他较真,那么忍让,善良,遇到了季这条毒蛇…..一样的博士啊。擦亮眼睛

  25. 最近在看将来、发现季有李兵的影子、:-(

  26. 这个丈夫可真不是人。这个戴明真没选好丈夫。可怜她忍了那么久。居然还给他生二胎。

  27. 回复“茹云”:我觉得戴明结婚前也没试婚,她是不可能知道婚后季永康到底啥表现的。她对自己的认识,国内周围环境对她婚姻设置的条条框框都会影响她的判断和反应。生二胎也不是转为季永康生儿子而生的,戴明自己喜欢孩子,她女儿也喜欢再要个弟弟妹妹。

  28. 侯玉珊的出现肯定给戴明带来很多正能量。估计柏老师也欣赏戴明,这也会提高她在婚姻中的自信呀。 步步

  29. 用不许上床和离婚来逼丈夫做家务,似乎也不是个办法,至少不是长远的办法。也许有那么一天,他(老得)不在乎上不上床了,或者他在别处找到床上了,或者他不在乎离婚了,那不就没用了吗?

    但是我也想不出别的更好的办法,有些男人就是那么懒,你和他讲道理,他也不会勤快起来。

  30. 在前面某集里,戴明第一次去季永康家,我们就发现他是一个不做家务的人,而且他家乡的风俗就是男人不做家务,所以这一集发生的事,对我们来说不觉意外,甚至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

    但作为戴明,她是没办法预见未来的,即便她能考虑到发生这一集事件的可能,她也不会因为这种可能就和季永康分手,她会期望这只是她自己的过分焦虑,希望能改变季永康,避免这种可能。如果季父季母不在这个时候到美国来,也的确可以避免。

  31. 回复“茹云”:

    我觉得你的想法其实更靠近季家的思维方式,戴明遭遇这一切,你归结为她的过错——没找对丈夫。她生孩子,你称为“给他生二胎”。

    这是很多女人的思维方式,也是季家这种封建观念这么猖獗的原因之一。

  32. 戴明来到美国这个自由开放的国家,想必以后会慢慢变得独立自信,不去在意别人的眼光,活出自我来。

  33. 同意路喜,既然戴明都已找到艾园,想必现在应该内心强大啦!

  34. 季永康一家都很自私,吃完饭竟然不给家里没吃上饭的人带点回去。

  35. 季永康这些老旧的观念不改变,戴明跟他生活在一起就比较累了。

    如果戴明把婆婆当自己妈一样看待,说的夸张点,那她月子里过的应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而不是带着孩子还要给一大家人做饭。

  36. 要女人把婆婆当自己的妈看待,是不太可能的,女人也别想让丈夫把岳母当自己的妈看待,因为事实上那不是人家自己的妈,干嘛要存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提这种不切实际的要求呢?

    大家和平相处就行了,至于把谁当成什么,都是无事生非。

  37. 有勇气离婚的人,要么是认为自己能找到再婚的人,要么实在是被逼无奈了。

    如果没有足够的勇气,如果对方还没坏到实在无法忍受的地步,要离婚还是很要勇气的。想到离婚后会找不到新的丈夫,只能自己一个人过,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的。

    我不知道我们这里有多少人一点也不惧怕离婚之后只能一个人过的前景,我自己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都缺乏这种勇气,只好忍让迁就。

    问题是对方也不是傻子,你害怕离婚,忍让迁就,他也能感觉出来,所以他会得寸进尺。等你被逼到了绝境,开始绝地大反攻的时候,他才会软下去了,或者就离婚了。

  38. 季永康连愚孝都算不上,更谈不上孝顺,他最关心的是他自己的面子,谁伤害了他的面子,他就对谁下狠手。如果他父母损害了他的面子,他一样会大发雷霆。

    他在这一集的所有的考虑,都是他的面子。饭必须戴明做,不然他就没面子了,因为他连自己的媳妇都使唤不动。他自己学做饭,可以,但必须是在父母走了之后,因为如果让父母看见他在做饭,那就丢了面子,他们家乡的男人是不做饭的。两人关在卧室里斗气,是可以的,但如果声音大了,让父母听见了,那就丢了面子,因为他连自己的媳妇都制不服。

  39. 顶艾友友两个跟帖👍

  40. 这季永康一家都是什么人啊 , 不是做不做家务的问题 ,是季不在乎不心疼老婆 !
    婚前考察时间短, 婚后矛盾凸显。。。戴明受苦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