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44)

侯玉珊又把女儿托付给戴明,自己风驰电掣地赶回中国。

这次她没先去S市看儿子,而是直接飞到R市,想赶在姐姐的遗体火化之前请公安局介入调查,解剖尸体,查明死因,捉拿凶手。

凭她看电视得来的知识,他知道如果姐姐是先被人杀死,然后再从五楼窗口扔出去的话,那么姐姐身上肯定会留下线索,比如头上有利器或钝器造成的创伤,胃里有砒霜,血液中有氰化钾等等。还可以根据内脏外器出血的情况判定人是活着跳下楼的,还是死后被扔下楼的。

她在电话里曾软硬兼施要父母去公安局报案,要求验尸,但父母坚决不肯:“咱们就别折腾了,至少让你姐落个全尸!”

“现在重要的不是落个全尸,而是找出真正的死因!”

“死因就是自杀,还找什么呢?”

“你们怎么知道死因就是自杀?”

“有遗书嘛。”

“你们亲眼看到遗书了?”

“我和你妈都亲眼看了。”

她讥讽地说:“你们连姐姐的笔迹都不认识吧?怎么知道遗书是她亲笔写的?”

那两人不吭声了。

她说父母不认识姐姐的笔迹,也不算夸张,因为父母以前工作忙,很少检查孩子的作业。就算检查过,也这么多年了,早就不记得姐姐的笔迹是什么样的了。

再说一个人的笔迹也是可以变的,知道姐姐小时候的笔迹,不等于知道姐姐现在的笔迹。父母已经是耆老之人,记忆力一年不如一年,跟姐姐的来往也不多,仅有的一点来往也不是书信来往,怎么会知道姐姐的笔迹?

她姐姐侯玉娟也是从读小学起,就有混混男生来骚扰,读中学的时候,就被学校出了名的调皮大王于光荣盯上了,死打烂缠,软硬兼施,脱了棉衣吹冷风,割破手指写血书,终于让姐姐做了他的女朋友。

消息传到她父母耳朵里,少不得又是一顿打骂。

一边是父母响亮的巴掌,另一边是男友温暖的怀抱,姐姐自然更加倒向于光荣一边。

但于光荣实在不是读书的料,高中都没上,就混社会去了,卖茶叶蛋,做水泥工,什么都干过。

姐姐没心思也没时间学习,成绩自然也不好,没考上大学。

爸妈逼着姐姐复读,但姐姐不肯,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

爸妈逼急了,姐姐就要跑,要去跟于光荣同居。

爸妈自然拼死反对:“他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以后拿什么养活你?”

“我自己养活自己。”

“你靠什么养活你自己?”

“我打工。”

“那你还得养活他!”

“我愿意。”

“你愿意,我们还不愿意呢!”

姐姐泣不成声:“他说了,如果我不跟他,他就杀死我,再杀我全家。”

“那就该他去坐牢!”

“他不会去坐牢的,他会自杀。”

“那你更不能跟他了!这种残暴的人,你跟了他会有好下场?”

“他不是残暴的人,他只是太爱我了!为了我,他连眼睛都丢了一只——”

“他丢一只眼睛,是因为他跟人打架!”

“但他是为了我才跟人打架的!妈妈,我已经是他的人了,这辈子非他不嫁。”

父母使了各种手段,都没法劝阻女儿,只好孤注一掷:“你是要他还是要爹妈,你自己选吧!你要是铁了心跟他,今后就别进侯家的门!”

姐姐哭着说:“爸,妈,我是两边都要的。但如果你们不让我进侯家的门,我也没办法,只能托付妹妹给你们养老送终了。”

没想到的是,于光荣后来居然混得风生水起,发了财,当上了公司的老总,姐姐辞了职,在家相夫教子,过上了阔太太的生活。

爸妈是有骨气的人,说出去的话,不会因为女婿发达了就改变:“他连高中都没读,一贯打架闹事,居然能飞黄腾达,升官发财,只能说这个社会有问题,而不是我们对他的判断有问题!”

姐姐倒是不计前嫌,总想回家看爸妈,但爸妈不松口,姐姐也没办法。

后来,是在她的极力斡旋下,爸妈才同意让大女儿回娘家。

于是,姐姐会在春节的时候带着姐夫和孩子回娘家来住个几天,但爸妈绝对不会接受姐姐的任何资助和礼物:“他那些钱来得不干净,我们不要!”

于光荣从来就不是一个老实人,对女人有着极强的征服欲,只要是他看上了的,总要想办法弄到手,所以外面总勾搭着几个女人,不过都比较隐蔽,没让姐姐知道。

随着世风的日渐低下,于光荣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不那么避人耳目了,出去开会应酬出差旅游,都带着个年轻的女人,名义上是自己的秘书,其实就是情妇。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姐姐终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也质问了丈夫,但丈夫总有办法遮掩过去。

有一次,姐姐接到线报,说丈夫公司里开庆典,丈夫让女秘书当女主人接待来宾。

姐姐跑去查,竟然亲手抓住了!

姐夫没想到姐姐会在那时候找到公司里去的,所以大摇大摆地跟小秘以男女主人的身份主持庆典,手挽手地在宴会上穿梭敬酒。

门卫认识于总的夫人,拦着不让进去,说:“您在这等一会,我去通报于总。”

但姐姐那天喝了点酒,胆子比平时大了十倍,一掌掴在门卫的脸上,把门卫打得傻站在那里。姐姐气冲冲地闯进宴会厅,看见自己的丈夫正挽着个年轻的女人在应酬客人,不由得怒火中烧,几步冲上去,揪住小秘就打。

旁人都不敢上来劝架,也不想劝架,都想看热闹呢。

于光荣自己拉开两个女人,好说歹说,把姐姐劝进车里,送回家中。

姐姐哭得昏天黑地,姐夫一叠声地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公事,走个过场,装个样子而已。现在的宴会,你又不是不知道,都学外国人,兴男主人女主人同时出来应酬的——”

“她是你老婆?”

“她哪是我老婆啊?只是一个秘书。”

“那你怎么让她当女主人?”

于光荣刮刮老婆的鼻子:“傻了不是?女主人是主持宴会的女人,又不是男主人的老婆,你吃个什么醋啊?”

“那为什么不让我做女主人?”

“你又不是公司的人——”

姐姐那次是为了打听外国风俗才把这事告诉她的,说完还一再强调:“你姐夫跟那个秘书真的没事,我托人打听了的,都说没事,人家秘书是有男朋友的人。”

她一听就觉得好笑:“你托谁打听了?他们又是向谁打听的?如果是向老于公司的人打听,那能打听出什么来?人家肯定都向着于老板,联合起来骗你呢!”

“不是向公司的人打听的。”

“不是公司的人,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你能打听出什么来?”

姐姐很后悔把这事告诉她,急着挽回:“我就是想问问你,看外国到底是个什么风俗,你不知道就算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外国宴会是兴host(男主人), hostess(女主人),但那都是夫妻关系,除非男的老婆死了,才能找个别的女亲戚当hostess,哪里会有老婆还健在,却找别的女人当hostess的?”

“呃——那他可能不是学的你们美国的,而是学的别的国家的。”

“哪个别的国家兴把自己的老婆放在家里,而让秘书当自己的hostess的?”

姐姐赶快扯到别处去了。

她抓住不放:“你别往一边扯,这事还没说完呢。你最好雇个私人侦探跟踪老于,看他究竟在干些什么,抓住了他的把柄,你就跟他离婚,分他一半财产。”

“我不想搞得这么生分,连私家侦探都扯进来了。”

“你不想搞得生分?那就等着他把下家找好,把财产全都转移好,然后再来踢你出门吧!”

“他不会的。我从十六岁就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这份感情不是说没就没的。”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世道,到处都是糟糠之妻下堂的事儿,你还指望他是个例外?”

“他不看我的份上,也会看孩子份上,他可宝贝小荣呢,总不能让小荣没个完整的家庭吧?”

她气得无话可说,不知道怎样才能敲醒姐姐那榆木脑袋。

打那以后,她经常追问这事,但姐姐总是报喜不报忧:“没有没有,现在再没有上次那种事了,他对我可好呢,前几天从欧洲回来还给我带了个路易-威登的包回来。”

“他去欧洲了?干嘛?”

“参观学习。”

“怎么没带你去?”

“他是说要带我去,我正好——人不大舒服,就没去。”

她知道姐姐在撒谎:“他没说带你去吧?”

“说了的,说了的,你不信可以问他。”

“我问他,他当然要撒谎说问过了。他把那个小秘带去了吧?”

“呃——我没问。”

“我去帮你问。”

姐姐急忙阻拦:“别去别去!别搞得满城风雨!如果让他知道,还以为是我叫你去打听的呢。”

“是你叫我打听的又怎么了?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姐姐反倒替她着起急来了:“玉珊啊,你也是三十多的人了,女人到了这个年纪,就成了豆腐渣,遇事不能像年轻时那么顶真了,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你这么爱顶真,吃亏的是自己。”

她才不信那个邪呢:“为什么吃亏的是我自己?如果老匡敢在外面找女人,我第一时间休了他!”

“休了他,你的孩子不是没爸爸了?”

“没爸爸怕啥?我给她找个更好的爸爸!”

“唉,你在美国,又比我年轻,可能还能找到男人。我这么一把年纪了,还上哪儿去找?就算找得到,也都是些歪瓜裂枣穷酸潦倒的,我何必要让人看笑话呢?”

她越听越着急,但她怎么劝都劝不醒姐姐,每次通话都弄得气鼓鼓的。慢慢的,她也懒得给姐姐打电话了。

现在她是越想越内疚,如果姐姐真是自杀死的,那不就是她的过错了吗?在这个世界上,她就是姐姐唯一能说上话的人,连她都不理姐姐了,姐姐还有什么活路?

但她不相信姐姐是自杀的,像姐姐那么会自欺欺人的人,亲眼见到姐夫出轨都可以不相信,怎么会绝望到要自杀呢?

肯定是于光荣搞的鬼!

也许姐姐最终发了狠,要离婚,而于光荣怕姐姐分了财产,所以使出黑手,把姐姐干掉了,然后起草一封遗书,伪装成自杀的样子。。

她一想到那个场景,就忍不住哆嗦,一半是气,一半是怕。

19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44)

  1. 第二!哈哈

  2. 老三!

  3. 个人觉得,凡是以自虐及威胁对方达到跟自己结婚的目的的,都不是好男人,有人格缺陷。

  4. 玉珊姐姐自杀的可能性比较小吧,会不会在吵架中出现啥意外,失足失手之类的?

  5. 隐形的翅膀

    哎,玉珊姐姐就是现在国内很典型的糟糠了

  6. 玉娟被谋杀的可能性很大。也许她坚持不离婚,小三逼急了,于光荣就下了毒手。

  7. 可能是于光荣要离婚,姐姐才自杀的。

  8. >> 姐姐泣不成声:“他说了,如果我不跟他,他就杀死我,再杀我全家。”
    ……
    >>”那你更不能跟他了!这种残暴的人,你跟了他会有好下场?”

    >>“他不是残暴的人,他只是太爱我了”
    艾米写得太好啦。玉娟的遭遇真让人同情。女生一定得搞清什么是真正的他爱我。

  9. 玉娟是一个很典型的暴发户的糟糠之妻,丈夫不安分守己,却让她成为受害者。

  10. 我猜一猜,我感觉侯玉珊姐姐不大可能是自杀的,因为一个做妈妈的人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有可能是在争执过程中失手被推下楼的,为了掩盖罪行,于光荣伪造了自杀的假象。

  11. “他连高中都没读,一贯打架闹事,居然能飞黄腾达,升官发财,只能说这个社会有问题,而不是我们对他的判断有问题!”

    ——这话说得太对了!一个国家,如果没学历没知识的人比那些有学历有知识的人还混得好,肯定是有问题了。长此以往,国家肯定搞不好,因为学文化学知识没用处,谁还去学呢?

  12. 玉珊玉娟的父母是比较典型的中国城市父母形象,他们忙工作,爱孩子,有基本的正义感,分得清是非,但对孩子没耐心,也没花时间管理教育孩子。

    现在城市里的家长可能不像以前的人那样热心工作,忙得连孩子都顾不上了。但他们一般只管孩子的衣食住行,感情方面不是不管,但管的方式就是压制:不许早恋,不许开岔。他们管孩子的成绩,但没什么好方法,就是多问,多急,多骂,多打。

  13. 中国的很多父母都很霸道专制,不知现在改变了没有。

  14. 根据我的观察,周围做父母的能注重和孩子感情交流的不算多,多半是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更多的父母的确还是管吃管喝,给孩子提指标提要求,关注心理健康的少。不过像南开中学这样的学校作的不错,每天都有短信通知,内容很感人,引导家长学会与孩子沟通、教导家长爱护孩子的心灵、不要只关注学习成绩等等。但凡家长能仔细听仔细看,教育理念应该有所改观,孩子也能真正受益,慢慢来吧。
    玉珊的姐姐好可怜,估计中国暴发户的妻子生活现状多半如此,离婚痛苦,不离更苦,除了物质享受还有什么呢?
    其实这个社会只要勤劳现在饿不死人,生活差不到哪里的。所以个人觉得要鼓励孩子追求那种有滋有味的平凡生活,不幕奢华,守住底线。也不知道他能不能。
    玉珊的姐夫当初就是个混混,发达之后拈花惹草是意料之中,不过应该不会杀人吧,盗亦有道,不能忍心蓄谋除去糟糠吧?失手倒是有可能。

  15. 其实这个社会只要勤劳现在饿不死人,生活差不到哪里的。

    ——这个可不一定呵。

    所以个人觉得要鼓励孩子追求那种有滋有味的平凡生活,不幕奢华,守住底线。

    ——这个不像跟自己孩子说话的语气,倒像那种心灵鸡汤类的无用语言啊。

  16. 侯玉娟也是典型的大奶作风,对自己的丈夫深信不疑,对门卫等“下人”却威风凛凛,上去就是一巴掌。见到丈夫和小三在一起,不是喝斥惩罚自己的丈夫,而是冲上去与小三打斗。

    看着就叫人捉急!

  17. 玉娟被于光荣看上,真是太不幸了!她一个弱女子,没人来保护她,如果不答应于光荣,于说不定真能加害于她和她全家。这种事,向公安局报警可能都没什么用,因为公安局不可能派人时刻保护她。

    前两天还看到一则新闻,一个男的,跑到某大学的女生寝室里,用刀刺伤了前女友和前女友的室友,那男的被抓住了,但两个花季女生受伤了,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