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20)

戴明听到匡家父子回国的消息,松了一大口气: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现在她回想那天晚上的情景,就觉得自己像喜剧里热心快肠但毫无头脑的傻大姐一样,用车载着侯玉珊,疯了似地跑急诊室,跑停尸房,跑火葬场!

明摆着匡守恒是带着儿子回国了嘛,还往那些地方跑什么?难道人都进了停尸房,警察还不来报丧?媒体又是干什么吃的?

为此,她对季永康的佩服油然而生:这家伙,平时对他说点张家长李家短的,他总是一副清高无比爱听不听的样子,哪知道他还是听进耳朵里去了的,关键时刻分析起人家的家务事来,还挺准的呢!

她是个不吝表扬丈夫的人,经常是用放大镜在寻找丈夫的优点,只要找到一丁点,她都会不遗余力地表扬,因为季永康是个不吃批评的人,只能顺着毛摸,你越批评他,他越跟你对着干,宁可闹得家破人亡,也不愿意认个错,转个弯。但他多少还吃点表扬,虽然达不到一表扬就再接再厉的地步,但至少情绪上会比较高涨,对她和孩子的态度会比较温和。

所以她总是拿着高帽子,寻找机会给他戴上。

可惜的是,这种机会不多,她手里的高帽子经常滞销。

现在他这么神机妙算,连侯玉珊都说了好几遍“要是听了你们家老季的话就好了”,她还能错过这样一个给丈夫戴高帽子的机会?

于是,她把匡家父子回国的消息播报给丈夫,然后说:“你真是神机妙算!玉珊要是听了你的话,当时就报告给海关,老匡就走不成了,至少是不能把孩子带出国去。”

季永康得意地笑着说:“呵呵,这就叫神机妙算?那你是没见识过真正的神机妙算。这种家长里短的事,凭直觉就能看个一清二白,哪里用得着神机妙算!”

“凭直觉就能看个一清二白?但我和玉珊怎么就没想到呢?”

“呵呵,智商是硬道理啊!”

她见他提到智商的高度,心里就有点不痛快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这跟智商有什么关系?你是男人,当然比我们女人更知道男人的思维方式。你和匡守恒又都来自于农村,爹妈都很重男轻女,你当然熟悉匡守恒心里的小九九。

她没把这话说出来,连脸上都没露出不快的神色。但她心里却在感谢他在这件事上所做的分析,因为他这等于是在剖析他自己的内心,如果他处在匡守恒的地位,他就会这样做。

这相当于给她敲响了警钟,以后孩子的护照签证什么的,都得看紧点,免得重蹈侯玉珊的覆辙。

她以虚心求教的口吻问:“那你说现在玉珊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快卷铺盖回国呗。”

“但是她书还没读完,学位还没拿到呢。”

“她要那个学位干什么?中年半截的女人了,还读个什么书啊!难道还指望凭她那个会计学位赚大钱?”

“真要是想赚钱,她就不会去读会计专业了,就捡回她的护士专业,也比当会计更赚钱。她主要想拿个学位,因为她以前上中学时被那些混混纠缠,没好好读书,连四年制大学都没考上,本科学历都没有。这是她最大的遗憾,所以总想能拿个学位——”

季永康轻蔑地一笑:“说什么被混混纠缠,那都是些借口,肯定是她自己智商太低了,没考上大学,又怕丢脸,就怪人家混混——”

她不想跟他辩论谁才是侯玉珊没考上大学的罪魁祸首,只抓住主题问:“你觉得老匡是不是真像他说的那样,只是回去赚钱的,等钱赚够了,就回美国来安享晚年——”

“钱是赚得够的吗?你听说过谁赚钱赚够了的?赚得越多越想赚!只有我们这种献身科学的人,才会把钱看成身外之物——”

“那他为什么要对玉珊这么说呢?”

他有点不耐烦地说:“那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我是看你对他回国的事分析得那么准——”

“分析得准不准是一回事,我愿意不愿意花这个时间去分析,那是另一回事。我早就说了,这个女人是自作自受,既然这么怕老公跑掉,平时干嘛那么盛气凌人呢?她肯定不知道这样一句名言:‘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她总是压迫老匡,老匡总是隐忍,结果就像坐在火山上一样,不爆发就没事,一旦爆发的话,首先烧死她这个压迫者——”

她心说那你在我们家也算是个压迫者呢,怎么你就一点也不怕我这个火山爆发呢?

是不是你吃准了我不会爆发?

或者你吃准了我不是火山?

她努力想象自己爆发的样子,但没想出来。

她能怎样爆发?像老匡一样,偷偷带着儿女回中国?

那能吓唬住季永康吗?

肯定吓唬不住,他没了老婆儿女的羁绊,可以更加一心一意地泡在实验室不回家了。如果他想要儿子,他可以再娶个老婆,再生个儿子。

算了,生来就不是火山,就别想什么爆发的事了。

下午,她去学校接了小明和小珊,又到day care(幼儿园,托儿所)去接了儿子,然后到侯玉珊家去接她过来吃饭。

侯玉珊一副出门的打扮:“去你家吃饭?那太好了,这两天忙得焦头烂额,都没心思做饭了。不过,我现在要去机场取车,你先带孩子们回家,我取了车从机场直接去你家。”

“老匡把车放在机场?”

“嗯。”

“那你现在怎么到机场去?”

“打的过去。”

“干嘛打的啊?要几十块钱呢,还是我送你过去吧。”

“那怎么好?你这几天已经忙坏了,又要照顾自己的两个,还要帮我照顾小珊——”

“没事呀,这不都是平时的几件事吗?你小珊又没给我添麻烦,还帮我照顾小康呢。”

“那——就麻烦你载我去机场了。这几个小家伙怎么办?先把他们送到你家去?”

两个女孩都嚷起来:“我们也要去机场!”

连小康都跟着嚷嚷:“机枪!机枪!”

“那我们带上他们一起去吧。”

开车去机场的路上,戴明问:“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回国一趟。”

“去看儿子?”

“去把儿子带回美国来!他还没断奶,怎么能离开妈妈呢?”

“但是——老匡会让你把小恒带回来?”

“他肯定不会让,我只能——偷偷带回来。”

“那个——应该不容易吧?”

侯玉珊心烦意乱地说:“肯定不容易,他肯定会有防备的,但是——我也不能束手就擒坐以待毙啊!”

“既然老匡主动给你打电话报告回国的消息,又把停车的地方告诉你,让你去取车,说明他还是——没把你当外人,也许他是真心想减轻你的负担,把孩子带回去让爷爷奶奶养,你好集中精力学习——”

“不管他是真的为我考虑还是假的为我考虑,我都不能让他爹妈来照顾我儿子,他们乡下人养孩子的方式跟养猪差不多,既不管卫生不卫生,也不管营养不营养,更别说智力开发什么的了。我儿子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还不废了?”

戴明设身处地想一想,很能理解侯玉珊的心情,因为那就好比把小康交给季永康的爹妈带一样,虽然不至于饿死冻死,但生活条件方面,肯定比不上美国,更别说教育培养了。

她没看过公婆怎么养育季永康几兄妹,但她看过公婆怎么养育季永康的侄儿侄女们,那真的是像养猪一样,大铁锅煮一锅饭,就是一日三餐,孩子们爱吃不爱吃,吃饱吃不饱,甚至吃还是不吃,他们都是不管的。

幸好那些孩子都皮实,苍蝇叮了的饭菜,吃下也不得痢疾,馊了的饭菜,吃下去也不拉稀。冬天不穿袜子,光穿一双前露脚趾后露脚跟的鞋,脚趾冻伤了, 脚跟冻裂了,也没人管,

她刚开始还特意给那些孩子买了冬天穿的厚袜子寄过去,但很快就知道没用的,因为等她去那里的时候,看见那些孩子还是光着脚,露着脚趾和脚跟。问公婆收到她寄的袜子没有,都说收到了收到了,但问袜子到哪里去了,谁也答不上来。

她估计侯玉珊公婆家也八九不离十,都是一个搞法。有时并不是因为经济条件做不到让孩子生活得更舒适,而是一种习惯,一种风俗,一种天经地义,祖祖辈辈都是这么养孩子的,也没见养死多少个,凭什么你的孩子就要换一种养法?

她赞同说:“把孩子交给公婆带,肯定是不放心的。我就是怕你只身一人回国——斗不过匡家一大群人,就算你不要命地抢,也抢不过他们一大家子啊!”

“我不会跟他们硬抢的,硬抢当然抢不过,还怕把孩子抢伤了。我会跟他们玩计谋,难道就兴老匡骗我,不兴我骗他一回?”

“怎么玩计谋?”

“现在还没想好,但我肯定不会跟他来硬的。他这次打电话来,我就没跟他闹翻,而是跟他好说好商量——”

“那是对的。你在这方面比我厉害,如果是我,早就慌了神,只知道哭天抹地,发脾气骂人,怪他不该偷偷给孩子办护照办签证。你在那种时刻还知道稳住他,真不简单!”

侯玉珊也挺自豪:“我这个人还是很能控制情绪的。现在他占了上风,把孩子弄回国去了,这就像绑匪弄到了肉票一样,如果我跟他闹翻,他连电话都不给我打了,我上哪儿找他们去?”

“那你现在跑回国去,他会不会起疑心,认为你是去——抢孩子的?”

“应该不会,我已经对他说了,我是给孩子送奶粉回去的,因为国内的奶粉我不放心。他也知道国内的奶粉问题多,搞不好会中招。我还对他说,他这个安排很好,能让我全力以赴读学位。我以前理智上也知道把小恒送回国给爷爷奶奶养是最好的安排,但我感情上受不了。他这次不跟我商量就把小恒带回国去,等于是帮我下了一个决心,做了一个选择,我挺感谢他的。”

戴明发自内心地佩服侯玉珊,在经历了这几天不死也能脱几层皮的煎熬和折磨之后,居然能对那个造成自己痛苦的人说出这么动听的感谢话来!有这么高超的控制情绪的本事,又有这么逼真的表演技巧,不去好莱坞做个一线演员,真是暴殄天物!

“你真是太——能控制自己了!我得向你学习。”

侯玉珊谦虚说:“学什么呀!我这也是被逼无奈,你对你们家老季那么温柔体贴,肯定不会弄到我这个地步。”

“那谁说得准?哪天老季不想在美国待了,保不准也会来这么一手。你看他分析老匡的时候,就像在分析他自己一样——”

21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20)

  1. 今天好早啊!

  2. 双人沙发!

  3. 老三

  4. 老三:)

  5. 怎么这两个凤凰男都那么内心龌龊呢,对自己的女人算计,不考虑老婆孩子的感受. 同意侯玉珊的做法, 等孩子回到美国了立马离婚,这种男人在身边就是个祸害…

  6. 回复“艾文”:

    我感觉你看文很不仔细。前面你有次跟帖说侯玉珊应该先报警,而不应该自己到处找。但艾米在前面已经交待过,侯玉珊早就报了警。

    这一集你又说“同意侯玉珊的做法,等孩子回到美国了立马离婚”,但侯玉珊什么时候说过等孩子回了美国就离婚呢?

    你看文这么潦草,发言这么草率,对作者太不尊重了,还不如潜水算了。

    我把你的IP和ID封了。

  7. 侯玉珊是个聪明女人,处理危急事件时尤其如此。以前她没看透丈夫的心思,放松了警惕,被丈夫钻了空子。但一旦事发,她的脑子还是转得很快的,用的比喻也很恰当:现在就是绑匪劫持人质,她的儿子在匡守恒手里,她当然不能再像平时那样对匡发脾气,而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像匡一样先隐忍,让匡放松警惕,然后采取行动。

    下面就看这两夫妻斗法了,谁的戏演得更逼真,谁能让对方放松警惕,谁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8. 也许侯玉珊平时对丈夫的态度是比较凶,但季永康的分析并不正确。

    匡守恒肯定是要回国的,因为他不想一辈子呆在美国做博士后,而想回国升官发财,这个与侯玉珊对他的态度没有关系。

    他回国也肯定会把儿子带回去,因为他爸妈应该年龄也不小了,谁知道还能活几天,他当然想把儿子送到父母身边过段时间。这个也和侯玉珊对他的态度没关。

    哪怕把侯玉珊换成戴明,对匡守恒迁就服从,匡守恒还是会回国发展,也还是会把儿子带回去。

  9. 匡守恒和季永康这两个家伙都对自己的爹妈和儿子很看重,对老婆尊重不够。封建思想作怪。

  10. 感觉匡守恒会防范很严,即使侯玉珊表现的那么冷静、理智,那个凤凰男既然能心思缜密的把儿子弄回国去,估计把侯玉珊琢摩得很透。要知道侯玉珊应该疼孩子像命根子吧,这时候却还能说出动听的感谢话,恐怕还是会引起他的高度警惕啊。要是能不让他知道就回国内不知道成不成呢?
    能不能发动国内的亲戚帮着盯一盯,别让他给藏起来了….
    本来季永康就够洋洋自得了,这一下戴明不会更压抑自己吧,即使不是天生的火山,咱也不要妄自菲薄成烂泥塘,好消化他的垃圾情绪,多么好的戴明,该争取的、该季永康干的活不能含糊啊,除非是咱懒得理他。
    想起安顿采访手记中的“男人有什么用?”,不体贴穷横的男人要他干啥!如果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女同胞腰杆子挺起来,什么季永康之流统统可以见鬼去

  11. 连看小康一会儿都不肯,耍心眼…要是真正计较起来,可不气死人!

  12. 同意土包子的看法,老匡心思这么深,玉珊肯定骗不了他。

  13.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名言,当然是在他自己还是“被压迫者”的时候说的。

    这人啊,处在不同的地位,就会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得出的结论也就不同,上升的理论也会不同。

    毛泽东当年是揭竿起义的农民领袖,一心要推翻蒋家王朝,自己上台称帝,所以认为被压迫者起来造反是有理的,割据一方,与中央抗衡也是有理的,他曾经说过赞成湖南山东等省各自独立,成立山东共和国,湖南共和国,追求自由独立平等。

    但等他上台了,就不是那回事了,谁要有点自己的见解,就被当成想造反,想搞独立王国,不整死你不罢休。

  14. “我以前理智上也知道把小恒送回国给爷爷奶奶养是最好的安排,但我感情上受不了。他这次不跟我商量就把小恒带回国去,等于是帮我下了一个决心,做了一个选择,我挺感谢他的。”

    ——侯玉珊的确会演戏!这个解释,说得合情合理,令人信服。但她最好先忍一忍,暂不回国,假装一心一意读书,等到放寒暑假的时候,再回国看儿子,那样就更可信了。

    当然,作为一个母亲,她现在实在很难不跑回国去看儿子。

  15. 嫁给一个只顾自己,不顾老婆孩子感受的老公,太 不幸了。

  16. “她是个不吝表扬丈夫的人,经常是用放大镜在寻找丈夫的优点,只要找到一丁点,她都会不遗余力地表扬,因为季永康是个不吃批评的人,只能顺着毛摸,你越批评他,他越跟你对着干,宁可闹得家破人亡,也不愿意认个错,转个弯。但他多少还吃点表扬,虽然达不到一表扬就再接再厉的地步,但至少情绪上会比较高涨,对她和孩子的态度会比较温和。”

    ——很多婚姻导师都是这样教导女人:不要批评你们的丈夫,要维护他们的自尊心,要让他们感到自己是很能干的,要多表扬他们,那样才能让丈夫爱你一辈子。

    戴明就是这样做的,不敢批评丈夫,拿着放大镜找丈夫的优点,加以表扬。但她是否能得到丈夫的一辈子的爱,是否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婚姻,我们得拭目以待。

  17. 老匡真是残忍,把还在吃奶的孩子从母亲身边抱走。他是在挖玉珊的心啊! 其实他用真诚的爱打动妻子说服她学成之后一起回国,也不是没有可能。可能他对妻子缺乏信任,还是他太自私只相信自己?

  18. 回复“茹云”:

    我觉得你没认真看故事。

    上一集里,侯玉珊主动提出自己也回国,但匡守恒劝阻了她,下面是他说的话:

    “喂,喂,你回国干嘛?你在国内就一个小护士,现在又中年半截的了,你回国还能有什么发展?人家收不收你都成问题,再说小珊在美国呆了这么多年,回国还跟得上?还有国内的计划生育政策,我们带着两个孩子海归,不是找罚款吗?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美国,至少要呆到两个孩子念完大学自立了为止!”

  19. 匡守恒把儿子带回国,主要是为了满足他爹妈的愿望,并不是为了要挟妻子也回国,不然的话,当侯玉珊提出回国的时候,他就不会反对了。

    他可能真的是打算回国做“裸官”的,自己在国内贪污受贿,搞了钱存在美国,自己也保持美国绿卡,以备哪天事情败露,他好脚底板擦油——走人。即便事情不败露,他也会愿意到美国养老。国内那些贪官,不都是把子女和老婆往国外送吗?

  20. 我记得艾米早就说过,现在网上这么多文章,作为读者,你不可能每篇都认真看完看懂,所以她不要求她的读者对她的故事认真研读,她自己看文章也经常是一目十行。

    但如果你要发表评论,那就得认真看,看明白看懂了再发言,不然就是公开表示对作者的不尊重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