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28)

侯玉珊接到谢远音的线报,提了几天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

儿子在S市,而不是送回了乡下,那就好多了。她和丈夫出国前在康庄买的那套三居室住宅,虽然不是豪宅,但卫生条件什么的比乡下好了若干倍。

估计爷爷奶奶一时半会改变不了养孩子的方式,还是会像养猪一样养她的儿子,但城市里养猪也比乡下文明啊,一家一户关在自己家里养,危险就小多了,不会在泥巴地里乱滚乱爬,染上寄生虫病,也不会掉进井里河里粪坑里淹死。

最令她振奋的,是丈夫白天不在家!

既然他连周末都忙着在外面跑,那平时就更是不着家了。

公婆那里,应该也没接到严防死守的警告,不然就不会让她的朋友进屋看孩子。

太好了!

她可以趁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去康庄那个家,对公婆说是回来探亲的,把他们支到客厅看电视,自己从卧室保险柜里拿出护照,然后撒个谎,说带孩子出去兜风散步。出得门来,钻进事先就等在那里的出租车,一口气开到机场,溜之乎也。

这真是上天有眼,合该她把孩子带回美国来!

这几天,她一直在为自己的这次行动做铺垫。

首先是麻痹丈夫,所以她跟丈夫通电话时一点口风都没露,而是非常地感恩戴德:“你把小祖宗带走了,可省了我的心了,不用起夜喂奶,总算把这几个月缺的觉给补回来了!”

丈夫很得意:“呵呵,我那时说把小恒带回来,你还不同意。”

“我那不是怕我会想他想得茶饭不思嘛!”

“有没有茶饭不思呢?”

“呵呵,开始是有点不习惯,特别是涨奶的时候,就想让儿子啃上几口。这两天奶已经涨回去了,人也习惯了。”

“那还不赶快感谢我?”

“是在感谢你啊!如果不是你下个狠心把小恒带回国去,我这学期肯定会挂科。嗯,我准备下学期多修几门课,尽快把学位拿到手,回国和你们团聚。”

“你还真回国啊?”

“你回去了,我留在这里干什么?”

“你留在那里做我的大后方啊!我这边还不知道能不能打开局面呢,如果混不好,我还是要回美国的。”

“哦,是这样啊?”她附和说,“那我先看看在这边好不好找工作,不好找的话再回国。”

“不好找也不要回国!就在那边陪孩子读书。”

“喝着西北风陪孩子读书?”

“我怎么会让你们喝西北风呢?”

“你养着我们?”

“当然是我养着你们。”

“你哪来的钱养我们?”

“我挣啊!”

“你在国内挣的钱够我们在美国花?”

“切,如果我在国内挣的钱还不够你们在美国花,那我回国有什么用?”

“你上哪儿去挣那么多钱?”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万一挣不到那么多钱,我还可以回美国,哪怕当个博士后也能养活你们娘儿几个,这些年我不都是这么养着你们的吗?”

她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为了稳住她,还是真心这么想。不过他说的做博士后养着她和孩子,倒是没撒谎,因为这几年在美国的确是他在养她们娘儿俩,她虽然也在餐馆和中国超市打工,但也就是刚来时干过一段时间,自从到T大去读书,就没怎么打工了。

不得不说,他在经济上还是很顾家的,工资都是直接打进他俩的共同账号,他除了买菜买米花点钱之外,其他花销基本没有,也很少给父母寄钱。她用多少钱,他也从来不干涉。

这次他回国,没动他们在美国银行里的钱,也没用信用卡买机票。她问他哪来的钱买机票,他说是用存的mileage(里程数)买的。

也就是说,他没带走一分钱。

这一点,还是挺让她感动的,也相信他回国只是因为不甘心在美国做博士后,而不是要抛弃她。唯一让她不满的,就是他把孩子带走了,如果不是这件事,她一点意见都没有。他回去发展,赚了钱寄到美国给她用,赚不到钱就回美国来,那谁会有意见?

但他把儿子带走,就做得太不地道了!难道没听说过“儿是娘的心头肉”?你把我的心头肉剜走了,却指望用几个钱封住我的伤口,那能行吗?

她不知道如果她偷偷把孩子带回美国来,他会不会跟她闹翻,但她觉得即便是闹翻也不能怪她,谁叫他招呼都不打,就偷偷摸摸把孩子带回中国的呢?

是你开了这个坏头,就别怪我学样!

难道你做得初一,我做不得十五?

她主意已定:哪怕他会跟她闹翻,她也要把孩子带回美国来。

估计他一怒之下会断了他们娘儿几个的生计,不给他们寄钱了,她一个人要养活两个孩子,还要读学位,会比较难。

如果真弄到那个地步,那他是不想继续做夫妻了,那就拉倒!了不起不读这个学位了,重新捡回护士行当,也能养活一家三口。

她把前前后后都想清楚了,立即在网上订票,发现机票这玩意,只要你不计较价格,不计较转多少次飞机,不计较什么时候起飞,什么时候到站,要买票还是不难的,她一下就订到了票,立即收拾东西,开车到机场,把车存在Economy Parking(经济停车场)里,然后检票进站。

坐在候机室里了,她才给戴明打电话,因为那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估摸着戴明应该起床了。

戴明听了她的报告,担心地问:“国内有没有人可以帮你的忙?”

“我不准备惊动别人。”

“你爸妈他们——”

“他们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我没告诉他们,告诉了也帮不上忙,还把他们急出病来。”

“那你姐姐什么的——”

“我姐不在S市,在也没用。她是个胆小怕事的人,遇事都讲‘退一步海阔天空’,‘忍字头上一把刀’,我姐夫在外面拈花惹草,她屁都不敢放一个,我要替她出头,还把她吓个半死,坚决不让我过问她的事。如果我把这事告诉她的话,她肯定要劝我放弃这个计划,搞不好还去搬我爸妈做救兵,让他们来劝说我,那就露馅了。而且她是出了名的好心糊涂虫,说不定会去告诉老匡,以为那样是在挽救我们的婚姻——”

戴明遗憾地说:“唉,我是走不开,如果走得开的话,可以跟你一起去。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心情,坚决支持你!如果有谁把我的孩子带走一个,我肯定也会跟你一样,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孩子弄回来!”

“你这样想,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因为我现在需要的,也就是道义上的支持。再说你还帮我照顾小珊,已经帮我太多了!”

“我就是担心你一个人单枪匹马——抢不过那边三个人——”

“我这次是智取,不是强攻,因为孩子的护照什么的都在他手里,我不可能跟他硬抢,只能是——像他一样——玩心计——”

“一定要把你和孩子的安全放第一,不要急于求成,这次不行,还有下次——”

“我也是这样想。”侯玉珊嘱咐说,“这事就别告诉你们家老季了,免得走漏了风声。”

“他跟你们家老匡——关系还没好到那个地步。”

“没好到那个地步也别告诉他!男人总是向着男人的,你别看他们彼此之间平时也有矛盾,但到了对付女人的时候,他们可沆瀣一气呢。我们家老匡和我姐夫就是这样,平时两个人背地里都看不起对方,但逢年过节到了我爸妈家,他们两个就结成了统一阵线,总觉得我们侯家人在欺负他们两个外人——”

戴明没兄弟姐妹,所以对这个体会不深,只保证说:“我肯定不会告诉永康的。”

“我怕我这几天都不去接小珊,他会起疑心追问你。”

“我就说你心情不好,在家睡大觉呢。”

“那他会问你怎么不带孩子来看我。”

“那我就说接孩子放学的时候已经去看过了。”

“嗯,也说得过去。估计也就是几天的事,等我把儿子弄到手了,他知道不知道就无所谓了。”

侯玉珊在美国转了两次机,又在韩国转了一次,才回到中国。到达S市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多了。

她先从机场往康庄家里打了个电话,是公公接的,她憋着嗓子说:“请叫匡大夫接电话。”

公公回答说:“他不在家。”

“您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呃——不知道,没个准稿子的。”

她一听,立即结束通话:“那等他回来我再打电话吧。”

放下电话,她就叫了辆出租,直奔康庄。

到了自家楼下,她让司机打表等着:“我上去拿点东西就下来,你在这儿等我,我按时间付你钱。”

司机不太情愿:“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下来?如果你上去之后不下来了,我不白等了?”

她掏出一百美元:“这个押你这儿——”

司机还是不相信:“谁知道这是真钱还是假钱?”

她把身上仅有的一点人民币全掏出来了:“都放你这儿,放心了吧?”

“行,你快点哈。”

她匆匆上楼,来到自家门前,还没开门,就听到里面电视剧的声音。她掏出钥匙,伸进锁孔,打开了门。

两个老人都沉浸在电视剧情里,她走到跟前他们才发现。

公公惊讶地问:“你——你找谁?”

她亲热地叫道:“爸,您不认识我了?我是玉珊啊!”

两个老人上下打量她一阵,惊喜地说:“真是玉珊勒!玉珊回来了!”

她问:“小恒呢?”

“在里屋睡觉。”

她急忙跑到主卧,看见地上铺着花花绿绿的儿童地毯,儿子正在上面睡觉。

她心疼极了,一步抢过去,抱起儿子,放到床上,咕噜说:“地上多凉啊,怎么能放地上睡呢?”

婆婆声辩说:“放床上怕他摔下来——”

她想说“你们放一个人在这里陪着他会死人啊?八百年没看过电视还是怎么的?”,但她忍住了,反正马上就把孩子带走了,你们看电视把眼睛看瞎都不干我事!

她支使那两人说:“你们去看电视吧,这儿有我。”

婆婆还在客气:“你吃饭了吗?”

“吃了,吃了,在飞机上吃的。”

那两人还想说什么,被她脸上“别问了,我这儿烦着呢”的表情给吓退了。

等那两人一离开卧室,她立马把门关了,反锁上,到保险柜里去找儿子的护照。

还好,保险柜密码没换,她一下就打开了。

但护照不在里面。

她又到各个抽屉去找,到各个鞋盒子去翻,到各件衣服口袋里去掏。

什么角落都找了,就是没找到儿子的护照。

她溜到别的房间去找,还是没找到。

15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28)

  1. 沙发!匡是吧护照带在身上了?
    Joy

  2. sf~~:)玉珊想到了那么多可能性,没想到关键的护照找不到,估计那会儿心里会很急,捏一把汗。。。。

  3. 第二

  4. 好惊险!侦探和反侦探都有两把刷子!

  5. 护照被匡守恒藏起来了吧!

  6. 看来此行失败了。

  7. 真是一对活生生的Mr. & Mrs. Smith

  8. 精彩!好奇老匡到底打得什么算盘

  9. 这个老匡够狡猾的。

  10. 从这集的描写来看,匡守恒还是挺不错的一个男人,在经济上有担当,愿意挣钱养家,也挺照顾妻女。如果他不是偷偷把儿子带回国,简直就可以算是一个模范丈夫了。

  11. 侯玉珊挺有个性的,需要的时候,可以亲热地叫公公为“爸”,不想应酬的时候,脸上可以立即挂上“别问了,我这儿烦着呢”的表情。

    对丈夫也一样,为了麻痹丈夫,她一席话不仅说得情真意切,还头头是道。不管匡守恒信不信,我肯定是会相信的。

  12. 孩子还在吃着奶,就这么带走,这个爹心肠还是算狠的。

  13. “我姐不在S市,在也没用。她是个胆小怕事的人,遇事都讲‘退一步海阔天空’,‘忍字头上一把刀’,我姐夫在外面拈花惹草,她屁都不敢放一个,我要替她出头,还把她吓个半死,坚决不让我过问她的事。如果我把这事告诉她的话,她肯定要劝我放弃这个计划,搞不好还去搬我爸妈做救兵,让他们来劝说我,那就露馅了。而且她是出了名的好心糊涂虫,说不定会去告诉老匡,以为那样是在挽救我们的婚姻——”

    ——本故事已经不止一次提到侯玉珊的姐姐了,她很可能是“糟糠联盟”里的又一员,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她下不下堂只是个形式问题,从实质上来说,她已经下堂了,只不过因为她胆小怕事,不敢反抗,所以还在维持着。

    有侯玉珊这样泼辣的妹妹,这位姐姐迟早会起来反抗,加入“糟糠联盟”。

  14. “这事就别告诉你们家老季了,免得走漏了风声。”

    ——会不会是戴明无意当中告诉了老季,或者老季猜出来了,然后提前警告了匡守恒,所以匡守恒把护照藏起来了?

  15. 真的,看老匡这集的表现还算挺不错的,顾家有责任心,简直都能让人原谅他的不告而别,从他的角度想想,因为怕老婆不同意而不敢声张,就是没有设身处地的照顾到幼小儿子和娘的不可割舍.难怪,我们农村里出来的很多男子在教养孩子的时候一直崇尚的就是不能娇惯\越摔打约结实!所以很难体会一个作妈妈的对孩子的那种恨不得一点委屈也别受的细腻感情
    是老匡狡猾还是老季通风报信?估计老季猜出来了,倒不是出于同仇敌忾,也许是私心不想让侯玉珊如意?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