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 糟糠联盟(45)

按侯玉珊的计划,她是准备一下飞机就直奔R市公安局,先报案,再谈其他的。

但她刚下飞机,就被姐夫于光荣和侄子小荣截住了。

父子俩都戴着黑袖章。

于光荣满脸悲戚,声音嘶哑,连头发都像是白了许多,让她佩服之极:这水平,完全可以去中央戏剧学院当终生教授了!

小荣则像没事人似的,很淡定,好像妈妈不是刚去了另一个世界,而是在家做饭等他回去吃一样,一点悲伤的表情都没有,跟她打了个招呼,就低头玩自己的手机去了。

她心里哇凉哇凉的,这孩子,真是太不懂事,太没感情了!希望自己的两个孩子别像小荣,不然真是活得没意思!

姐姐就这么一个儿子,当然是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宝贝得像命根子一样,吃的喝的用的,只要儿子开口要,姐姐没有不答应的。

姐姐只在学习上对儿子比较狠,一心想让儿子多读点书,把自己没读成的书全都给读回来,所以打骂儿子都是因为学习上的事。

但小荣在学习上可能踏了老爸的代,死活读不进去,又知道今后不愁找不到工作,更是不爱读书。

姐姐曾经想让让她在美国找个学校,把小荣送出国留学,被她坚决拒绝了:“你这不是爱他,是在害他!现在有你盯着,他都不好好学习,你把他送到外国来,他还不成天游手好闲?”

“我想请你帮忙盯着点——”

“我盯得住他?你这个做妈的能打能骂都降不住他,我这个做姨的——”

“你给我打,给我骂,我感谢你——”

“你这不是开玩笑吗?我在美国能打他?他报了警,不把我抓起来了?”

她讲了好几个事例,都是小留出国后不好好学习,飙车出事,吸毒上瘾,被人谋害,等等等等。 总而言之,就是越恐怖越好。

姐姐被说服了,决定等儿子大些再说。

不知道小荣是不是因为这个恨上他妈和她这个小姨,看见她冷冰冰的,对妈妈的死也一点不悲伤。

她为了不引起于光荣的怀疑,只好上了他的车,准备借机探探他的口风,看能不能发现一些可疑之处,再到姐姐的住所找点证据,然后见机行事。

司机开车,小荣坐在前排,她和姐夫坐在后排。

她先感谢姐夫和侄子来接机,然后问:“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航班号?”

“我们不知道,是听爸妈说你今天回来,就到机场来接你,来了才查到的你的航班号。”

她在心里埋怨爸妈:真是老糊涂了!专门给你们说过,叫你们不要把航班号告诉任何人的,你们是不是觉得只说个回来的日子就不算把航班号告诉人了?

姐夫沙哑地说:“玉珊,感谢你不远万里回来送你姐!整个侯家,就你跟她最亲,她最想念的就是你。你能回来给她送行,对她来说真是说太重要了!”

她没吭声,满心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后悔。

想当初,她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做人的原则基本就是“凡是父母赞成的,我就要反对;凡是父母反对的,我就要支持”,所以她是坚决支持姐姐和于光荣谈恋爱的,帮忙传纸条啊,在爸妈面前打掩护啊,那是经常的事。

姐姐从家里跑出去跟于光荣同居之后,她羡慕极了,只想快快长大,也能像姐姐一样从父母的魔掌中逃出去,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过贫穷美好的生活。

那时姐姐还在S市,她隔三岔五地去看姐姐。姐姐手头拮据的时候,她把自己的零花钱拿给姐姐用,还从爸妈的钱包里偷钱出来送给姐姐。

现在回想起这一切,她的肠子都悔青了!

这不等于亲手把姐姐送上了死路吗?

那时怎么就那么傻呢?怎么就那么不相信父母的话呢?于光荣明明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凶残自私的男人,怎么就硬是看不出来呢?

她责问于光荣:“你知道我跟她最亲,为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都没想到通知我一声?”

“我请爸妈转告你的。”

“别对我说你忙得连通知我一声的时间都没有。”

“不是忙,而是这几天——我——真的有点扛不过去了——”于光荣说着,从车座中间放的盒子里抽出一张面巾,不停地擦眼角。

如果不是知道他的根根底底,她真的要被他感动了。瞧那小样,还真像在经受丧妻之痛似的!只怕是心里笑开了花吧?这下可以自由自在地包小三娶二奶了,婚也不用离了,家产也不用分了。对这种忘恩负义的猥琐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中年丧妻”更惬意的事?

她冷冷地问:“我姐过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到自杀?”

“她患抑郁症好几年了——”

“抑郁症?我怎么没听说过?”

“她谁都没告诉。”

“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她丈夫,她当然不会瞒我。”

“她有抑郁症,你怎么不带她去看医生?”

“一直在看,找的本市最好的精神科医生黄大夫看的。”

“黄大夫怎么说?”

“黄大夫说要注意休息,避免压力,避免劳累,避免情绪刺激——”

她忍不住厉声问道:“那你怎么把医生的话当耳边风,偏要让她情绪上受刺激呢?”

“我——没有啊!我非常注意——”

“你注意什么?注意不让她发现你在外面有人?”

他无声地指着前面的座位,意思是叫她别在儿子和司机面前说这些。

她不留情面地说:“这又不是什么秘密,连我在海外都知道了,这里还有谁不知道?”

他无奈地说:“我知道外面有很多风言风语,但我自己问心无愧,没做过对不起你姐的事,我一再对你姐解释,但她总是不相信我,宁愿相信外面那些心术不正的人造谣生事,真没办法!”

她心说你就可着劲装吧,等我拿到证据再说!

她问:“听说我姐她留下遗书了?”

“嗯。”

“我可不可以看看?”

“当然可以。”于光荣像是有备而来,马上从公文包里找出那封遗书,递给她。

她接过来,先大致看了一下,觉得字迹很像是姐姐的,但她也拿不太准,因为她也有好些年没见过姐姐写的字了,刚出国时她还在圣诞节前买一盒圣诞卡寄这个寄那个,人家也给她回卡,所以还看到过姐姐的字。过了几年,她就没那个兴趣,也没那个时间了,都是从网上找张电子卡,一寄了事。

唉,早知道有今天,她说什么也要每年和姐姐互寄明信片,还要互寄手写的信。

但她不死心,笔迹上不能肯定,她就仔细看内容,希望从内容上找到蛛丝马迹。

遗书首先就提到于光荣出轨的事,说自己是个为爱而生为爱而死的人,十六岁就跟了于光荣,为此得罪了一世界的人,搞得众叛亲离,连自己的爹妈都不要了,就是为了两个人的爱情。但自己为爱情所做的所有牺牲,换来的却是爱人的负心和背叛,说明这个世界根本就容不得真正的爱情,只是负心郎和小三的娱乐天地。

遗书还提到了儿子,说妈妈这些年忍辱负重,都是为了儿子,怕破碎的家庭会给儿子带来心理上的损伤和生活上的艰辛。现在儿子大学毕业了,工作了,自立了,妈妈已经成了一个累赘,还不如早日去了,于人于己都好。

遗书也提到了父母,说回首往事,才知道父母明察秋毫,恩重如山,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可惜自己年少轻狂不懂事,没有听从父母的教导,虽然现在知道后悔,但已经晚了,世上真是没有后悔药卖啊!只求父母原谅女儿不孝,权当少生了一个的。

最后一段是写给她的,感谢她一直以来的支持、理解和爱护,其实姐姐心里知道妹妹说的都是对的,但无奈木已成舟,想改也来不及了。幸好妹妹比姐姐幸运,找对了人,祝妹妹和匡守恒白头到老。

读了几遍,她感觉遗书应该是出自姐姐笔下,于光荣是写不出这样的遗书来的,他没多少文化,也没这么真挚的感情,写不出这么催人泪下的文字,即便是雇一个刀笔吏来帮忙,也很难把握姐姐对各方人士的不同心情。

但这并不能降低她对于光荣的怀疑和仇恨,也许这封遗书的确是姐姐在心情最抑郁的时候写的,但姐姐并没打定主意自杀,只是一种宣泄,写过就放一边了,是于光荣利用了这封遗书,杀害了姐姐。

即便姐姐真是自杀,罪魁祸首也是于光荣,如果不是他出轨,伤透姐姐的心,姐姐怎么会对爱情失去希望,对人生失去希望呢?

她咬牙切齿地在心里说:于光荣,我不会放过你的!

但她一开口,还是很客气很镇定的口气:“老于,我想留着这封遗书,晚上再细看看,行不行?”

姐夫有点为难:“这是她留给我的最后一点——笔墨了——”

“我又没说不还给你,只不过想再看看而已。”

“那好吧,但你千万别弄丢了或者弄——损坏了。”

“我知道。”

她又说:“我这几天想住在姐姐——出事的那套房子里。”

“那个——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等着出租那套房子?”

“那倒不是。那套房是我和你姐姐来R市后最早的‘爱巢’,她不肯出租,也舍不得卖,一直保存着原样,我怎么会拿去出租?”

“那你为什么舍不得让我去那里住?”

“不是舍不得,是担心你——住那里会害怕。”

“我怕什么?怕那是凶宅?切,自己的姐姐,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难道还怕她的鬼魂抓我不成?”

“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到你们女人——比较胆小而已。”

“我姐姐可能比较胆小,但我不胆小。”

“那好吧,待会我让司机送你去那里。”

18 responses to “艾米: 糟糠联盟(45)

  1. 沙发

  2. 也许玉珊的姐姐真是自杀。真的厌世了。

  3. 板凳

  4. 艾米辛苦了!今天包包上得早!

  5. 侯玉珊说得对,即便姐姐是自杀的,罪魁祸首也是于光荣。

  6. 于光荣为什么到机场堵她,分明是作贼心虚。还有遗书太象个遗书,反而觉得有点假。是不是于找人捉刀?

  7. 真寒心!儿子的表现也折射出现在国内教育方面的失败。

  8. 为玉娟叹息。一路走好。而今的中国,女人必须有强大的内心,才能抵挡住这尘世的浊浪滚滚。

  9. 现在的孩子们很多都对亲情冷淡。

  10. 玉娟逼着孩子学习,于光荣大概不会逼,说不定还给儿子灌输“你爸也没读多少书,还不是一样赚大钱”之类的观念。即便他不灌输,他自己摆在那里,也等于是灌输了,所以玉娟的儿子对妈妈没什么感情,因为总是妈妈在唱黑脸嘛,爸爸才是大好人。

    玉娟看到自己的儿子成了这样,恐怕也觉得人生真的很没意思。

  11. 据说台湾有法律,已婚人士出轨是违法的,可以捉奸,可以判刑。但大陆好像没这样的法律,“糟糠”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建立“糟糠联盟”也是一个好主意,如果玉娟有几个谈得来的知心朋友,经常搞搞“向下攀比”,多认识几个经济上感情上都自立自强的女性,或许不会这么惨。

  12. 也许真是自杀。我们了解的于光荣就是通过玉珊姐姐口中的那些事情,姐姐因为很爱于光荣,所以天天紧张他,他发达了,自己就不再自信,会到处寻找蛛丝马迹,怀疑、求证、失望、抵制、怀疑…在这个过程中加重了忧患,长期下来很容易抑郁啊。
    况且她的老公不见得那么清白,即使没有风流韵事也不可能天天守着家安慰排解;父母那里本来对自己的丈夫就看不上,不能指望到父母处获得宽慰,自己也不好意思对父母诉说;妹妹呢又不舍得让妹妹操心;更担心伤害孩子,孩子好像也分不了忧;关键是自己内心深处舍不下丈夫、孩子,在这种环境下抑郁症很难痊愈,所以自杀了,逃避了,再也不用面对种种不堪,算是解脱了。
    我们单位有过一个,别人不知道他得了抑郁症,他自杀前留下很多日记,满纸对死亡的向往,竟然选择割掉一只手后跳湖,估计真是痛并快乐着?
    可是于光荣为啥不早告诉家人妻子有抑郁症呢?抑郁症不是不能治疗啊。是太蠢了不重视还是根本不关心呢?

  13. 绝望到要自杀的人的心情,是我们这样的人难以理解的,因为我们信奉“生命是一种体验”,所以对人生没什么要求,对自己也没什么要求,不是非要过到什么样子不可,也不指望朋友亲人对自己如何如何。

    但对有些人来说,如果生活不能照自己期待的样子过,如果不能达到某种目标,那就不如死了好,一了百了。对这样的人,真不知道阻拦他们去死,是对他们好,还是在妨碍他们。

  14. 侯玉娟是这个故事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糟糠”,她是在于光荣最潦倒最贫穷的时候爱上他的,跟着他受苦受累这些年,挣扎奋斗这些年,结果却在丈夫发达之后被丈夫(从感情上)抛弃了。

    其他三个人目前还没正式成为下堂的糟糠,但估计也都不远了。

  15. 国内孩子缺少爱的教育,大人们当官的忙着争权夺利、贪污腐化;经商的蝇营狗苟,疲于奔命;农民工的孩子做了留守儿童。有多少人给了孩子爱的教育呢?有条件的给孩子无尽的补习,没条件的一年难得跟孩子见次面。有多少人在关注孩子的内心呢?也许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没有条件?

  16. 带着遗书来接人,准备得还真充分,值得怀疑

  17. 这封遗书直接揭露了于光荣的出轨事实,并把这个作为自己自杀的原因,而于光荣没藏匿遗书,反而大大方方给姨妹看,这到底是说明他这人诚实,还是“大声张扬一件丑事,是为了掩盖另一件丑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