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

韦真到美国的第一天,就被人放了鸽子!

那个说得铜铜铁铁会来机场接她的人,压根儿就没来!

而她还老老实实按照约定,特意从Z市候机厅走出来,站在外面US Airways(美国航空公司)的路边检票站前傻等。

正值盛夏,虽然已近黄昏,但室外的气温仍然很高,差点把她热昏。

她愤懑地想,早知道是这样,就该让Z大中国学生会的人来接机了。

瞧人家多热情,高举着“Z大中国学生会欢迎各位新生”的牌子,一路深入机场内部,直接冲到地下通道的电梯口去接,那可是最有战略意义的位置,绝对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猎物,因为到达Z市机场的任何一个航班的乘客都必须经过这里, 真乃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学生会派来的还不止一夫,而是三夫!

当她乘着电梯冉冉升上地面的时候,劈面看到的就是那个举着迎新牌子的Z大一夫。几乎是在同时,又看到另外两夫,一边一个,左右护法。

其他接机人都站在一条看不见的弧线后面,像被一根粗大的绳子给圈住了一样,无法上前。只有Z大的那三夫,像三位勇敢的剑客一样,冲出包围圈,站在弧线之外,像一个凸起的乳头。

其实她也就是在电梯刚冒出地面的时候看了他们两眼。

说“看”都嫌太过主动,因为她完全是无意识地看见他们三个的,只怪他们占据了乳头的位置,又正对着电梯,她想不看见都不太可能。

这种情况,应该用个“映入眼帘”才传神,也才对得起中学语文老师。

记得中学语文老师曾经不止一次讲过:映入眼帘这个词的妙处,就在于浑然天成,既不是观察者主动去看,也不是被观察者故意走进观察者的视线,而是——浑然天成。

就像一个行走在路途的男人,与一个同样行走在路途的女人,两人素不相识,女人绝对没有在男人面前搔首弄姿,引起男人注意的意思,男人也绝对没有守株待兔,在街头猎艳的意思。就在那不经意中,女人从男人眼前走过,进入了男人的视线。

那个,就叫做“映入眼帘”。

此刻,映入她眼帘的那三个夫应该都是二十来岁的小毛孩,与旁边人高马大胡子拉碴的老外们相比,显得非常娇小,简直就是几个萌娃,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完完全全是龙的传人,连身上穿的T恤衫牛仔裤运动鞋都散发着浓浓的淘宝风味,让她这个看了一路外国面孔的中国人感到格外亲切。

她当时就有一种冲动,想几大步跑过去,跟那几个家伙寒暄寒暄,不为别的,就为了看看自己憋了这一路没讲中文,还分不分得清“妈麻马骂”。

但她不仅没冲过去寒暄,还把头转向一边,生怕那几个接机人看出她也是Z大的新生,会冲过来要接她。她那时还不知道接机人会放她的鸽子,所以肯定会拒绝Z大的那三夫。

那人家三夫会不会怒目圆睁,冲她大喝一声:“你乃Z大人氏,为何不让本校人接机,却去乞求外人相助?”

说不定会扣她一个“不爱校”的帽子。

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至少还把她划入了“肥水”系列。

更可怕的是,如果那三夫不仅看出她是Z大新生,还看出她那奔三的年龄,说不定会别过脸去,装作没看见她的样子,生怕她会死乞白赖要他们接机,更怕她会死乞白赖要跟他们结婚。

别以为这是天方夜谭杞人忧天,是真的有这样的人的!

曾经就有那么一个同事,长得其貌不扬,家境也很一般,工作更是毫无可圈可点之处,但就因为比她小几岁,就觉得自己条件顿时好了若干倍,配她就绰绰有余了。

那时单位有热心人在中间撮合,她还没答应呢,那个男同事就到处传播,说她想嫁给他,而他呢,还在她和一个小五岁的女生之间徘徊,诚恳地请人帮忙拿主意。

那个德性,那副嘴脸,真是让人恶心!

而更恶心的,是居然有人相信他的话!

有人给他提建议,说她人虽然老一些,但其他条件都比那个小女生好,找老婆嘛,就要找个能长久一起过日子的人,不要被一时的美貌晃花了眼睛。

还有人直接跑来告诫她:别找他,他比你小,女人不经老,到时候他还风华正茂,你已经老大妈老太婆了,保不住他会在外面寻花问柳。

把她给气昏了!

怎么声明都没用,都认为现在是他配她正好,但再过几年,就是他配她绰绰有余了。

又把她给气醒了!

这也是她在奔三年纪谋求出国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就是到美国来找个对象。

听说美国人不在乎女人的年龄。

在美国留学的中国人受了美国佬的影响,也变得不在乎女人年龄了。

但她没想到Z大中国学生会的干部们会这么——年幼!

可能是因为她真把自己当“新生”了,所以觉得先她来到Z大的“老生”肯定比她老;又或者是因为她真把“学长”当长辈了,以为他们肯定比她年长。

哪知道,他们只是几个嘴上无毛的小孩子。

她突然有种苍老的感觉。

还是她妈妈英明。

她妈坚决不同意让Z大中国学生会的人来接机,一定要让美国的熟人来接机。

其实她妈找来接机的也不是熟人本人,而是熟人的儿子。

而她妈妈和那个熟人也不算真熟,顶多是“熟-ed”(熟过),勉强算个“熟ing”(正熟着),但绝对不是“has been 熟”(一直都很熟),因为两人已经有很多年没联系了,差点连名字都想不起来,是她被Z大录取之后,她妈妈才通过层层关系,蜿蜒曲折地联系上的。

说来真是夸张,自从她开始报考美国学校,她妈就开始向人打听,看有没有哪个熟人朋友在美国的,可以托付人家照顾她。

她是家里的独女,从小潜心读书考大学,家务事都是爸妈给包了,所以她到美国留学,她妈非常不放心,一定要在美国找个熟人,可以关照关照自己的宝贝女儿。

她那时生怕老妈棋局开早了,会兆头不好,把她的留学计划给搞黄了,不禁抱怨说:“考不考得上都还两说呢,你这么早张罗个啥呀?”

“怎么会考不上呢?我女儿可是踏了我的代的,最会考试了!”

这可不是吹牛,她妈妈的老同学都这么说她妈:“她呀,别看她平时跟我们学得差不多,甚至还不如我们。但一到了考试,她就像有神助一样,总比我们考得好!比如说多项选择题吧,大家都不知道该选哪一个,给的四个答案,都是连字都不认识,都是靠蒙。但她就能蒙对,而我们都蒙错了。”

她妈当着人家的面不说什么,只呵呵笑,但背地里总是说:“切,考试靠蒙能行吗?你们听说过谁是靠蒙取得好成绩的?”

她曾经不知好歹地问过:“妈,你总说你考试厉害,那你怎么不参加高考呢?”

老妈脸上顿时几道黑线:“谁说我没参加高考?”

“你参加高考了?那你怎么没考上?”

“谁说我没考上?”

“你考上了?那你怎么不去读呢?”

于是老妈开始痛说革命家史:“我们那年月,根本不兴高考,高中毕业了,统统给我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那时能读大学的,都是所谓工农兵学员,说起来是从工农兵中挑选最优秀的人上大学,其实是让那些干部子弟开后门——”

“后来不是恢复高考了吗?”

“是恢复了,但我那时还在农村,为了保证能回到Y市,我没考大学,而是考了中专。”

“为什么考中专就能保证回到Y市呢?”

“因为我考的是Y市师范学校,毕业后肯定分到Y市的学校教书。”

“那你怎么不考北大清华呢?毕业了不是可以分到北京吗?”

“你以为北大清华那么好考?”

“但是你不是最会考试吗?”

“是会考试,但那也得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嘛——”

“难道你的能力范围只包括中专?”

妈妈义愤填膺了:“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从上小学起就在为高考做准备?我们那时根本就不兴读书,刚进学校门,文革就开始了,停课闹革命,一闹就是好几年。然后才兴复课闹革命——”

“那不就可以为高考做准备了吗?”

妈妈那么高雅的人也爆粗了:“准备个屁啊!我们那时根本不兴上文化课,都是学工学农学军——”

“还有唱歌跳舞!”

说到“唱歌跳舞”,妈妈就兴奋起来:“那倒不假,我们那时候的生活,比你们现在的生活好玩多了!你们从进学校起,每天都是读书读书,学习学习。我们那时可不一样,什么都兴,就是不兴读书。”

“所以你们就成天唱歌跳舞?”

“是啊,我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骨干,嗓子又好,上哪儿演出都少不了我的压轴戏,那些工人农民都知道我的大名,每次出去宣传,如果还没见到我出场,他们就知道演出还没结束,如果我已经出来演唱了,他们就搬起小凳子走人,免得走晚了人家都想走,就很难挤出去了。”

“那他们坐那里看前面的表演,是不是就为了听你演唱?”

“当然啦!有时他们等不及了,都大声吆喝:‘我们要听女声独唱!’”

“女声独唱就是你?”

“当然啦!”

“就你一个女声独唱?”

“当然就我一个。”

“为什么别人都不独唱呢?”

妈妈得意地说:“有了我这个著名女高音,还有谁敢表演女声独唱啊?”

说到这里,妈妈就放开嗓子,唱一曲当年的保留节目: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

我站在海岸上

把祖国的台湾省遥望

日月潭碧波在心中荡漾

阿里山林涛在耳边震响

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

我们日日夜夜把你们挂在心上

… …

29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

  1. Sf

  2. 第二?

  3. 沙发?

  4. 这个妈妈很可爱,被艾米写得活灵活现的。

  5. 征得人物原型同意,本故事可以转帖到我的微博和新浪艾园,但每集只转一部分,然后给个链接,指向海外艾园。如果可能,请提供翻墙的梯子。

    谢谢转帖人!

  6. 真好,有文看了。谢谢艾米。

  7. 是什么原因导致熟人的儿子爽约了呢?或是来晚了?熟人的儿子会是男主吗?

  8. “而她妈妈和那个熟人也不算真熟,顶多是“熟-ed”(熟过),勉强算个“熟ing”(正熟着),但绝对不是“has been 熟”(一直都很熟)”
    ————只有我们的艾米才能写出这么精准的关系。

    这也是一位可爱的妈妈。

  9. 难道说男主是个台湾同胞?

  10. 第一集终于来了!跑来看了多少遍,还没坐上沙发!真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啊!

  11. 又或者是因为她真把“学长”当长辈了,以为他们们肯定比她年长。
    多了个:们

    另外,题目里的苍变成沧了?

  12. “妈麻马骂”差点笑喷。艾米辛苦了!

  13. 我也来瞎猜一把:

    1、女主就是韦真,毕竟她最先出场。

    2、女主是韦真的妈妈,而那位“熟人”,是韦妈妈多年前的恋人,故事是讲这两人的黄昏恋的,只不过观察者和叙述者是韦真。

    3、如果(1)的猜测正确,那么男主可能是那位爽约的熟人儿子,或者是某位见义勇为,把被人放了鸽子的韦真送到Z大的英雄,甚至就是那三位Z大人中的一位。

  14. 韦真妈妈的话,让我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真的是什么都兴,就是不兴读书。最后落得几十岁的老家伙了,还在学校里埋头苦读。

    不胜唏嘘啊!

  15. 活泼可爱的麻麻!

  16. 很可爱的一对母女。看艾米的文字,常常想到“忍俊不禁”这个成语。

  17. 还有这个也是,精准又俏皮:

    “映入眼帘这个词的妙处,就在于浑然天成,既不是观察者主动去看,也不是被观察者故意走进观察者的视线,而是——浑然天成。”

  18. 韦真妈妈这一代人,前途都给耽误了。

  19. 隐形的翅膀

    我也猜, 我猜故事是讲韦真的。 觉得韦真的妈妈那热烈爽朗的性格被艾米几笔就勾划出来了, 这样的性格,雾里看花就不太容易了。 倒是韦真,感觉细腻要强,不是很直白的人,也不是那么自信, 比较容易陷进雾里看花的迷局。

  20. 从小到大,写文章没少用“映入眼帘”,但直到今天,才发现了这个词的高妙之处!

    估计这样的词很难传神的翻译成英语,因为英语里没有这种“浑然天成”的用法,要么就说“他看见了她”,要么就说“她被他看见了”,但这两种翻译法都不能传达“映入眼帘”的神韵。

  21.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说这故事就一定不是关于韦妈妈的,虽然韦妈妈性格开朗,但那不等于她所爱的人性格也这么开朗。

    “雾里看花”,可能不是指韦妈妈像团迷雾看不透,而是指她所爱的人像团迷雾,搞得故事的叙述者韦真和她妈妈都看不透。

  22. 哈哈,《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这是我小学时学唱的歌曲,当时觉得特别好听,老师的女高音的优美动听!现在艾米的小说里看到这首歌,就又想起当时学唱这首歌的时候,自己被歌词激动的热泪盈眶的情景,那是真以为台湾同胞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啊!当时我也是学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台柱子,经常上台独唱这首歌,另外两首表演曲目是《翻身道情》、《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教唱我们这首歌的漂亮的女老师,后来竟然自动献身,跟一个残废军人私奔到很远的乡村了。再后来,听说她生了两个儿子,时常被丈夫家暴。再后来,被公社书记“照顾”,连连提拔,竟然当上了副县长。

  23. “把她气昏了!“。。。”又把她气醒了!“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止一夫,而是三夫!“……, 哈哈,连篇精彩,看文好欢乐啊~~ 谢谢艾米!

  24. 孤云出岫LY

    期待艾米的新作,一饱口福。

  25. 那时有所谓“老三届”“新三届”之说。

    “老三届“指的是66,67,68年初中和高中毕业的学生(那时高中还没有现在普及),他们学的知识比较多,因为文革开始时,他们已经毕业了。不过他们的工作和求学都受到了文革影响,因为大学停止招生了,上山下乡开始了,他们很多都被赶到农村和边疆去了。

    ”新三届“指的是69,70,71年毕业的初中高中生,他们也学了不少知识,但比”老三届“受的影响要大,也经历了上山下乡。

    再往下,就是像静秋那样,还在读小学就经历文革的,基本没机会读书,只在七四年左右,邓小平上台后,搞了一段时间的”复辟“,学校开始抓文化教育,学生们学了一点东西,但邓小平很快就又下台了,学校又开始搞政治运动——批林批孔,又不抓学习了。

  26. “曾经就有那么一个同事,长得其貌不扬,家境也很一般,工作更是毫无可圈可点之处,但就因为比她小几岁,就觉得自己条件顿时好了若干倍,配她就绰绰有余了。”

    ——我也遇到过这种人,他刚失恋,经常跑来找我吐槽,我以老大姐身份给他一些开解,结果他对人说我爱上了他,他避之不及:)

  27. 韦真妈妈出来演唱,别人就搬凳子走人,那是个什么场面,没等唱完观众走了一大半了吧:)

  28. 回复yuna1978:

    如果还没见到我出场,他们就知道演出还没结束,如果我已经出来演唱了,他们就搬起小凳子走人,免得走晚了人家都想走,就很难挤出去了。
    ~~
    是说听她妈妈演唱完了就心
    满意足了,不看后面的也可
    以了。

    而不是:

    没等唱完观众走了一大半了
    吧。

    不是:

  29. 我爱故我在

    艾园,我来啦!
    我也爱淘宝,下次留意下我身上是不是也散发着淘宝味@~@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