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51)

侯玉珊正在为自己的妙计得意,就见小荣跑到爷爷奶奶房间去了。

她赶快跟过去,听见他们在说家乡话。

她听不太懂,但大致知道小荣是在叫爷爷奶奶盯着她,不由得在心里恨恨地说:好你个小荣!我本来还挺内疚,觉得自己骗了你,会让你背黑锅,被你叔骂,哪知道你只是想利用我结识富二代,但你真正死忠的,还是你那叔叔兼情夫啊?哼,那我就不内疚了,整死你个小骚货!

小荣找好了替身,才从爷爷奶奶从房间出来,突然看见她站在门边,有点吃惊,但没说什么,只对她一笑,就去洗澡间打扮去了。

爷爷也从房间走出来,看见她,也是一惊,然后火速走到客厅,搬了个椅子坐在门边,还伸出一条腿,顶在对面的门框上,像停车场的拦车杆一样,霸气地横在那里,准备狙击过往车辆。

她哭笑不得,就凭你一条老寒腿,还想挡住我?我是不跟你玩这套,不然我一脚踢翻你,让你连牙都没得找!

她换上一副笑脸,体贴地说:“爷爷,快把脚放下来,当心把椅子蹬翻了,摔到地上!那里可是铺着大理石的,摔上面肯定头破血流。”

爷爷不听她的,大义凛然地说:“我拼了这条老命,也不许你把小恒带走!”

“我把他带哪里去?”

“不是要带美国去吗?”

“谁说我要把他带美国去?要带我上次不把他带去了?我知道你们喜欢他,特意让守恒带回来给你们养的!”

爷爷没有被她的甜言蜜语哄住,仍然像卫士一样坚守着祖国的大门。

她摇摇头,回到卧室,拿了手机,抱起儿子,来到客厅,走到爷爷跟前,把儿子递过去:“呐,你自己抱着吧,放心些。”

爷爷莫名其妙,但孙子已经塞到自己怀里来了,不接就会掉地上去,只好放下那条腿,仓皇地接过孙子。

她趁爷爷不注意,狠着心在儿子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儿子一下嚎哭起来。

爷爷慌了神,大声搬救兵:“金秀!金秀!快来呀,孩子在哭呢!”

奶奶正在上厕所,大声回答:“我在解手啊!”

她微微一笑,提醒说:“爷爷,你自己哄他呀!不是说小孩子哭的时候,一摸他小鸡鸡就不哭了吗?”

爷爷醍醐灌顶,马上去摸孩子的鸡鸡。

她厌恶地皱起眉,指点说:“你这样摸,能摸得到?你让他坐你腿上,不就好摸了?”

爷爷果真让孩子坐在自己腿上。

她又指点说:“你让他背朝着你——”

爷爷让孙子背对自己坐在腿上,伸出手去摸孩子的鸡鸡,果然顺手多了。

她举起手机,灯光一闪,这一画面被永恒地记录下来。

然后她抢过孩子,抱回卧室,用湿纸巾给孩子擦了擦鸡鸡,戴上纸尿布,换上封裆裤,打电话叫了个出租,再给谢远音发短信:“计划有变,还得请你再帮一个忙,是这样的……”

谢远音接到侯玉珊的短信,就去澳洲海归的格子间征兵:“喂,这是玉珊的来信,想请你帮忙呢,你看看行不行。”

澳洲海归接过她的手机,受宠若惊地仰望着她,问:“让我看你的手机?”

“只是让你看玉珊的来信!”

“哦,好的。”他把几封短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说,“行啊行啊,有什么不行的?”

“我看你跟她老公打得火热,怕你不愿意帮她这个忙呢。”

“我跟他老公打得再火热,也抵不过跟你打得更火热啊!”

“又在瞎说!”

“呵呵,你别想歪了,我的意思是——我跟你闺蜜玉珊的关系更铁,比跟她老公铁多了。”

她听他说她“想歪了”,有点不高兴,很想声明一下,但碍于是工作时间,也不想显得自己太在意,便装作没听见似地交待说:“那你把你的那部分代码都给我,待会我帮你写完,你今天下午肯定是泡汤了的。”

“好勒!”

她见他眉飞色舞摩拳擦掌的,有点酸酸地说:“叫你去泡妞,你就这么开心?”

“我这不是因为好不容易摊上个机会能帮你忙吗?”

“怎么是帮我的忙?”

“哦,不是直接帮你忙,但是也算——间接的吧?”

“间接的也不是。你又不是不认识玉珊。”

“但我能认识她,也得益于你呀!”

她懒得跟他扯了,讥讽地说:“你也别美太早了!人家玉珊的小保姆可是见过世面的人,家里又放着一个男神匡大夫,人家看不看得上你还两说!”

“呵呵,这世界上就没有看不上我的人!”

她正想再讽刺他几句,他又补充说:“除了你之外。”

她脸一红,没再说什么,默默回到自己的格子间。

到了午饭时间,她率先离场,到停车场去等澳洲海归。

过了不到一分钟,他就跟来了。两人坐进他的“路虎”,像执行任务的特警一样,满怀着使命感来到本市最大的购物中心“世纪广场”,在美食区找到了等在那里的侯玉珊。

小保姆也在那里,还有小恒。

双方介绍完毕,侯玉珊问:“你们几个想吃什么?说了我去买。”

澳洲海归站起身:“怎么好意思劳动你去买?你留这里看孩子,我去买。”

侯玉珊对另两个女人说:“嗯,这孩子还不错,知道尊老。那你们告诉他想吃什么,等他去买。不过,钱还是该我来付的,因为是我请客。”

澳洲海归急忙反对:“不行不行,钱应该我来付,虽然是你请客,但你是为我——请的嘛,对不对?”

谢远音帮腔说:“玉珊,你就别跟他争了,他是该谢谢我们两个媒人。”

澳洲海归问明了每个人吃什么,就对小荣说:“走,让她们两个当妈的逗孩子玩,我们两个去买吃的,我一个人端不了四份半饭菜,还有饮料什么的——”

“好,我去帮你端。”

两个年轻人走远了,侯玉珊说:“太好了!这次全靠你了!”

“靠我有什么用?”谢远音朝着澳洲海归的方向努努嘴,“还是得靠他。”

侯玉珊也看着那两人的背影,说:“嘿嘿,他们两个好像还挺有缘呢,说不定我们歪打正着,真把他两人凑拢了。”

“不会吧,伟建有女朋友的。”

“就是你上次说过的那个什么——文子?”

“是啊,人家长得挺不错的,打扮得也好,比你家这个小保姆——洋气多了。”

“但有没有我家这个小保姆漂亮呢?”

“呃——不好比,因为不是同一个路线的。文子是森女系的,你家这个应该算是——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那保不住伟建会喜欢上我家的小保姆呢。”

“不会吧?”

“怎么不会?男人么,还不都是喜欢丰乳肥臀的女人——”她想起家里的杰士邦安全套,心里恨恨的,说不下去了。

谢远音疑惑地说:“男人真的喜欢这种大胸大屁股的——女生?我怎么觉得你们家小保姆——有点大过头了——”

“我也觉得她丰满过头了,但我们女人说了不算,我们说的胖瘦,都是从穿衣服的角度来说的。穿衣服嘛,瘦就是王道,当然是越瘦越好,人家模特还全都是平胸呢。但男人看女人,床下可能还看看穿衣服的效果,到了床上,那就全都是脱了衣服之后的效果了。”她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不瞒你说,我们家老匡就——看上她了!”

“真的?你怎么知道?”

她把这两天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谢远音。

谢远音安慰说:“也不见得吧?就一盒安全套,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真是老匡跟别的女人用的,那他还敢大大方方地拿出来跟你用?”

“他可能根本没想到我跟他情人用的是不同牌子的安全套,再说黑灯瞎火的,他哪里分得出是什么牌子?哎,这么说吧,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你也趁早防着点。”

“老郁没什么好防的,他又没你们家匡大夫那么——有吸引力。”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不是说文子是你老公的那个什么——责编吗?那他们俩可能经常在一起吧?文学女青年碰上了文学男——教授,还能不擦出火花?我劝你盯紧点,别让他给你戴了绿帽子,你还蒙在鼓里帮人敲点子!”

谢远音知道侯玉珊的心理,自己的丈夫出了轨,就觉得全天下女人的丈夫都会出轨,因为那样想才能求个心理平衡。

她淡淡地说:“我们家老郁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难道你老公打过出轨预防针?”

“不是打过预防针,而是——文子看不上他的。人家年轻,还是未婚姑娘,又有伟建这么强的男朋友罩着,怎么会看得上我老公?”

“呵呵,出轨这事,可不是像你这么比条件的。难道那些小三都比正室强?有些人就是犯贱,哪怕是山珍海味,他吃久了也吃厌了,看到粗茶淡饭他也想尝一尝。还有的就是贪嘴,山珍海味他也要吃,粗茶淡饭他也不放过,恨不得把全天下的异性都尝遍!”

正说着,那两个年轻人端着几大盘食物回来了,在桌子上摆开,几个人各自拿了自己的食物,开始饕餮。

看得出来,那两人打个饭的功夫,已经交流了不少信息,说话内容已经不是姓甚名谁家住哪里之类的初级会话教程,而是“你们美国——”“我在澳洲的时候”等中级教程了。

澳洲海归以高富色的神情望着小荣,而小荣则满脸都是脑残粉的傻笑。

这边两个女人你看我,我看你,半是心领神会,半是疑惑不解。

吃了一会,侯玉珊站起身:“我带小恒去洗手间拉尿,你们帮我带个眼睛,别让谁把我刚买的Ferragamo(菲拉格慕,意大利奢侈品品牌)鞋顺走了,几千块钱呢。”

谢远音也站起身:“我也去一下洗手间。”

那两个年轻人求之不得,连声说:“去吧,去吧,我们给你们看着东西,占着位置。”

等走出了那两人的视线,侯玉珊马上对谢远音说:“我去外面坐出租,你过会再回去,就说我带着小恒在儿童区玩。如果小荣要去找我,你就叫伟建缠住她。”

“好的。”

“谢谢你,也请你帮我谢谢伟建。”

“你快走吧,等成功了再谢不迟。”

“桌上那双鞋,是买给你的,别忘了带走。”

“好的,谢谢了!”

25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51)

  1. 大沙发!

  2. 刷屏刷了一上午,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3. 看得好紧张呢,但愿玉珊一切顺利!

  4. 就凭匡守恒不经妻子同意拐带儿子,送给爷爷,让他“性骚扰”孙子,匡守恒就得不到孩子的监护权!以后也别想来美国了。

    玉珊,好样的!

  5. 玉珊拍下匡父猥亵儿童的证据了,不知能否凭此给儿子办到美国护照。

  6. 谢谢艾米的节日礼物!看着远音给澳洲海龟布置任务,不由得笑出了声!澳洲海龟太喜欢远音了!哈哈!

  7. 感觉恐怕会出岔子。

    又回顾了一下上一集:

    …… 先去开保险柜的锁。

    密码没换,还是以前那个,不知道是他特别信任她,还是觉得保险柜里也没什么怕她看见的秘密,或者是量死了她,以为她没儿子的出生证明,尤其是没他的许可,她没法给儿子办签证。

    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是太有利于她了,简直就是命运在对她呵呵!

    她把黄色大信封里的证件一股脑倒出来,全部放进自己的提包里……

    ——玉珊没有仔细看那黄色大信封里的文件。

    以匡守恒的精细,这里面会不会有猫腻?文件是假的,所以他胸有成竹地去上班? 或许,危急关头,那张匡父猥亵儿童照起了作用?

  8. “我这不是因为好不容易摊上个机会能帮你忙吗?”————澳洲海归能为谢远音效劳很开心呀!

    玉姗见招拆招,随机应变,太厉害了!

  9. 玉珊真能干!和天舒想得一样,希望不要因为文件不全走不成。
    *******请把上一条删掉,谢谢!

  10.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匡守恒下了大招,让小荣盯着侯玉珊,他好去上班。小荣也下了大招,让爷爷奶奶盯着侯玉珊,她好去洗澡化妆。但候玉珊比他们更绝,不仅化了他们的大招,还拿到了不利于匡守恒的证据,这样对申请美国护照有帮助。

  11. 谢远音对丈夫太放心了,郁飞鸿不出轨都有点不好意思!如果他知道老婆这么不看好他,总是认为没人会看得上他,估计就为了赌气也会出个轨吧?

  12. 这集看的好紧张啊,希望玉珊能顺利的把儿子带回美国!!

  13. 看的惊心动魄的,玉珊果然是行动派,佩服!
    伟建帅哥好可爱,谢远音对他也不是没有好感吧,只不过目前封闭在潜意识不自知而已:她见他眉飞色舞摩拳擦掌的,有点酸酸地说:“叫你去泡妞,你就这么开心?”男人对自己怎么样女生应该心中有数,不管自己有没有非分之思,一般不会讨厌别人的殷勤,也许算作小女生的虚荣,反正感觉很美。
    郁飞鸿半生都在自我崇拜,一直不算得意,虽自视甚高,恐怕还是巴望得到认可,要是遇到文子仰慕自己,能不晕乎乎的出轨么?自己几斤几两,老婆可是知道的,装不出糊涂来。

  14. 看完以后心还在怦怦直跳,希望玉珊能如愿带走儿子。

  15. 澳洲海龟和小荣拿完食物回来那段描写太逗了。

  16. 心怦怦跳!玉珊脑子转得太快了,遇到问题不停想办法,佩服!

  17. 哇塞,能不能成功啊!我感觉心跳好快!期待下集

  18. 好佩服玉珊,急中生智

  19. 侯玉珊真是是有勇有谋。

  20. 用柏老师帮忙签的不到场父母同意办理护照的表格,估计可以从美国使馆办到护照。拍的猥亵照片,后面离婚争取抚养权兴许会用到。

  21. 侯玉珊点子多,胆子也大,像这种设套让爷爷 “猥亵”儿童,并拍照取证的做法,估计戴明和谢远音就做不出来,可能想都想不到那上头去。

    这几个糟糠(算上侯玉珊的姐姐,就是四个了),各有各的麻烦,各有各的性格,艾米把每个人物形象都刻画得栩栩如生。

  22. 侯玉珊选的这个地点真是绝了!如果选在一个餐馆里,就没这么方便,因为餐馆地方小,能去的地方有限,如果侯玉珊带着孩子走掉,小荣很快就会发现。

    但候玉珊选的这个地点,肯定是那种内有多个商店的购物中心,光是把每个商店逛一遍,都得几个小时,而且还有美食区,儿童游乐区,这样小荣就比较不容易注意到侯玉珊不见了。

  23. 精彩!

  24. 对付匡守恒这样玩心计的人,就只能像侯玉珊这样玩心计了。如果戴明和谢远音与匡守恒斗争,估计都玩不过他。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