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5)

Y市一中是Y市最大的中学,还带着附小,全校最少得有八九百号人,但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排演整部芭蕾舞剧《白毛女》。

听说连Y市歌舞团都没能力排演整部《白毛女》,要省歌舞团甚至中央歌舞团才有这个本事,因为《白毛女》从头到尾需要四个女一号,从黑毛到灰毛到灰白毛最后到白毛,每个毛都需要一个女一号扮演,不然换毛都来不及。

Y市一中可找不出四个女主来,只勉强找出了一个,就是洪学林,因为她小时候学过几天芭蕾,能用脚尖站起来,别的人都没学过,都没这个本事。

而这个洪学林不是别人,就是资老板的孙女资祖芳。

现在当然没人叫她爷爷“资老板”了,都是叫“资老头”。资祖芳也不叫“资祖芳”了,改成了“洪学林”。

本来她是要改得跟妈妈姓的,但她妈妈姓“白”,基本就是“反革命”“国民党”的代名词,比如“白区”,“白专”,“白色恐怖”,等等,都不是好东西。

于是资祖芳决定姓“红”,叫“学林”。

“红”就不用解释了,象征着革命,象征着进步,象征着共产党。而“学林”是“学习林彪”的意思,因为世界上除了毛主席之外,就数林彪最革命了,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也是毛主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人称“林副主席”,每次接见红卫兵的时候,两人都是肩并肩地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林副主席的胸前永远都带着毛主席像章,手里永远都拿着一本红色的《毛主席语录》,轻轻摇晃。

但派出所的人说没有“红”这个姓,要不就姓“洪”吧,发音是一样的,样板戏《红色娘子军》里的党代表就姓洪,叫洪常青。

就这样,资祖芳变成了洪学林,虽然以前就认识她的人仍然习惯于叫她“资祖芳”,但那就不是她的问题了。

洪学林虽然学过几天芭蕾舞,但也就是能用脚尖站立而已,别的高难动作都不会,所以音乐老师决定只排《白毛女》的序幕和第一场。

序幕的场面比较热闹,有一大帮群众出场,穿着破衣烂衫,背上背着竹筐和枕头,弓腰驼背地在台上走来走去。

哦,忘了解释,群演背上背的,虽然是枕头,但象征着粮食,也就是交给地主的租子。文革那会粮食是计划供应的,每个人每月才二十多斤,吃都不够,哪来粮食演戏呢?所以只好用枕头了,里面装的是空谷壳,很轻,但背的人必须做出沉重的样子。

序幕里这么多群演上场,总算满足了广大革命群众参演的要求。

然后是第一场。那时“白毛女”还不是“白毛“,而是“黑毛”,且有个很喜庆的名字,叫“喜儿”。

开场的时候,剧情也很喜庆:

北风那个吹,

雪花那个飘,

雪花那个飘飘,

年来到。

然后有几个妙龄少女到喜儿家来剪窗花,贴窗花,跳起“窗花舞”。

再然后同村青年王大春来给喜儿送年货,按照原来的剧情,王大春和喜儿是恋人关系,但经过伟大旗手江青同志修改之后,这层关系就去掉了,改成了一般的村民的关系。

夜幕降临,喜儿的爸爸杨白劳从外面回来了,给喜儿带回二尺红头绳,看着女儿那么兴奋,做父亲的不禁悲从中来: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

我家没钱不能买,

扯上了二尺红头绳,

给我的喜儿扎起来。

哎哎哎哎——

扎呀扎起来。

然后,剧情迅速从大喜跳跃到大悲。

杨白劳欠了地主黄世仁的债,还不起,被迫签下了卖身契,把女儿卖给黄世仁当小老婆。

不过,这个情节也被江青同志修改过了,不是杨白劳自己在卖身契上按的手印,而是地主狗腿子把他打昏之后,抓着他的手在卖身契上按的手印。

不管是怎么按的,反正卖身契上有了杨白劳的手印。

于是地主黄世仁理直气壮地带着狗腿子抢人来了,杨白劳与他们拼死搏斗,最后被活活打死,喜儿也被抢走。

王大春闻讯赶来,已经晚了一步,他一怒之下,参加了游击队。

以上这些情节用舞蹈来表现,都不是太难,即便是好人坏人打做一团,也就是肉搏而已,不需要用高难度芭蕾舞动作来表现。

但后面几场就不同了,喜儿为了逃避给黄世仁做小老婆的厄运,跑到山里躲了起来,风餐露宿,爬树上崖,过着野人般的生活。

舞蹈动作为了表现这一点,也相应地艰苦卓绝起来,动不动就来个“劈叉大跳”,就是跳到半空中,两腿划个“一”字,像一条扁担横在空中,上面坐着一个没腿的人。

或者来个“倒踢紫金冠”,也是跳到半空中,两腿划个“一”字,不过是道斜着的“一”字,像一条斜放的扁担,或者像个“/”符号,两手要使劲向脑后举,腰要使劲向后弯,一直弯到头挨着腿才行。

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所以民间很少有能演后面那几场的,都是点到第一场为止。

张卓娅就是在排练《白毛女》的过程中跟资祖芳成为熟人的。

只不过她们那时的官方名字已经是“张拥真”和“洪学林”了。

那时的洪学林,非常不合群。不知道是她不理人家,还是人家不理她,反正她从来都不跟人说话,也没人跟她说话。她一声不吭笔直地站在那里,该她上场的时候,她就上去跳,跳完了就下场,再一声不吭笔直地站在那里。

群众对她的意见堆成山,说她骄傲自大,瞧不起群众;说她爱打扮,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说她缺乏无产阶级感情,看到她爹杨白劳被狗腿子打死,眼泪都没流一滴。

别的意见,音乐老师都可以不听,听了也有办法解释,但这个“缺乏无产阶级感情”,连音乐老师都看不下去了,严肃地找洪学林谈话,让她注意改进,不然的话,不光不能让她演喜儿,还要开她批判会,深挖思想根源。

洪学林这下慌了,偷偷来找张拥真,恳求说:“你晚上可不可以陪我单独排练?”

“我爸妈不让我晚上到处跑。”

“我们不到处跑啊,就在一个地方排练就行。“

“但他们只许我在门口玩,不许我到别处去。”

“那我们可以在你门口排练。”

“那会有很多人跑来看的。”

“看怕什么,我们是为了宣传毛泽东思想在练功!”

张拥真狐疑地问:“但是你为什么要晚上单独排练呢?白天宣传队不是在学校排练了吗?”

洪学林把音乐老师的话转述了一遍,郁闷地说:“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是哭不出来,我想先偷偷练练,练到哭得出来了,到学校排演时就好办了。”

“但你干嘛要我陪你练?我又不跳舞,只给你们伴唱。”

“就是要你伴唱啊! 如果你不伴唱,我什么音乐都没有,怎么跳呢?”

张拥真还是不敢答应,怕人家知道她跟洪学林搞在一起,会连她也不理了。

洪学林小声说:“如果你陪我排练,我就给你糖吃。”

张拥真想起抄家时看到的那几罐子糖,嘴里开始生津了,但她狠斗私字一闪念,坚定地说:“我可以陪你练,但那是为了演好革命样板戏,而不是为了你的糖。”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吃糖对嗓子有好处—”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还有润喉糖呢。”

“你的糖——是哪来的?”听说有些阶级敌人就爱用糖衣炮弹拉革命群众下水,咱可不能上那个当。

“是我伯伯从上海带来的,但你可别对人说,因为我妈已经和我爸离婚了。”

这个“婚”字,可是个黄色字眼,张拥真从来没说过这个字,连听都很少听。现在听洪学林这么毫无顾忌地说出来,顿时吓了一跳,低下头,不敢出声。

洪学林的脸皮好像有城墙厚,继续说:”我爸很疼我,但他现在这样,很怕连累我,所以就把我让给我妈了,但他私底下还是会来看我,带糖给我吃。你可千万别告诉任何人——”

“我不会的。”

两人达成了协议,每天晚上吃过饭后,洪学林就到张拥真家来找她,然后两人在门外的空地上排练。

洪学林真是找对了人!

因为张拥真对整个序幕和第一场的歌曲都烂熟于心了,连伴奏音乐都记得清清楚楚,有时音乐老师参加政治学习,或者在给别的剧组排练,没空来给《白毛女》剧组伴奏,她就在那里用嘴给剧组伴奏。

唱了《北风吹》,就唱《窗花舞》,不是歌曲,没词,只有伴奏的调子:

唆米来,唆米来,夺来米唆米来米来拉多—

等到王大春出场的时候,她就紧锣密鼓地唱道:

缩拉缩,缩拉缩,缩拉缩,缩拉缩,多多辣缩拉缩缩来缩夺—-

她俩晚上练的主要是杨白劳被地主和狗腿子打死后,喜儿扑向爹爹的尸体,呼天抢地那一段,是一个高腔起头:

刹——时间——天昏——地又暗——

爹爹,爹爹,你死得——惨——

乡亲们呀,乡亲们——

黄家逼债打死我爹爹——

排练了几个晚上,洪学林就哭得出来了,她开心地说:“其实我还是哭得出来的,就是那个演我爹的罗红,每次倒在地上都还在喘气,肚子一鼓一鼓的,一点都不像死了的样子,有时还冒出一个鼻涕泡来,我一看就哭不出来了。”

20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5)

  1. 沙了个发?

  2. 哈哈…最后一段好搞笑,不光哭不出来,还使人发笑~

  3. “是我伯伯从上海带来的,但你可别对人说,因为我妈已经和我爸离婚了。”

    从下文看,伯伯是爸爸?

    洪学林~~~下文又是洪学军?

  4. 舞蹈动作为了表现这一点,也相应地艰苦卓绝起来,动不动就来个“劈叉大跳”,就是跳到半空中,两腿划个“一”字,像一条扁担横在空中,上面坐着一个没腿的人。

    真的是!

  5. 艾米把洪学林和张拥真排练描绘得真生动,看到张拥真“紧锣密鼓地唱”,我笑滚了。

  6. 隐形的翅膀

    最后一句看的笑爬了。

  7. 维基百科对《白毛女》的介绍:

    《白毛女》是1940年代抗日戰爭末期在中国共产党控制的解放区创作的一部具有深远历史影响的文艺作品。此作品后来被改编成多种艺术形式,经久不衰。

    《白毛女》的主题是“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人物原型:

    1930年代末就在晋察冀边区一带流传“白毛仙姑”的故事。1944年5月,《晋察冀日报》记者李满天给周扬写信,讲述这一故事:在河北省平山县的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无边,能惩恶扬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间的一切祸福。也有说法说白毛仙姑在山西。

    后来还有人说四川的罗昌秀是现实中的“白毛女”。但是,罗是1956年才被民兵从深山野林里救出来,不可能是白毛女的原型。

  8. 继续维基百科

    故事梗概:

    佃农杨白劳与女儿喜儿相依为命,喜儿与同村青年农民大春相爱。杨白劳因生活所迫向恶霸地主黄世仁借了高利贷,之后外出逃债。在除夕之夜杨白劳偷偷回家。黄世仁闻讯后强迫杨白劳卖女顶债,杨白劳喝做豆腐用的卤水自杀(在芭蕾舞中被黄世仁用手枪打死)。喜儿被抢进黄家,遭黄世仁奸污,逃入深山,头发全白。两年后,大春随八路军回乡,在山洞里找到喜儿,替她申冤雪恨。结尾处,村民们和喜儿一起开会声讨黄家的罪行,庆贺穷苦人的重见天日。

    舞剧场次:
    序 幕:压不住的怒火
    第一场:深仇大恨
    第二场:冲出虎狼窝
    第三场:要报仇
    第四场:盼东方出红日
    第五场:红旗插到杨各庄
    第六场:见仇人烈火烧
    第七场:太阳出来了
    第八场:将革命进行到底
    尾 声:百万工农齐奋起

  9. 换毛都来不及____艾米的幽默火花随处闪现,真是佩服啊!

    艾米曾说过,她写故事就和平时说话一样,怎么说就怎么写,我觉得她的同事朋友可真是幸运,和艾米相处大概笑声不断,开心至极了。

  10. 继续维基百科

    艺术形式

    1945年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多人创作了歌剧《白毛女》,导演王滨、王大化、舒强。王昆演喜儿,凌子风演杨白劳,陈强演黄世仁。

    1951年初上映的电影《白毛女》。编导水华和王滨。田华演喜儿,李百万演大春。

    1965年上海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白毛女》。女主角:蔡国英、茅惠芳饰喜儿;顾峡美、石钟琴饰白毛女。

  11. 回复“还有远方”:

    这里的“伯伯”应该没有错,因为前面已经说过,张卓娅去资家看抄家的时候,资家三代人都在场,应该是资祖芳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三代人都在Y市,而伯伯在上海。

    现在资祖芳父母已经离婚,伯伯带来的糖应该是给了爷爷和爸爸,而她爸爸则偷偷拿来给她吃。

  12. 那时有很多人都改名“学林”,因为林彪实在是太红了,毛主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在那个成天翻烧饼的年代,大家觉得林彪是不会被翻成敌人的,“学林”肯定没错。

    毛泽东是个多疑的人,晚年尤其如此,总以为别人想篡位,因此整垮了许多高层人士。所谓“党内十次路线斗争”,都是因为有人风头盖过了他,或者得到了更多人的拥护,于是他慌了,发动一次所谓“路线斗争”,把人整下去。

    林彪能被他钦点为自己的接班人,实在不容易,当然,最后也没逃过被毛灭掉的命。

    等他被灭掉后,那些名叫“学林”的人就惨了,又得改名,说不定还受到牵连。

  13. 疯狂的年代!

  14. 看来男主和女主从父母代起,就有渊源啊,两人的妈妈算得上知己和患难之交了。

  15. 那个时候能排演《白毛女》的学校,算是很不简单的了,一般都是排演京剧《红灯记》,《沙家浜》之类,也是排演其中几场。

    那时会拉京胡的可走俏了,因为会拉的不多,但演出京剧样板戏都需要伴奏,因为唱腔当中经常有引子和过门之类的东西,没伴奏就很滑稽。

    我记得我们那里就是市京剧团有会拉京胡的,可热门呢,经常是到处去伴奏,这家伴奏完,又去另一家。不过那时做这些都是没有报酬的,完全是为革命献艺。

  16. 记得我们演样板戏那会,都是女生高,男生矮,大概小学和初一初二的学生就是这个样,女生发育得早,都长个了,男生还没开始发育,都是小矮个。

    所以那时经常是喜儿比她爹还高,铁梅也比她爹高,阿庆嫂比刁德一胡传魁都高,日寇全都是小矮个,伪军也是小矮个,狗腿子更是小矮个。

  17. “十年忽悠”那会儿排戏是歪打正着,正派人物高大全。

  18. 隐形的翅膀

    也可能个子矮的男孩子更活泼一点,比较容易被选上。

  19. 那时挑演员都按照样板戏电影版本来挑,因为能上电影的那套人马都是经过江青审定了的。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红灯记》里的李玉和,两个腮帮上各有一团肉,高出脸颊,像嘴里藏着两颗栗子一样,可把人难死了,到哪里找这种“一边一块疙瘩肉”的男生呢?那时一个月才三十斤粮食,吃都吃不饱,一个个瘦得像猴子一样,哪来的肉堆在脸上?

  20. 早前的歌剧和电影《白毛女》里,杨白劳是自杀的,他无钱还债,只好签下卖身契,把女儿买到地主家做小老婆。但他非常内疚,无颜面对女儿,就趁女儿熟睡之后,喝下做豆腐的卤水,自杀身亡。

    歌剧《白毛女》里有一段唱腔,就是他看着熟睡的女儿唱的:
    喜儿,喜儿,你睡着了,你不知道,你爹我欠债,把你卖了… (大意如此)

    《山楂树之恋》第42集里,提到了这一段:

    “静秋闭着眼睛,但一直没睡着,脑子里老在考虑什么时候问老三那个问题。

    她偷偷睁开眼睛,想看他睡着了没有。刚一睁眼,就看见他正看着她,眼里都是泪水。他见她突然睁开眼,马上转过脸去,找个毛巾擦了擦眼睛,解释说:“刚才—想起—-《白毛女》里面—-,喜儿睡着了,杨白劳—在唱‘喜儿,喜儿,你睡着了,你不知道—你爹我欠帐—-’”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