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2)

韦真在候机厅外等得越久,就越后悔不该让妈妈来安排接机的事。

是她乘飞机,又不是她妈乘飞机,干嘛要让老妈越俎代庖呢?

她又不是三岁两岁的小孩子,衣食住行都需要爹妈打理。按她妈自己的说法,她也老大不小了,如果生在旧社会,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问题是她妈虽然知道她不是小孩子,但还是经常拿她当小孩子来对待。她妈在衡量她年龄的时候,有两套完全相反的标准,如果是在说她结婚的事,那么她就已经人到酱油;但如果是在说结婚以外的事,那她就永远都是人到奶瓶。

她刚一决定去Z大,她妈就向她宣布:“我已经给你找好接机的人了!”

“谁?”

“我熟人的儿子。”

“有多熟?”

“以前的老同学。”

“你还有老同学在美国?”

“当然啦!”

“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刚联系上的。”

她觉得不妥:“你们刚联系上,怎么好意思让人家去接机?我还是跟Z大中国学生会联系接机的事吧。”

“绝对不能让学生会的人去接机!”

“为什么?”

“你以为那些人会是活雷锋?拉倒吧!他们就是想趁接机的当口,捷足先登,跟新生拉上关系!”

“那怕什么?你不是一天到晚都想把你女儿嫁出去的吗?”

“嫁也不能嫁给那些人啊!”

“那些人怎么了?”

“那些人都是一些找不到对象的男生。”

“你这么肯定?”

“当然啦,如果有对象,谁还淘神费力去接机?就算他们自己愿意去接,他们的对象还不同意呢。”

“那也没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那么容易上当?”

“我不是怕你上当,而是怕你错过了机会。”

她当然知道妈妈说的是什么机会。

近四五年来,她妈嘴里说的机会,都是指一件事:邂逅爱情的机会。

爱情这个事,说到底是个机会问题。

你说要是祝英台她不突发奇想女扮男装跑那学堂去读书,她能遇见梁山伯吗?如果他两人不遇上,能成就一段咱们东方世界的旷世奇缘吗?

还有朱丽叶,要是她不在半夜三更头脑发热跑到阳台上去吐槽,罗密欧会看见她吗?如果看都没看见,又怎么能成就一段西方世界的旷世奇缘呢?

所以说,爱情就是个机会问题。

而机会,就像车祸一样,有频发地段,也有少发地段,还有不发地段。

想邂逅爱情,就一定要到机会频发的地段去。

而机场,就是机会频发地段之一。

于是,她心照不宣地接受了妈妈的安排,但心里却有几分无奈。

曾几何时,她最讨厌人家给她安排“机会”了,因为“安排”和“机会”是势不两立的。

什么叫机会?

按照她的理解,“机”就是随机;“会”就是相会;“机会”就是随机的相会,如果事先就做了安排,那还怎么能叫“机会”呢?

在这个世界上活了这么多年,步入“剩女”行列也有好几年了,她对爱情已经没有了别的要求,只希望是自己遇上的,不管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只要不是外人安排的就行,因为一安排就不叫“爱情”,而叫“相亲”了。

她妈知道她这个底线,总是挖空心思为她寻找机会,创造机会。

这次能说动老同学的儿子来接机,她妈很有一种成就感:“只比你大三岁,男大三,抱金砖,正好!”

她有点狐疑:“三十多了还没结婚?是不是有问题哦?”

“什么问题?”

“谁知道,不是生理方面的,就是心理方面的。”

“怎么能这么说呢?你也是二十七八还没结婚,但你有问题吗?”

她咕噜说:“可能我也有问题吧,只不过我这个当事人不知道而已。”

“但我是旁观者啊,我没觉得你有问题!”

“你是我妈呀!老妈看女儿,那还不是百看百好?”

“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我可是头脑最冷静,最实事求是的妈。我说谁没问题,那就绝对没问题!”

“你见都没见过他,怎么知道他没问题?”

“你想啊,他是学医的,光读书就读了七八年,毕业了还要做四五年住院医,一个星期工作七八十个小时,哪里有时间结婚?”

她默算了一下,觉得有道理,但仍然挑刺说:“难道美国的医生都是到了三十多岁还不结婚?他们不能在读书期间或者做住院医期间结婚?”

“别人要在读书期间结婚当然可以结,但他不结你也不能说他有问题啊。美国人独立得很,三十多岁不结婚算什么?一辈子不结婚的都有!”

“你知道一辈子不结婚的都有,干嘛还逼着我结婚呢?”

妈妈十分委屈:“我哪里有逼着你结婚呀?我早就说了,这是你的终身大事,一切都随你。你不愿意相亲,我就从来没逼过你相亲。如果单从我个人的角度考虑,我还巴不得你不结婚呢!那就可以陪我一辈子。”

“那我就陪你一辈子吧。”

“那怎么行?妈妈已经是奔六的人了,还能活多久?到时候眼一闭,腿一蹬,就剩下你一个人——”

“不是还有爸爸吗?”

“你爸能活一万年?他比我还大两岁,又是男人,说不定还在我先闭眼。再说,光是爸妈陪着你——也不是个事啊,你自己总得有自己的小家庭。”

她知道妈妈说的没错。

父母再好,也不能陪她一辈子,且不说他们迟早会过世,就算他们能活一万岁,从头到尾陪着她,也不是个事啊!他们能给予她的,只能是亲情。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生活中没有一个男人,没有一分爱情,还是很孤独很凄凉的。

这几年,她的同事同学都陆续结婚了,没结婚的也都有了对象,一个个就像上了笼头的马,再不能陪着她到处疯到处野了。偶尔聚一下,也都是拖家带口,牵牵挂挂,搞得她浑身不自在,比自己一个人独处还觉孤独。

所以,找对象经成了她的当务之急,如果三十岁时还找不到,就准备走相亲这条路了。

她装作不经意地问:“他长什么样?”

妈妈可能被自己说的“眼一闭,腿一蹬,留下女儿一个人”的悲惨场景攫住了,竟然没悟出她在说什么:“谁长什么样?”

“就是——你美国那个老同学的儿子呀。”

“哦,我也不知道。”

“你没要张照片来看看?”

“我问他妈要了,但他妈说他不爱照相。”

她笑了:“恐怕不是不爱照相,而是——长得太丑吧?”

“不可能!他妈是有名的美女,儿子怎么会长得丑?”

“儿子又不是妈一个人能生出来的。”

“但至少有一半是妈妈的基因吧?再说他妈那么漂亮,怎么会找个丑男人结婚?我听说她嫁的是外国人,那她儿子就是混血儿,说不定长得跟费翔一样。”

她见她妈兀自在那里做着黄粱美梦,不由得泼冷水说:“如果人家长得跟费翔一样,又是美国的医生,人家会——看得上我?”

“肯定看得上!”

“呵呵,你真是信心爆棚啊。”

“不是我信心爆棚,绝对是有根据的,不然的话,他会愿意从X市跑到Z市去接机?”

她有点吃惊:“他不是住在Z市?”

“不是。”

“那X市离Z市有多远?”

“一百多英里呢。”

哇,一百多英里?那还真有点距离!

一英里就是一点六公里,那一百多英里就是二三百公里啊!

二三百多公里是个什么概念呢?

这么说吧,杭州到上海才一百多公里。

天津到北京也才一百多公里。

连广州到香港都才一百多公里。

她妈妈这等于是让住在石家庄的他开车到北京去接她的机!

如果她此行的目的地就是石家庄,那么让他去北京接机也还说得过去,一车拉到石家庄,也不虚此行。

但她的目的地并不是石家庄,而是北京本地,那么,她妈这样安排就相当于让她放着北京蝗虫般的出租车不坐,却让他大老远地从石家庄开车到北京去接她,把她送到北京大学或者人民大学,然后再大老远地开车回石家庄。

怎么看都很诡异!

但她妈一点不觉得诡异,反而很得意:“扎克这孩子很有心,愿意跑这么大老远去接你。”

“他叫扎克?”

“是啊。”

“英文名字?”

“是啊。”

“怎么拼?”

“Z——A——C,就三个字母,挺好记的。”

天啊,人家的英文名字是Zac!

这个Z的发音是咱们中文里没有的,这个a在这个词里的发音也是咱们中文里没有的,一个名字三个字母,就有两个的发音是咱们中文里没有的,读起来想不洋气都不行。

但这么洋气的名字被她妈妈一读,就彻底“去美国化”了,不仅扎扎实实把这个词尾的辅音“C”加上一个元音发了出来,还一五一十地读成第四声,太搞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她妈一说“扎克”这个名字,她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蒙古大叔的形象,身上穿着黄棕色的长袍子,腰里扎着红棕色的宽布带,头上包着烟棕色的头帕,脸儿晒成了黑棕色。

想到是这么一条莽汉去机场接她,真不知道妈妈怎么会放心。

可能在她妈妈的想象里,扎克就是一头年轻的费翔。

她心虚地问:“他又没见过我,怎么可能——看上我?”

“他没见过你,但是见过你的照片嘛。”

她大吃一惊:“什么,你把我的照片给他看了?”

老妈理直气壮:“不把你照片给他看,他去接机怎么认得出你来呢?”

“他不会举个牌子?”

“是你麻烦人家,不是人家麻烦你哦。你还这么多要求?”

她想想也是,只好接受了这个不平等条约。

“你把我哪张照片给他了?”

“就是你床头柜上那张。”

她舒了口气,那张还算可以,是化了妆,又PS过了的。

她偷偷上网查了Zac这个名字的含义,是“God remembers”的意思,直译就是“上帝惦记着”,如果一定要来个信达雅的翻译,那就是“天之骄子”!

21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2)

  1. 2?

  2. 担心韦真妈妈拿女儿化了妆,又PS过的照片给朋友的儿子,令他认不出要接的人。

  3. 韦真妈妈看来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妈妈,虽然她很着急女儿的婚事,但做得很小心,尽量不让女儿感觉压力。

  4. 所以,找对象经成了她的当务之急,如果三十岁时还找不到

    找对象已经?

  5. 而机会,就像车祸一样,有频发地段,也有少发地段,还有不发地段…… 等等
    幽默的妙语俯拾即是。

    美妙的享受。

    艾米真是妙人。

  6. 瞎猜一下:
    Zac是不是在路上遭遇车祸(不是很严重的,但也要等警察到来,或是严重的,而他是医生,参与救人了),所以来晚了?

  7. 同意“还有远方”。真是美妙的享受,赞艾米妙人。:)

    有机会看到混血啦,鸡冻。

  8. 隐形的翅膀

    这个妈妈实在太典型了, 很像我妈妈!

  9. 同激动中,又有连载啦!

  10. 同意“还有远方”。讀艾米的连载真是美妙的享受.

  11. 韦真的妈妈也挺像我的妈,只不过比我妈大胆开朗一些。我妈就知道暗中着急,但不知道如何为我寻找机会,更谈不上创造机会了。当然,如果我当真一辈子不结婚,她一定会一辈子陪着我。

  12. “她有点狐疑:“三十多了还没结婚?是不是有问题哦?””

    ——呵呵,这是大多数人听到谁三十多还没结婚时必然会产生的想法,哪怕他们自己也是三十多没结婚。

    在我们那个年代,如果一个男的三十多还没结婚,人家会认为他条件差,找不到对象;如果一个女的三十多没结婚,人家会说她“高不成低不就”。

    现在不同了,男的三十多不结婚,有的会被人称为“钻石王老五”,而女的三十多还没结婚,就直接说人家是“剩女”,到底是高不成,还是低不就,貌似没人关心了。

  13. 我竟然去年下半年才知世上有艾米!
    那个后悔!只差捶胸顿足了。
    在努努书坊,初见艾米,一见倾心,惊为天人,那个欣喜激动佩服!那个相见恨晚,那个一见如故!
    看《山楂树之恋》,把自己的心看得裂了一道口子,竟至于不敢看第二遍,从来没有那样的感觉:想看又怕看,心痛不可抑。
    对艾米作品的感觉:
    天然去雕饰,
    清水出芙蓉。
    像清泉洗去心灵的尘
    埃,
    像柔风抚慰痛苦的灵
    魂,
    像太阳,赶走黑暗,带来温暖和光明。
    认识艾米,人生一大幸!

  14. 很精彩!

    ” 同意“还有远方”。真是美妙的享受,赞艾米妙人。”

  15. “天之骄子”Zac同学一定是男主!
    艾米的比方打得好:“大老远地从石家庄开车到北京去接她,把她送到北京大学或者人民大学,然后再大老远地开车回石家庄”——这份诚心令人感动!虽然他没及时赶来接机,也许是路上出现突发状况,毕竟一百多英里的路程。

  16. ”每次她妈一说“扎克”这个名字,她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蒙古大叔的形象,身上穿着黄棕色的长袍子,腰里扎着红棕色的宽布带,头上包着烟棕色的头帕,脸儿晒成了黑棕色“——太形象了!

  17. ”机会“就是”随机”的“相会”——解释得太好了!

  18. 这个ZAC被韦家母女想象得这么帅(像费翔),说不定事实刚好相反:扎克叔叔其貌不扬,是婚恋困难户。但女主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他身上,结果把身边的帅哥给忽略了。要经过九九八十一个误会和曲折,才终于看清谁是真正爱自己的帅哥。

    (我这是为了套上“雾里看花”)

  19. 人到酱油,人到奶瓶,艾米真是妙笔啊:)

    不知道信达雅是什么意思,特意去百度了一下,在艾米的包包里又长姿势了:)

    何谓“信”“达”“雅”?它是由我清末新兴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严复提出的,他在《天演论》中的“译例言”讲到:“译事三难:信、达、雅。求其信已大难矣,顾信矣不达,虽译犹不译也,则达尚焉。”“信”指意义不背原文,即是译文要准确,不歪曲,不遗漏,也不要随意增减意思;“达”指不拘泥于原文形式,译文通顺明白;“雅”则指译文时选用的词语要得体,追求文章本身的古雅,简明优雅。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