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34)

侯玉珊本来是想跟丈夫温存一番,把他整疲乏整睡着了,就给戴明打电话,让戴明去她家保险柜把儿子的出生证找到寄过来,她好去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给儿子办护照,然后把儿子带回美国的,但她刚躺下,就想起谢远音还不知道情况有变,可能正在楼下待命,得赶紧通知人家一下。

她从丈夫怀里往外钻。

他抓住她,问:“到哪去?”

“去找点水喝,我口好干。”

他放开她:“去吧,给我也带点来。”

“好的。”她怕他跟出来,赶紧使个定身法,“你看着儿子,别让他从床上掉下来。”

“我把他抱爷爷奶奶那边去吧,平时都是跟爷爷奶奶睡的。”

“别别别!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又辛苦了一天,晚上还不让人睡个好觉?”

匡守恒脱得精赤条条的,也懒得起来穿衣,顺水推舟地说:“好吧,今晚就让他跟我们睡算了,明天一定让他跟爷爷奶奶睡。”

她为了显得很有让儿子长住中国的决心,提议说:“我明天去给儿子买个小床,让他单独睡。”

“慌什么?还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多久呢——”

她一惊,以为丈夫已经看穿了她的诡计,强作镇定地说:“总要待好几年吧”

“那谁说得定?”

“什么意思?”

“我这不工作都还没找定吗?如果在这里找不到如意的工作,我待这里干嘛?肯定会到别处去。你现在赶着买那么多东西,到时候要走多麻烦!卖又卖不掉,搬又难得搬。”

“你准备去哪里?”

“去R市投奔大哥。”

丈夫说的这个R市的大哥,其实是她姐夫。匡守恒嘴甜,两人刚开始谈恋爱,还没最后敲定呢,他就管她爹妈叫“爸爸妈妈”,管她姐姐姐夫叫“姐姐哥哥”,连她这个亲妹妹,都一直叫姐夫“老于”,从来没叫过一声“哥”。

她好奇地问:“我姐夫又不是R市的市长书记,你跑R市去,他能让你当上R市药监局局长?”

“到R市就不是去药监局谋事了——”

“那你去那里干嘛?”

“大哥说过,如果我在S市混得不顺,可以去他那里干。”

她没心思详细探讨他的雄心壮志,随口说声“那也挺不错的”,就溜到客厅,给谢远音打电话:“你们到哪了?”

“在你楼下。”

“已经到了?真对不起,我今晚走不了啦,护照没搞好,他给小恒办的是中国护照——”

“办中国护照怎么了?”

“上面没有美国签证,我怎么能把他带进美国呢?”

“哦,还真是呢!那怎么办?”

“我得先想办法给儿子办美国护照,办好了才能带他走。今晚太麻烦你们了,现在你们——回去休息吧——”

“好的。你确定今天不走了?”

“确定。麻烦你们了!”

“那我们走了。”

“好的,谢谢!”

她打完电话,溜到卧室门口看了看,丈夫已经睡着了,轻微的鼾声,均匀地响着。

她又溜回客厅,给戴明打电话:“不好意思,又得请你帮忙。”

“没事,说吧。”

“我想请你到我家去,从我卧室closet(挂衣间)那个保险柜里把我儿子的出生证拿出来,先传一个扫描件到我email(电邮)里,然后用最快的快件寄到我S市的朋友家。”

“好的,我这就去办。怎么突然想起要出生证?”

“因为需要给我儿子办美国护照。”

“你没找到他的美国护照?”

“不是没找到,而是他爸根本没给他办美国护照!”

“没办护照?那他是怎么把孩子带进中国的?”

“他给孩子办的是中国护照。”

“办的中国护照?干嘛要办中国护照?”

“唉,一言难尽。我现在不能多说,老匡在里屋睡觉呢,怕他听见。”

“好的,我现在就去你家。”

“你没上班?”

“在上啊,不过没关系,趁我现在实验还没做上,先去你家再说。”

“真是太麻烦你了!”

“别客气,你自己小心。”

“我会的。”

她把保险柜的密码和谢远音的地址都告诉了戴明,就挂了电话,正准备去冰箱拿水,一回头,发现丈夫就站在她身后。

她感觉尿都快吓出来了,心儿狂跳了一阵,才回过神来,嗔怪说:“怎么一声不响地站人身后,吓死个人的!”

“等你拿水等了半天都不来——”

她差点说出“你不是睡着了吗”,话到嘴边硬是被她吞了回去。

他问:“给谁打电话呢?”

她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但肯定没听到她跟谢远音的谈话内容,便避重就轻地说:“给戴明打个电话,问下小珊的情况。”

“小珊怎么样?”

“挺好的。”

“住在戴明家?”

“嗯。”

“我怎么听到你在说寄出生证什么的?”

她暗叫糟糕,被他听见了!但她还想负隅顽抗:撒谎说:“哦,是这样的,你不是说要给小恒在中国办户口吗?我怕办户口需要出生证,所以让戴明帮我把出生证寄过来。”

“你想得挺周到呢。”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讽刺她,如果是在讽刺,又是在讽刺什么。她干脆给他一个不吭声,等他自己揭秘。

他又问:“但她上哪儿去找小恒的出生证?”

“呃——我把家里保险柜号码告诉她了——不过你别担心,她是个正派人——”

“我担什么心?就算她不是正派人,我们那保险柜里也没什么值得偷的。”

“嗯,也是。”

“我是怕她白跑一趟!你赶快给她打个电话,叫她不用去咱家拿出生证了。”

“为什么?”

“我已经带回来了。”

她差点跳起来:“什么?你把小恒的出生证也拿走了?”

“我不拿他的出生证,怎么办户口?”

“国内办户口还要美国的出生证?”

“你刚才不还说办户口要出生证,所以你叫戴明给你寄过来吗?”

“但是——”

“别但是了,想也想得到嘛。办户口总得有个出生证明才行,不然人家怎么知道他爹妈是谁,户口应该落哪儿?”

“那——那那我怎么没在保险柜里看见他的出生证?”

“你没在保险柜里看见出生证,还叫戴明去帮你拿?”

“我不是说家里——美国那个家里的保险柜,我的意思是——这边的保险柜——你放到保险柜里的那个——大信封——里面没出生证啊!”

“我又没把出生证放那个信封里,怎么会在那里面?”

她恨得牙痒痒:“那你放在哪里?”

他笑嘻嘻地说:“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

“这都是重要文件,丢了很麻烦的。”

“怎么会丢呢?”

“你到处乱放,怎么不会丢呢?”

“谁说我到处乱放?”

“那你放在哪里?肯定不在这个屋子里,是不是在外面还有套房子?”

“我上哪儿去还有套房子?出国这么多年,如果不是这套房子没人要卖不出去,我们连这套房子都没有了,现在回来还得去住旅馆——”

“那就是放在你小三家?”

“我没小三。我老早就说了,我情人老婆女朋友意中人,等等等等,全都是一你!你身兼数职!”

要搁在平时,听到他这么肉麻的表白,她至少要奖励他一个香吻,但今天她是越听越烦:“别JB啰嗦了!你到底把小恒的出生证藏哪里了?”

“藏什么呀?是交上去办户口,还没还回来。”

“为什么不还回来?”

“还在办嘛,等办好了,人家自然会还回来。你急什么,怕人家把出生证吃了还是怎么的?”

“不是怕吃了,但是——”

“但是怕坏了你的大事?”

“我什么大事?”

“呵呵,别跟我玩藏猫猫了!跟你在一起过了这么些年,你那小脑袋里转什么筋,我还不知道?”

她硬着嘴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我给你翻译翻译:我说的是,我知道你这次回来是来抢孩子的!”

她被他揭了老底,知道瞒也瞒不住了,恼羞成怒,索性撕破脸皮干上了:“谁抢孩子啊?我自己的儿子,我不该带在身边?你还好意思说抢!我都不知道是谁先偷走了我的孩子呢!”

他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进卧室,关上门:“要说我们在这里说,别让我爸妈听见。”

她也不想他爸妈听见,免得三人结成统一阵线对付她一人。

她指着他问:“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把小恒带回国来?”

“我不是对你说了吗,一是想减轻你的负担,二是圆我爹妈一个梦——”

“我要你减轻我的负担了吗?”

“你没有,但我主动要减轻你的负担不行吗?”

“你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谁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匡守恒诚恳地说:“我没打什么主意,只是想着——如果儿子跟着我,你就不会跟我离婚,去嫁老外。”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老外了?”

“你没说过,但你有大把的机会。那个Jeremy(杰瑞米),不是一直在追你吗?”

“他追我有什么用?我不是把你带到店里,而他看到你就打消念头了吗?你那时不是挺自信,说只要你一露面,无论什么妖魔鬼怪都会遁形吗?”

“我现在还是挺自信,只要我一露面,无论什么妖魔鬼怪都会遁形。问题是我现在不在美国啊!我回了中国,你在那边,妖魔鬼怪还不都肆意猖狂?”

“他们猖狂他们的,我有自己的主心骨!”

“人怎么经得起天长日久的追求呢?况且还是你最心仪的老外,你不是一直想要生个混血儿的吗?”

“那不都是开玩笑的吗?”

“玩笑都有三分真的。具体到这件事,那就不只是三分真,最少有七分真了!”

“但是你——把儿子带走就能阻止老外追求我了?”

“追求肯定是阻止不了的,你要跟他们上床,我也阻止不了,但至少你看在儿子的份上,不会跟我离婚——”

她叫起来:“你这也太——自私自利了吧?为了我不跟你离婚,就把儿子抢走,让他这么小小年纪,就离开自己的妈妈。有你这么自私自利的人,我倒贴也要找个老外!”

“我已经说了,我没法阻止你找老外。”

“我不光要找老外,还要跟你离婚。”

“那我也没办法,但我至少还有儿子。”他平静地说,“我知道你这次回来是来抢儿子的,我劝你死了这条心,他没有美国护照,你是没法把他带进美国的。你也不用想着补办出生证什么的,因为我肯定不会在他的护照申请上签字,更不会陪着你去使馆给他办护照。你没有我的同意,想给他办美国护照也办不成。至于中国这边,我都打过招呼了,你要是带着儿子闯关,他们不会放你出境,还会把你逮起来关牢里去!”

她咬牙切齿地说:“匡守恒,你太——狠——了!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的!”

匡守恒委屈地说:“我这么做,还不都是因为太爱你了?如果你要我付出代价,那也是爱你的代价,我愿意付!”

27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34)

  1. 板凳

  2. 第一!

  3. 老匡把儿子当筹码了。

  4. 这个男人真是老谋深算,心狠手辣,太可怕了!玉珊想夺回孩子可能只有走法律的途径了。

  5. 匡守恒带儿子回国发展真实孤注一掷啊,冒着夫妻反目,家庭破裂的危险。侯玉珊,为了儿子也只能暂时忍着了,从长计议。侯玉珊的想法很难瞒过她老公,看来抢儿子光靠她自己很难。

  6. 回复“忆江南”:

    可否请你提供几个“走法律途径”的具体方法?

  7. 我个人感觉“走法律途径”不是很好办。

    如果侯玉珊在中国提出离婚,情况对她很不利,孩子是中国护照中国户口,孩子的父亲在中国,可能还有后门和关系,孩子很可能被判给父亲。

    如果候玉珊在美国起诉,美国法庭倒是很可能会把孩子判给她,但美国会不会派个特工队去帮她把孩子抢回来,就是个大问号了。

  8. 回复"十年忽悠":
    实话说,这"法律的途径"我很不清楚,这要请教律师。而走这种途径,也不一定能夺回孩子,尤其在中国这种法律只是一个幌子的地方。玉珊想暗中夺回孩子不成,只能明争。所以我猜她可能走法律途径。
    你写的评语我很喜欢看,常常一语点醒我这糊涂人,让我学习了!如果我有什么地方不对,请多指教!谢谢!

  9.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匡守恒早把后路给想好了,狡猾!匡守恒宁肯闹到离婚也不把孩子还给侯玉珊。可是也没见他多照顾小孩呀,白天忙找工作,没时间照顾,晚上孩子也是跟着爷爷奶奶睡,难道就因为是个男孩就这样死死的把孩子抓在手里。

  10. 匡守恒委屈地说:“我这么做,还不都是因为太爱你了?如果你要我付出代价,那也是爱你的代价,我愿意付!”——匡守恒那么聪明,以他对侯玉珊的了解肯定能预测到这么做太可能把俩人关系闹僵了。可能他爱的方式就是要把对方牢牢抓住,至少是形不散。

  11. 匡守恒诚恳地说:“我没打什么主意,只是想着——如果儿子跟着我,你就不会跟我离婚,去嫁老外。”
    *******
    匡守恒简直把儿子当成人质了。

  12. 匡守恒这种人,太自私了。

  13. 还是匡守恒了解妻子,孩子是妻子的命根子,为了抓住妻子,先抢稳孩子。
    可是这样抓住妻子有什么意思呢?口口声声爱妻子,却一味与妻子的愿望背道而驰,本质上讲,和李兵之流的自私如出一辙啊,尽管匡守恒在生活细节上挺疼爱侯玉珊的,如果侯是一个没有主见没有原则的人,大概暴露不出什么矛盾。说到底,两个人的对生活的看法、追求目标不一样,又都很坚定,所以注定会分道扬镳。

  14. 但是代价都不小,失去了之后会不会后悔?
    其实有不少女人得到匡守恒这样的爱之后也就很知足了,也许还把他的这种算计当成爱的证明了,即使两人之间也有不少分歧,但是又不敢奢望获得完美的爱情,不尽如人意,但也强似没有,并不敢轻易放弃。

  15. 现在匡守恒防备森严,侯玉珊能有什么办法呢?这样一个处心积虑的丈夫,自己以前算是错估了他。只能先回去美国,还要照顾小珊啊。
    匡的算盘打得精。本来匡不愿意妻子回国,如果将计就计留在国内,守着儿子呢,也许还能逼丈夫放弃儿子?可惜自己不敢冒险。毕竟那边女儿已经上学了,既不能放弃学业,又不能没人照顾,好个两难。

  16. 隐形的翅膀

    结婚这么久, 孩子有了两个,这个丈夫/父亲考虑这样的大事却完全是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的, 根本没有为家人考虑。聪明才智全用来算计自己的家人,有什么打算也都不和家人沟通,明里一套,暗里一套。 连自己的妻子也防了又防。这样的男人让人觉得脊背发凉。 不过我想,他估计也没有真正的信任过谁,也挺可悲的。

  17. 隐形的翅膀

    哎,最近中文写的少了,连标点都不会用了。短短一篇,乱七八糟的句号一用,读起来还真是别扭。承认错误先,希望版长们别把我的帖子删了。

  18. 可怜的玉珊,我理解你的心情。希望现在孩子已经在你身边,享受应有的母爱。匡大夫能这样栓住老婆,孝敬自己的爹妈吗?手段太恶劣,迫使母子分离,将来儿子大了,知道真相,不晓得会怎么想

  19. 第六集提到:“噩耗传来的时候,候玉珊正在孤儿院做义工”。不知是什么噩耗,真心希望玉珊母子已经团圆。

  20. 我觉得候玉珊最后肯定得到儿子了,不然的话,她哪里会有心思向艾米提供故事?肯定正忙着夺回儿子呢。

  21. 这样的情况,偷偷抱着孩子跑美驻华大使馆,不知能否得到使馆帮助?我瞎想的,呵呵

  22. 会不会是玉珊儿子出事了?因为前文提到有大人把小孩单独放床一边去的情形—-福禄桐

  23. 匡守恒城府很深。他明明知道侯玉珊回来的目的,却扮糊涂,戏演得很好。

  24. 要说匡守恒不爱侯玉珊,也说不过去,如果不爱的话,他真的用不着煞费苦心讨好侯玉珊这么多年。以他现在的条件,再找个女人为他生儿子也很容易,用不着死死抓住侯玉珊。

    但他的爱是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爱法,只要能留住自己所爱的人,什么方法都可以i采取,而且只管自己爱不爱,不管对方需要不需要这种爱。

    当然,很多人会说这根本不是爱,或者这不是爱侯玉珊,而是爱自己。但按照匡守恒对爱的定义,这就是他所认为所追求的爱。

  25. 匡守恒的爱也太霸道了点,完全不管侯玉珊喜欢不喜欢他这样的爱。有点像咱们中国某些家长的爱:我替你做决定,是为了你好,你个没脑子的,哪里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我能不知道怎么才对你有利?如果不替你把着关,你的前途还不被你糟蹋了?

  26. 匡守恒这样的男人,可能只有等他找了小三了,才会放开侯玉珊。

    被一个不懂得如何爱的人死死地爱着,也是很可怕的呀!《不懂说将来》里的李兵,不也是用孩子做人质,迫使老婆不跟他离婚吗?但一旦他找到别的、在他看来更好的女人了,他还是会放手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