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59)

谢远音虽然心里讨厌死了小荣这个报恶信的乌鸦,恨不得马上回到席间,把丈夫从座位上揪起来,让他亲口证实小荣是在胡说,但她当然不会这样失态,也不敢拍胸担保丈夫一定能证明小荣是在胡说。

不是有这么一句名言吗,“丈夫出轨,妻子总是最后一个知道”,所以千万不可以冒这个险,还是先拿到证据再说。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淡淡地说:“他的事,我有数的,你就别吃咸罗卜操淡心了。”

如果换个有脸的人,听到她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讥讽,肯定早就讪讪地说一句“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哦,既然你不领情,那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了”,然后逃之夭夭。

但小荣不愧为特级脑残,不仅没逃之夭夭,还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地凑到跟前来:“原来你早就知道啊?难怪我说我要告诉你的时候,伟建叫我别多事呢!”

她见澳洲海龟也在背后嘀咕她,心里更加郁闷,难道他干干脆脆说一句“郁老师肯定不会做这种事的”或者“我了解文子,她肯定不会做这种事的”会死啊?为什么要说“别多事”?那意思是他也知道 (最少是认为) 郁飞鸿是和文子有一腿,只是不想让小荣过问?

她估计澳洲海龟现在是不在乎文子跟谁有没有一腿了,因为他有了新欢小荣嘛,但他干嘛不让小荣来告诉她?是怕她承受不了吗?还是故意让她蒙在鼓里,他好看笑话?

她想起他是问过她好几次怕不怕丈夫成名后另找新欢,而她总是说不可能。

该死!

她干嘛不说“我不在乎”而要说“不可能”呢?到底是哪来的自信?

她见小荣盯着她,仿佛在等回答,只好强作镇定,模棱两可地说:“呵呵,这种事——”

“原来你真的知道!那你怎么也不管管?是不是——你早就不想跟他在一起了,故意让他先出轨,你好在离婚的时候多要点东西?”

她心说“家里穷得叮当响,有毛可要啊?”,但她没吭声,只漫不经心地笑。

小荣仿佛顿悟了一般,皱着眉头说:“你刚才还说不喜欢伟建来着!”

“这跟伟建有什么关系?”

“那难道还有别人也看得上你?”

她高深莫测地说:“这个你真的不用过问了,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人嘛,都有点自己的隐私,没隐私的人是浅薄无聊的人。我劝你也成熟一点,别总像个没心没肺的——二傻,不管是对什么人,也不管是什么事,都敞着个嘴,一阵乱讲。男人最不喜欢这种二货女了。你要是不在这方面注意点,别说伟建了,谁都会看不上你的!”

她自己敞着嘴教训了小荣一通,准备遭到反唇相讥的,但小荣不仅没反唇相讥,还被镇住了,毕恭毕敬地看着她,像在聆听人生导师上课一样。

她得胜地想:你也就这点底气啊?看来还是怪我们这些人心地太好,太怕伤人了,总是给你留着口德,才会让你信心爆棚,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可着劲地欺负我们,而我们只能生闷气,受暗伤。等我们狠起心来,拉下脸皮,口无遮拦地教训你的时候,你就松包了,成了我们的下饭菜。

如果这不叫贱,啥叫?

小荣虚心请教说:“你和伟建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肯定比我对他更了解,那你说说他喜欢什么样的人?”

她专拣小荣缺乏的说:“起码要读过点书,肚子里有点知识嘛。”

“嗯,是的,你说得对,我看他总是抱着本书在那里读,说起话来,比我以前的语文老师还爱掉书袋。”

“呵呵,那还是浅薄无知的表现。真正肚子里有知识的人,哪里用得着成天捧着本书看,还成天掉书袋?”

小荣见她连伟建都瞧不上眼,更加敬佩了,也更加放心了,目标转向另一个情敌:“那个文子是不是读了很多书?”

“那还用说?人家是出版社编辑,专门审阅别人的作品的,不读很多书能干得了?”

小荣好不懊丧,但转眼就给自己打气说:“但是一个女人,读那么多书干嘛?你读再多的书,如果长得不好看,男人还是不喜欢你!”

“你这就是脑残在意淫了。难道书读得多的人就一定长得不好看?难道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就一定长得好看?人家文子就是书也读得多,人也长得好看!”

于是又回到“贞子”上去了。

她懒得为了文子跟小荣废话了,径直离开洗手间,回到自己座位上,发现大家都放筷了,有几个人在吃水果,其他的都坐在那里聊天。

她不动声色地观察丈夫和文子,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立马觉得不对头,文子倒是掩饰得很好,很文静地坐在那里听人说话,看不出什么破绽。

但郁飞鸿就完全是个堕入情网的痴汉,总是不由自主地朝文子那边望,别人跟他说话,他半天才回过神来,但根本不知道人家问的是什么,等到问明了人家的问题,也是支支吾吾地答不上来。有时可能连他自己都察觉自己失态了,赶快收回眼神,调整一下表情,专心听人家说话,但过不了一会,眼神又朝文子的方向望去,就像有人在他眼球上拴了根看不见的绳子,而一只调皮的猫总把绳子往文子那边扯一样。

她的心猛烈地抽搐起来。

这个眼神,这个眼神,她真是太熟悉了!

想当年,自己最先被打动的,不就是他那痴汉一般的眼神吗?

就像一个心儿被邱比特金箭射中的人,捂着流血的心,痴痴地看着自己所爱的人,那样一种无语的凝望,比大筐大筐的情话更让人感动。

她这一生,还只在电影上见过那样的目光,是《英国病人》(又译《英伦情人》, 《别问我是谁》) 里的男主艾马殊伯爵,他爱上了一个有夫之妇凯瑟琳,爱入膏肓,而他看凯瑟琳的眼神就是这种痴汉的眼神,总像是在受着爱情的煎熬,万箭穿心似的,看得观众都替他难过,希望他和凯瑟琳能在一起。

她爱极了艾马殊伯爵,尤爱他的眼神,所以当郁飞鸿以那样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一下就动情了。

那时,她曾含羞地问他:“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啊。”

“那你怎么老盯着看?”

“我盯着看了吗?”

她一笑,不揭穿他。等他又深情凝望她的时候,她提示说:“瞧,又开始了,又开始了——”

他狼狈不堪地收回眼神,低下头说:“真的不是故意的,就像有什么扯着我的眼睛一样——”

“你觉得心很——痛吗?”

“嗯。”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就知道无论离你多近,还是觉得太远了,还想更近点——”

她真是爱死他这个痴萌状了!

当然,他早已不再这样深情地凝望她了,但她没有抱怨,知道无论感情多深,也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痴痴地望着对方,他要工作,他要学习,婚后又天天在一起,怎么可能永远把时间花在望她上呢?

但今天,她又看见了他这样痴萌的凝望,只不过,凝望的对象已不再是她。

她知道现今社会风气不好,很多男人出轨,她也听说了甚至亲眼见过了同事熟人的配偶出轨的,她自己更是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如果她的配偶也出轨,她肯定跟他一拍两散,脱祸求财!

但她理解的“出轨”,是那种男女之间的苟且,吃山珍海味吃腻了,所以换个口味去吃粗茶淡饭之类。

那种苟且的背后,是没有爱情可言的,在女方是贪财,在男方是贪貌,总之就是令人不齿的互相利用。

对那种出轨,她自认绝对不会被打倒,还会感到一种解脱,阿弥陀佛,谢天谢地! 总算有人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了,我就可以自由自在地走自己的路,不用因为谁的缘故,放弃我在美国优厚的工作和生活前景,跑回中国来,从entry level (起点工) 做起,拿这么少的工资,每天为撑起一个家而犯愁了。

这并不等于她在抱怨丈夫挣不到大钱,当爱情存在的时候,过什么样的生活都是甜蜜的,她付出多少汗水和劳动都是值得的。但如果爱情不存在了,那么郁飞鸿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现在,真的到了这一天,郁飞鸿对她的爱情真的不存在了,但她却没法说服自己不受伤害,因为他和文子之间明显的不是那种苟且的关系,而是动了真情,至少他是动了真情的!

怎么会这样?

几十年的感情,上千封的情书,还有刚出版的那本书,虽然名字被改成了俗气的 《泥腿秀才教授女》,但故事仍然是她和他的呀! 如果读者知道书中的男女主角现在是这样的下场,不知道做何感想,还会喜欢这个故事吗?

说到这本书,她才突然意识到就是这本书惹的祸! 如果不是因为这本书,他怎么会认识这个什么文子?又怎么可能发展出这么一段感情?

只怪她眼太瞎了!

其实早就表现出不正常了,以前他爬了格子,都是让她给输入到电脑里去的,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修改《飞鸿响远音》的文稿,说出版社要他修改的,不修改怕通不过上面的检查。

但他从来没把爬好的格子拿来要她输入到电脑里去,问他,他说是文子帮忙输入的。

她开始还觉得挺过意不去, 怎么能麻烦编辑输入呢?

但他说:“谁叫他们出版社要修改的?我的文字,居然还要修改,真是反了他们了!”

她生怕他倔劲上来,打死也不修改,把出版社搞烦了,不出他的书了,所以还一个劲地劝:“这也不怪出版社,是上面要求的,只要不影响你的整体风格和主体思想,你就按他们说的修改修改吧,反正你也就是动个嘴,字都是人家文子帮忙打的。”

她那时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一个动嘴一个动手的过程中,他就对人家发展出了这么一段——孽情!

而她则扮演了天字第一号的傻瓜!

24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59)

  1. Sofa!

  2. 双人沙发

  3. 三人沙发

  4. 估计远音会是这几对里最先离婚的。郁已移情别恋,远音也不会再乞求他回头,郁可能也没法回头,他动了真情。男人们是怎么回事啊?难道真的得到了就不懂珍惜了?
    嗯,本来就觉得郁配不上远音,远音值得更好的男人!

  5. 伟建的计策成功了!打张罗出书那天起,他就安的这个心,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谢远音的心会很痛很痛!

  6. 回复“行云流水”
    我不认为伟建所谓“策划”这一切,出轨这种事也不是局外人想策划就能成功的。
    他牵线出书的初衷肯定是为了帮助远音,就是希望她开心。一旦知道了郁和文子的事,他还是旁敲侧击的提醒远音,只是远音一直没有觉察罢了。

  7. 那个深情凝望的目光的描写真是绝了!

  8. 隐形的翅膀

    不知道远音以后能不能喜欢上违建,总觉得她不一定会信任算计过她的人啊。 违建虽然也许并不是故意设计,但这种静观其变,随意伤远音的心的那种态度,实在对远音有点残忍。

  9. 伟建喜欢远音,所以愿意为远音做一些事情,郁和文子关系的发展不是他有意策划的吧。

  10. 虽然谢远音对配偶出轨有过一些心理准备,但真的到了这一天,还是会非常痛苦的。

  11. 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飞鸿一厢情愿。即使两个人都有意,生活在一起可能也会矛盾重重。飞鸿是个甩手掌柜,文子也不像是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人,两个人都拿诗文当饭吃是不行的。

  12. “飞鸿响远音”,多有诗意的名字啊!出版时却被改成了“泥腿秀才教授女”。出版商还真就是好给人改名字啊。不知道书的内容给改到什么程度?

  13. 澳洲海归肯定是郁飞鸿出轨的推手,肯定是他知道文子对出国感兴趣,所以对出版社说郁飞鸿是”美籍华人作家”,还要谢远音两口子帮着撒这个谎。

    如果没这点诱惑,仅仅凭郁飞鸿的长相和才华,很可能并不足以吸引文子。如果文子这方面没那意思,郁飞鸿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

  14. 现在就看谢远音怎么看待澳洲海归这种不择手段的爱情观了,他做这一切,当然是因为他喜欢她,但这种做法又很没底线,太过阴险。

    大家怎么看?你们会爱这样的人吗?

  15. 我一般会离这样的高人要远点。很佩服他的能力,但只限于远观。
    怕的就是自己也不免当事者迷,还没看出来时,就已经沦陷了。人家把我卖了,我还乐颠乐颠帮着数钱呢。:(

  16. 感觉文子不是澳洲海龟的女朋友。

  17. 隐形的翅膀

    答十年忽悠,我不会, 我很难信任这样的人, 我会一直猜测他的本心,把两人搞的筋疲力尽。 在感情上,我是个不会高屋建瓴,只会细枝末节斤斤计较的笨人。

  18. 海归不择手段,不选他。

  19. 郁飞鸿这种出轨,最伤谢远音这种爱情至上的人了。她因为爱情与郁飞鸿走到一起,这些年死撑着这个家庭,不惜放弃美国的工作,跟随丈夫回国,以为这样就能保住爱情保住家庭,结果是吃了命运一记响亮的耳光。

    配偶出轨,带来的不仅是感情伤害,还有自尊心的伤害,面子的伤害。如果偷偷地结婚,偷偷的离婚,所受的伤害肯定要小很多,反正别人都不知道,咱就只当没这回事的。如果一离婚,人人都拍手称快,说你早就该离了,心里也会好受许多。

  20. 她高深莫测地说:“这个你真的不用过问了,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人嘛,都有点自己的隐私,没隐私的人是浅薄无聊的人。我劝你也成熟一点,别总像个没心没肺的——二傻,不管是对什么人,也不管是什么事,都敞着个嘴,一阵乱讲。男人最不喜欢这种二货女了。你要是不在这方面注意点,别说伟建了,谁都会看不上你的!”

    ——谢远音真聪明,知道怎么反守为攻,怎么捏住对方的七寸。

    有些人,真的就像谢远音总结的那样,凭着脸皮厚,总是信口批评别人,从来不去想想人家听了会多难受。而很多被伤害的人,偏偏特别不愿意伤人,宁可忍成内伤。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那个浑身毛病的脑残,最敢说人,好像唯有她最伟光正一样。

    一定得有个像谢远音侯玉珊这样的人,忍无可忍了,拍案而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针见血地揭这个脑残的短,才能治住脑残。

  21. “你这就是脑残在意淫了。难道书读得多的人就一定长得不好看?难道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就一定长得好看?人家文子就是书也读得多,人也长得好看!”

    ——呵呵,痛快!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对付小荣这样自信心爆棚的脑残,就只能这样。

  22. 清风白云飘

    谢的心痛看文都能体会到

  23. 伟建热心帮助、促成郁飞鸿出书,即使是出于私心只为了接近远音,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因为喜欢一个人、接近一个人没有罪,他的手段也谈不上卑劣,即使在与文子是否真正的男女朋友关系这一点上,有很多机会可以澄清或否认而他选择了含含糊糊,也许是有意消除远音对他的戒心,还是为了和喜欢的人更多相处,也许文子原来对伟建的确有点意思。总之,基于爱情,伟建创造了很多机会接近远音,了解远音,了解远音的家庭,窥察远音家庭的裂隙。

    即便由于伟建制造的这些机会成为郁飞鸿背叛妻子的推手——他至少精神出轨了!那么罪魁祸首也应该是郁飞鸿啊,好像不应该算到伟建的头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郁飞鸿真爱妻子,文子能插的进来吗?没有人强迫他,非得找文子给他修改。

    像远音这样聪明的人不至于迁怒伟建。是自己的婚姻出了问题,不是这个文子,也会有那个文子,除非郁飞鸿永远呆在家里,永不出书。

    当然,很多婚姻都可能生了病,没发病是因为没到时候,没出问题是因为没有导火索。既然在这段婚姻里远音追求的就是爱情,为了爱情而放弃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和美国,那么当爱情已经实际失去的时候,却因为没有验证没有发现而浑浑噩噩,对她也不公平。现在发现了问题,痛苦不可避免,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凤凰涅槃重生,正好可以随性而活,况且还有伟建爱她,没什么大不了的,远音,不要灰心啊

  24. 一直喜欢澳洲海龟。所谓两个人的缘分,总有一人在坚持。毕竟他不是对郁薛用了"蜜肝药"。西班牙输了,郁闷,这才想着上来支持澳洲海龟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