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4)

当资祖芳还是资祖芳,张卓娅还是张卓娅的时候,她俩还称不上“熟人”。

那时资祖芳绝对不认识张卓娅,但张卓娅却认识资祖芳,还认识资家老老小小三代人。

可以这么说,Y市的革命群众,谁不认识资家人?

在Y市这个小地方,资家就是唯一的土豪之家,吃的,住的,穿的,用的,都比Y市普通人高出几个档次。

不过那时的“土豪”这个词可不是像现在这么用的。

那时的土豪,是真正的“土”豪,不土到乡下去是称不上“土”的。而所谓“豪”,指的是“豪强”,相当于现在说的“黑社会”。

所以“土豪”,就是“土气的豪强”,即乡下的黑社会。

但资家可不是乡下人,他们是城市人,而且是大城市的人,上海的。

据说解放前,资祖芳的爷爷十分爱国,十分痛恨日本鬼子,见不得日货在中国猖獗。决心发展中国自己的民族工业,便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还借了一些债,跑到Y市这个产棉区来开了一家纺织厂,生产中国自己的布料,气死日本人。

从技术上来讲,资家新开的纺织厂当然比不上日本鬼子办了多年的纺织工业,织出来的都是粗拉拉的土布,但一样能遮风挡寒,遮羞盖丑。加上资家以身作则,带头穿自己厂子织出来的布,又廉价卖给中国顾客,生意还是不错的。

那时的Y市人,很多都把资家当恩人:“资老板真是个好人,我们有口饭吃,多亏他开了这个厂——”

解放后,公私合营了,资老板的纺织厂神不知鬼不觉地变成了国家财产。资老板也下台了,政府另派了一个转业军人来当厂长。但转业军人不懂纺织技术,技术员又不懂工厂管理,于是政府让资老板留在厂里,挂了个头衔是“技术员”,实际上是没有“厂长”头衔的实际厂长。

资老板只要能继续办厂就行,顶什么头衔,坐哪个办公室,住多大房子,都无所谓。

于是,两下相安无事。

资家的日子没解放前那么滋润了,但也比Y市的普通市民好上若干倍。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资老板这匹骆驼还没瘦死呢,还在厂子里拿着技术员的高工资呢,自然比那些瘦马们要大。

而资家的女眷,解放前就不工作的,解放后还是不工作,专职做Y市的一道风景。

她们到Y市若干年了,但绝不入乡随俗,坚持说一口上海话,放着好好的“我”不说,偏要说什么“阿拉”,还“侬”来“侬”去的,格外一条筋。她们连骂人都要独树一帜,不是按照Y市习惯问候人家的老妈,而是叫人“小赤佬”。

最惹眼的是她们的长相和打扮,一个个都是又高又瘦,眉毛弯弯,鼻子尖尖,嘴巴红红,眼睛大大,特爱穿高跟鞋,走起路来,咔咔地响,老远就能听见,也不怕崴脚!

她们那个肤色,简直不像中国人,白得令人发指。

不知道是谁把她们的美容秘方给泄露出来了:“听说都是用牛奶洗脸洗澡洗出来的。”

对这一点,Y市人比较愤愤不平:“难怪Y市的牛奶这么难买到呢!都让她们拿去洗脸洗澡了。”

有人很好奇:“那洗屁股是不是也用牛奶呢?”

“那还用说?洗澡是用牛奶,未必洗澡时不洗屁股?”

“难怪她们都那么白,原来是用牛奶洗出来的!”

“还不光是用牛奶洗,还用鸡蛋滚。”

鸡蛋在当时可是个稀罕物件,寻常人家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次鸡蛋,更别说用鸡蛋“滚”了:“用鸡蛋滚?怎么滚?”

“就是把鸡蛋煮熟了,剥掉壳子,然后放在脸上滚。”

“滚了就能变白?”

“当然啦!你没见资家那几个女人有多白吗?”

“那鸡蛋滚完了,还能不能吃呢?”

“人家才不会吃那样的鸡蛋呢!人家吃的是吃的鸡蛋,滚的是滚的鸡蛋,不相同的。”

“那鸡蛋滚完就扔了?”

“不扔还能咋地?”

“哎呀,太可惜了!”

“你嫌可惜?那你去他家垃圾桶里捡回来吃啊!”

“你以为我不敢?”

“你去试试,看人家不一顿乱棍把你打将出来!”

那时去过资家的人不多,因为他们孤芳自赏,从来不请人去他家玩。只有他们家请的保姆有幸瞥见他家的内景,所以谁要是到他家当几天保姆,身价立即翻番,成了二线明星,总有自产散装狗仔队围着打听资家的事。

文革开始后,红卫兵到全国各地去串联,将革命的火种撒向四面八方,Y市也荣幸地收到了火种,也开始燃起熊熊大火了

Y市革命群众的觉悟得到了空前的提高:“你以为是资老板养活了你们?错!不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而是工人养活了资本家!你们想想看,资老板他织过一尺布吗?从来没织过吧?都是工人织的!他不织布,哪来的钱养活工人?是工人在那里织布,创造了财富。资本家是靠剥削我们工人才发财的!”

这么一分析,有些人就纠结了,不知道该如何看待资老板,是继续点赞呢,还是扔几个臭鸡蛋?

播火种的革命小将注意到Y市的政治糊涂虫比较多,居然说资本家养活了工人!这还得了?他们傲娇地问:

“剥削”听说过没有?

“剩余价值”听说过没有?

没听说过不要紧,因为听说过了你也未必真懂。

但懂不懂是技术问题,恨不恨资本家就是态度问题和立场问题了。

“态度”和“立场”,这两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在文革当中可是性命攸关的大问题!

态度不好,小问题可以变成大问题,人民内部矛盾可以变成敌我矛盾,有期徒刑可以变成无期徒刑,无期徒刑可以变成死刑,死刑可以变成立即执行,立即执行了还不算,还可以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于是革命群众赶紧站稳立场,表明态度:资老板是资本家,是剥削阶级,是敌人,应该打倒,我们要坚决与他划清界线。

怎么划?

到资老板那里抄家去!

张卓娅是听着资家人的传奇故事长大的,但还没真正见识过资家人,现在机会来了,正好她爸妈忙着干革命,都不在家,她就像没套嚼子的野马,撒欢跑出家门,跟在抄家队伍的后面,去资家看热闹。

那扇革命群众想进而从来没进过的门,被一脚踢开了,

大家蜂拥而进,翻箱倒柜,找到什么拿什么,有人看见就上交组织,没人看见就装入腰包。

资老板家是真有钱,一个装针头线脑的竹编的圆匣子里,就翻出了两大把硬币!

这是把硬币不当钱是不?

抄出来的东西太多了,数也数不清

张卓娅只记得那十几个毛线团,据说每个里面都缠着一个金元宝,革命群众一口咬定这是资老板那个狐狸精老婆藏在那里,准备变天之后用的,但那妖女人死也不承认,说就是用来绕毛线的。

革命群众的眼睛都绿了!

这也太有钱了吧?咱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金元宝,可以说一颗都没见过,她却用来绕毛线,绕了就乱扔在那里,自己都不记得了。

这样的老妖婆不拉出来批斗,那就没人值得批斗了。

老妖婆当即就被红卫兵小将揪出来,推站到饭桌上,四周围满了革命群众,口号声此起彼伏,四面八方推推搡搡,不知道是老妖婆太重,还是桌子不结实,或者是谁在下面来了个扫堂腿,反正饭桌哐当一声垮了,老妖婆从桌子上倒栽下来,摔得头破血流。

革命群众大获全胜,挑的挑,扛的扛,把抄家所获赃物悉数搬走,不知道搬哪里去了。

张卓娅那时还小,对金元宝什么的还没有认识,但对资家大玻璃柜子里的大玻璃罐子很感兴趣,因为那里面装满了花花绿绿的糖!

她巴望革命哥哥、革命姐姐、革命阿姨、革命叔叔们能把罐子里的糖拿出来——批判批判,批倒了,批臭了,就往天上一撒,落到谁头上就是谁的。

那么多糖,如果漫天一撒,她兴许也能捡到几颗。

那就太美了!

因为她一年到头都吃不到几颗糖,而这个资老板家居然有这么多糖,真是太不公平了!

资老板太该挨斗了!太该扫大街了!

他家的糖太该拿出来瓜分了!

后来,张卓娅被音乐老师看中,选入学校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担任芭蕾舞剧《白毛女》的伴唱。

她赫然发现,扮演剧中喜儿的,不是别人,就是资老板的孙女。

那个用牛奶洗澡洗脸,洗得雪白雪白的女孩。

很多人对音乐老师有意见,喜儿是雇农杨白劳的女儿,杨白劳穷得还不起帐,才被地主逼着在卖身契上按手印,把女儿卖给了黄世仁抵债。这样一个劳苦人民的女儿,怎么能够让资本家的孙女来扮演呢?她能演出雇农女儿的无产阶级感情来吗?

但音乐老师有说法:我们党的政策,是有成分论,但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我让她扮演喜儿,是对她的一种考验。

于是,她只好站在幕后,拉开嗓子唱道:

看人间,往事几千载,
穷苦的人儿受剥削遭迫害。
看人间,哪一块土地不是我们开。
哪一片山林不是我们栽,
哪一间房屋不是我们盖,
哪一亩庄稼不是我们血汗灌溉。
可恨地主狗汉奸,
土地他霸占,庄稼是私财,
又逼租子,又放高利贷。
多少长工被奴役,
多少喜儿受苦难,
穷苦的人儿啊,
地做床来天当被盖。
诉不尽的仇恨啊,
汇成波浪滔天的江和海!
压不住的怒火啊,
定要烧毁黑暗的旧世界!

26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4)

  1. 沙发

  2. 双人沙发

  3. 四人沙发!

  4. “但音乐老师有说法:我们党的政策,是有成分论,但不唯成文论,重在政治表现。我让她扮演喜儿,是对她的一种考验。”
    这里是不是“唯成分论”?

  5. 前排!

  6. 隐形的翅膀

    艾米真是做足功课啊, 真的有姓资的呢!我百度了,还是个很老的姓。

    人名在艾米的书里都挺重要的,很多书名都暗藏主角的名字,比如尘埃落定,比如云中之珠。还有因为名字爱上的,比如静秋的名字因为很特别,也曾让老三念念不忘,最后结局也是静秋在一直说自己的名字。 燕环的女友也是因为名字的故事爱上燕环的。 我记得还有某个妈妈特别喜欢复姓的人,觉得浪漫,看名字就能爱上一个人。

    但人名一般艾米都会改,应该用的不是原型的名字。那么这个姓资的妈妈,也可能是姓的修,或者封。反正他们的姓在文革中造成了大麻烦是一定的。 不过这家人,就是名字全没问题,这个背景也是很麻烦。 我爷爷家也是资本家, 家里的长辈说,幸好我爷爷一直在上海,没回安徽老家,不然他也是文革被整死的那类人, 而上海资本家太多,反而无所谓了。这家人住在小城市,凤毛麟角的有钱人,众矢之的啊。那个年代,每个人都必须揪出别人来批斗,不然就轮到自己被批斗,这种背景,这种名字,估计是所有人的靶子目标了。

  7. 隐形的翅膀

    哎,不是女友,男友,燕环的男友,那个Nadim

  8. 用牛奶洗澡我小时候也听说过,那时还在想洗完有没有人拿来喝。

  9. 不知道是老妖婆太重,还是桌子不结石,

    桌子没结石,桌子不结实

    艾米无意中又令人开心了:-)

  10. 我们党的政策,是有成分论,但不唯成文论,重在政治表现。~~
    这段话去年还听我姨妈说过呢!
    姨妈年轻时在丹江口水库大坝工地做过话务员、宣传员,在剧团扮旦角、小生、老生、丑角,演什么像什
    么。后来却因种种原因跟着姨父去乡下种田了。
    她出嫁后,祖父母被划为地主,她四处奔走,据理力争,摆事实讲道理,直到把某个负责人堵在某处会场,等到会议结束,一番理论,其中就有上面这段,说得那人心服口服,承认是错误的划分,同意将成分改为富农。
    其实据我姨妈说,她祖父根本就不够地主也不够富农,顶多算中农,但那个小地方地主富农数目不够,为了完成任务,就把这些不够格的人升了级。

  11. 可别小看这个地主和富农的区别,据说待遇很不同呢!
    姨妈为了祖父母少吃点苦,找了多少人,被当皮球踢了多少次,说了多少话,讲了多少理,毛主席好多话都被引用过来,弄得别人不敢反驳。
    可惜具体的那些话我不记得了,真的是有理有据,丝丝入扣。

    所以很佩服艾米和这些提供故事的原型们,怎么记得那么多东西啊!

  12. 但音乐老师有说法:我们党的政策,是有成分论,但不唯成文论,重在政治表现。我让她扮演喜儿,是对她的一种考验。
    ~~~
    但不唯成文论~~~成分

    艾米把我带沟里了,
    上上贴里引用时复制的忘了改。:-)

  13. 好看!

  14. “这还得了?他们傲娇地问:”

    ——他们骄傲地问?

  15. “资老板是资本家,是剥削阶级,是敌人,应该打到”

    ——应该打倒

  16. 回复“willow”:

    ”傲娇“不是”骄傲“,而是现在的网络新词,意思偏重“娇“。

    请注意”傲娇“的娇”是“娇俏”的娇,而不是“骄傲”的骄。

  17. 文革的群众斗群众,之所以得到那么广泛的认可,有那么多人参加,归根结底还是一种公报私仇,接着大揭发大批判的热潮,把平时(文革前和文革中)就接下的怨恨都拿出来发泄发泄。

    这些怨恨,有的是出于羡慕嫉妒,有的是因为生活方式不同而产生的看不惯。平时没机会整治你,现在文革来了,毛主席党中央叫我们起来揭发批判有问题的人,还给了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那还不赶紧起来斗争那些我们早就看不惯的人?

    二战时的清洗犹太人,也有这个因素在里面。据说犹太人特会赚钱,又特爱保存自己的民族传统,和周遭的人格格不入,早就让人看不顺眼了。现在有个掌权的出来说犹太人是劣等民族,要灭绝掉,那些对犹太人早就心怀怨恨的人,当然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清洗。

  18. ”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是文革时期党的政策,意思是”我们还是要看成分的,但我们也不光是看成分,主要还是看你本人的政治表现“。

    这个政策是非常机会主义的,想怎么执行都可以。如果想用你的成分来整你,那就是执行”有成分论“;如果想批评别人只看成分,那就搬出后半句”不唯成分论“来。

  19. 中国很多资本家都遭遇了文中资老板的不幸,曾经都是爱国资本家,都为中国的发达和兴旺做出了贡献,但到了文革当中,很多都被批斗,被抄家,挨打受骂。即使逃过了文革,但他们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厂子,肯定在建国初期被“公私合营”掉了,有的直接就被政府收走了,连“公私合营”这样的幌子都没打一个。

    试想一下,马云马化腾这样的人,突然有一天,政府把他们的阿里巴巴和腾讯什么的收归国有,他们变得身无分文,成了穷人,那滋味肯定很难受。

  20. 资本家是没亲自织出一尺布来,但他们拿出了资金,建立了工厂,所以叫“资本家”。如果没有他们这一步,工人又到哪里去织布呢?

  21. 隐形的翅膀

    我爸爸说,我爷爷觉得,刚开始公私合营的时候,做的还是很好的, 但后来太急躁了, 很多资本家后来的生活就变得很不堪。 至于文化大革命遭罪又是另一回事了。

  22. 回复“十年忽悠”:

    是这样啊,学习了。

  23. 据说现在一半富人都想移民,大概也是怕政府突然收掉他们的财产。

  24. 如果现在中国再来一场公私合营,或者类似的运动,把富豪们的工业商业什么的,全都收归国有,估计很多人会拍手叫好。

    “杀富济贫”和“均贫富”之类的口号,是最有号召力的,毕竟中国大多数人是“贫”而不是富,哪个时代都一样。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