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40)

澳洲海龟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机密地说:“差点忘了,合同上要填地址的,通讯地址你可以填郁老师学校或者我们公司都行,但是家庭地址你要填个国外地址。”

谢远音莫名其妙:“为什么家庭地址要填国外的?”

“因为我给郁老师报的是‘美籍华人’。”

“他哪是什么美籍华人?”

“不是也没关系,这么报是为了出书。”

“美籍华人才能出书?”

“也不是美籍华人才能出书,但是营销的时候打着美籍华人的名号比较吸引眼球。”

“但我们回都回国了,哪里还有国外地址?”

“用你以前的地址就行。”

“但那是个公寓,我们搬走了,肯定有别人搬进去了——”

“没事,‘华文精品’不会往那里寄东西的,他们会寄到‘通讯地址’。”

她勉强答应了,但心里还是不太舒坦:“我和飞鸿都是——实诚人,如果出本书要搞这么多——歪门邪道,那还不如不出。”

“这不是歪门邪道,如果出版界绝对是按照书的质量来决定出版不出版,那我们找关系走路子就是——歪门邪道。但现在出版界根本就不看书的质量,你写得再好,如果没人知道,也就没人给你出版。就算出版了,如果卖不出去,那就等于没出。所以我们做这些,只是相当于去包青天衙门外喊一声冤而已,不是为了沽名钓誉,而是为了让出版界和读者知道郁老师写了这么一本好书——”

她想了想,觉得是这么个理:“那就用玉珊的地址吧,万一‘华文精品’有东西寄到国外,也收得到。”

“对,就这么办!”

回到自己的格子间,她也没心思干活,马上发短信给丈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

但他好一会都没回信。

她知道他发个短信手像脚,不知道是指头粗了,还是完全没感觉,敲键盘总是敲在四面不相干的键上,很少第一次就点对字母的,所以半天打不出几个字来。

她就不为难他了,跑到洗手间给他打电话。

他正在电脑上手忙脚乱地折腾:“怎么进不去啊?老说我用户名或者密码不对!”

“可能把密码输错了吧?”她把密码说了一遍,“再试试。”

他又试了一遍:“还是不行!”

”那就是用户名输错了,”她把用户名说了一遍,“你再试试。”

他再试试,又再试试,再再试试,终于进去了:“合同在哪里?”

“在那封‘wen xue’的邮件里。”

“哪里?哪里?没看到‘文学’啊!”

“你当汉字了吧?不是,是拼音,w——e——n——x——u——e。”

“哦,看到了。再怎么样呢?”

“点开。”

“点开了。”

“看到附件没有?合同在附件里。”

折腾了一阵,他终于打开了附件里的合同,得意地说:“你还说我把老褚得罪了,看看,一点没得罪吧?”

“看你美的!人家肯定是看伟建的面子。”

“怎么是看伟建的面子呢?你不是把我的作品传给他看过了吗?”

“看过又怎么样?我以前不是也把你的作品传给好些出版社看过吗?”

他被人点到痛处,咕噜说:“你把你丈夫说得这么没本事?”

“我哪是那个意思啊?我这不是在说那些编辑有眼无珠吗?”

“真是有眼无珠!总有一天,他们要后悔的,因为放过了那么好的出名机会!他们本来可以因为出版了一本世界名著而走红的,哪知道——有眼无珠!有眼无珠啊!”

“别老说人家有眼无珠了,你先看看合同,咱们可别有眼无珠,被人骗了。”

“怎么会骗我们呢?这可是出版社自己送来的。”

她也知道不会骗人,只是想过把审合同的瘾。

他说:“我这就签了吧,免得夜长梦多。”

“签什么呀!伟建说了,发过来是让你修改的,然后再传回去让他们走流程。”

她特别喜欢“走流程”这几个字,觉得特专业特正规特庄严,一说“走流程”,就跟开后门找关系求爹爹告奶奶绝缘了,这是正儿八经地签合同出书,而不是歪门邪道。

但他不明白:“什么柳城?是签约地点吗?”

“是流程!不是柳城!应该是他们公司的审批过程。反正你先别慌着签,等我下班回来,两人一起仔细研读一下,免得掉进套子里去。”

“什么套子?”

“那谁知道?合同这玩意,一旦签了,就具有法律效力了,得慎重点!”

“好吧,我等你回来再说。”

她回到格子间,还是没心思干活,又登录到丈夫电邮信箱里去,把“wen xue”电邮的正文也仔细看了一遍,但看不出小姑娘的文字功底来,因为全是套话:

“郁老师,您好,

很高兴能有机会与您合作!现将我公司出版合同发给您过目,请您提出修改意见,并将修改好的合同以附件形式传回,我公司将尽快开始走流程。

谢谢!

责编: 薛文”

她看完电邮正文,又来看合同。哇,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么复杂啊?连党和国家都搬出来了,还放在最开始的地方,镇楼。

合同使用的句子都称得上佶屈聱牙,专挑那些字数多又不好懂的说法,使她恨不得吆喝一句:“说人话!”

奇怪的是,那些佶屈聱牙的句子很有效果,越不好懂,越像法律文件。如果真用人话来写,肯定就没这份深奥和庄严了。

她索性打印了两份出来,带回去逐条研究。

回到家,她连饭都顾不上做,马上把丈夫拉到饭桌边坐下,递给他一份合同:“我打印出来了,你仔细看看!”

两人都埋头看将起来。

她率先找出一条来商榷:“署名是用你真名吧?”

“不用真名还用什么名?”

“作家不是都兴弄个笔名什么的吗?像‘鲁迅’——”

“鲁迅那是什么年代?白色恐怖,怕说了真话遭迫害,才今天用这个名,明天用那个名。咱们现在这个年代,是愁怕不能出名!尤其是我们高校的,评职称提工资,都要发表作品才行。我好不容易出一本书,结果用个假名,那怎么证明是我写的?别到时候提职称不算数,那就糟糕了。”

“嗯,那就用真名吧。”她指着那段镇楼的条款,“这几条党的政策——应该没问题吧,你写的是爱情小说,又没色情部分,绝对不违反政策。”

郁飞鸿傲娇地说:“你也不能说我写的只是爱情小说。我是写了爱情,但我的主题并不局限于爱情,而是深入探讨新时期中国的社会发展和变迁对普通老百姓的影响——”

他的作品是她一字一句敲进电脑里的,她当然知道他写的是什么,但她不想跟他争辩,还是推敲合同要紧:“他们说首印两万,这个可不可以?”

在她看来,两万已经很不错了。两万啊!那就是说,两万个人都会读到他们的故事,两万个人会认识“郁飞鸿”这个作家!

可不就是一夜成名了吗?

但丈夫很不满足:“两万有点少吧?韩寒郭敬明写的那些破玩意,还动辄就发行几百万呢——”

“首印数不是发行量吧?首印首印,顾名思义,应该是第一次印刷,发行肯定是指总共卖了多少。”

“我说的就是首印。”

“他们首印就几百万?不太可能吧?我也没见多少人买他们的书呀!肯定是出版商为了营销吹出来的。”说起出版商,她也设身处地替老褚他们想了想,“‘华文精品’是第一次做你的书,心里也没个底,不知道能不能大卖,当然不能一下印太多。再说像你写的这种纯文学,在中国现在这样的市场也未必能得到多少人欣赏,所以首印两万已经不错了。”

“唉,真是生不逢时!现在已经到了畅销和质量背道而驰的年代!叫好的不叫座,叫座的不叫好。如果我生在海明威那样的年代,作品肯定也是既叫座又叫好——”

她不理他的牢骚,继续推敲合同:“这里说本书出版后,作者应提供照片等等作宣传之用,你觉得行不行?”

“这有什么不行的?”

“我就怕他们也要你提供我的照片——因为你这本书是写我俩的故事的——”

“要你的照片怕啥?”

“我以前的照片——都照得不行,那时候太胖了——”

“那就用现在的呗!”

“现在的又太老了——。唉,先别想那么多,到时候再说,大不了PS一下。”

两人继续研究,她又找出一条:“看这一条,他们说要允许他们修改你的作品。”

“是吗是吗?在哪儿写着?”

“就这儿——”

郁飞鸿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了看,勃然大怒:“他们凭什么修改我的作品?老褚还真以为Q大跟R大旗鼓相当了?”

“恐怕还不是老褚修改呢,而是那个薛文来修改你的文字。”

“凭什么?”

“就凭她是你这本书的责编!”

“她是哪里毕业的?”

“肯定不是什么好学校,不然她肯定在第一时间就亮出来了。”

“不行,我绝对不允许他们修改我的文字!”

她用笔把那条划掉了,又有点担心:“就怕他们看了不高兴,说你不让编辑修改,那就不给你出书了。”

郁飞鸿愣了,好半天才说:“不出就不出!我绝不能容忍他们改动我的文字!”

“好,有骨气!”

两人把合同过了一遍,确信没什么问题了,才由她在软件里修改了刚才那条,然后用电邮附件传回给wen xue(薛文)。

接下来的几天,两夫妻简直比当年赶考还紧张,因为赶考主要是靠自己,而出书则主要是靠别人。考试就像种庄稼,一分汗水,就有一分收获。但出书则像买彩票,说起来人人都有中奖的机会,但最终落到谁的头上,不到最后那一刻,谁都不知道。

她又是好几天不敢见澳洲海龟的面,怕他愁眉苦脸地告诉她:“对不起,‘华文精品’看了郁老师修改过的合同,觉得不能接受,只好不出郁老师的书了。”

奇怪的是,他那几天吃午饭时也没跑过来找她说话,而是跟那帮小男生一起到外面去吃世界。

她越看越觉得这事是黄了,不然他怎么要故意回避她呢?

14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40)

  1. safa!

  2. 沙发。

  3. 回复“潜水兜”:

    我把你的跟帖删了,因为你的跟帖逻辑有问题。

    你说你见过毕业于名校但不张狂的人,并由此质问远音是不是对薛文有抵触情绪。

    但你见过什么人和远音如何猜测薛文之间并没有任何逻辑联系。

    首先,你没定义你说的“张狂”是什么意思。在我看来,提到自己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并不叫张狂。远音也没说薛文张狂,只是按照澳洲海龟的论点,推断薛文不是名校毕业的。

    其次,你见过毕业于名校但不张狂的人,不等于毕业于名校的人都不张狂,更不等于不报自己学校的人都毕业于名校。

  4. 澳洲海龟是要把“郁老师”照”成功人士”的模式打造呀!”美籍华人”,出本书。就是不知稿费是否丰厚。

  5. 我估计出书应该没问题的,可能在走流程。

  6. 我觉得这个”美籍华人”其实是澳洲海归对薛文下的钓饵。

  7. 是不是海归出钱帮他出书哦。纯属瞎猜:),全无逻辑哈。

  8. 这个“美籍华人”的确是比较可疑,有可能真是用来钓薛文这条鱼的。如果薛文想出国,那就可能对美籍华人郁飞鸿感兴趣。如果这位责任编辑下了决心勾引郁飞鸿,估计他很难不上钩,一是薛文年轻漂亮,二是人家手里捏着他作品的出版权。

  9. 首印两万的确不错了,听说王安忆等作家的首印也只两万。反正如果卖得好,会加印的。说韩寒郭敬明的作品动辄卖几百万几千万册,肯定是吹牛。

  10. 谢远音真是个得力的贤内助。

  11. “我就怕他们也要你提供我的照片——因为你这本书是写我俩的故事的——”
    “要你的照片怕啥?”
    “我以前的照片——都照得不行,那时候太胖了——”
    “那就用现在的呗!”
    “现在的又太老了——。唉,先别想那么多,到时候再说,大不了PS一下。”

    ——呵呵男人女人担心的东西真是不同,男人生怕不出名,女人生怕人家看见自己不美的一面。

  12. “鲁迅那是什么年代?白色恐怖,怕说了真话遭迫害,才今天用这个名,明天用那个名。咱们现在这个年代,是愁怕不能出名!尤其是我们高校的,评职称提工资,都要发表作品才行。我好不容易出一本书,结果用个假名,那怎么证明是我写的?别到时候提职称不算数,那就糟糕了。”

    ——美国有很多女性结婚后改用夫姓,但那些搞科研和教大学的,还有明星等,一般都不改姓夫姓,原因就是怕人家 lose track(失去线索)。比如她们婚前发表的文章,用的肯定是她们自己的姓名,如果她们婚后改姓,再发表文章,人家就没法把她们前后的作品都归于同一个人了。

  13. “唉,真是生不逢时!现在已经到了畅销和质量背道而驰的年代!叫好的不叫座,叫座的不叫好。如果我生在海明威那样的年代,作品肯定也是既叫座又叫好——”

    ——海明威那时写作的人少,出名相对而言比较容易。现在这么多人在写作,人人都能在网上发表作品,再想叫座又叫好,就比那时难多了。

    而且海明威那时电视电影没这么发达,更没有视频什么的,大家有更多的时间花在阅读上,尤其是阅读纸质书上。现在看纸质书的人越来越少了,出版社越来越难做,叫座又叫好的作品也越来越难写。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