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17)

侯玉珊把奶奶辅佐上路了,便说:“奶奶,您在这儿忙着,我去抱抱您老人家的孙子,沾点仙气,兴许也能生个儿子出来——”

“去吧,去吧!”

侯玉珊来到客厅,对戴明说:“哎呀,你一个产妇,还在月子里,怎么能老坐着呢?还是去卧室躺着吧,免得以后腰疼腿疼!”

戴明站起身,手伏在儿子的crib(婴儿床)的栏杆上,拿不定主意是把孩子抱出来好,还是连床都拿到卧室去。

侯玉珊按住她:“你别动,我让老匡来!”说着,便对坐在沙发上聊大天的丈夫说,“老匡,还不快来帮忙把婴儿床拿到卧室里去?做什么都没个起眉动眼,总是要人吩咐——”

匡守恒急忙站起身,走过来搬床。

季永康也跟了过来,两人把婴儿床连同里面睡着的婴儿一起抬进了卧室,放在大床边。

侯玉珊搀着戴明走进卧室,安置在床上躺下。

两个女孩也跟进卧室里来看小弟弟。

侯玉珊等两个男人回到客厅了,就把卧室门关上,走到床前坐下。

戴明问:“你怎么半夜三更跑来了?”

“哪里半夜三更啊?到你家的时候还11点不到。”

“那也不早了,小珊明天还要起早上学——”

侯玉珊指指小明:“是你的宝贝女儿给我发message(短信)了——”

小明赶紧声诉:“我看见你在哭——”

“我没怪你。你怎么想到给侯阿姨发message?”

“因为我——”

侯玉珊把手机掏出来,找到小明的短信,递给戴明看。

她接过来一看,小明写的是:“SOS!My parents are fighting! My mom is crying! My brother is crying!(紧急求助!我爸妈在吵架!我妈妈在哭,弟弟也在哭!)”

侯玉珊的回信:“For what?(为啥吵架?)”

“I don’t know. My dad took my grand-parents out for dinner and came back empty-handed. My mom had to cook dinner for me and her. She’s very tired! Then I heard my brother crying like crazy. I went in and saw my mom crying. (我也不知道。我爸带我爷爷奶奶出去吃饭,回来时两手空空,我妈只好给我和她自己做饭,她很累很累。后来我听到我弟发了疯似地哭,我进去一看,我妈也在哭。)”

她鼻子一酸,对侯玉珊说:“这孩子——我还以为都瞒着她呢。”

“这么聪明的孩子,你瞒得住?这是我出发前收到的,走在路上又收到几条——”

“My mom is leaving home!(我妈要离家出走!)”

侯玉珊回复:“Don’t let her go!(千万别让她走!)  ”

“I’m trying!(我是在努力啊!)”

“Did your mom say why she’s leaving home?(你妈说没说她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Because my dad asked her to roll out. He said my mom has after-birth-one-fish sickness. (因为我爸叫她从家里翻滚着出去。他还说我妈有产后一鱼症。)”

“Try holding her a little bit longer. I’m almost there!(再拖她一会。我马上就到!)”

戴明又心酸又好笑:“可怜我的女儿连产后抑郁症是什么都还不懂,就被卷进爸妈的矛盾里来了。玉珊,今天幸好你来了,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收场。”

“你该感谢小明,不是她给我发message,我哪里会想到你们闹成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戴明把来龙去脉讲了一下,越讲越觉得没什么大事,就是小明短信里说的那些,她生怕侯玉珊怪她小题大做。

侯玉珊说:“你也真是的,干嘛那么听话呀?他叫你滚你就滚?这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家!凭什么该你出去流浪?要走,也该他走!”

“他会走吗?”

“那你也不走!”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这口气就叫他滚!”侯玉珊安慰说,“你放心,他们吃了这一吓,会悄悄改变自己的,现在是犟在这个节骨眼上了,谁也不肯认输,但他们心里还是怕你离家出走的,这么好的老婆,走了上哪儿去找啊?”

“他才没觉得我多么好呢,就是把我当成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哪能呢?他是气头上那么说说而已。你才貌双全,又能挣钱,还这么贤惠,他又不是傻子,会不知道你的价值?”

戴明当然是希望如此。

侯玉珊分析说:“你放心,他是个明白人,肯定知道真要离婚的话,孩子都会判给你,他的工资付了你和孩子的抚养费,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还想再讨老婆?”

“也许他懂这个道理,但我公公婆婆——”

“这个你也放心,你婆婆还是愿意做家务的,是老季爱面子,不让他妈做。现在为个做饭闹了这么一大出,他也知道厉害了,会让他妈做饭的。现在他妈正在厨房做饭呢,也没见他去阻拦嘛。”

“那是因为你们在这里。”

“我们不在这里他也不会阻拦了。他已经尝到苦头了,难道他真的愿意因为老妈做不做饭的问题搞得妻离子散?我知道他们这些孝子,再孝顺,也还是把自己的利益摆在第一位的。”

“但愿如此。”

“肯定如此!万一他还是不让他妈做饭,也没关系,我给你请个help(帮工)来。我认识几个T大的学生,他们的妈妈过来探亲,闲着没事干,都想找点活干呢。”

“但我这家里哪里住得下help?”

“住这里干嘛?她们就做个钟点工,到时候来帮你家做个饭炒个菜,然后就回自己家去了,饭都不用管。”

“能请到这样的help吗?”

“包在我身上,做一顿饭给个二三十块,保证有人来做。”

“那好啊!”

“先看看你婆婆能不能胜任吧,如果能胜任,就不用请人了。一顿饭二三十块,就算一天做一顿,一个月下来也上千了。”

“我也不会让我婆婆一个人做的,我只要空得出手,都会自己做,今天是正在喂奶——”

“切,你干嘛要自己做?你在坐月子,就该安安心心享几天福,等出了月子,你再做不迟!”

事实证明,侯玉珊的预测不错,季永康没再逼着戴明做饭,也没再带着自己的爹妈下饭馆。他每天早出晚归地上班,好像忙得没时间过问谁做饭似的。

戴明的婆婆基本能胜任做饭的任务,也就是说,饭菜都能做熟,面食还能做得花样翻新,今天面条,明天烙饼,早上包子馒头花卷换着吃,但菜式单调,除了白菜萝卜,就是水煮大肥肉,不合戴明的胃口,也不合小明的胃口,连季永康都吃不来。

侯玉珊信守诺言,隔三岔五地送一罐汤水来。那汤肯定是很有营养的,因为里面放了很多戴明从来没吃过的山珍海味,还有药材,但就是没盐味,奇淡。

光吃面食喝淡汤,还是不行啊。戴明只好再次出山,隔三岔五地下厨炒几个菜。

她已经很满足了。

婆婆动手做饭了,丈夫让婆婆做饭了,对她来说,这就够了,因为她要的并不是自己在家做大爷,啥也不干,而是对方的一个姿态。

侯玉珊几乎每天都会上戴明家来,早上来接小明上学,下午送小明回家,然后进来坐一会,抱抱小康,说要沾点仙气好生儿子。

侯玉珊抱着小康跟奶奶聊天,恭维和表扬大把抛撒,把奶奶哄得开心大笑,感动不已,认下了这个干闺女,还每天在家求神拜佛,保佑干闺女早生贵子。

戴明私下开玩笑说:“玉珊啊,你这张嘴真是死的都说得活!在家肯定把你婆婆哄得团团转!”

“哪里呀,我这个人家懒外勤,别人的公婆,我哄哄没事。我自己的公婆,我才懒得哄呢。我嫁给他们家儿子,就是多大个人情了,还要我哄他们?切,该他们哄着我了!”

“你们老匡肯定比我们家这个——懂道理,根本不会发生我家这种事。”

“他懂不懂道理我不知道,反正我尽量不跟他爹妈一起过,我们来美国这么久了,从来没把他们办到这里来过。”

“他也没提?”

“他也没提。你以为他多么喜欢跟自己的爹妈一起生活?才不是呢!他只不过是怕人家说他不孝,才勉强做个孝顺样。”

“那你生孩子了也不让你公公婆婆到美国来给你做月子?”

“谁知道生不生得出来啊!”

“肯定生得出来。”

“生出来我也不要他们来给我做月子,免得处不好。”

“让你自己的爸妈来给你做月子?”

“我自己的爸妈才不会给我做月子呢!他们都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大好,来了别病倒在这里,我还得照顾他们!再说我爸妈连我小时候都没怎么带过,还带孙子?”

“那你是谁带大的?”

“基本是我姐把我带大的。我姐比我大十多岁,我妈生完我姐之后,好多年都没再怀孕,以为今生再不会怀孕了,结果我妈都快更年期了,突然一下怀了孕,他们以为老天开眼,把他们想了一辈子的儿子给送来了,哪知道生下来是个女的——”

“所以他们就不愿意——照顾你?”

“也没那么严重,只是那时候的人,都一心扑在工作上,小孩子不过是个意外事故,处理完了就又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你姐现在在哪里?”

“在R市。她嫁得很好,丈夫做通讯的,很有钱。别人都说我比我姐长得好,但我只嫁了个穷大夫。”

“大夫还穷啊?光是红包就要拿不少吧?”

“那是最近几年,以前哪有什么红包拿?”

戴明本来想说“那你也比我嫁得好”,但转念一想,自己这长相怎么能跟侯玉珊姐妹相提并论?

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嘛!

还是别拿糖鸡屎来比酱了。

不知道是不是小康的“仙气”起了作用,或者是干妈求神拜佛起了作用,反正侯玉珊很快也怀上了儿子。B超超出孩子的性别后,匡守恒在家大摆筵席,特意把戴明一家都请过去吃饭,表示感谢。

儿子出生后,匡家没办老人来美国照顾孩子,也没请月嫂,就是两夫妻自己搞定。

匡守恒对妻子和儿子都照顾得很好,让戴明羡慕不已。

同样是女人,同样是生二胎,同样是生儿子,但人家怎么就那么好的福气,能得到丈夫精心照料呢?她自己虽然能照顾好孩子,也有婆婆帮忙,但没有丈夫的关爱和照料,还是一大遗憾。

没想到的是,侯玉珊生完儿子还不到一年,匡守恒和儿子就不见了!

她接到侯玉珊的求救电话,心急如焚,决定赶过去帮忙:“永康,玉珊刚打电话来,说老匡和儿子都不见了,她急得要命,我现在得过去帮帮忙,你看着小康,别让他磕着碰着。”

季永康为难地说:“他成天到处乱窜乱爬,我怎么看得住他?”

“你跟着他呗。”

“我还有两篇paper(论文)要看呢!”

“他九点多就睡了,等他睡了你再看。”

季永康只好应承下来,但幸灾乐祸地说:“呵呵,你总觉得我这不好那不好,而人家的丈夫这也好那也好,怎么样?现在看出道道来了吧?”

22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17)

  1. 真的是小明告诉侯玉珊的!好聪明好贴心的女儿啊!

  2. 大家最近翻墙不好用?我一直用的www.hidaili.com
    最近才发现还有评论的时候,把下边的通过邮件后续评论选择,直接在邮件里看评论😁

  3. 两个人怎么会突然不见呢?

  4. “侯玉娟几乎每天都会上戴明家来,”——侯玉珊~~:)

  5. 匡守恒竟然玩失踪?

  6. 对侯玉珊赞一个,绝对的聪明女人,知道如何四两拨千斤,问题看得透彻。。。不得不说,小明也好聪明,知道如何帮助妈妈找来帮手。。。戴明和侯玉珊认识并且成为好朋友是彼此的福气。。。

  7. 戴明这个凤凰男丈夫不咋地,但是有小明这样的女儿和玉珊这样的好朋友真是有福气。

  8. 难道侯玉珊真的是“能医不自医”?处理得了戴明家的事,自己却后院失火?

  9. 匡是孩子爸爸,想带儿子回家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提出来,用不着玩失踪这种把戏。有可能 是真的出事了。

  10. “我知道他们这些孝子,再孝顺,也还是把自己的利益摆在第一位的。”

    说得好。

  11. 我爱故我在

    天,出什么事了?老匡用不着玩失踪吧,我也觉得是出事了。

  12. 我爱故我在

    老匡平时”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日后带儿子回国?

  13. 我爱故我在

    儿子对于季某来说是个物件,用来传宗接代,用来显摆,挣面子的,不是用来爱的.缺乏爱的能力真可怕.可我周围类似的人不要太多.

  14. 这几集故事讲得波澜起伏,戴明家战火刚刚平息,这集侯玉珊的丈夫儿子又失踪了,我这心刚放下又提起来了,佩服艾米!

  15. 小明很聪明,知道向侯阿姨求救,而不是拨打911,一是因为现在还不到拨打911的火候,另外也因为警察肯定不会像候玉珊那样化解戴明的家庭矛盾。

    有人认为戴明太软弱了,早就应该起来反抗。但我觉得戴明并不是因为软弱才不起来反抗的,而是她没觉得到了反抗的地步,因为她在国内满眼看到的都是类似的家庭,而她父母都认为离婚是坏事丑事,所以她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做坏事丑事。这次如果不是季永康叫她“滚”,她也不会想到离家出走。

  16. “哪里呀,我这个人家懒外勤,别人的公婆,我哄哄没事。我自己的公婆,我才懒得哄呢。”

    ——家懒外勤是个很普遍的现象,很多人对外人都很客气很殷勤,但对自己家里的人却没那么客气殷勤。究其原因,可能与国人爱面子有关,对外人客气殷勤,就能得到好评,被人喜欢,多有面子。而自己家里人,关在门里,客气不客气都没人知道,殷勤了也不一定得到感谢。

  17. 回复“十年忽悠”:
    有道理,爷爷奶奶的确还没有表现出什么十恶不赦,见到儿子媳妇吵架应该也吓坏了不知道咋说才好。俺们看客只顾着对那个儿子生气了,直接就迁怒于人家爹妈了。可见人在气头上多容易不理智啊

  18. 两个女人的故事交叉波澜!着实好看!不过也有点心惊肉跳,连那个看上去好点的老公也这样,what’s wrong with these Chinese husbands?

  19. 季的幸灾乐祸表明他也知道戴明的不满,估计心里也明白自己没啥好牛皮的!
    看老匡的样子不会携子逃跑回国吧?前面表现的比较随和,也肯和老婆互动,打情骂俏的即使是为了帮助别人,但是感觉还挺甜蜜的呢。难道潜伏那么深?何必呢,如果不爱妻子只想要儿子,冲着美国身份,国内还能找不到愿意生的?还是老婆实在太漂亮了,基因好?
    太奇怪了,放着好好的老婆闺女跑路了,想不明白原因啊,猜猜,即使侯玉珊在家里相对强势点,但她又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蛮横,相反挺可爱的啊,老匡怎么舍得呢?

  20. 匡守恒跑回国去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因为他在美国只是一个博士后,就是个打工的,而他是个有野心的人,早就想回国发展,以前是因为要生儿子,才无奈呆在美国,现在儿子生了,他当然要回国去了。

    他把儿子也带回去,有可能是为了逼老婆回国,既然我把你的心头肉都带回国去了,你还不跟着回去?

  21. “老匡,还不快来帮忙把婴儿床拿到卧室里去?做什么都没个起眉动眼,总是要人吩咐——”

    ——侯玉珊对丈夫的确是有点凶,尤其是在外人面前,这样说话多不给老匡面子啊。但戴明对丈夫不凶,也没落个好下场。所以说丈夫对妻子好不好,并不一定是由妻子的表现决定的。

    婚姻这玩意,很大部分是运气。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