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56)

戴明出国了这些年,这还是第一次把父母接来探亲。

不是父母不想来,就这么一个女儿,又在海外,见一面不容易,能不想念吗?再说父母都退休了,呆在家也没事,早就想到美国来看看她一家,也看看美国的景色了。

也不是她不想念父母,或者不孝顺父母。她是独女,不管从哪方面讲,都应该把父母接到身边来照顾,至少要让父母到美国来探个亲,度个假,享受一下子孙绕膝的天伦之乐。

但她一想到父母来后和季永康相处的情景,她就发怵,完全提不起胆子邀请父母过来探亲。

其实季永康并没跟岳父岳母发生过重大冲突,甚至可以说从来没有正面交锋过,也没什么忤逆不道的历史污点。但她就是怕,怕他那张冷漠无情的脸,怕他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怕父母会看到她在家里那么没地位,丈夫那么不疼她。

从谈恋爱开始,她就很怕带季永康回家,虽然他也没说过岳父岳母什么不是,但他那种漠然的态度,总是让她感到抬不起头来。

她把这一切归结于两人是经人介绍的,而不是他自动追求的。

如果是他自动追求的,那从一开始就奠定了她公主或者女王的地位。他为了得到她的心,当然要使劲讨好她;他为了得到未来岳父岳母的同意,当然要使劲讨好她的父母。

她的小伙伴们都是公主或女王的待遇,至少在被追求的阶段,是这个待遇。有的结婚多年,仍然是这个待遇。这是她家乡的传统,风俗,默认形式。

但她从来没得到过这种待遇,因为她和季永康是介绍人撮合的。既然她答应了介绍人,愿意与他交往,那就等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是喜欢他的,是愿意跟他谈恋爱的,而且是奔结婚的路上去的。

这样一来,他就有恃无恐了,既用不着追求她,也用不着讨好她的父母。

那时他去她家,从来不兴做家务,就像回到他自己乡下的家里一样,总是做甩手将军,等家里的女人来侍候。

她爸刚开始还想以身作则,用自己的行动来带动他,激励他,所以总是特别勤快,帮妈妈做很多事,但季永康一点都没觉察,或者觉察了也不以为意,自然也就没被激励,也没被带动。

她很想像别的女生一样,给他来个下马威:你在我爸妈面前表现好点,不然我就跟你吹!

但她不敢,本来就觉得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是命悬一线,没什么根基的,完全是命运的巧合,再加上介绍人的撮合。他同意跟她谈恋爱的前提,是她同意谈,并不是什么非她不可的爱情。如果她威胁说要跟他吹,他肯定立马就跟她吹了,绝不会坐以待毙,等她根据他的表现来吹他。

所以她那时只胆小怕事懦弱无能地恳求说:“在我父母家的时候,你可不可以为了我的面子,稍微勤快点,讨好讨好我父母?等回到我们自己的天地,我加倍补偿你。”

但他连这样的折衷计划也不愿意接受:“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讨好你爸妈,他们就会不同意我们的事?”

“也不是这个意思,他们是很——喜欢你的。”

“那你干嘛要我做假呢?我就是这么个人,如果你现在就接受不了,那还是趁早算了,免得以后麻烦多。”

“我没说我接受不了。”

他不罢休,进一步敲打说:“你看你去我家,我就从来没要你讨好我家里的人。你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那样我家里人看上你,才是真看上你,而不是看上了你的假面具。”

她心说你没让我讨好你家里人吗?那你干嘛要我像你们家女人一样做家务?

当然,她不敢把这话说出来,知道说出来于事无补,反而有害。

难道他会因为她证实了他要求过她讨好他家里人,就转变态度,说“哦,是这样啊?既然我要你讨好过我家里人,那我也来讨好你家里人吧”。

打死他都不会这样说!

他是个不认错的人,不仅不承认自己有错,而且根本不认为自己有错。

她改变不了他,只好吃柿子拣软的捏,要求父母让步:“永康他们家乡就是这种风俗,男人都是不干家务的—”

妈妈担心地说:“那今后不是该你吃亏了?”

“能有多少家务活啊?再说,他这是在一个生疏的地方,想做事也不知道怎么做,怕做错了。就我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是很勤快的。”

爸妈都是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她在说谎,但也能看出她说谎的良苦用心。再说女儿也不小了,好不容易找了这么一个长相和才华都挺出众的男朋友,就别太挑剔了,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嘛,兴许今后时间长了,建立家庭了,有孩子了,就会慢慢改变。

后来她就尽量少带丈夫上父母家去,每年春节什么的,都去婆家过,从婆家过完春节回来,才蜻蜓点水地在父母家呆一两天。

即便是那一两天,她也过得如坐针毡,度日如年,不是她跟自己的爹妈有什么处不好的地方,而是很怕爹妈看见季永康结婚之后还是那么懒,那么不在乎她,她对他一点支配能力都没有,怕父母会觉得季永康一点都不爱她。

出国之后,爸妈提了好几次,说想趁眼下两个老家伙都还走得动,到美国来看看她一家,免得以后想来都走不动了。特别是她怀上了老二之后,爸妈更是想来美国照顾她,帮她分担家务。

后来生了老二,妈妈知道她在家里的地位,怕她一个人又要照顾新生儿,又要做家务,月子里太累,会坐下病来,几乎是在向她求情了,说日常吃的药都开足了,衣服鞋袜都买好了,还把人民币换成了美元,来美国后两老的所有开销都是自己付,房租也按月付给她,如果她那里住不下,两老就到外面去租房住,只求她写个邀请信,他们好拿去办签证,到美国来帮她照顾儿子。

她每次接到父母的电话,说起来美国的事,都感到特别难过,她不想父母看见自己的窝囊样,更不愿父母到她家来做牛做妈侍候那个大牌子二调子的女婿,所以总是推托,说公公婆婆要来了,或者说怕爹妈在美国病倒,没医疗保险。

这一次,她好不容易下了决心,要趁爹妈还走得动的时候,把他们接到美国来玩几天,反正儿子已经上day care(托儿所)了,家里也没什么家务要做了,就是做个饭,父母不会觉得她太忙,那么丈夫帮不帮她,就无所谓。

她跟季永康商量接父母来玩的事,他一点意见都没有,于是她给爹妈发了邀请信,出具了必须的证明,爹妈也一下就办到了签证,买好了机票。

哪知道,天有不测之风云,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季永康失业了!

如果不是知道丈夫是个最要面子,最不愿意被人解雇的人,她真的会以为他是故意丢掉工作,让她父母来不了,或者让她在父母面前下不来台的。

但她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可能他从来都没感觉自己在岳父岳母面前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也不知道她是这么担心父母看见他的表现。他这人自我感觉相当好,可能还以为自己是多么模范的丈夫,多么出色的女婿呢。

现在,父母已经是箭在弦上,不来也得来了。

人家是丑媳妇怕见公婆,而她则是窝囊女儿怕见父母。

那几天,她愁得跟什么似的,一点即将团聚的喜悦都没有,只在想着万一父母看见她的现状,替她伤心,她该怎么安慰父母。

有一次,她想横了,候玉珊说得对,他季永康到底是多大的一坨糖啊?我干嘛这么卑躬屈膝地宠着他,供着他,生怕得罪了他,生怕他不要我了?难道跟他离了婚,真的会对孩子不好?不见得吧?现在孩子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哪天他不在家,两个孩子就像解除了枷锁的奴隶一样,欢歌笑语庆解放。

她跟侯玉珊聊了聊自己的想法,侯玉珊非常高兴:“就是这个理!你终于活明白了,活出人样来了!你要早这么想,说不定早就把你们家老季改造过来了。我就不信他一个凤凰男,离了你还能找到更出色的老婆!”

“一旦离了,我就不关心他找什么人了。找不找得到更出色的老婆,都是他自己的事,跟我无关。”

“说是这么说,但如果他真的找到一个更出色的老婆了,你还是会难过的。如果他离开了你,越过越潦倒,而你自己离开他之后,越过越好,你才会觉得自己是胜利者,离婚离对了,不然肯定后悔。”

“我真的不care(在乎)他离了我能找到什么人,我也没指望找个比他更好的人,说实话,我根本就没指望再找人。离了就做个单身母亲,为我的儿女活着。”她半开玩笑地说,“我这是因为有你这个榜样,才敢这么想的, 如果我真的跟他闹散了,你可不能抛弃我,要一辈子做我的朋友,支持我,陪伴我。”

“切,如果你离婚了,还用我陪伴你?早就有大群的男人跟在你屁股后头追了!”

“都这把年纪了,到哪儿找大群的男人跟着我追啊?年轻时都没人追我,更别说现在了!”

“年轻时没人追你,那是因为你太出色了。中国那些男人都是功利心很强的人,他们追你之前,都会权衡一把,看成功的机率有几成。如果他们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或者你看不起他们,没有成功的希望,他们就干脆不出手,免得面子里子都受伤。”

她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有人这样分析,还是令她高兴的,就像右派分子终于被摘了帽一样,虽然没补发工资,磋跎的青春也补不回来,但感觉不同了,不是我没人要,而是人家不敢追我,因为我太出色了!

哇,千疮百孔的自尊终于得到了缝补。

侯玉珊又说:“现在你放心好了,美国男人是没那么多功利考虑的,他们喜欢谁,就会去追,至于人家是接受他还是拒绝他,那是人家的事。再说,世界上只有娶不上老婆的男人,哪有嫁不出去的女人?别说你正当年华,又这么出色了,就是那些七老八十的家庭妇女,只要想嫁,都没有嫁不出去的!”

“呵呵,咱们也就这么自我安慰安慰吧。”

“怎么是自我安慰呢?你要不信,我马上就找个人嫁给你看!”

“你当然嫁得出去,我怎么能跟你比呢?你长这么漂亮,从小就有人追——”

“别提我从小就有人追了!就是他们追啊追,才害得我到今天还在读书。”

“你这不是为了改专业吗?”

侯玉珊挤挤眼睛:“其实我觉得咱们柏老师就是现成的一个追求者。”

“是吗?他在追你?”

“追我干嘛呀?我是在说你!”

“追我?别瞎说了,他怎么会追我?”

“他现在当然不会,因为你是有丈夫的人嘛。等你跟老季离了婚再试试,他要是不来追你,我把侯字倒起来写!”

23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56)

  1. 双人沙发。

  2. 戴明和玉珊的对话,真暖心!好幸福哟!

  3. 心疼戴明,也心疼戴明的父母。

  4. 嘿嘿!候季姗一语典型梦中人!期待。

  5. 隐形的翅膀

    哈哈,有这么聪慧的闺蜜也是有福气啊!

  6. “年轻时没人追你,那是因为你太出色了。中国那些男人都是功利心跟强的人,”
    应该是很强。
    有玉珊这样的朋友真幸运呀。

  7. 戴明的日子过得太压抑了,幸亏她有玉珊这样的好朋友。

  8. 怎么觉得季永康的性格像我老公–静

  9. 侯玉珊是个诤友!戴明这么好的条件,只要自己走出来,绝对会幸福的。在国外,就是要大胆和敢闯,自己束缚自己好蠢。

  10. 戴明终于想明白了太好了!就是,老季这样的老公不要也罢,有他还不如有个闺蜜,没有他过得多舒心,至少不用担惊受怕,愁也愁死。戴明不要怕。

    何况玉珊说的好,真单身了,柏老师可是很不错的人选呢。

    夫妻这么多年,老季那么冷漠,对老婆没有关爱,估计从来没有体会到戴明的苦楚吧。是不爱戴明还是根本就不会爱?好像既不爱老婆也不会爱孩子,对孩子没有耐心,简单粗暴,感觉应该是爱无能。可恨可怜。
    培养孩子要引以为戒啊,别让所谓的才华云云遮住眼,忽视了爱心教育

  11. 戴明的父母真好!爱女儿,理解女儿。

  12. 戴明这么委屈自己,父母和儿女也没见得幸福快乐啊!真心希望她把季永康踹了。

  13. 侯玉珊鼓励人的方式很有效,不光从理论上说明离婚不是啥天塌地陷的大事,还从实际上给戴明找了一个潜在的追求者。戴明这些年胆小怕事,不敢得罪季永康,主要是觉得自己没人爱,没人追,所以季永康肯要她,她非常感激,抓住不放。

    如果她知道自己还会有别的人喜欢,就不会这么胆小怕事了。

  14. 从季永康的角度来看,他可能真不觉得自己在岳父岳母面前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因为他家乡的传统就是男人不做家务,都该女人做,所以他不过是正常男人一个。

    但戴明的家乡,可能在中南地区,那里有些省份真的是女婿必须讨好丈人丈母的,尤其是结婚前,基本需要做牛做马,才算合格的女婿。

    《山楂树之恋》里就有这样的描写,静秋的哥哥一听亚民家要买米买煤,拔脚就去帮忙,比在自己家里还勤快。

  15. 男人不做家务这种习俗实在要不得。最可恨的是男方父母阻止儿子做家务。

  16. 执子之手偕老

    生活中我也见过戴明这样的,此女后来忍无可忍讲了一次恨,那老公就乖了好多。

  17. 戴明是老虎不发威,季永康就一直拿她当病猫。什么时候发个威试试,大不了就是离婚呗,但也可能真就把季永康改造过来了。

  18. 戴明到目前为止,只有过婚姻,还没有过爱情。而婚姻也是为了别人才勉强凑合到一起,还至今凑合着的。如果没有“女大当婚”的社会压力,如果不是担心父母难过,她根本不用凑合,从一开始就不用,现在更不用。

  19. 回复“静”:

    遍地都是季永康,有可能才华方面还没他出色。

  20. 戴明和季永康两个人,可能都是为了结婚而结婚,没有什么爱情。等到哪一天有一个突然碰上了梦中情人,就可能不顾一切地去追求爱情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