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38)

周末,戴明带着小明小珊和小康,浩浩荡荡地到柏老师家去上钢琴课。

她家这个二小子啊,虽然还没开始学钢琴,也不像是个学钢琴的料子,但自从满月起,就跟着她去柏老师家,已经是轻车熟路,比谁都积极。

她坐月子的时候,是侯玉珊送两个女孩去柏老师家学琴。

本来家里闲着个季永康,完全不应该麻烦侯玉珊的,但她知道丈夫从来都不赞成女儿学钢琴,没阻挠她送女儿学琴就算天大的人情了,如果叫他开车送女儿去学琴,他肯定会叫女儿干脆别学琴算了,所以她只好请侯玉珊代劳。

后来,她月子坐完了,就不好意思再麻烦侯玉珊了,都是自己开车送小明去学琴。

但丈夫也不愿照顾小康:“你把他带去吧,反正你坐那里等小明上课,也没别的事可干。”

“是没别的事可干,但那是人家柏老师的家,我把一个吃奶的孩子带去,像什么话呀?”

“有什么不像话的?”

“小孩子吵啊!”

“他弹钢琴不吵?”

“但那是乐音,咱们这是噪音嘛。”

“谁说是噪音?咱们儿子的声音,比他那钢琴不好听十倍百倍?”

她见他这么爱儿子,还是很开心的,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就算人家不嫌吵,但我——上哪儿给孩子喂奶?”

“那你把他放家里,我拿什么给他喂奶?”

“我已经把奶泵出来了,放在奶瓶里——”

“那你在柏老师那里不是一样可以用奶瓶喂他吗?”

她无话可说,只好把小康带上,准备一旦柏老师有意见,她就跟小康坐在自己车里等,喂奶也可以在车里喂。

但柏老师一点也不嫌小孩吵,还把自己的儿子叫出来看小baby(婴儿)。

小聪来了,一声不响地站在她旁边,看着小康,半天不眨眼,也不动窝。

她看着那孩子湛蓝湛蓝的眼睛,感觉像两个深不见底的湖泊一样,不知道下面藏着什么机关,心里有点发毛,这孩子的眼睛怎么这么大啊?大得像能勾魂摄魄似的,老这样定定地看着小康,会不会对小康不好啊?

她趁没人的时候小声问:“小聪,你看什么呢?”

“看baby。”

一句话说得她哑口无言!

可不就是在看baby吗?

她换个方式问:“你看baby什么呢?”

“看他睡觉。”

又让她哑口无言!

可不就是在看baby睡觉吗?

这孩子,到底是不会听话,还是太会答话?

真让人没辙!

她劝说道:”“你去自己屋子里玩吧——”

“不去。”

“为什么?”

“我想看baby。”

她没办法,只好让他看。

看了一会,小康醒了,叽叽躁躁地要吃奶,她站起身,对小聪说:“我要带小baby去外面一下,你去自己房间玩吧。”

“我去外面看baby。”

“但是——小baby要——吃饭了——”

“我看他吃饭。”

她正在为难,柏老师和小明一起来到客厅,对儿子说:“小聪,小明上完课了,你们去玩吧。”

小聪立即忘了小baby,带着小明到自己房间打游戏去了。

柏老师见她抱着孩子,一付即将出发的样子,好奇地问:“你——要去哪里?”

“我——这孩子——他饿了——”

他指着自己的卧室说:“你可以用那间房。”

她吓一跳,这是什么意思?

他解释说:“你不是说孩子饿了吗?你可以去那里,比较——有privacy(隐私,避人)。”

“privacy?”

“你不是要给他——喂奶吗?”

“呃——”

“你可以在那个房间里喂。”

“哦,是这样,太谢谢你了!我还是——去车里喂吧——”

“车里多不方便!就用那个房间吧,没人会去那里打扰的。”

她在他的带领下,抱着小康去了他的卧室,他没进去,只从外面替她关上门,就离开了。

她坐在卧室里的沙发上,给儿子喂奶,顺便也打量一下柏老师的“闺房”,发现一点也不像单身男人的房间,因为一点都不杂乱,而是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但也不像已婚男人的房间,因为墙上没有结婚照,床头柜上没有任何女性用品。

后来,小康长大一点,会爬了,小聪就跟在小康后面爬,两人从一间屋爬到另一间屋,爬得不亦乐乎。

小康会走路之后,成了一个专职破坏分子,只要他能够得着的东西,他都要抓起往地上砸,听到摔碎的声音,特别是听到大人惊慌惋惜的叫声,他会得意地格格笑。

她有点不敢把小康带去上钢琴课了,怕一时疏忽,被孩子钻了空子,把柏老师家的贵重摆设抓一个砸碎,那可是赔都赔不起的!

有一次,她不顾丈夫反对,也不顾儿子哭喊,硬把小康放在了家里。

柏老师好奇地问:“今天怎么没带儿子来?病了吗?”

“没有,今天放在家里让他爸看着。”

“干嘛不带这儿来呢?”

她不好意思地说:“呃——他——挺吵的——”

“吵点热闹啊。”

“而且他——挺爱搞破坏,怕把你家里的东西摔坏了——”

“没事啊,我放高一点,让他够不着——”

“柏老师,你对小康——真是太好了!”

“我这也是出于私心,因为我儿子挺喜欢跟小康玩。”

说来真是有缘,小聪跟谁都玩不到一起,就跟她家的两个孩子能玩到一起,只要是跟她家的姐弟俩在一起玩,就一点也不自闭,跟正常孩子没有两样。

但柏老师对儿子的娇惯不仅没改正,还变本加厉了。儿子不肯去上学,他就让儿子不去上学。

本来她不知道柏老师的这些安排,因为她就是周末才来柏老师家,小聪平时上学没上学,她完全看不出来。而且她是个很自觉的人,不会多事打听柏老师的私事,所以一直以为小聪像其他孩子一样,也在上学呢。

但柏老师自己透露出来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她豪爽地说:“什么忙,尽管说,只要我有那个能力,肯定会帮。”

“你肯定有那个能力。”

“是吗?你这么看好我?”

“嗯,我知道你是大陆名校毕业的,绝对没错。”

“到底是什么忙?”

“是这样的,我虽然半路出家改学了电脑,但我是搞音乐出身,数理化基础很差,教不了小聪,所以想请你来教——”

她不知道他说的这个“数理化”是不是国内通常说的那个“数理化”,应该不是,因为小聪还这么小,按理说还没到学数理化的年龄。但也许美国或者香港的说法不同,所谓“数理化”,说不定就是算数和常识之类。

她问:“他老师不教数理化吗?”

“他老师就是我。”

“是你?”

“嗯,我在家教他。”

“他不去学校的?”

“不去,他是home schooling(上家庭学堂)。”

“还可以这样?”

“当然可以,很多人都这样的。”

“那这样——好吗?”

“怎么不好?统计数据显示home schooling的孩子成绩更好,学业负担更轻。”

“真的?那你说的这个数理化——是指数学物理化学吗?”

“是啊。”

“小聪学数理化还——早吧?”

“不早了,我让school board(教育局)给他评审过了,他数理化已经达到七年级水平——”

她自认教个初中数理化还是绰绰有余的,便一口应承下来:“行啊,没问题!”

柏老师显然很高兴,她则有点担心地问:“我们自己在家里教他,能不能保证质量?”

“当然能。他要参加统一考试的,pass(通过)了才能升级和毕业。要说教育质量,home schooling的质量更好,因为都是自己的家长在教,当然会尽心尽力,而学生可以按自己的pace(速度,进度)学习,不必跟其他孩子捆在一起,被那个最慢的拖住,人家走多慢,他也得走多慢。”

这点她还是相信的,但学校也不仅仅是教点书本知识啊!

她问:“那他——不出去跟人接触,会不会——越来越——封闭呢?”

“你觉得他封闭吗?”

她心说这还用问?明摆着的嘛,不封闭也不会不肯去学校了。但她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解释说:“我这个‘越来越’没用好——”

他分辨说:“我知道你跟很多人一样,认为小聪是自闭症,但他不是的!真的不是!我可能忘了告诉你,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跟小聪现在一样,不爱跟人接触,只愿意呆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做自己想做的事——”

“那你——是不是觉得很孤独?”

他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带着自己的小世界出生的,他们从生下来就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需要外界的接纳和认可。另一种人是为了外面的这个大世界而生的,他们只有被外界接纳和认可,才有归属感和安全感——”

“那你和小聪肯定是第一种人。”

他点点头。

“我和小明——应该是第二种人了吧?”

他又点点头。

她有点不高兴,这话怎么说的呢?你转这么大个弯,不就是为了说明你和你儿子很独立,很自主,不依靠别人就能活得很好。而我和我女儿就没有独立性,不自主,需要挤进别人的世界才活得好吗?那你干嘛还要我女儿陪你儿子玩呢?就让他从精神上自给自足不就行了?

他好像觉察到她的不满,解释说:“我不是说第一种人比第二种人好,而是说——世界上就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不能轻易走出自己的世界,也不能轻易接纳外人进入自己的世界。在外人眼里,他们是很怪的一类人,但对他们自己来说,则很正常,外界才是怪异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中的一些人会逐渐改变自己,向外部世界靠拢。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们不应该强迫他们走出自己的世界,也不能强迫他们接纳外人进入他们的世界,因为那对他们来说,是很痛苦的,是违背他们的天性的。我很羡慕你和小明,能这么轻松地敞开自己的世界,能这么友好地进入哪怕是最封闭的世界,给禁锢在那个世界的灵魂带来——慰藉——”

他这么一说,她马上就忘了方才的不快,感动得热泪盈眶,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要有那么好的话,也不至于连自己丈夫的世界都不能进入——”

他审视地问:“你觉得不能进入他的世界?”

她赶快止损:“没有,没有,我瞎说说呢。”

20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38)

  1. 沙发!

  2. 戴明和柏老师可能会有故事。

  3. 老三。

  4. 第三~~

  5. 怎么越来越觉得柏老师和戴明默契呢,能够互相理解支持太不容易了。

  6. 隐形的翅膀

    故事又回到美国这边了。 现在玉珊应该已经回到美国了吧。

  7. 戴明很单纯善良。

  8. 艾米写得太好了。

  9. 柏老师和季永康相比,真是好太多了!不仅对自己的孩子好,对别人的孩子也不错,心很细,连喂奶需要privacy这样的细节都想到了。戴明如果能跟柏老师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

  10. 我也认识几个home schooling的人,以前有个邻居,三个孩子都是home schooling,都考上了很好的大学。还有一个同事的孩子,也是home schooling,他老婆有硕士学位,但不工作,就在家教孩子,他家的孩子也都考上很好的大学。

    但那些学校运动队或者乐队的学生,可能就不能home schooling了,或者说home schooling的学生,就不方便参加学校运动队或者乐队了。

  11. 季永康也只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而且是井地蛙

  12. 很同意柏老师讲的那些关于“自闭”的观点。

  13. 后来,小康长大一点,会爬了—–哈,我觉小孩爬来爬去特别好玩

  14. 柏老师真是个好爸爸!

  15. 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带着自己的小世界出生的,不过有的人会经常走到外面的世界去逛逛,而有的人则总是关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有的人只想把外面世界的好东西都拿到自己的小世界里来,有的人会用自己小世界的东西去换取外面世界的好东西,还有的会舍得把自己小世界的好东西无偿的贡献给外面的大世界。

  16. 季永康就是一个不愿意把自己小世界的东西给别人,只想从别人的世界里攫取好东西的人;

    柏老师愿意用自己小世界的好东西去换外部世界的好东西;

    戴明则愿意把自己小世界的好东西贡献给外面的大世界。

  17. 隐形的翅膀

    这三个女生以后的感情归属在哪里呢?戴明看起来和柏老师很配,远音的丈夫应该是精神出轨了吧, 也许这以后,远音就看海龟男顺眼了。 玉珊的心思都在抢儿子上,暂时似乎看不出有什么候选人。

  18. 白痴发帖被删被封,只好点下拇指泄愤了。

    人家“步步”说了个小孩爬来爬去很好玩,也有人点四个下拇指,这不是白痴是什么?

  19.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带着自己的小世界出生的,他们从生下来就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需要外界的接纳和认可。另一种人是为了外面的这个大世界而生的,他们只有被外界接纳和认可,才有归属感和安全感——”归纳得真好!以后碰到活在“小世界”的人,要尊重和理解他们。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