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47)

老李走后,侯玉珊顾不上休息,马上开始搜查屋子里的每个房间。

说是“每个房间”,其实只有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厨卫都是小得转不过身的那种,卧室和客厅也很小,总共才五十多平米。

这房子有年头了,原房主是个退休的小学教师,老伴死了之后,就搬去跟女儿住,这房子用来出租。

姐姐和姐夫初到R市的时候,就租住在这里。

在姐姐心目中,住在这里的那些年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虽然那时两口子都没有正式工作,经济上很不稳定,有时连房租都交不上,但两人相亲相爱,共度患难,十分甜蜜。

后来,姐夫开始走狗屎运,赚的钱越来越多,住的房子越来越大,但两夫妻在一起的时间却越来越少,因为姐夫总是在公司忙,在酒桌上应酬,在外面出差。

姐姐很怀念住在这里的时光,就买下了这套房,布置得跟以前一模一样,虽然没在这里住,但经常会过来流连忘返,重温旧日的好时光。

她以前也在这里住过,都是短期的,每次来R市看姐姐或者出差旅游,就到这里来住,省个旅馆钱。

那时,她万万没想到这里会成为姐姐告别世界的地方,不然她肯定会阻拦姐姐买下这个房子。如果姐姐没这个房子,也许就不会离世了,因为周湾的房子只两层,四周都是草坪,摔不死人。

她搜了一会,在写字桌的抽屉里找到了姐姐姐夫很久以前的爱情信物,其中还有她帮忙传递的纸条和信件。

姐姐虽然没读大学,但看了很多课外书籍,尤其是金庸的武打小说和琼瑶的爱情小说,几乎每本都看过,所以姐姐写得一手好情书,抽屉里那些信,长的厚的都是姐姐写给姐夫的,而姐夫的回信都很短,千篇一律都是“我想你,我爱你,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之类的口号,字也很难看。

真不知道姐姐怎么会看上姐夫,感情层面绝对是不对等的,一个是感情丰富,心细如发,另一个则大大咧咧,只知道上床。这样的两个人结为夫妻,就算丈夫不出轨,也会是个感情沙漠。

她找了几个小时,确信这屋子里是找不到任何证据的了,才跑到楼下小卖部买了点吃的东西,胡乱塞饱了肚子,然后倒在床上,暗暗祈祷:“姐姐,托个梦给我吧!告诉我证据在哪里,求求你了!”

那一夜,她梦还是做了几个的,但都跟证据没关。

第二天一早,她就提着行李下楼,打的来到周湾那边。

她爸妈已经起了床,百无聊赖地在客厅呆坐,看见她进来就急忙说:“玉珊,你都查好了吧?查好了就告诉你姐夫一声,让他把殡出了,也好让你姐早日入土为安——”

她一愣:“我查什么?”

“你不是在查你——姐夫吗?”

她更楞了:“谁说的?”

父母面面相觑,吞吞吐吐地说:“你不是说先别发丧,等你——查清楚了再发吗?”

“你们没把我这话也过给老于吧?”

那两人不吭声,不知道是已经过了很内疚,还是想不起过没过了。

她有点不耐烦地说:“你们急什么?现在都是火葬,哪有什么入土为安?”

“火——火化了就不埋了?”

她也不知道姐夫准备怎么处置姐姐的骨灰,到底是埋,还是把骨灰坛放在家里,或者寄存在殡仪馆。如果是寄存在殡仪馆,那她就领走,带到美国去,跟着自己。

她到处张望了一下,问:“我姐夫呢?”

“上班去了。”

“小荣呢,也上班去了?”

“好像在家吧。”

“我去找他,有点事。你们吃早饭了吗?”

“吃了,你呢?”

“我待会再吃。”

她找了一下,很容易就找到了小荣的卧室,因为里面有玩游戏的音乐声和砰砰啪啪声。

她敲了好一会,小荣才在里面问:“谁呀?”

“我,你小姨。”

小荣打开门,把她放进去,自己又坐回到电脑前,继续玩游戏。

她有点不高兴地说:“小荣,可不可以先把你的游戏停一会?我找你有事。”

小荣很不情愿地停下游戏,问:“什么事?”

她先寒暄几句,打开场面:“你——今天没去上班?”

小荣没回答,满脸都是“你个二货,我要是去上班了还会在这?”的表情。

她也懒得客套了,单刀直入地问:“我就是想问问,你妈为什么会——走这条路?”

“我怎么知道?”

“你是她儿子,又住在一个屋檐下,怎么会不知道?”

“你是她妹,她什么事都告诉你,你应该知道。”

她噎住了,好一会才说:“是不是你爸——在外面有人?”

他不吭声。

她觉得不吭声就是默认,便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小荣,你妈在世的时候,最爱的就是你,她这些年,是为了你才这么——忍辱负重的——”

“要不要说得那么苦情啊?”

她辩解说:“这不是什么说得苦情,而是事实!”

“我妈她忍什么辱,负什么重了?还推到我身上!”

“我不是说她忍的是你的辱,负的是你的重,而是说她是为了你才忍辱负重。”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又不是说的英语,能有多难懂?告诉你,我妈她过得好得很,要钱有钱,要时间有时间,你去问问R市的女人,看有几个比我妈过得好的!是她心眼太小了,想不开。”

她惊呆了:“你——你就是这么——这么看你妈的?”

“谁都是这么看我妈的。”

“哪个谁?”

他耸耸肩,没回答。

她语重心长地说:“小荣,你还小,不懂得你妈的心情。但是看在妈妈生你养你的份上,你也不能就这么让她走啊!”

“我又不在那里,能怎么不让她走?”

“我不是在怪你没拦住她,而是说——我们要想办法找出那个——逼死你妈妈的——凶手!”

“我爸说你是回来闹事的,我还不相信,原来你真是回来闹事的呀?”

“我怎么是回来闹事的?”

“你不是回来闹事的,干嘛扯什么凶手啊?”

“难道你不想找出逼死你妈妈的凶手?”

“我妈是自杀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但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拉倒!只求你别再闹了,早点让我妈入土为安。”

她硬性压住火气,问:“你凭什么相信你妈是自杀的?”

“你不是看过遗书了吗?”

“你怎么知道遗书是你妈写的?”

“因为我认识她的笔迹。”

”你认识她的笔迹?”

“这么多年了,她每天给我留纸条,叫我吃这穿那,我会不认识她的笔迹?”

她昨晚刚看过姐姐写的情书,所以不得不承认遗书是姐姐亲笔写的,但她分析说:“即便遗书是你妈亲笔写的,也只能证明你妈曾经有那么一刻,想过——告别这个世界,但她还可以改变主意。有人做过统计,百分之八十以上写过遗书的人,最后都改变了主意。”

“那我妈就是那百分之二十。”

“你也别太肯定!你想想看,你妈对你爸的事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甚至可以说是两只眼都闭着的,哪怕她亲眼看见你爸和那个秘书在一起,勾肩搭背,像夫妻一样给来宾敬酒,她都——不愿意相信,怎么会突然就相信你爸有外遇呢?肯定是你爸逼你妈离婚,她才会走这条路!”

“我爸才不会逼我妈离婚呢!我还在我妈肚子里的时候,我爸妈就指着我发了誓的,永远都不会离婚。难道他会咒我死?”

这个情节她知道,还曾经认为是世界上最最动人的情誓。但人是可以变的,于光荣这种连法律都不遵守的人,会守住誓言?

她追问道:“如果他没逼你妈离婚,你妈怎么会突然走上绝路呢?”

“因为她终于相信我爸——在外面有人了。”

“怎么会突然相信了呢?”

“因为她拿到证据了。”

“什么证据?”

“还不就是一些——片片啰。”

“她拍到你爸出轨的片片了?”

“不是她拍的,是她请‘信德’拍的。”

“信德是谁?”

“‘信德’是私家侦探所,还能是谁?”他讥讽地瞥她一眼,“不是你出的主意,让她去找‘信德’的吗?你还装得不知道一样。”

她懒得申辩说自己根本都不知道R市有个“信德”,她也懒得打听他怎么知道是她出的主意,只抓住要点问:“那片片呢?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有片片呢?”

“我听她找我爸闹的时候说的。”

“她——找你爸闹了?”

“他们在那里吵。”

“你爸怎么说?”

“还不就是劝我妈啰。我妈也真是想不开,现在还有几个男人在外面没女人的?只要他还念旧情,不让糟糠之妻下堂就行了。像我爸这样的男人,已经够意思的了,钱随我妈用,家给我妈管,今后肯定会养她一辈子,还要怎么样呢?我妈肯定是更年期,就知道作——”

她想都没想,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直接打在他左脸上,把他给打呆了。

她自己也呆了,想说声对不起,又不愿意认怂。但她心里还是有点悔有点怕的,毕竟不是自己的儿子,凭什么打他?如果他跳起来还手,她肯定打不过他,二十多岁的男生了,高她一个头还不止,随便擂她几拳,都该她倒霉。

他满脸通红,双拳捏得紧紧的,大声嚷道:“你凭什么打我?”

“我——我——因为你太没人性了!”

“我怎么没人性了?”

“你是怎么说你妈的?”

“我怎么说了?”

“你说她更年期,还说她——作!有这么说自己妈的吗?”

“本来就是更年期嘛,为什么不能说?”

两人各自嚷了几句之后,他放肆地说:“我妈本来是不作的,都是跟你学的!我爸说得没错,我妈是你这个妖精妹害死的!如果不是你,我妈哪里会想到请什么私家侦探?现在好了,你把我妈害死了,我爸要去娶那个女人了,本来归我的家产都要拿去跟别人分了,你赔得起吗你?”

两个人的嚷嚷声把父母惊动了,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劝架:“什么事什么事?怎么吵起来了?”

她把小荣的话对父母学说了一遍,但没收到预期的效果,父母根本没心思评理,只想息事宁人:“好了好了,听我的劝,都少说一句,都少说一句!”

她知道策反小荣是没戏的了,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跟在她屁股后头上街买糖吃的小人儿了,已经长成了一个心里只有“我”的小于光荣。真不知姐姐到底对谁更失望,是那个得志便猖狂的中山狼,还是这个越长越冷血的狼崽。

两个人都是姐姐最爱的人,两个人都辜负了姐姐的爱!

她压住火气,指指电脑,说:“可不可以让我用一下电脑?”

他没置可否,但走到一边,把电脑前的位置让了出来。

她从网上查到“信德”事务所的地址,对爸妈说声“我出去有事”,就往外走。

小荣在背后叫道:“你要作尽管作,但别把我牵扯进去!”

她冷冷地说:“你放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就安安心心做你爸的继承人吧!”

20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47)

  1. 于小荣真让人寒心啊。。。

  2. 真是父子同心啊。这个时代的社会风气让男人对自己宽容。

  3. 成龙这样的“名人”都厚颜无耻地说出“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可见风气之坏。

  4. 唉,有这样的丈夫和儿子,姐姐生前得活得有多绝望和痛苦。侯玉珊的行为在于小荣的眼里是“闹事”,在侯父候母的眼里也显得多此一举,要是匡守恒知道了也不站在她这一边帮忙,真是太孤立无援了。

  5. 即使候玉珊找到“片片”可能也只能证明于光荣出轨的事实,这个事实连于自己也不避讳吧,想要真的扳倒于光荣得要查到他违法乱纪的证据才行,这个对候玉珊来说不仅困难还很危险。

  6. 对于于光荣的背叛,玉娟肯定是绝望和痛苦。但对于自己的儿子小荣,恐怕玉娟倒不一定会绝望,小荣的现状,恐怕和玉娟的娇惯纵容失于管教不无关系。很多中国家长是看不到自己孩子 的令人生厌、冷酷无情的一面的。

  7. 小荣被他爸爸洗脑乐?这么冷血,怨恨母亲自杀坏了自己的好事?玉娟泉下有知得痛成什么样啊。这就是自己掏心掏肺爱过的人,冲这点看,死了真是解脱。可怜父母!
    由此看教育多失败,现实多可怕:男人出轨都在情理之中了,没让糟糠下堂成了模范了,你说世界多疯狂!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男人女人能不变态吗?恐怕有一天女人得感谢老公没有天天老拳伺候呢。能不受环境影响的人凤毛麟角,至少要感谢现实中自己的老公没有遭遇那样的考验。
    从于光荣目前的精心准备看,好像太周到细致了,还有对儿子有意的引导“我爸说你是回来闹事的,我还不相信,原来你真是回来闹事的呀?”孤立玉珊的目的是什么?本来老婆自杀了,即使不见得悲痛万分,也不至于提前打预防针说是闹事啊。
    明知道老婆有抑郁症不能受刺激,老婆雇人调查,他会不会将计就计故意给的证据?也许小老婆怀孕了?

  8. 小荣还不仅仅是受了他爸的唆使和影响,现在整个社会都是这么个价值观,连很多女人自己都是这么看的,上次艾园转帖的那个记者街头采访路人的帖子,不是就有好几个女人说可以原谅自己的丈夫出轨吗?理由是”男人哪有不出轨的?”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小荣太容易养成这种观点了。

  9. 我觉得小荣是导致玉娟绝望自杀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因为前面已有描述,玉娟对儿子是寄予厚望,关怀备至的,生活上照顾,学习上管束,一心都扑在儿子身上。丈夫这些年越来越生分,还时有绯闻传来,玉娟肯定都是很伤心的,她一直隐忍,都是为了孩子。

    现在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观点,但刚好是无情无义只重钱财的思想观念,玉娟肯定失望之极,知道自己在儿子的生活中已经无足重轻,甚至是个绊脚石,如果她和丈夫都死掉,儿子都不会伤心,反而会高兴,因为马上就能拿到遗产了。

    玉娟一生最爱的两个人都不再爱她,这对于一个看遍了琼瑶小说,为爱而生的女人来说,不啻致命的一击。

  10. 我爱故我在

    因为太多人出轨了,出轨就很正常了,就可以接受了。这个小荣不谴责出轨的爸爸,还说被出轨的妈妈不知好歹,太作,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可偏偏周围不知道多少人是这种逻辑看问题。
    在这样的环境里,没有强大的内心,不“从众”就只有从死了。

  11. 像小荣这样的,可能还是富人家子弟比较多,因为只有富人家才有遗产问题这么诱惑人。穷人家子女,知道父母都没几个钱,也就不担心父亲再婚遗产外流,也就不会为了自己的钱途,选择站在出轨父亲一边了。

  12. 小荣这么仇视小姨,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知道父亲有问题,怕小姨查出来,把父亲告进大狱,那他就没靠山了,也没遗产可以继承了。

    他最理想的结局,是妈妈别这么早就死,要死最好是父母两个一块死,赶在父亲娶那个小三之前死,那样的话,所有家产就都是他的了。

  13. 在中国权势当道单凭玉珊一个人的力量恐怕很难,猜想会不会得澳洲海龟他们的帮忙。

  14. 对于某些人来说,在钱财面前,亲情显得微不足道。

  15. 现在的男人出轨成了理所当然。好像不出轨的反而不是男人了。

  16. “我妈她忍什么辱,负什么重了?还推到我身上!”

    ——所以说,那些为了孩子不愿意离婚的人,不是为自己找借口,就是傻。孩子有叫你不离婚吗?如果你指望孩子今后为此感谢你,估计会落空。随便在网上看看,就能看到很多孩子成年后写的文章,大多数都说不明白父母已经闹到那种程度了,为什么还不离婚。

  17. “真不知道姐姐怎么会看上姐夫,感情层面绝对是不对等的,一个是感情丰富,心细如发,另一个则大大咧咧,只知道上床。这样的两个人结为夫妻,就算丈夫不出轨,也会是个感情沙漠。”

    ——可能在当时,于光荣还算最“懂”感情最“浪漫”的一个,因为那时的人还不那么敢大方地表达感情,更不会像于光荣那样,敢表达(写纸条),敢拼命(眼睛都打瞎一个),敢追,不择手段(威胁把全家都杀死)。

    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说的就是这种坏,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女生很少能抵挡得住。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