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62)

第二天,谢远音像往常一样,很早就起了床,从冰箱拿出冷冻的包子蒸上,然后去洗漱打扮。

都弄停当了,才想起用不着起这么早,因为有车开了,不用搭公车。

她不忍心这么早就叫醒儿子,更怕儿子发现爸爸不在家会问七问八,她赶快上网去查找对策,看看专家学者们怎么说。

对策倒是很多,但都不适合她家的情况,或者不对她的胃口,因为很多都是采取拖延和隐瞒的方式,美其名曰“给孩子一点时间”,要不就是模棱两可,说些“爸爸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还是爱你的”之类的废话。

切,他要是真爱你,会不爱那个与他共同创造出你来的妈妈?他要是真爱你,会舍得丢下你,自己远走高飞?

再说人都走了,爱不爱你又有什么用?

还不如对儿子说:“反正你爸在这里也没好好照顾过你,管他去哪里! 他走了,我们还宽敞些,你可以有自己的房间了!”

她懒得查了,决定待会就实话实说,如果儿子一时接受不了,哭闹起来,不肯上学,那她就干脆请一天假,在家陪儿子,反正她昨晚没睡几个小时,困得要命,去上班肯定也是出工不出活。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她便去叫儿子起床:“鸿远,该起床了!”

儿子睁开眼,看见妈妈,很是惊喜:“妈妈,今天是周末?”

“不是啊,今天是星期一。”

“那你怎么——没有去上班?”

“因为妈妈今天有车开了,不用那么早去挤公车。”

儿子是个车迷,一听“车”字就来了精神,腾地坐起来:“咱家又买了辆车?是跑车吗?”

“哪什么跑车啊!我说的是那辆丰田花冠。”

“你开丰田花冠去上班?那——爸爸开什么车呢?”

“他——不在咱家了,搬到——别处去了——以后——也不回来了——”

儿子很内行地问:“是不是搬到他小三那里去了?”

她一惊:“你——知道他有小三?怎么不告诉妈妈?”

“我不知道啊!”

“那你怎么说——他搬到小三那去了?”

“你说他以后不回来了,那不就是搬到小三那里去了吗?”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王鹏的爸爸就是这样的嘛,还有刘志,他爸爸也是。”

她心说这些男人是疯了还是咋的?都一个个地找了小三,抛妻弃子,良心被狗吃了?

儿子很大气地安慰说:“妈妈,你别怕,爸爸有了小三,就不会跟你抢我了,因为小三都不喜欢做后妈。刘志他爸就不要他,如果要了他,小三就会跟他爸吹!”

“是吗?”

“嗯。万一爸爸把我要去了,也不要紧,我天天跟他们捣乱,让他们不得安生,最后他们只好把我送还给你。”

她的眼泪涌上眼眶:“你连这也知道?”

“是啊,王鹏就是这样的,他转到他爸爸那边去了之后,每天都逃学,还在他爸和那个小三的床上拉粑粑——”

“那他爸不打他?”

“打,但他不怕。他爸打了他,他就把他爸的刮胡子水全都换成胶水——”

“天哪!那他爸不是——”

“哈哈哈哈,他爸脸上粘得一塌糊涂,还上医院了!”

“最后他爸把他送回给他妈了?”

“嗯。不过他妈已经找了个男朋友,也不想要他,因为要了他的话,他妈的男朋友就会跟他妈吹。”

她心里一阵痛,为那个爹妈都不想要的男孩。

儿子问:“妈妈,你不会不要我的,对吧?”

“当然不会,你就是我的命,我怎么会不要你?”

“如果你找了男朋友,我保证不跟他捣乱,我叫他爸爸,听他的话——”

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刷刷地流下来:“别乱说了,妈妈不找男朋友,要找也会先征求你的意见,你批准了我才会找——”

“那你可以找怪叔叔,我批准他。”

“怪叔叔?”

“就是那个开路虎的叔叔呀。”

“伟建?你喜欢他?”

“嗯,如果他做我的后爸爸,我就天天让他送我去学校,让吴涛他们看我坐的是路虎,秒杀他们家的奔驰宝马!”

她被儿子的势利搞得哭笑不得:“别瞎说了!妈妈谁都不找,就跟你相依为命。”

儿子很失望,但仍想榨出一点油水来:“那如果老师让我用‘相依为命’造句,我可不可以就用这句?”

“用这句干嘛?我可不想让你老师知道我和你爸分开了。”

儿子不敢违拗,安慰自己说:“那就算了吧,反正老师也没叫我用这个词造句。”

她心说这个儿子得好好教育教育了,以前总以为家里有个男人,儿子就有了role model(楷模),至少在三观上她这个做妈的就不用操心,现在看来郁飞鸿这role model一点都不管用,无论是言传还是身教,都没起多大作用,儿子的三观都来自于班上的同学。

吃完早饭,儿子背上书包:“妈妈,我上学去了,老师叫我们提前到校读英语的,去得越早,加分越多。”

“等我开车送你。”

“不用送,我每天都是自己走去的。”

“你爸爸没开车送你?”

“他起不来。”

“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我们约好了的,如果我替他保守秘密,他就替我保守秘密。”

“你什么秘密?”

“不能说,说了你要骂我的。”

“是不是看电视的秘密?”

“他告诉你了?”

她无奈地摇摇头:“妈妈已经起来了,可以送你去学校了。”

“哦耶!那我就可以到得更早了!”

她把儿子送到学校,自己开车去上班,虽然走得晚,但也比平时早到公司,还不用挤在公车上,一手捂着包,一手抓着吊环,被挤得歪来倒去,搞得她从来不敢带有汤水的食物,不然肯定会泼得到处都是。

到了公司,才想起自己没有买车位,连停车场都进不去,卡在栏杆前,进退两难。

正准备慢慢把车倒出去,却从后视镜里看见澳洲海归的“路虎”就跟在她后面,她推开车门,打手势叫他往后退。但他不仅没退,还下了车,走上前来,用自己的卡在读卡器上划了一下。

栏杆升了起来,他招呼说:“快开进去啊!”

“开进去也没车位,还是你先把车开走,让我把车倒出去。”

“后面都是车,你怎么倒得出去?”

她踮起脚往后一望,的确是堵了好几辆车了,只好硬着头皮开进停车场,找了个空位停下,准备等车道空出来之后再把车开出去。但开出去之后又怎么办,就不知道了,搞不好只能把车开回家去,然后坐公车来上班。

澳洲海归把车开到她车旁,对她说:“你停我的车位吧,259号。”

“那你停哪里?”

“我有地方停。”

她知道他跟公司上上下下都搞得很熟,应该能搞到一个车位临时停一天,便不客气地开到259号停下,从车里出来,站在那里张望,看他找没找到停车位。

过了一会,他甩着两手走过来了。

她问:“找到车位了?”

“找到了。”

“谢谢你了。”

“谢什么?”

“谢你的车位啊,还有——谢你帮我把你郁老师送到你女朋友那里去同居,还谢你帮他们瞒着我呀。”

“我哪有帮他们瞒着你呀?”

“你没有吗?他们俩的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但你没告诉我,那不叫瞒着?”

“他们俩的事——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那怎么小荣说要告诉我,你叫她别多事?”

“呃——那不是因为我不知道吗?我的意思是——不肯定。”

“不肯定?那你还是知道一点风声的,对吧?”

“我——就是有几次看见他那辆——I mean (我的意思是)你这辆——丰田花冠——停在文子门前。”

她已经平息的怒火又燃烧起来:“那辆车是给他送儿子上学的,他倒好,每天让儿子走去上学,自己开着车去——会情人!这都什么人啊!良心真的是让狗吃了!还有你,你看到他的车停在文子门口,你还不肯定?”

“也许他们——只是在谈出书的事呢?”

“你就没上去敲开门看看?”

“敲了,他们——没开。”

“那你还不敢肯定?如果是在谈出书的事,他们怎么不开门?我看你天生就是个做王八的命!自己的女朋友在屋子里跟人幽会,你都不敢吱个声,还随叫随到,帮着把女朋友的——情人——送去同居!你——你还是男人吗?”

他咕噜说:“怎么不是男人呢?百分百的男人。”

“吹!”

“怎么是吹呢?要不要我——证明一下?”

“怎么证明?”

“你要我怎么证明就怎么证明。”他见她楞在那里,毛遂自荐说,“我可以脱给你看。”

她“呸”了一声:“你就知道在我面前——耍流氓,你敢这样对待文子吗?”

“切,她要我脱我还不脱给她看呢!”

“你是属猪的?猪头煮熟了牙齿还是硬的!”

“不是我牙齿硬,是真的。她是想做我的女朋友来着,但我没答应。”

“人家那么年轻漂亮,还会求着做你的女朋友?而你还不答应?说了谁信呢?”

“她哪里年轻啊?三十多的齐天大剩了,老黄瓜刷绿漆——装嫩而已!她也不漂亮,一点曲线都没有,棺材板子,看着就没——人气。”

虽然她知道他这是情场loser(失败者)的气话,但听着也挺舒服的,她故意为文子辩护说:“人家那叫森女,懂不懂?”

“啥森女啊!瘆女还差不多!那都是二维女生遮盖平板身材的手段,我才不会上当呢!”

“你就尽情地吹吧!”

她转身往办公室方向走,他跟在后面低声叫道:“Shirley(雪莉), Shirley,走这么快干嘛?你听我说啊。”

她站下问:“说什么?”

“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以后可以每天去你家接送你上下班,免得你——没地方停车——”

“你住哪,我住哪?难道你还从城东头跑到城西头来接我?”

“那怕什么?再说我还可以搬到你家附近去住——”

“我家附近都是贫民窟,你搬那里去住,不怕你妈敲你的栗暴怪?”

“不会的,她只要我开心,她就开心——”

“反正我不要你接送。”

“那你今后就停259车位,我再去弄一个——”

“不用,我坐公车。”

“有车不开,那又是何必呢?”

“省汽油钱呗。”

她说是这么说,但心里一算,发现还真不用像以前那样数着铜板过了,因为今后不用给郁飞鸿买酒了,那就省了一大坨;也不用每天都想着买下酒菜了,更不用招待他那些酒肉朋友了,那又省下一大坨;每个月也不用买书了,再省下一大坨;白天家里没人,夏天不用开空调,冬天不用开取暖器,又再省下一大坨。

如果能在美国找到工作,哇,那就省都不用省,直接过资本主义生活去了!

不知道出版社工资有多高?估计也没多高,不然文子会连车都买不起?呵呵,他们俩那几颗颗工资,可能连郁飞鸿的酒钱都不够吧?

不过,郁飞鸿兴许会为了爱情戒酒。

想到这里,她又不痛快了。

她能接受“审美疲劳”“喜新厌旧”“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等等说法,但想到郁飞鸿现在对文子的爱比他当初对她的爱更深更多,她就难以接受。

29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62)

  1. 沙发啊哈

  2. 地板,今天好意外,上来刷刷,包包就在了,谢谢艾米

  3. 惊喜看到包包,艾米辛苦了!”刘志他爸就不要她,如果要了他,小三就会跟他爸吹!” 句中“她”是否应为“他”?

  4. 前排!

  5. 看样子远音不仅长得好看,身材也是凹凸有致,而且有才,郁飞鸿瞎了眼了。

  6. 远音儿子已经批准了,障碍又少了一个。小齐童鞋,冲!

  7. 远音的儿子学习能力很强呀!才8岁,竟然从同学朋友的只言片语总结出这么多的条条道道,连妈妈的未来都有规划。后生可畏!……

  8. “儿子很失望,但仍想榨出一点油水来:“那如果老师让我用‘相依为命’造句,我可不可以就用这句?”“这段写得太幽默了!

  9. 郁飞鸿这样对妻子不疼爱,对家庭不照顾,对孩子不尽心的男人,离开了是好事!

  10. 祝福远音开始新生活!
    忽然意识到,澳洲海龟不会是一大早就潜伏在她家附近守着她上班吧?他是个很心细的人,知道远音这一夜肯定不好过,特地过来的吧?否则怎么会这么及时就是一前一后的在停车场“巧遇”呢?

  11. 唉,远音要走出郁背叛带来的伤痛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但愿海龟能让她减轻痛苦,重塑自信。
    让郁神魂颠倒的文子,在海龟嘴里简直一无是处啊,真是甲之熊掌乙之砒霜!

  12. “正准备慢慢把车倒出去,却从后视镜里看见澳洲海归的“路虎”就跟在她后面”

    澳洲海归会不会在远音楼下呆了一晚上?

  13. 隐形的翅膀

    有儿子还真的是好幸福啊!现在的孩子,真的是懂的好多。 看起来好像远音也没有很生伟建的气,她对伟建的气,主要是觉得她被所有人看了笑话, 也包括健伟。等她明白伟建并没有看她笑话的意思,也许就不生他的气了。

    再说这个郁飞鸿,何等自私啊,留着车泡妞,让儿子走路,老婆挤汽车。远音之前的生活,真的是好令人同情,省钱给他买书,买酒,为他洗衣做饭,挣钱养家。 这个人竟然还不知感恩,还把出轨怪到老婆的头上。多卑劣无耻的一个男人啊。这样的人,能写出真实感人的爱情故事才怪。 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14. 郁飞鸿走了, 让我们这些看客 拍手鼓掌, 期待澳洲海龟与远音的后续故事。

  15. 没有郁飞鸿,谢远音过得更好。

  16. 原来文子不是澳洲海归女友, 倒像他派来勾引远音老公的啊!这位郁老师太不经勾引了。。。唉。

  17. 海龟“毒舌”够过瘾!原来文子是在扬长避短,装嫩抓不到海龟,顺手抓了个土鳖当海龟了。森女那一套电不到见多识广的伟建,对付象牙塔里做美梦的郁飞鸿绰绰有余。但愿文子是个纯正的文学派,和她的情人好好过吧,省得俩人梦醒了发现名不副实再来祸害远音!看那个郁飞鸿也不像什么有志气的主,靠着老婆这些年也不见惭愧的,估计做得出来吃回头草的事情。

    远音的儿子对郁的离开表现得满不在乎,除了周围的环境因素,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个父亲没有尽到什么责任,至少儿子和他不亲,儿子在乎的是妈妈要不要自己,远因的付出是值得的,有儿子作伴,还有啥困难不能解决?

    看来郁飞鸿和文子早关起门滚床单了,还好意思说什么不能对不起远音的鬼话。这一下远音可以彻底把他抛到爪哇国去了,毫无眷恋倒也干净。

    伟建这小子黄声黄调的倒没让远音反感,另外伟建说“她是想做我的女朋友来着,但我没答应。”远音认为伟建是嘴硬,所以并没察觉到他以前说法的矛盾和欺瞒。而且儿子还给颁发了通行证,事情对伟建来说好像太顺了!

    俺看好他们。

  18. 我爱故我在

    我最期待的就是远音跟郁去民政局换本本的消息。远音这些年过的真不容易!感谢文子接盘,哈哈

    远音的儿子真可爱,小人精。

  19. 远音的儿子好聪明,让人怜爱。郁霸着部车,还不送孩子上学,只图自己享受,对远音和儿子都没有关爱之心,离开了是件好事儿。我是伟建童鞋的粉丝,希望远音能接受伟建,但有些担心来自于伟建家人的阻碍。

  20. 执子之手偕老

    上来支持下怪蜀黍伟建

  21. 如果远音真到美国工作了,海龟还会跟到美国去吗😊
    我不相信文子和郁飞鸿在一起只是为了他所谓的文采,也许发现他身上没什么可图的就会把他踹了。

  22. 鸿远太可爱了!一下就打消了妈妈的所有顾虑,不仅没有因为爸爸的离去难过,还为前景描绘出美丽的画面。

    其实妈妈们真的不用担心离婚对孩子有负面影响,关键在妈妈自己,如果妈妈成天为离婚痛苦难过,以泪洗面,那么离婚的确是会给孩子带来负面影响。但如果妈妈自己就不在乎离婚,孩子干嘛要感到难过呢?

    同样的道理,即便没离婚,但如果妈妈过得很难受,成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那才会对孩子造成负面影响。

  23. 即便郁飞鸿对文子的爱比他对谢远音的爱更深更多,谢远音也不用难过,各花入各眼,就像黄颜的《中国式不离婚》里说过的一样,哪怕是一幅名画,也不是人人都能欣赏的呢。

    最重要的,是自己知道自己的价值。如果这世界上还有另一个人知道你的价值,那当然最好,但如果没有,也不要因为世人有眼无珠而难过。

  24. 终于追上大部队, 撒花 !
    故事真精彩, 艾米辛苦了 !

  25. 我想远音后来在美国找到了工作,伟建也追随到了美国。真希望他们现在幸福地在一起。

  26. 谢远音还在为郁飞鸿爱她和爱文子谁更多一点难过,那就说明还没走出被出轨的打击。看澳洲海归能不能帮点忙了。

  27. 等着看伟建跟远音表白,一定很动人。:-)

  28. 记得很早的时候,有个网友留言说做梦梦见郁飞鸿出轨了,梦的真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