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糟糠联盟(67)

自从那次邀请澳洲海龟来家喝酒之后,谢远音就对他放宽了政策,默许他每天来接送她上下班,周末的时候还让他载着去买菜,然后一起做饭吃饭。

但除了第一次他喝多了点,是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过夜之外,其他时间她都坚持要他回自己家过夜,不论他捱到多晚,都是这样。

她很享受两人之间这种关系,相当于万里长征已经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里,只剩下最后一里,就要胜利大会师,那是最兴奋最激动最有企盼的一里,走得越久越好。

这与当年跟郁飞鸿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同,虽然都是谈恋爱,但郁飞鸿的爱更多地表现在文字上,或者说,她更爱他的文字。如果她不跟他见面,他还能坚持不断地写情书情诗给她,她一定会选择不跟他见面,因为隔得远远地看他的文字,会觉得他的爱情更美好更诗意。

她那时之所以会跟他见面,而且从接吻拥抱到做爱,一步一步走进婚姻,是因为他想那样。她知道如果她一条也不答应,他就不会给她写情书情诗了,所以她一步一步地答应了他。

当然,她并没觉得那样有什么不好,男女之间不就是那样的吗?女人以性换情,男人以情换性。女人渴求男人的情,是因为她爱他;男人渴求女人的性,也是因为他爱她。

但澳洲海龟的爱就不同了,更多的是表现在语言和行动上,她也更愿意跟他在一起,享受他的关心与呵护,而看他写给她的那些情诗,虽然符合“平平灰灰平平灰”的要求,但总让她觉得搞笑,不知道是因为旧体诗与他平日里的潮男形象不符,还是因为社会已经前进(沦落?)到不再欣赏诗歌的地步。

她最喜欢跟他一起开车,因为一路之上,他都会紧紧握着她的手,只用一只手开车,还开得那么潇洒帅气,游刃有余。

刚开始她还警告他:“快放开,前面要拐弯!”

他霸气地说:“拐弯怎么了,我又不是女生,难道拐个弯还需要两个手扶方向盘?”

有时她故意嗔他:“你老抓着我的手,都抓出汗来了。”

“抓出汗来才好,说明你不是冷血动物,说明你对我有反应!嘿嘿,我今天一天都不洗手,好让你的体香留在我手上。”

她嘴里说“恶心,恶心”,心里却甜蜜蜜的。

他们在单位还是装作一般同事的样子,吃午饭的时候,她吃她的,而他仍然跟那帮小毛孩一起出去吃。这是她要求的,因为不想让别人觉得她风流放荡,还没离婚就找了男友,而且是这么小的一个男友,老牛吃嫩草。

他焦急地问:“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公开啊?”

“你为什么老想着公开?是不是跟谁打了赌,急着领赌注?”

“我打什么赌?”

“赌你想追谁就能追到谁?”

“我赌这干嘛?”

“那你干嘛急着公开?”

“公开了别人就不敢打你的主意了嘛。”

“呵呵,除了你这个傻瓜,还有谁会打我的主意?”

”多着呢!我可得防着点。”

“别瞎想了,我这么老了,又是已婚有孩的人, 你倒贴钱把我送给别人,别人都不会要!不信你试试。”

“哼,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她问他究竟是看上了她什么,他答不上来,就拿出他的看家本领,呆萌地说:“我也不知道。就知道我看上你了,一天见不到你就难受。”

“等你天天都见到我的时候,你就会厌倦了。”

“不会的,我现在就是天天见到你,但我一点都不厌倦,还越见越有兴趣。”

她心说那是因为我还没跟你滚床单。

所以,她控制着不跟他滚床单。

有一个周末,他正在她家吃饭,就听他手机“嘀”一声,进来一条短信。他看了一眼来信人,赶快放下饭碗去看信,看完还急忙回起信来。

她起先没在意,现在的人嘛,都是机不离手,谁没个三朋四友的?

但他一直在那里看信回信,她跟他说话,他也有点心不在焉。她不开心了,谁这么大魅力啊?搞得他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这还才刚开始呢,等过些年,不是要拿我当空气?

等他终于放下手机,她闷闷地问:“谁呀?连饭都顾不上吃了。”

他支吾说:“一个朋友。”

“既然是朋友,你不能跟他说吃了饭再回?”

“事情比较急——”

她没再往下问,但心里很不痛快。

他则插科打诨逗她笑,想蒙混过关。

她决心拼个鱼死网破,要么这次拿下他,让他从此啥事都不敢瞒着她,要么拿不下他,那就分手,反正两人年龄相差这么远,迟早是分手的下场。

她坚持绷着脸,一直绷到饭吃完了,他把碗也洗好了,她的脸还没绽开笑容。他撑不住了,搂住她做检讨:“对不起,我不该吃饭时老用手机。下次再不敢了,我保证一定先吃饭再回信——”

“我管你什么时候回信了吗?”

“你没管,但我想你管。”

“想我管?那就把手机拿给我看。”

他犹豫了一下,拿起手机,输入密码,递给了她。

她看了一下,最新的都是一个叫“闺蜜”的人发来的,她沉着脸问:“闺蜜是谁?”

“你看信啰,看了就知道了。”

她看了几封信,都是在谈hacking(骇客)之类的事,越发奇怪了:“这个闺蜜到底是谁呀?是你——前妻吗?”

“我又没结过婚,哪有前妻啊?”

“那就是你前女友!”

“别瞎猜了,是你的闺蜜!”

“我的闺蜜?谁呀?”

“玉珊啊!她不是你闺蜜吗?”

“你和她——?”

“快别想歪了,我跟她啥事没有,这是在办她姐的事。”

“她姐不是——过世了吗?”

“是过世了,是她姐夫——逼死的,所以她想报仇雪恨。”

“她姐不是那个小三——逼死的吗?”

“她起先也这么想,后来小荣告诉她,说那个小三被抓起来了,她就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了。”

“小荣?”

“不是你见过的那个小荣,是个男小荣,玉珊她姐的儿子。”

“为什么小三被抓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呢?玉珊不是还报过案,就是想让公安局把小三抓起来吗?”

“是报过案,但她没有私家侦探所出具的证明,人家公安局根本没立案。”

“那小三怎么会被抓起来呢?”

“所以她就猜测是她姐夫搞的鬼,肯定是她姐夫另有新欢,不想跟那个小三在一起了,于是自己安排私家侦探来取证,逼死了老婆,再把小三送进监狱,一箭双雕,既不用跟老婆分财产,又不怕小三举报。听说现在她姐夫已经跟小四公开了恋情——”

“她怎么对你说这些?我都不知道呢。”

“因为她需要我给她帮忙。”

“帮什么忙?”

“帮忙hack(骇客)进她姐夫的银行帐号,掌握他贪污受贿的证据,然后整垮他。她知道你的电脑技术比我好,但她说你是个——有道德底线的人,不想让你为难。”

她想象了一下,觉得玉珊要是开口请她帮这个忙,还真让她为难呢,不禁发自内心地感谢玉珊的体贴。她问:“那你——hack进她姐夫的银行帐号了吗?”

“呵呵,有的进了,有的嘛,就瞎编一通呗。”

“还能这样?”

“为什么不能?”

“这不是造假吗?”

“造假怎么了?只要能帮你的闺蜜报到仇,造个假怕什么?再说贪官就是贪官,不论我给他造多大个假,都不会冤枉他,他实际贪的肯定比我造的多。”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从心底再次感谢玉珊没请她帮这个忙。她问:“那你全都搞好了?”

“差不多了,但她又改变了主意,所以十万火急地发信来,叫我别把资料发出去。”

“她不想搞垮她姐夫了?”

“不是,她说暂时还用得着她姐夫,因为她想利用她姐夫把一个想海归到R大的人的事搞黄,等那事办好了,再收拾她姐夫不迟。”

“谁想海归到R大啊?”

“是她美国那边一个朋友的老公。”

“为什么要把朋友老公海归的事搞黄?”

“因为那个朋友被出轨了,她老公是为了跟老情人团聚才决定海归的。”

“是戴明的老公吗?”

“你知道戴明?”

“怎么不知道呢?我在美国的工作就是她帮我找到的。”

他紧张地问:“你要去美国?那我怎么办?”

她瞪了他一眼:“推都推掉了,你急什么?”

“是——为我推掉的吗?”

“那还能是为谁?”

他动情地搂住她:“你真好!我一定好好报答你,绝不让你为这个决定后悔!”

她到现在还有点不习惯他这么乡土的表白,急忙转移话题:“我听玉珊说过戴明老公出轨的事,但她没提她老公海归的事,更没提过搞黄的事。”

“她怕你觉得她下手——太狠了。这事连戴明都不知道,你别告诉她。”

“戴明都不知道?”

”嗯,因为戴明也是个老好人,肯定不赞成玉珊这样搞她老公。”

“她老公都出轨了,还护着他干嘛?”

他看了她一眼,说:“你老公也出轨了,你不是还护着他吗?”

“我什么时候护着他了?”

“那你怎么还不跟他离婚?”

“那是我在护着他?是他在扯皮,不同意我拟定的离婚协议,一定要我把房子给他,说房子是他们学校的优惠房,如果不是他在S大工作,我再多钱也买不到这个房。切,他一个书呆子,哪里知道这些?肯定是文子教的!”

“那就把房子给他吧,你和鸿远搬到我那里去住。”

“那鸿远上学呢?”

“转学不行?”

“附小是好学校,附中更是全市数一数二的重点学校,人家千里万里都要想办法进附中呢,我肯定不会把鸿远转到别的学校去。”

“那我们就在这附近租个房子。”

“那不是便宜了那两个家伙?房子可是我一点一点挣来的钱买的——”

“我们可以在别的方面惩罚他们。”

“怎么惩罚?”

“随便你,你想怎么惩罚他们,我就可以怎么惩罚他们,文的武的都行。”

“你这么厉害?”

“当然啦。”

“那我应该怕你吗?”

他急了:“你为什么要怕我?我又不会惩罚你!”

“那是因为我没得罪你,也没人求你惩罚我。”

“哪怕你得罪了我,哪怕皇帝老倌来求我,我也不会——惩罚你!”

“如果我不要你了呢?”

“我也不会惩罚你——但是——但是你怎么要不要我呢?我——这么爱你,你——可不能不要我!”

“开玩笑呢,我怎么会不要你?除非是你cheat on me(骗我,出轨)。”

“我不会cheat on you的,永远不会!”

她满意地笑了。

虽然她没让澳洲海归惩罚郁飞鸿,但郁飞鸿还是受到了惩罚,而且一口咬定是澳洲海归干的:“华文精品不跟我签合同了,肯定是他在背后搞的鬼!”

她心里有点疑惑,但嘴里很坚定:“你胡说,他又不是华文精品的人,能搞什么鬼?”

“那我出书不是他——搞的吗?”

“你还知道你出书是人家帮你的?那你怎么拿了稿费都没谢谢人家?”她还想说“你那稿费也应该分我一份,他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会帮你?”,但她没说,总共才五万来块钱,就算分给她一份,也只几千块钱,说出去好像她这么缺钱用似的。

郁飞鸿咕噜说:“我本来是想请他喝酒的,但是——你跟他——搞成这样,我还怎么请他?”

“切,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她接完电话就去质问澳洲海归:“我不是跟你说过别惩罚他的吗?怎么你还是跑到华文精品那边去搞鬼呢?”

他比窦娥还冤:“我哪有跑到华文精品去搞鬼啊?你到底在说什么?”

她把郁飞鸿的话转达了一遍,他很有把握地说:“肯定是文子搞的!”

“别瞎说了,文子会拆自己的台,让华文精品不出她——情人的书?”

”肯定是,因为她想断了他在国内的所有后路,好带她——出国去。“

“开什么玩笑?他能带她出国去?上次出国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了,还会有第二次?”

“她这么认为。”

“为什么她会这么认为?是因为合同上说他是——美籍华人?”

“应该是这样。”

她不相信:“合同上是这么写了,但她这么好骗?她不亲自问他的?”

“也许问了,但——郁老师没否认。”

她轻蔑地笑了笑,说:“真没想到郁飞鸿堕落到了这个地步!靠欺骗手段来换取爱情。切,骗来的爱情,能长久吗?何况这还不是爱情,只是看中了他的美籍华人头衔。我一点也不看好他们两个的感情,迟早玩完。”

他担心地问:“那你是不是——会等着他回头?”

“我等他回头干什么?我是个有爱情洁癖的人,凡是欺骗过我的男人,我绝对不会原谅!”

25 responses to “艾米:糟糠联盟(67)

  1. 三人沙发:)

  2. 板凳!

  3. Di ban! _shanchahua

  4. 玉珊搞什么黄啊,让老季早点滚回中国不是更好?戴明也好有新生活啊。

  5. 玉珊为啥不让老季海龟呢?

  6. 我觉得远音最后这句话是艾米挂的枪,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响。但愿澳洲海龟对远音欺瞒过什么。

  7. 说错了,但愿澳洲海龟对远音没欺瞒过什么

  8. 玉珊难道是想把老季回R大的事搅黄了再鼓动戴明和他离婚吗

  9. 我觉得澳洲海龟编造班玉珊姐夫的假账号这事不妥,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因为这事受到牵连。

  10. 玉珊这么做肯定有想法的。也许她想的是既能让他们顺利离婚,又让季永康不好过。但是搅黄了R大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们离婚。

  11. 玉姗算得上一个很热血的女子了,敢爱敢恨,又足智多谋。远音身边有了海龟男,戴明有个柏老师,就剩玉姗了。

  12. 海归当初编造郁“美籍华人”这个身份陷阱,是因为知道文子好这口,进而会千方百计勾引郁,从而引起远音婚姻破裂,自己好趁虚而入?
    如果是这样,远音会觉得是对她的欺骗吗?

  13. 也许玉珊是为了让季不能跟戴明抢孩子?季现在失业没经济能力养孩子,而如果他在国内找到工作不就有理由抢孩子了?

  14. 有种感觉,“糟糠联盟”以后是要到美国会师的。

  15. 玉珊如果把老季回R大的事搅黄了,他留在美国不走,赖上戴明了,那不是麻烦大了吗?

  16. 老季和戴明离婚时如果没工作,法官会不会判戴明给老季抚养费那?

  17. 玉珊当时会不会没把全部邮件都给戴明看啊?季肯定做了更过分的事,玉珊不会无缘无故要搞黄他的工作。

  18. 一颗心又提了起来。难道澳洲海归真瞒着远音什么来换取爱情?远音现在还想着迟早会分手……年龄不是问题,在爱情面前。澳洲海归赶紧带远音看电影去。

  19. 我觉得搞黄季永康进R大的事,不等于搞黄他海归的事,他还可以进别的学校嘛。

    R大是名牌大学,前面有“北R南Q”的说法,证明R大是响当当的学校。对于季永康这种爱面子的人来说,让他进不了R大可以狠狠打击一下他的张狂。如果他的老情人也在R大或者R市,那么搞黄他进R大的事,也是对他们的一个惩罚。

    当然,我并不赞成侯玉珊在这件事上的做法,惩罚姐夫是应该的,因为他是贪官,搞垮一个贪官,对国家对人民都有好处。至于季永康这样的人,戴明自己把生活过好了,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20. 如果侯玉珊是想搞得季永康不能海归,也有一定道理,因为季永康一旦海归,就可以和戴明争孩子,他是孩子的父亲,又有工作有收入,如果他要争,至少能争到一个孩子。而他出身农村,又想让人说他是孝子,肯定不想“无后”,所以会竭力争夺儿子。

    他的老情人是已婚的,故事里只说她婚姻不幸福,没说已经离婚,也没说她没孩子,所以季永康应该不会为了她放弃自己的儿子。两人都是有孩的人,就算结婚也没生育指标了吧?

    这样的话,让季永康留在美国更有好处,他失业在家,肯定争不到孩子,即便戴明得付他一点生活费,也好过他把孩子抢走。况且付生活费也要看戴明的收入而定,如果戴明的收入只够养她自己和孩子,法庭就不会判她抚养季永康。季永康可以去领失业金。

  21. 大家没觉得奇怪吗?我怎么觉得远音还没爱上澳洲海归呢。澳洲海归或远音看到这个帖子别骂我啊 我觉得远音对当年郁飞鸿也没爱上啊 只是郁飞鸿是追求者里面追求最热烈或方式是远音最喜欢的 远音就选择了他

  22. 回复”宁静“:

    谢远音爱不爱澳洲海归,就看你怎么定义“爱”了。也许在你看来,要爱到神魂颠倒不顾一切才叫爱,但也许对于谢远音来说,爱一个人就是想跟一个人在一起,喜欢他握着自己的手,担心他不是真爱自己,等等。

    我觉得重要的不是用自己的定义来衡量人物爱不爱,而是注意到谢远音对两个男人的不同感受,并分析为什么。

    郁飞鸿的长相不那么出众,可能也不太会献殷勤,不亲热人,所以谢远音更愿意看他的文字,而不是跟他这个人在一起。澳洲海归长相出众,会献殷勤,温柔缠绵,所以她愿意跟他呆在一起。

  23. 女读者可能不太关心谢远音爱不爱澳洲海归,而是关心澳洲海归是不是真爱谢远音。

  24. 也不太赞成如此惩罚季的做法,那样一个冷漠的人,让生活惩罚他好了,同意十年忽悠的话,戴明过好了就好了!
    最好他和老情人过起日子时发现了戴明的好,后悔死。并不希望他工作不顺生活潦倒,到时候戴明难免动恻隐之心,毕竟是孩子的爸爸,曾经生活过的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