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54)

匡守恒恳求说:“我保证表现好,也请你在第一时间用快件把我的绿卡和护照都寄给我。”

侯玉珊当然不会答应:“你这么急着要绿卡护照干嘛?”

“我回来快半年了,再不回美国一趟,绿卡就会过期。你不会是连我们的夫妻情分都不要了,故意让我丢掉绿卡,回不了美国吧?”

不提“夫妻情分”还好,一提侯玉珊的火就上来了:“到底是谁不要夫妻情分?你在那边连小三都招到家里来了,还说我不要夫妻情分?”

“哪有什么小三啊?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我跟小荣啥事都没有,你怎么总是不信呢?现在我已经把她赶走了,你总该相信了吧?”

她听说小荣被赶走了,又开始内疚起来,担心地问:“她在S市没亲没故的,你把她赶哪里去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

“万一她真的出去——做鸡呢?岂不是你——害了人家?”

“你看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纠结呢?她在我这里的时候,你一心要赶她走;现在我把她赶走了,你又来怪我害了她。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好,只希望齐伟建真的喜欢小荣,会帮小荣找个工作,找个住处什么的,免得真的把小荣逼到鸡路上去了。

不过,匡守恒做得这么决绝,又让她相信他和小荣是真没什么事。但那盒杰士邦安全套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小荣和别的男人鬼混时买了放在抽屉里的?

她知道这事问他没用,从他嘴里是问不出什么来的,问出来了她也没法相信,还得靠自己调查。

她威胁说:”我要先调查调查,看你究竟有没有出轨。”

“你尽管调查,我绝对没出轨。但时间紧迫,你可不可以现在就把绿卡寄给我,然后再慢慢调查?如果到时你查出问题来,想怎么处置我都行。”

“如果我把绿卡都寄给你了,还能怎么处置你?”

“你不是还可以向美国政府报告我,让他们阻止我进关,取消我绿卡吗?”

她想想也是,便答应了:“我现在还在高速公路上,等我到家再说吧。”

“好的,那你一到家就寄给我。”

侯玉珊打完电话,戴明由衷地说:”太佩服你了,把你们家老匡收拾得服服贴贴的,不管你怎么凶他骂他,最终都是他开口求你。这要是放在我们家老季身上,那真是想都不用想。每次都是他凶我骂我,最后还得我开口求和。”

“你干嘛要开口求和?”

“我不求和,他可以一辈子都不理我。”

“不理就不理!他一辈子不理你,你就一辈子不理他,谁怕谁呀?”

“但是一个家庭——弄得这么剑拔弩张的,多没意思!再说——孩子们看见了也不好。”

侯玉珊摇摇头:“这就是你的软肋!你担心孩子,他不担心,所以你就软弱,他就硬气。你得狠下心来,跟他硬斗,我保证他服输,先来找你求和。”

“不会的,他跟你们家老匡不同,从来没在我面前认过输。”

“怎么会呢?男人再狠,他也有求女人的时候,只要你熬得起,终究该他服输,因为男人熬不过女人。”

“这个——也得看人,虽然我没什么——熬不熬得起的,但他也不存在——熬不起这回事。”

侯玉珊哈哈笑起来:“哈哈,那是你没试过,你试试就知道了。我就不信你们家老季练过葵花心经,能熬个十天半月不近女色。”

“我的确没试过。”

“那你今天就试试,先找个由头跟他吵,然后不理他,不让他碰你,看他能熬多久。我保证他一个星期之内老老实实来求你。”

“要试也不能现在试。”

“为什么?没吵架的由头?”

“那倒不是,要想跟他吵架,随时随地能找到由头,因为他从来不干家务,不照顾孩子,还把家里搞得乱糟糟的,脏衣服脏袜子到处扔,动不动对孩子发火——”

“那你还等什么?今天回家就收拾他!”

“现在真的不行,因为他最近——失业了,别让他以为我在嫌弃他。”

“他失业了,怎么回事?”

戴明叹了口气,说:“他这个人你知道的,比较—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毕业于名校,国内导师是全国有名的专业带头人,刚到美国时跟的也是全美国有名的老板,而现在这个老板——要说资历,还真的不必他强多少——””

“怎么,他跟老板搞不好?””

“嗯,还不是一般的搞不好,是——相当的搞不好。””

“那就是他傻了。人家是你老板,你的工资是人家开的,你跟人家处不好,那不是找死?你管人家资历不资历,人家能当老板,那就是资历,你就得服人家管—””

“他也不是不服人家管,但是——有些学术上的事,明明是老板不懂,还要他按照老板的路子来干,他怎么受得了呢?””

侯玉珊不以为然地说:““那有什么?咱就一打工的,老板怎么说,咱就怎么干,老板说太阳是方的,咱就照着方的画,干出事来是老板的责任,大不了咱从头再来,反正干一天老板得发一天的钱,怕啥?他当老板的不着急,咱们干活的人还着急了?”

“他要是能像你这么——开通,就不会落到这一步了。””

“他老板把他开了?”

“开了不说,还不给他写推荐信,他在美国总共就这么两个老板,前一个老板去世他才跟的这个老板,如果这个老板不给他写推荐信,他上哪儿找工作去?”“

“那他现在——就在家闲着?””

“不闲着还能——咋的?”

“哇,我完全没想到呢,我看你开着新车,还以为你们俩谁升职加薪了。””

戴明内疚地说:“可能也怪我坚持买了这个车,才会招来这么个祸。我一直想买个大车,好放car seat(儿童座椅),爷爷奶奶来了也方便。但他一直都不肯买,说一辈子没欠过钱,为了买车欠债,他开着都不安心。”

“贷款怎么是欠债呢?”

“他要这么想,有什么办法?”

“他这个人也太——老土了。”

“这不刚好我爸妈都签到证了,马上要来我这里玩,我们账上也还有点钱,买个车不成问题,所以我就大起胆子做了个主,把车买下了。”

“那他知道了不大发脾气?”

“脾气倒是没发,因为他挺喜欢这个车,开了一趟就舍不得下来了。但晦气得很,这车刚买,他就失业了。我想把车卖掉,但已经晚了,就这么几天的工夫,这车卖出去就要损失好几千块钱——””

“是这样的,什么车都是最开始一两年折价最多,再往后反而保值了,所以要卖也不能卖新车,只能卖旧车。”

“旧车能卖几个钱?”

“但是你哪里用得着卖车呢?老季肯定不会老失业在家的。””

“问题是他找都不愿意找啊,说他没介绍信,怎么找工作?又说那些老板都不如他,他才不到那些人手下去受气呢。”

“那他就争口气,自己当个老板。””

“老板哪是那么好当的?你不申请到grant(科研基金),拿什么当老板?”

“那他就申请啊!”

“他现在连工作都没有,凭什么申请呢?””

两个女人顿时愁眉苦脸起来,一个为丈夫的工作发愁,也为父母即将到来发愁,这一来就看见女婿失业在家,还不急出病来?另一个则为自己的生计发愁,眼看就得送儿子去day care(托儿所),每个月最少一千美金就不见了,晚上接回来还得自己看,拿什么时间学习?更别说打工了。

愁了一阵,侯玉珊打起精神,给谢远音发短信报平安。

两人聊了几句,谢远音汇报说:“你们家匡大夫把你家那个小保姆赶出来了,你知道吧?”

“听他说了。你怎么知道?”

“她去找伟建了嘛,我当然知道。”

“那伟建——收留她了吗?”

“他给了点钱,让她先去租个房子住。”

她放了一点心:“看来伟建是真喜欢她。”

“他不承认,说是看在你的份上,帮帮她。”

“是不是怕他那个女朋友知道?”

“有可能。”

“我就是担心小荣呆在城里找不到工作,会走上邪路。”

“伟建在帮她找工作。”

“那你帮我谢谢他,我待会也给他发个短信谢他。这次多亏你和伟建了,不然我哪里能把小恒带回美国来?”

“听说你老公为这事很生气,不会跟你闹离婚吧?”

“他闹我也不怕,如果没有离婚的思想准备,我敢跟他抢儿子?”

“说实话,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们夫妻会为这事闹不和。帮你的忙,我肯定是万死不辞的,但如果帮了你这个忙,就拆散了你和匡大夫,那我真的会内疚一辈子。”

“哎呀,快别这么想了!我们两口子拆得散?他刚才还打电话来求和了。”

“那你就跟他和好吧,反正他也没什么别的不是,就是没经过你允许把儿子带回来而已,但他的用心还是好的,是想让你安心读书。现在你也把儿子抢到手了,就别再跟他闹了,好好在一起过日子吧。”

侯玉珊知道谢远音是个“宁拆一座桥,不拆一抬轿”的人,她自己也不知道最终跟匡守恒怎么结局,所以不知道怎么回答,东扯西拉地寒暄了几句,就收了线。

她抓紧时间给齐伟建发短信,先是好好谢了他一番,然后问:“听说小荣被赶出来了?”

“嗯,她跑来找我,我就给了她一点钱,让她先租个房子住下来。”

“以后就托付你照顾她了。”

“我会尽力的。”

“你女朋友知道这事吗?”

“她不知道。”

“如果她知道了有意见,你可以把我的电话号码给她,让我来对她解释。”

“好的。太谢谢你了。”

“不用谢,是我应该做的。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认识小荣,更不会陪她一下午,她也就不会跑去向你求助了。总而言之,如果这事向不利于你女朋友的方向发展,都是因为我,我理所当然应该向她解释。”

“好的,如果她找我闹,我一定把你供出来。”

“小荣那里,你也帮我道个歉,如果不是因为放走了我,她也不会被赶出来。”

“哦,她不是为那事被赶出来的,她说是因安全套的事。”

“是吗?安全套怎么了?”

“她说她叔怪她放盒杰士邦在他抽屉里,害得你跟她叔大闹。”

“安全套真是她放的?”

“她说不是,她说她怎么会放盒安全套在她叔的抽屉里呢?是她叔自己带人回来过夜之后留下的。”

“她叔带人回家过夜了?”

“她是这么说的。”

14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54)

  1. 抢个板凳坐坐。预祝大家节日快乐!

  2. 祝艾园的小朋友们节日快乐,哥哥和妹妹节日快乐!

  3. 真精彩,好奇玉珊会怎么办

  4. 匡守恒有求于玉珊,态度很老实。

  5. 如果没有别的证据,还很难证明匡守恒的确带女人来过家里,因为现在小荣想得到澳洲海归的好感,肯定会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哪怕是她带人来家里姘居过,或者和匡守恒有过一腿,她也不会承认了。

  6. 看来戴明也快糟糠了,丈夫失了业,又不愿意去找工作,很可能会回国。而戴明有工作,而且两个孩子要读书,可能会留在美国。夫妻两地分居之后,男人处在国内那个连一些女人都认为“男人嘛,都是会出轨的,可以原谅”的地方,出轨就太容易了。

  7. 齐伟建真不错啊,为朋友两肋插刀,还挺有爱心、有担当,好男人一枚!
    目前玉珊掌握了主动,孩子是抢回来了,但照顾孩子和自己学习难以兼顾,匡一再服软,本来真会让玉珊心软让步的。不过有了小荣的供述佐证,不管是真是假,玉珊暂时不会信任匡了,不会那么快邮寄绿卡回去吧

  8. 借个地儿,送份迟到的祝福:祝黄米哥哥、艾颜妹妹和艾园所有小朋友儿童节快乐!健康成长!也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9. 隐形的翅膀

    还想夸一句玉珊, 是个有勇有谋的女子!还挺善良的。 搁在古代,估计就是女侠了

  10. 这个故事的四个糟糠,各有各的遭遇,代表了几种不同的“被出轨”类型:

    侯玉珊姐姐是典型的糟糠,丈夫贫困潦倒时结的婚,由此得罪了一世界的人,还和父母闹生分了。但当丈夫发达之后,却开始在外面拈花惹草,她自己没工作,估计在她的年龄也不好找工作了,走投无路,只好自杀。

    侯玉珊本人代表的是夫妻两地之后,很容易出现的“被出轨”类型,连调查核实都很困难,没有特别的闭眼能力,很难不认为丈夫已经出轨。

    谢远音则是嫁给文学青年遭遇出轨的代表,有些文学青年为了创作,只好不断寻求新的刺激,而且比较爱风花雪月,不满足于平淡的夫妻生活。

    戴明的“被出轨”还没最后分晓,估计是丈夫失业之后,自尊心受到极大打击,大男子主义发作,不仅不好好做家务,弥补自己不能挣钱的缺憾,反而上网找一夜情,导致出轨(精神的,或者肉体的)。

  11. “那你就跟他和好吧,反正他也没什么别的不是,就是没经过你允许把儿子带回来而已,但他的用心还是好的,是想让你安心读书。现在你也把儿子抢到手了,就别再跟他闹了,好好在一起过日子吧。”

    ——估计绝大多数人都会这么劝。对待别人的婚姻,我们都是“宁拆一座桥,不拆一台轿”的态度,虽说是一片好心,但也给当事人造成很大压力。

  12. 这个小保姆会不会缠上澳洲海归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