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7)

八月的美国,是最能显示平等宗旨的月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全国各地都是那么炎热。

韦真一边擦汗,一边踮起脚尖,眯缝着眼睛,朝着车来的方向张望。

她这一生可能还从来没有这么聚精会神地观察过这么多车,一辆接一辆,大的中的小的,黑的白的灰的,不间断地从她左手边的地平线上升起,徐徐地从她面前开过,然后消失在她右手边的地平线下。

她的头随着一辆辆车从左转到右,然后很快回到左,再从左转到右,再很快回到左,脑海里滚动播放着同一句诗:“过尽千帆皆不是”,“过尽千帆皆不是”……

也有一些“帆”就在她眼前停下,让她的小心脏因为欣喜而怦怦乱跳。但车门开了,跳出几个不是太老就是太小反正绝对不是“天之骄子”那个年龄段的人来,直奔后车厢,拿出大大小小的箱子们,到US Airways(美国航空公司)的路边检票点托运行李,然后就走进候机大厅去了。

而送行的车则加入到车流之中,徐徐向右开去,消失在地平线下。

她越等越着急,越等心里越没底。

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是路上堵车了?还是出车祸了?或者根本就没打算来?

她越想越觉得是最后一种可能。

她妈跟资阿姨多年没联系了,这次是辗转经过了多道关系才联系上的。那多道的关系,就像相声里说的一样,无比纠结,是妈妈的一个老同学的丈夫的亲戚的朋友在上海工作,那朋友跟着自己的丈夫去参加同学会,见到了从美国回来探亲的资阿姨,不过那个圈子的人并不知道资阿姨姓资,叫资祖芳,他们只知道她叫“洪学军”。

也亏得妈妈有人肉精神,就根据“洪学军”这个名字,再加上“叛国投敌”的典故,还有文革中爷爷匍匐在地上扫大街的细节,终于确定这个美国华侨不是别人,就是多年前一起演过《白毛女》的洪学林。

想必“洪学军”这个名字也是出于革命的需要才改的,因为林彪没红几天,就因为红过了头而让毛泽东惧怕起来,怕林彪的声望超过他自己。

那时有科学家已经论证,毛泽东能活到150岁,而林彪只能活到130岁。

也就是说,毛泽东选林彪做自己的接班人是大错特错了,寿命比自己还短,接个什么班?但林彪是自己亲自选定的,又做了这段时间的接班人梦,野心肯定已经被培养出来了,如果林彪寿命比毛泽东还短,那他怎么才能接到班?

只有一个办法:抢班夺权。

据说林彪抢班夺权的阴谋是他自己的亲女儿林豆豆揭发的,也有人说是毛泽东明察秋毫算出来的,还有人说是周恩来派人打入林彪集团内部卧底侦查出来的。不管怎么说,毛泽东知道林彪想要武装起义,决定先发制人。而林彪也知道毛泽东知道这事了,便仓皇出逃,由儿子林立果亲自驾机,飞往苏联。

可惜林彪命中只有八合米,飞到苏联也满不了升,最终被击落在蒙古的温都尔汗,客死异乡。

林彪死了不打紧,可坑苦了那帮改名“学林”的人。

洪学林就是其中之一,林不能学了,只好再次改名。这次她变聪明了,不再学副统帅了,直接学军。

妈妈就凭着这番推理把资阿姨给人肉出来了,然后就给人家打电话,发电邮,终于接上了关系,并双双推出自家的剩男剩女,编导了一出接机的闹剧。

说不定资阿姨根本没跟儿子商量,就自作主张敲定了接机的事;或者商量还是商量了的,但是在跟老同学敲定之后才商量的,儿子看了照片,完全没有接机的兴趣,当然不会到机场来露面了。

她恼怒地想,你不接就不接,直说不就得了?难道我还会死乞白赖求着你接?

就算你临时有事走不开,你也该通知我一下啊!

但她立即想起自己没有美国的手机,人家怎么通知她?

当初她妈说给她国内的手机办个漫游,就能在美国用了。但她听人说漫游很贵,就没答应办漫游,心想说得铜铜铁铁的事,哪里用得着打电话呢?要打也可以由我找个付费电话打给他。

想到这里,她决定去候机大厅给那位“天之骄子”打个电话,她有他的电话号码,还准备了几个美国硬币,就是以防这种万一的。

她正在钱包里找硬币,US Airways的一位工作人员走到她跟前,开始跟她说话。

那人是个老黑,长得倒还和蔼可亲,但嘴唇厚得让人无法根据其蠕动来判断他在说什么。

她以为他是嫌她挡住了他们的摊位,急忙拉着行李往旁边让,但那人不屈不挠地跟着她,嘴里还在叽哩咕噜地说呀说。

她用英语解释说,我是从中国来这里读书的,我的朋友说好来接我的,我在这里等他。

那人指着候机大厅的方向,好像是叫她去那里。

但她哪里敢离开?站在这里都怕错过了接机的人,还能躲进大厅去乘凉?“天之骄子”叫她在外面等,肯定是有道理的,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了,车到跟前不能久停,都是停一下,让人下个车,然后就开走了,根本没机会进大厅找人。

她一边“No(不行)”着,一边再往旁边挪一点,心想你不就是嫌我挡住了你那小摊了吗?我让开还不行?

那人无可奈何地摊开两手摇摇头,就自己跑进候机大厅去了。

她慌了,这是几个意思?难道是去叫城管来执法吗?难道美国城管是向着小摊贩的,不许旅客站在摊点附近影响生意?

应该不会啊,如果不能站在这里,那”天之骄子“干嘛让我站在这里等呢?难不成是故意坑我?

她心说“天之骄子”应该不会毒到这种地步,就算鄙视我的长相,也用不着放了我的鸽子,还害我被警察抓走吧?

很可能是暂时在这里站站还是可以的,但像她这样长期站在人家的摊点前,就会影响人家做生意,人家就不高兴了。

她正在急急忙忙地打英语腹稿,想着待会城管来了该如何为自己辨白,就看见那位黑人兄弟带着一个中国人模样的男生走过来了。

那个男生一上来就用中文问道:“你是Z大新生吧?”

一个“新生”,把她的脸都听红了,一大把年纪了,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新生”,只好嗫嚅道:“我是来Z大读硕士的。”

“刚到?”

“到了半个多小时了。”

“怎么站在这里?”

“是接我的人让我在这里等的。”

“不会吧,这里是departure (离开,乘机),怎么会让你在这里等?”

她心说我不就是要departure吗?难道你还准备让我在机场常驻下来,安居乐业?

但她突然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些车,全都是送人的,看来这条通道是供那些送行的车辆用的。departure是指乘机离开Z市,而不是像她这样,乘车离开机场。

她很不好意思:“是我搞错了。我听他说在US Airways的标志附近等,我就跑这里来了。”

“没事,我带你去arrival(到站)那边吧。”说着,就拉起她那个大箱子。

她赶紧拉起另一个箱子,跟在男生后面,走了两步,想起应该谢谢那位黑雷锋,便转过头,看见黑雷锋正亲切微笑地目送着他们。

她感激地说:“Thank you(谢谢)!”

那人回了一句,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肯定不是书上教的标配“You are welcome(不用谢)”,也不是“Not at all(别客气)”。

中国男生边走边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韦真。”

“魏征?”

“不是,是韦护的韦,真理的真。你呢?“

“禺杰。”

“庾澄庆的庾?”

“不是,曹禺的禺。”

“还有这个姓?”

“怎么没有呢?我不就姓这个吗?”

两人默默地走了几步,禺杰问:“你哪个系的啊?”

“Social work(社会工作)。”

“哇,还有人出来学这个?毕业了干什么?”

这个问题,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她选这个专业,完全是因为它好录取,而且有奖学金。至于毕业之后干什么,她真的没想过。

她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反问道:“你学什么的?”

“MBA(工商管理硕士)。”

她顿时失去了往下问的兴趣。

MBA,那就是来读硕士的,顶多二十三四岁。虽然她自己也是来读硕士的,但她本科毕业后工作了好些年,肯定比这个小硕大很多岁。

她现在看人都要经过两道筛选工序。

第一道:看年龄。

如果年龄比自己小,马上筛掉,根本没兴趣打听他的其他方面,无论他是好是坏,是丑是帅,是人是鬼,是高是矮,都跟自己无关。

过了年龄这道关,她才进行第二道工序:看婚否。

如果是已婚的,也马上筛掉,根本没兴趣打听他其他方面。无论他是好是坏,是丑是帅,是人是鬼,是高是矮,都跟自己无关。

也就是说,她现在看异性的眼光完全是找对象的眼光,一个不能成为对象候选人的异性,对她来说就是毫不相干的路人甲,没有关注的必要。

禺杰把她带到候机大厅的另一边,这里也有US Airways的标志,但没有刚才那种小摊点,只有带着行李的男男女女,显然是在等人来接。

这边的车也是一辆接一辆地开来,但停下之后,不是车里的人跳出来直奔后车厢取行李,而是外面站的人直奔后车厢放行李,然后火速钻进车里,绝尘而去。

看来今天完全是她自己的错。估计“天之骄子”也曾开着车从这里经过,但没看见她老人家,只好悻悻而去。

发现了这一点,她心里好过多了,虽然错过了接机人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但总比被人放鸽子强。

禺杰问:“你就站这里等?”

她拿不定主意:“我把地点搞错了,不知道他——”

“他没接到你,肯定会转回来的。”

“但是这么久了—”

“没事,他可以一圈一圈在这里转。”

“转半个多小时?”

“如果他聪明的话,他会把车停在short time parking(短期停车场)那里,然后进来找你。要不你到大厅里面等吧,凉快些。”

“我——还是站这里等吧。”

“也行。那我进去了,我师妹的飞机应该快到了。”

她听到“师妹”两个字,不由得一阵心酸,自己也不知道在酸什么。

她谢了他,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说:“喂,禺杰,可不可以把你的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他走回来,把手机递给她。

她找出“天之骄子”的电话号码,拨了号。

一下就通了,但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她心一慌,立即挂掉。

然后再看一遍号码,再拨一次。

还是那个女人的声音。

她尴尬地把手机还给禺杰:“算了,不用打了。”

“怎么了?”

“打不通,可能我把号码记错了。”

21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7)

  1. 又抢到沙发啦,嘻嘻~~

  2. 接电话的应该是资阿姨?

  3. 老三?

  4. 扫了个盲,搜了下韦护。。。
    搜狗百科——韦护,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门下弟子,兵器是降魔杵。帮助姜子牙辅助西周,灭了商朝。

  5. 是不是天之骄子开车不方便接电话,资祖芳代接的呢。看来母子二人一起来接机了。

  6. 这个禺杰以后还会出现的,如果只是个帮忙的路人甲,艾米应该不会交待得这么清楚,有名有姓的:)

  7. “看异性的眼光完全是找对象的眼光”—-韦真年龄大了,心里有些着急了。

  8. Sofa

  9. 看到韦真在国外机场的遭遇,还真是替她捏了把汗。如果因为这次的遭遇而和禺杰成为朋友也是不错的际遇。

  10. 天之骄子应该会再打电话到禺杰的手机,然后终于接上头了?

  11. 但像她这样长期站在人家的摊点钱,就会影响人家做生意,人家就不高兴了。

    ~~~~摊点前

    最终被击落在蒙古的温度尔汗,客死异乡。

    ~~~~温都尔汗?

  12. 韦真第一是看年龄—-其实姐弟恋也不错。

  13. 这个“天之骄子”不够体贴,人家女生大老远从中国来,肯定带着大件小件的行李,天又这么热,怎么能让人家自己跑到门外来等呢?应该是他自己到停车场把车停了,然后一直到机场里面去接。

    不行了,我这第一道关他就没过,不看好他了。

    我先支持一下禺杰,虽然看上去比女主小,但姐弟恋成功的也不少。

  14. 好容易翻墙过来看看。好看。

  15. 下面是百度百科对“社会工作”专业的介绍:

    “本专业培养具有基本的社会工作理论和知识,较熟练的社会调查研究技能和社会工作能力,能在民政、劳动、社会保障和卫生部门,及工会、青年、妇女等社会组织及其他社会福利、服务和公益团体等机构从事社会保障、社会政策研究、社会行政管理、社区发展与管理、社会服务、评估与操作等工作的高级专门人才。”

  16. 我猜这个接电话的女士是“天之骄子”的同事朋友之类的吧,应该不是资阿姨。

  17. 韦真这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扎克大叔没来,才有机会认识禺杰,虽然禺年纪比她小,但姐弟恋幸福的不要太多。

  18. 那时盛传林彪为自己的儿子在全国各地选妃,都是以招文工团员之类的名义进行的,最后终于招了一个非常漂亮端庄的女子,好像是叫张宁,和林立果结了婚。结果没过多久,林立果就驾机叛逃,摔死在蒙古,张宁也成了寡妇。

    顺便说一句,林立果比毛泽东的儿孙们帅多了。

  19. 林立果并没有和张宁结婚。张宁只是林的其中一个选项,不过恰好9.13那晚张宁在现场。

    林立果确实比毛家的儿孙们帅。蒋家的儿孙们更帅!

  20. 电话里的这个女声,也许是录音吧?当韦真打电话给“天之骄子”的时候,如果他关了机,或者响了几声没接,录音就会自动响起来,告诉你手机主人的名字,然后说他现在不能来接电话,如果你想留言,请按某号码,如果你想发短信,请按另一个号码,等等。

    韦真刚来美国,没听过这通“演讲”,就被搞糊涂了。她一直担心被人拒绝被人瞧不起,所以顿时就想到那上头去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