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48)

侯玉珊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就打的来到“信德”。

一看牌子,才知道并不是“私家侦探所”,而是“信息服务公司”,不知道是玩低调,还是扩大业务范围。

貌似生意还挺红火,等候室里坐着好几个顾客,大多是中年妇女,可能都是来查丈夫外遇的,但一个个都躲躲藏藏,像做了亏心事,见不得人一般。

只有她一个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冲进去,直奔接待员窗口,登了记,昂首挺胸地坐那里等。

她没预约,所以等了好一会才轮到她。接待她的是一位挺年轻的小伙子,也不自我介绍姓甚名谁,就问她所来为何。

她把来意说了一通,那人一口拒绝:“我们不能泄露客户信息。”

“我没问你要客户信息,只想要一份你们为客户拍摄的照片,我愿意付钱购买。”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她只好打悲情牌,把姐姐的遭遇介绍了一番。

哪知道那人不仅不感动,还认为她在要挟人,紧急撇清说:“我们只负责为客户搜集信息,至于客户拿到这些信息后如何反应和处置,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客人在使用我公司服务之前,就已经签下合同,一切后果自负,与本公司无关。”

那人说着,就拿出一份合同样板给她看。

她很快看了一眼,的确有这样的字样,只好孤注一掷:“既然你们连这么一点忙都不肯帮,那我只好向警方报告,说你们采取非法手段获取信息了。相信你也知道,在中国,私家侦探业是个灰色地带,你可以开展业务,但你无权采用非常手段取证,否则可以告你的。”

“我们取证的手段都是合法的。”

“合什么法?你们未经许可,潜入私人住宅,拍摄他人私密行为,这还叫合法取证?”

“谁说我们未经许可?”

“难道我姐夫发了疯,会许可你们拍摄他和小三通奸的场面?”

“你姐夫没许可,不等于我们就没得到许可。”

她一愣,随即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得到了卢佩佩的许可?”

“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是得到了许可的,至于得到谁的许可,我们无可奉告。”

“也就是说,我姐姐并不是你们的客户,卢佩佩才是你们的客户,是她出钱请你们拍摄那些照片,然后寄给我姐,促成我姐自杀的?”

“我已经说了,客户如何处理我公司提交的服务结果,是客户自己的事,与我公司无关。”

“是的,你是这么说了,还给我看了合同样板。但你要明白一点:我姐并不是你们的客户,现在是你们的服务造成了我姐的死亡,难道你们脱得了干系?”

那人像是见过场面的,一点不退让:“即便事情是你说的那样,那也属于客户行为的连带后果,与我公司无关,合同里写得有的。”

她知道在这里只能得到这么多了,便站起身,说:“那我就不麻烦你们了,反正我只要知道不是我姐请的你们,而是卢佩佩请的你们就行了。”

那人还在撇清:“我可没说是谁请的我们!”

她咕噜了一句“Whatever(随你怎么说)!”,就走掉了。

从“信德”出来,她才在街边买了点东西吃,边吃边想下一步,现在只要拿到照片,应该就可以去公安局要求立案了,奸夫淫妇一起告!

问题是怎么才能拿到照片呢?

只好冒险了,如果小荣能帮忙,那最好,如果他不肯帮忙,她就撬门扭锁,一定要找到那些照片。

主意一定,她马上叫了辆的士,一车坐回周湾姐夫家。

爸妈仍然在客厅呆坐,见她回来又催促说:“你查好了没有?查好了——”

她不耐烦地挥挥手:“快了快了,急什么?难道你们不想找出杀害姐姐的凶手?”

父母都木讷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父母是被姐姐的死讯震昏了还没彻底苏醒过来,还是人老了就是这么木讷,抑或是对姐姐没什么感情,现在只是在履行一个义务,所以巴望事情快快结束。

不管是什么原因,都让她心寒。

看来这人啊,还是得自己心疼自己,连你自己都不心疼自己了,人家就更不心疼你了!

她急匆匆地来到小荣的房间门口,听见里面还是砰砰啪啪的响着,知道他还在里面玩游戏。

她敲开门,第一句话就说:“我帮你查到了,是那个卢佩佩在暗算你!”

小荣自然不懂:“暗算我?”

她把来龙去脉讲了一番,分析说:“肯定是你爸没有离婚再娶的意思,她等不及了,所以才想出这么个损招,她知道你妈有爱情洁癖,看到那些照片,肯定会采取行动,不管是自杀还是离婚,都能达到她的目的。一旦除掉你妈,她就能借机上位,嫁给你爸了,然后生几个小崽子,就把你名下的遗产全都抢跑了!”

小荣还不是完全没脑袋:“我怎么知道是她使的坏?”

她掏出一个手机形状的小录音机,把她和“信德”工作人员的对话放给他听:“他是没直接承认这一点,但你听他说话的意思,难道不是这样吗?”

“他也没说客户就是——卢佩佩。”

“那就是你爸别的情人。”

“我爸没别的情人,顶多就是些一夜情。”小荣想了一会,说,“肯定是卢佩佩。这个傻B,玩到老子头上来了!等老子叫人收拾她!”

“你想怎么收拾她?”

“那你就别管了。”

“我不是要管你,而是不想让你做出犯法的事,把自己贴进去。”

“我肯定不会那么傻。”

她心说遗传的力量真是强大,于小荣活脱脱就是一个年轻二十多岁的于光荣!怎么一点都没遗传上姐姐的优点呢?

她游说道:“我有个更好的办法,可以借刀杀人。”

“借谁的刀?”

“借政府的刀。你把那些照片找出来,我们到公安局去报案。你妈的死亡是那些照片造成的,我们可以告卢佩佩谋杀,因为她这是有预谋的——”

“把那些照片交给公安局,不是把我爸也牵连进去了?”

“不会的,你爸不过是出了个轨,但那是生活作风问题,不犯法,跟卢佩佩的性质不同。”

“嗯,你说的有道理。但是照片都在我爸那里,我们怎么拿得到?”

“难道他把照片随身带在身边?”

“有可能放在家里。”

“那我们去找找。”

两个人来到于光荣的办公室,找了一通没找到,因为抽屉都上着锁。

她提议说:“钥匙在哪?如果没钥匙,就把他抽屉撬开吧。”

“别撬了,他会发脾气的。”

“我们这是在帮他!如果他知道卢佩佩干的事,有脾气也不会发到你身上了。”

“谁知道?说不定那个傻B是经过他同意的——”

“绝对不会!你爸这么傻,会同意让人拍自己——通奸的照片?不怕人家放到网上去,搞得他身败名裂?卢佩佩肯定是瞒着你爸干的。”

小荣想了想,终于同意撬抽屉。

但照片并不在抽屉里。

小荣有点后悔了:“我说不在抽屉里吧,你不相信。”

她特瞧不起这种磨叽版事后诸葛亮:“不撬开你怎么知道不在里面?你怕什么呀?大不了说是我撬的就行了。保险柜的密码你知道不知道?知道就把保险柜打开来找,肯定在那里。”

“我怎么会知道他保险柜的密码?”

“他这么不信任你?”

“不是不信任,而是——”小荣走到保险柜跟前,“我来试试。”

还没试几下,就打开了:“哈哈,是我爸我妈和我的生日!”

照片果然在保险柜里,一大叠,装在一个快件信封里,两人把照片拿出来,匆匆看了一下,无非就是些光屁股做爱照,应该是从录像带里截屏下来的。

她指着照片分析说:“你看,光线这么好,肯定开着灯。还有你爸的眼睛,完全是——特写,拍得这么清楚!如果不是卢佩佩安排的,你爸怎么会开着这么亮的灯——办事?还把脸转过来对着镜头?肯定是她让你爸看什么,你爸才转过头来的——”

她把照片塞进信封,说:“你去把保险柜关好,最好找人把抽屉的锁修一下,我到公安局去报案。”

他没反对:“你就以你的名义报案,别把我牵扯进去,我不想让我爸知道我在背后——这样搞他。”

这个正中下怀,因为她是想奸夫淫妇一起告的,带上小荣就泡汤了:“没问题。那我去了。”

不知道是她“海外华人”的身份起了作用,还是于光荣的大名起了作用,反正她在公安局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就被叫进了一间办公室,而外面还有很多先来的仍在等候。

她说明来意,把照片放到工作人员的桌子上。

工作人员抽出来看了看,又放回去,把信封退还给她:“这个是生活作风问题,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你可以向他们的上级反映。”

“他们通奸可以算是生活作风问题,但雇佣私家侦探拍摄通奸场面,寄给我姐,导致我姐自杀,那就不是生活作风问题了!”

“你能证明私家侦探是他们雇的吗?说不定是你姐自己雇的呢?”

“肯定是卢佩佩雇的,你可以向‘信德’取证。”

那人讥刺地一笑:“别说外行话了,我们怎么能先立案再取证呢?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能立案。”

她把录音机掏出来,放给工作人员听:“难道他的话不足以作证?”

那人严肃地说:“告诉你,这个不仅不能作为证据,还可以给你自己惹麻烦。你这种私带录音设备的做法——是不对头的!”

她费劲口舌,那人就是不肯立案。

她绝望地问:“那如果让我姐姐的儿子来报案,你们能不能立案呢?”

“不能立案就是不能立案,谁来报案都一样。”

“那要怎样才能立案?”

“符合立案条件我们自然会立案。”

她按捺住火气:“我就是在问你怎么样才叫符合立案条件!”

“你连什么叫符合立案条件都不知道,还在这里逼着我们立案?”

“如果我让‘信德’出具证明,证明是卢佩佩让他们去拍照的,能立案吗?”

那人想了一会:“你先把证明交给我们,我们讨论后决定。”

她看到了一线希望,立即从公安局出来,再到“信德”去交涉。

但“信德”坚决不肯出具证明。

她气昏了,只想去买把枪,把这些王八蛋全都打死!

她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边走边想对策。

不知道走了多少条街,走了多少里路,她终于想到一个死马当作活马医不得已而求其次的计策:以恶制恶,先让于光荣惩治卢佩佩再说。

她用照相机把那些照片全都拍摄了一遍,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周湾姐夫家。

小荣第一个迎上来问:“报案报成了吗?”

“这么确凿的证据,能不报成吗?”

“太好了!”

“你请人把抽屉的锁都修好了吗?”

“修好了。”

她把照片掏出来:“公安局已经全部复印了,这些就放回到你爸的保险柜里去吧。”

“太好了,我正在担心照片没了,老爸会怀疑是我拿走的呢。”

“我怎么会让他怀疑到你头上?要怀疑也会让他怀疑我。”

“好,你真仗义,到底是我小姨!”

“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卢佩佩的事告诉你爸,不然的话,你爸还以为她是什么好人,现在你妈刚过世,你爸正在悲痛时期,别被卢佩佩钻了空子,趁机嫁给你爸了。”

“嗯,是该告诉他,但是——”

“放心,我不会把你牵扯进去的。”

于光荣回来后,她就把这事添油加醋地汇报了一通,一口咬定“信德”指证是卢佩佩雇的他们,还让他们在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并在做爱时开亮大灯,方便拍摄。

于光荣一声不吭,她紧张极了,怕他去“信德”对口供。

他大概是在对细节,而且终于对上了,恶狠狠地说:“这个臭婊子,玩到我头上来了!”

她立即火上浇油地说:“你当心点,‘信德’把那些照片的电子版给她了的。她想用照片控制你一辈子,如果哪天得罪了她,她就把那些照片发到网上去,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哼,我会让她有那天?”

29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48)

  1. 侯玉珊真的很厉害,脑子好使,也会说话。
    这种事情公安局恐怕不会管,记得韩国是有通奸罪,可以起诉。

  2. 玉珊真有办法,也许这样一来,于光荣和卢佩佩都会得到惩罚。

  3. 老二

  4. 玉珊敢爱敢恨,智勇双全,可爱!

  5. 玉珊真行!

  6. 很佩服玉珊对姐姐的爱心,真的是智勇双全。

  7. 隐形的翅膀

    这事情可以善终么?怎么觉得有点悬。

  8. 隐形的翅膀

    当然,玉珊姐姐死了,不论怎样都是无法善终的。 我只是觉得于家父子的说法都恶狠狠的,也都是做事情有手腕的人,就觉得接下来事态发展会火山喷发一般。 心里有点忐忑。

  9. 这个卢佩佩太可恶了!玉珊的孙子兵法用得太妙了!

  10. 在国内,通过公检法惩制于光荣之流基本上是行不通的。以于光荣的关系网和金钱就可以搞定公检法。只希望玉珊挑起于光荣们内斗,抢到儿子,全身回美国。

  11. 玉珊真是厉害,太佩服了!

    再来猜一下:于光荣派人杀死了卢佩佩,然后自己也被抓了起来。玉珊的大仇报了!

  12. 玉珊真不简单,情商很高,也肯想会想办法
    绝对的如何跟命运斗争的好榜样

  13. 于光荣一声不吭是在对细节还是在想对策?也许他早就知道卢佩佩拍照的事,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被玉珊发现了

  14. 玉珊真是太聪明了!善于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太令人佩服了!

  15. 佩服玉珊!聪明!!

  16. 玉珊太聪明,脑筋转得真快,说话办事切中要害,既然于小荣怕别人分享继承权、于光荣怕被小三算计,玉珊打蛇七寸,为我所用,女中豪杰啊。
    卢佩佩差点就成功了,除掉人家老婆自己毫发无损坐享其成啊。
    对待恶人,玉珊不拘成法,反正正规渠道走不通,只好剑走偏锋,对付卢佩佩这样既无廉耻又心狠手辣之流,只能寄希望于恶人恶治,让于家父子他们斗吧

  17. 大智大勇的玉珊!献花!女中豪杰啊!不佩服都不得行!

  18. 我个人觉得“信德”私家侦探公司和公安局在这件事上做的还是不算太离谱的。

    私家侦探公司有为客户保密的责任,当然不会随便把艳照交给侯玉珊。但他们保密还做得不够,居然说于光荣没许可还有别人许可,这样说,不是等于承认卢佩佩许可了吗?

    公安局也不可能仅听一面之词就立案,他们同意在得到“信德”公司证明后考虑立案,已经是很讲道理的了。

  19. 候玉珊就像小说中的大侦探一样胆大心细,聪明机敏,心里为你竖大拇指!现在有希望借于光荣的手收拾卢佩佩,但是收拾于光荣本人肯定很难。于光荣在卢佩佩这件事上能看到候玉珊处事能力,估计会有所防范。

  20. 到底是不是卢佩佩请的私家侦探,现在还不能肯定。

    也许是候玉娟请的私家侦探,但“信德”怕侯玉珊真的去告他们非法取证,才一口咬定得到了许可,而他们不愿意得罪于光荣,便模棱两可,结果给我们大家留下卢佩佩请私家侦探的印象。

    也许是于光荣雇的私家侦探,当他听侯玉珊说“信德”承认是卢佩佩请的私家侦探时,他考虑了一番,认为可以将计就计,所以他表现得十分义愤,好像真的认为是卢佩佩请的私家侦探似的。

    于小荣也未必就相信是卢佩佩请的私家侦探,但出于他自己利益的考虑,他当然赞成小姨去公安局告卢佩佩。

    这一集里于小荣和于光荣在对卢佩佩雇私家侦探这个消息做出反应之前,都想了好长时间,估计就是在打小算盘。

  21. 很多人都把仇恨射向了卢佩佩呵。

    卢佩佩固然无耻,但是,真正的既无廉耻又心狠手辣之流应该是于光荣。估计以后的于小荣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即使是卢佩佩请的私家侦探,卢佩佩也没想到会逼死玉娟,她可能只是想利用这些艳照迫使玉娟退位。逼死玉娟的是于光荣的无情无义背叛感情,而艳照侦探只是揭发事情真相的手段。如果没有于光荣的背叛,卢佩佩的手段就无用武之地。

  22. 如果于光荣把卢佩佩干掉,侯玉珊恐怕会内疚一辈子吧?毕竟人家也不该当死罪,而且她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卢佩佩请的私人侦探。

    我觉得于光荣应该没有这么愚昧无知和野蛮,他对老婆的感情也没深到愿意贴上自己来为老婆报仇雪恨的地步。

    不过只要他跟卢佩佩分手,把卢佩佩从自己公司赶走,侯玉珊也就算为姐姐惩罚了卢佩佩了。

  23. 现在就看侯玉珊想什么办法惩罚于光荣了,也许会怂恿于小荣为家产与父亲反目?或者揭发于光荣贪污受贿?不知道能不能发动卢佩佩起来揭发于光荣。

    至少侯玉珊手里有于光荣的艳照,可以发到网上去,但能不能彻底扳倒于光荣,就难说了。如果于光荣是个官,或者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发他的艳照或许有用,但如果他只是一个大款,没有一官半职,发艳照的作用就不大了。

  24. 嗯,如果不是卢佩佩请的侦探寄的艳照,估计于光荣就不会真的对付她伤害她吧?
    “光线这么好,肯定开着灯。还有你爸的眼睛,完全是——特写,拍得这么清楚!如果不是卢佩佩安排的,你爸怎么会开着这么亮的灯——办事?还把脸转过来对着镜头”感觉于光荣不至于这么可恶,拍艳照寄给老婆,还把自己拍的那么清楚。
    要是玉娟雇人拍的,于光荣误以为是卢佩佩,可能真要下手了。
    结果有二,若是打发走卢佩佩,那么于光荣未受惩罚;若是重伤或杀了卢佩佩,玉珊有后手惩罚于光荣,但是对卢佩佩的惩罚过了头。反正总有不尽人意之处

  25. 玉珊的电子版一说露馅了,于打电话给匡,匡与珊矛盾大爆发,还牵出了匡有外遇的事实。

  26. 她立即火上浇油地说:“你当心点,‘信德’把那些照片的电子版给她了的。她想用照片控制你一辈子,如果哪天得罪了她,她就把那些照片发到网上去,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玉珊可能是在给自己铺路,如果今后她把于光荣的艳照放到网上,于光荣就不会怀疑到她头上,而会怀疑是卢佩佩放的。这句话也起到进一步怂恿于光荣的作用,即便于光荣不为姐姐报仇,他总要为自己考虑吧?为他自己考虑,就应该整治卢佩佩。

  27. 玉珊智勇双全,让我想起小时候看的评剧“杨三姐告状”。赞一个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