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19)

匡守恒就像知道侯玉珊已经报了警,48小时一过,警方就会开始搜寻他似的,卡在48小时之内给老婆打来了电话:“玉珊,我到家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谁呀,敢在这种时候跟她开这种玩笑?

她厉声问:“你谁呀?”

“我守恒啊。”

“你守什么恒?”

“我匡守恒啊,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她翻来覆去地盘问对方,直到从声音里确认对方的确是自己的丈夫匡守恒。她的心怦怦乱跳,声音都发颤了:“你——你跑——跑哪里去了?”

“我回来了呀。”

她一喜:“你回T市来了?”

“哪里呀,我回家了。”

“你家不是在T市吗?”

“不是美国T市那个家,是——国内的家。”

“国内哪个家?”

“还有哪个家?当然是我们自己的家啰。”

“你回S市了?”

“嗯。”

原来他真跑回国去了!

她胆战心惊地问:“那小恒呢?”

“也回来了。”

她舒了口气,至少还健在!

但她很快又在心中郁结出一个硬块来:“你把小恒带回国去了?”

“是啊。”

他承认得这么坦率,她反而不信了:“你别骗我了!小恒护照签证都没有,你怎么可能把他带回国?”

“小恒怎么会没有护照签证呢?”

“你给他办了?”

“是啊。”

“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怎么没告诉你呢?我给他照相的时候,还是你抱着他的。你忘了?刚开始照的时候,不是他头低下去了,就是你的脸从他身后露出来了,重照了好几次才成功呢。”

她想起确曾抱着孩子照过像,他也确曾说过要给孩子照几张单人相,以后办护照签证什么的用得上。但他并没说是哪个“以后”,他也没说“我明天就去给小恒办护照签证”,那怎么能算告诉过她呢?

“但是你没得到我的许可,怎么能把小恒带出美国?海关没问你要孩子母亲的许可信?”

“没有啊。”

“你瞎说!肯定是你伪造了我的许可信。”

“真的没有!谁说海关会要孩子母亲的许可信?”

“网上都是这么说的!”

“那就是网上说错了,因为我的亲身经历说明海关不要许可信。”

她知道这也有可能,也许海关只是抽查,而不是每个人都检查。再说海关的人看你一个黄皮肤男人带着一个黄皮肤儿童出关,才懒得管呢,巴不得你们把美国境内的外族裔儿童都带走,免得分享了老美的福利。

她按捺住心中的火气,接着问:“但你自己的护照都没带,回国怎么入得了关?”

“我带了护照啊,怎么会不带护照呢?”

“你带什么护照?你的护照还在抽屉里!”

“哦,那是个旧护照。”

“你换新护照了?”

“嗯。”

“你旧护照还没过期,怎么能换到新护照呢?”

“换新护照也不用等到旧护照完全过期之后再换呀,可以提前换的嘛。”

“但是你换新护照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

“告诉你了呀,你可能没注意听吧,反正我的话对你来说就是耳边风,一个耳朵进,另一个耳朵出——”

“你别忙着指责我!这么大的事,我肯定不会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肯定是你根本没告诉我!”

“我真的告诉过你的!我说护照快过期了,要换新护照——”

她想起他是说过这样的话,但他并没说“我现在就去换个新的”,也没见他张罗填表照相什么的,那怎么能算通报给她了呢?

她愤怒地说:“别瞎扯了,你只说了该换新护照,但你根本没说你什么时候去换新护照,你去的时候也没叫上我和小珊!”

“我没叫上你们,是因为你们的护照还没到期。你们在我后出国,我的护照都还有好几个月才到期,你们的那就差得更远了,提前换护照也就提前个半年,不是你想什么时候换就什么时候换的。”

“那你去换的时候,至少要告诉我一声呀!你说声‘我今天去换新护照’会死人啊?”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这还不是大事?”

他咕噜说:“你说是大事就是大事啰。”

“这说明你早就有预谋!”

“想回国,当然是要预先准备的啰,但你也别把话说那么难听,什么‘预谋’,好像我在搞阴谋诡计一样!”

她终于爆发了:“难道你不是在搞阴谋诡计吗?连人家老季都说你肯定是蓄谋已久的,所以才装出俯首帖耳的样子糊弄我,麻痹我,等我彻底放下警惕性了,你就脚底板涂油——开溜!”

他有点不高兴地问:“你把这事告诉季永康了?”

她本来想说“我没告诉季永康,我只告诉了戴明,但人家是夫妻俩,难道还不许人家传个话?”,但她马上意识到现在匡守恒才是被告,她干嘛要替自己辩护?

她强硬地说:“切,何止季永康,我连警都报了!”

“你报警干什么?弄得满城风雨的,不怕人笑话?”

“我丈夫儿子都失踪了,我还怕报警惹人笑话?我是太相信你了,没想到你会瞒着我跑回国去,不然的话,我连美国海关那儿都会去报告,让他们截住你!”

“我是中国人,我要回自己的国家,美国海关凭什么截住我?”

“就凭你拐带美国公民!”

他自知理亏,打圆场说:“好了,好了,我不想为这事跟你吵架——”

“谁在跟你吵架了?我是在跟你说事实!”

“那你就慢慢说吧。”

她知道现在扯住这件事往下说也没什么用,把他逼急了,把电话一挂,再不理她,那就惨了。现在他回了中国,那么大的地儿,他带着儿子随便往哪儿一躲,她都是两眼一抹黑,就别想找到他们爷俩了。

她恨只恨自己脑子一根筋,只想到儿子没护照签证,丈夫没带护照,就想当然地以为他们不可能是回国去了,没想到他暗中早就做好了安排,还设下了陷阱,就等她瞎着眼睛往下跳呢!

如果她听从戴明的说法,她当时就会打电话给美国海关,告他拐带孩子,那时他还没出境,正在美国什么地方转机,海关肯定能把他截住。

现在说这些是太晚了,还是针对眼下的情况想办法吧。

她缓和了语气,嗔怪说: “你要回国,怎么不给我打个招呼呢?就这么偷偷摸摸地跑了,知不知道人家有多急?我让戴明开着车,带着我满城找——”

“找什么呀?一个大活人,还能被风刮阴沟里去了?”

“如果就是你一个大活人,我才不管你被风刮到阴沟里还是阳沟里呢!但是你把我儿子带走了!你——”

“小恒不也是我的儿子吗?”

“是你的儿子,但也是我的儿子,你怎么可以不打个招呼就把他带回国去?”

他嬉皮笑脸地说:“怎么没跟你打招呼呢?好早我就跟你打商量了,但你不同意我回国,我有什么办法?”

“既然我不同意你回国,你怎么还要回国呢?”

“我是个男人,怎么可能一辈子窝在美国那个破地方做博士后呢?一辈子受人家支使,还只拿那么一点钱,岂不是浪费生命?”

“做博士后怎么了?只要我不嫌弃你就行。你不是说不管天涯海角,都跟着我一辈子的吗?”

“问题是就算我愿意做一辈子博士后,人家也不让啊!博士后只是一个临时性的工作了——”

“那你不会转成别的职位?”

“转什么职位?我不是没试过,像我这样做临床出身的,根本就不是做科研的料,T市医疗研究所让我做博士后,是因为他们跟我们S市第一人民医院是友好单位,不然的话,谁稀罕我去美国搞科研?我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廉价劳动力,你还想他们给我转别的职位?”

她知道他说的至少有一半是事实,但博士后不是唯一的出路,科研也不是唯一的出路,还有别的路嘛:“那你还可以考板(board test),争取当医生啊!”

“那我吃饱了撑的?我在国内本来就是医生,心血管外科的主刀,我干了这么些年了,又跑去美国考板?考不考得过就不说了,就算我考得过,我也得重新做住院医,一步一步熬上来,等我熬死熬活熬出来,头发都熬白了!”

如果从他的角度来看,她也会认为他应该回国去发展,但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啊!怎么能只顾自己呢?

就算要回,也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啊!如果他再等几年,她拿到会计学位了,再一起海归,也不是不行啊!

她郁闷地说:“你要回国发展,也行,但你干嘛把小恒也带回去?”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你正在读学位,哪里有时间照顾小恒?”

“那你带回去就有时间照顾了?”

“我可以让我爹妈照顾嘛,他们又不上班,闲着也是闲着。”

她心说这才是真正的理由,就是为了你爹妈!那什么为我好之类的,都是幌子!

她压住火气说:“既然是爷爷奶奶带孙子,干嘛不把爷爷奶奶办到美国来带孙子呢?”

“他们年纪大了,语言又不通,呆在美国闷得慌。”

“那你明天就把儿子带去给他们看一下,看完马上给我送回来!”

匡守恒耐心地说:“你这不是在说气话吗?我刚回来,气都还没喘匀呢,又往美国跑?”

“那你先休息几天,把气喘匀了,然后马上带儿子回来!”

“我不是说了吗,你现在读会计专业,忙得很,哪里有时间照顾儿子?我让爷爷奶奶给你看着,这不是为你好吗?”

她烦了:“你这是为我好?你把儿子带走了,我哪还有心思读书?”

“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呢?遇事要从长远考虑,不能只顾眼前。你现在先忍忍,抓紧把会计学位读完,然后找个工作,到那时,儿子也大点好带了,我再把儿子送到美国来。”

“你会把儿子送到美国来?”

“怎么不会呢?他是美国人,美国的条件又那么好,我干嘛要让他呆在国内读书读成近视累成驼背,然后再考G考T出国求学?”

她知道他现在是不会把儿子送回来的了,只好孤注一掷:“那我也回国吧。”

匡守恒叫起来:“喂,喂,你回国干嘛?你在国内就一个小护士,现在又中年半截的了,你回国还能有什么发展?人家收不收你都成问题,再说小珊在美国呆了这么多年,回国还跟得上?还有国内的计划生育政策,我们带着两个孩子海归,不是找罚款吗?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美国,至少要呆到两个孩子念完大学自立了为止!”

“那你呢?”

“我?我先在国内闯闯,闯得出来,我就在国内挣几年钱,挣够了再回美国。闯不出来的话,我马上就回美国!”

“那我们就这么——两地分居着?”

“那有什么呀?为了今后的美好生活,现在先吃点苦也是值得的嘛。”

他接着就详细地向她描绘起奋斗的蓝图来,怎么怎么升官,怎么怎么赚钱,怎么怎么把钱存在美国,怎么怎么在美国养老。

她觉得他说的那些不是没可能,但都太遥远了,她现在只考虑一件事:我要儿子!

27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19)

  1. 话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2. 匡守恒这是给自己留后路吧,期待故事的发展,也想听大家对于这种事情的评论,为了生活,这样做是否值得?有没有更好的方式?

  3. 虽然父子俩没出问题,让人松了一口气,但是匡守恒这种做法叫人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4. 匡守恒耐心地时候—匡守恒耐心地说? 步步

  5. 感觉匡很阴险啊.有条理有计划有步骤的悄悄地行动.这种在职场就是背后咬人,人前友好的笑面虎吧

  6. 她舒了口气,至少还健在!

    但她很快又在心中郁结出一个硬块来:“你把小恒带回国去了?”
    ——-同感 步步

  7. 匡这样有事不通气的老公比季永康还糟糕,真是属于把你卖了你都不敢相信,不知道他悄悄打啥主意。还等到俩娃念完大学为止,真是长远计划啊!

  8. 不声不响地就带儿子回国,太可怕了。

  9. 在美国给小孩办护照是要父母双方到场签字才行。如果一方不能到场,必须出示公证过的,缺席一方签字同意的文件才能办。不知这个匡守恒怎么过的这一关?他代签肯定是不行的,因为公证员要核对签字人的身份证的。

  10. 美国的公证不像国内那样,必须去公证处才能公证。美国很多人都有公证员资格,他们随身带着一个章,随时可以替人公证。

    当然,这是指那种最简单的公证,只证明签字人是某某本人,并不能公证你是真的毕业于某校,或者你成绩真是如何如何好。打个比方说,如果你的文件上写的是“我是一头猪”,公证员也可以替你公证,不是证明你是一头猪,而是证明文件上的签字是你老人家签的。

    严格的讲,公证人要核对签字人的证件,以证明的确是某人的真身,但我也知道有些公证人并不是那么认真严谨,尤其是华人公证人。

  11. “还有国内的计划生育政策,我们带着两个孩子海归,不是找罚款吗?”

    ——既然匡守恒考虑到这一点了,那么他很可能也随手搞了个(假)离婚证明,这样就成了他和侯玉珊一人带一个孩子,也就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了。不然的话,无论侯玉珊在那里,他的儿子都是二胎,该罚款一样罚款。

  12. 匡守恒带儿子回国,需要旅行证,这个需要去中国大使馆办理。匡守恒应该是伪造了侯玉珊的签名,拿到了旅行证。他们所在的城市大概离大使馆很近,或者就在当地,匡守恒可以那着侯玉珊的证件迅速去办,而不被她发现。

  13. 回复“千年雪”: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说法是这样的:
    “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本人出生在外国,具有中国国籍,前往中国时应申办中国旅行证件。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并定居在外国,本人出生时即具有外国国籍的,不具有中国国籍,前往中国时应申办中国签证。”

    ——侯玉珊的儿子出生在美国,应该是美国国籍,他回中国应该是办签证,而不是旅行证。

    使馆并没说办签证必须家长带孩子亲自去使馆办,我记得是不用的。但如果是办旅行证,则要(至少一方)家长带孩子去使馆办。

  14. 中国驻美国使领馆要求的(儿童)办签证材料:

    首次申请赴华签证,请提供:
    1、儿童护照原件(有效期6个月以上,有空白签证页)

    2、儿童护照照片资料页的复印件
    (2012年8月1日起)邀请函或者机票旅馆,见《邀请函或者机票旅馆的具体要求》。

    3、儿童出生证复印件;

    4、儿童父母双方中国护照及美国绿卡的复印件,或者美国护照复印件。护照只复印带照片的资料页、曾办理过延期加注的延期页 (若有多名子女同时申请签证,每一名子女的申请都要附一套复印件;因为不同人的申请材料可能会分开,由不同领事处理);

    5、父母更改姓名者(儿童出生证上父母名字与父母护照上名字不相符),请提供相关文件复印件。儿童护照上姓名与出生证上不符的,若第一次申请签证,也应该提供改名文件。

    6、若儿童持非美国护照申请中国签证,需要提供额外文件材料,如绿卡/I-94原件加复印件,I-20和H1-B文件的复印件等。详情见《非美国护照持有者申请中国签证》。

    7、《中国签证申请表》一份,并附2X2英寸彩色近照一张(粘贴在申请表上)

    ——从这些要求来看,匡守恒完全可以不经侯玉珊同意就搞到。

  15. “使馆并没说办签证必须家长带孩子亲自去使馆办,我记得是不用的。但如果是办旅行证,则要(至少一方)家长带孩子去使馆办。”

    这个是对的,签证还可以找旅行社代办。

    至于这个孩子应该是办签证还是旅行证我有点糊涂。我回国的时候办的是旅行证,孩子在这里出生,有绿卡。

  16. 我现在只希望前面讲到的噩耗不是关于小恒的,匡守恒把不到一岁的娃娃跟妈妈强行分开真的是很残忍!

  17. 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说; 如果第一次申请的是旅行证,以后可以继续申请旅行证。如果父母变成公民,就只能申请签证了;如果第一次申请的是签证,今后只能是签证,不能再申请旅行证。

  18. 回复“千年雪”:

    我不知道你的情况,但我有个同事,她第一个孩子是中国出生的,跟随他们夫妻一起来美,中间回国时办的是旅行证。第二个孩子在美国出生,是美国国籍,办的是签证。这都是在他们夫妻拿到绿卡之前的事。

    她前不久要带孩子回国,第二个孩子的签证只要寄材料去使领馆办就行了,但第一个孩子因为最早办的是旅行证,所以只能继续办旅行证,尽管他们现在都已经有了绿卡。

    办旅行证就必须由父母任何一方带着孩子去使领馆办,所以她专门买了往返机票,带孩子去中国住美国的使领馆办了旅行证,花了一千多块钱。

  19. 隐形的翅膀

    这样的男人挺可怕的, 虽然看上去和你一点矛盾都没有,但实际上只是意见相左的时候完全不提,心里却有自己的小九九。玉珊这样单纯直肠子的人,身边有个这样的男人,也可以算是遇人不淑了。

  20. 候玉珊能否假装铁了心要回国,带着女儿回去,想办法弄到儿子的护照再带他偷偷回美。

  21. 匡守恒真是“深谋远虑”啊!
    让孩子和母亲分开真是很残忍的事情,匡守恒也够狠心了。

  22. 老匡真是滑头啊,侯玉珊够聪明的也被蒙骗了!任谁又能防备得了呢?
    而且匡还说得头头是道,貌似为家庭为老婆着想,其实是为自己,剥夺小孩子和妈妈在一起的机会,虚伪的很。这样的老公让人寒心。
    不过,季永康也好意思给自己贴金,好像自己的不体贴有道理了,够无耻

  23. 从前面的情节来看,侯玉珊(暂时)没回国,也没弄到儿子,所以才有“不是孤儿,胜似孤儿”的说法。

    但侯玉珊肯定不会安于丈夫的安排,老老实实呆在美国求学,陪女儿读书。她很明显是不得已才默认了家里两男在中国两女在美国的安排,究竟匡守恒用什么手段迫使她默认这个安排的,就要等艾米慢慢道来了。

  24. 看匡守恒的做法,貌似还没准备与老婆彻底闹翻,只是回国创业,并把儿子带回去孝敬母亲。

    也许他也知道回国创业并不一定就能成功,所以给自己留了条后路,随时可以撤回美国。也可能他对孩子还是有感情的,希望两个孩子今后都能在美国读大学。

    另外,他回国之后贪污受贿的钱,也可以存在海外账号上,免得被发现。国内很多贪官都是这样搞的嘛,叫做“裸体做官”,简称“裸官”,把老婆孩子都放在国外,钱也存在国外,自己在国内贪污受贿赚钱,一旦风头不对,就逃往海外。

  25. 匡守恒在国内应该还是有一定路子的,不然他不会这么巴望回国赚钱。在国内没路子的人,一般都很老实地呆在国外,哪怕是做博士后,也做得很安稳,因为他们知道回国也发不了大财,呆在国外至少空气好,孩子上学也比较轻松。

    既然他在国内有路子,那么搞个护照什么的,应该不难。他完全可以从国内搞个新护照,甚至给儿子搞个中国护照,那样就不用侯玉珊签什么字盖什么章了。

    我知道几个例子,都是访问学者,他们在国外生了二胎,按道理回国是上不了户口,或者要被罚款的。但他们都有路子,回去后没被罚款,还上了户口。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