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8)

电话里的女声肯定不是资阿姨,因为英语发音非常纯正,只有美国土生土长的人才能说这么地道的英语。再说,资阿姨也是奔六的人了,声音不可能那么年轻。

只能是”天之骄子”的女朋友。

除此之外,韦真再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别的解释。

都是妈妈闹的! 成天在她耳边“扎克”长“扎克”短的,把她这么没自信的人都说得信以为真,让他连过两道筛选工序。

哪知道人家是有主的人!

说明她妈又被人骗了。

是的,你没看错,是“又被”。

也就是说,她妈以前也被人骗过。

那是前年秋天,她妈妈学校新调来了一个老师,姓木,跟她同年。

木老师是教体育的,长得人高马大,在这个“一高遮三丑”的年代,木老师就算得上一个帅哥了。

自从她跨入”大龄剩女”的行列以来,她妈就开始着急她找对象的事,虽然还没到求神拜佛的地步,也没到逢人就托付“帮我女儿找个男朋友”的地步,但自己已经亲自动手了,视线范围内所有年龄相当的未婚男性都被纳入考虑范围,都要私下拿来跟自己的女儿匹配一下,如果觉得还合适,就要想方设法撮合。

这个木老师是她妈认为最合适的人选,成天在她面前讲这个木老师,说他虽然姓木,但其实一点也不木,不光会打球跑步,还会唱歌,又特虚心好学,听人说张卓娅老师以前是教音乐的,便经常来跟老前辈切磋技艺。

其实张老前辈也就是师范刚毕业的那会正儿八经地教过几年音乐,风光了一段时间。

那时学校还兴搞汇演,六一儿童节五四青年节什么的,各班都要表演节目。作为全校唯一的一个音乐老师,唯一的一个风琴高手,唯一的一个金嗓子,张老师总是忙得要命,每个班级都在等着张老师去伴奏,有些班级还要靠张老师帮忙排节目,甚至伴唱。

但好景不长,学校越来越重视考试,越来越不重视音乐美术等与统考无关的科目,语数外老师经常占用音乐课的时间,学生也越来越不在乎音乐课,反正又不统考,上不上无所谓。

不仅如此,老师的收入也跟课时挂起钩来,你课时少,收入就少,所以妈妈老早就改行教语文去了,虽然是半路出家,但妈妈特别用心,天分又高,还到教师进修学院拿了个汉语大专文凭,所以不仅一直教下来,还成了毕业班的把关老师。

至于妈妈的老行当,也没完全丢掉,一直是Y市业余合唱团的主唱,还抽空搞点家教,辅导辅导那些想考声乐专业的学生,赚几个外快。

木老师也有一条好嗓子,不过不是妈妈那种民族唱法的亮嗓子,而是通俗唱法的暗嗓子,音域不宽,高腔唱不上去,但模仿那些当红歌星,唱唱流行歌曲,还是绰绰有余的。

妈妈经过暗中考察,觉得木老师可以当自己的女婿,便向木老师毛遂自荐,说可以介绍木老师参加Y市的业余合唱团。

妈妈还真把人木老师带到合唱团去了,刚好那里是阴盛阳衰,大把女声,就差男声,所以很愿意接受木老师入伙。

但木老师对合唱团唱的那些曲目不感兴趣,嫌太老土了,反过来撺掇张老师去走穴卖唱。

张老师谦虚说:“我是个民歌嗓子,唱流行歌曲不行。”

“怎么会不行呢?民歌嗓子捏一半嘴皮都能唱过流行歌手!”

说得张老师心里十分熨帖,又给木小伙加十分,这么有知人之智又有自知之明的青年人,真是凤毛麟角啊!

木老师说:“张老师,哪天我们一起去K歌吧,我介绍你认识那里的老板,让他有走穴机会就给你留着。”

妈妈趁机说:”唱K我不行,比不上我女儿,她是K歌皇后!”

“真的?那一定把她叫上。”

“没问题。”

妈妈回来跟她一说,她不肯去:”你把我吹这么高,到时让人看笑话。”

“你是唱得好嘛,他看什么笑话?再说,人家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又不是去考核你唱歌技术的—”

她知道妈妈的用意,直接问:”他还是单身?”

“当然了,不是单身我撮合你们干啥?”

“你怎么知道他是单身?”

“他自己说的,还成天要做我们这个那个的女婿。”

这让她有点不舒服:”如果他像你说得那么出色,怎么会还是单身?”

“肯定是以前太挑了,所以剩了下来。“

“那他脸皮也太厚了,怎么好公开说想做谁的女婿?”

“男孩子脸皮厚点怕什么?如果男孩子也像女孩子那样脸皮薄,谁来打破坚冰?”

“那你们有没有谁收他做女婿呢?”

“好几个老师都把自己的女儿或者侄女介绍给他呢。”

“成功了没有?”

“成功了我还撮合你们干嘛?”

“那我更不用去了。”

“怎么能这么说呢?那几个老师的女儿侄女什么的,怎么能跟你比?你要才有才,要貌有貌,配他绰绰有余—”

她撒娇说:“那我怎么到现在还没嫁出去?”

“那不是因为你追求浪漫,不愿意别人介绍吗?”

“你知道还给我介绍?”

“我这哪里是介绍呢?我只是给你们创造一个机会,让你多认识一个人。你们那个公司,到哪里去找这么文武双全,又这么本分的男孩子?”妈妈豪爽地说,“其实就算他有女朋友—也没什么。既然他还在到处找,那就说明他对女朋友并不满意。”

“哇,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挖墙脚?”

“也不算挖墙脚,自由竞争嘛。他只要没结婚,就有选择的自由。”

她被妈妈说动了,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原则,跟着妈妈去唱K。

结果发现木老师不是一个人去的,还带着一个女生,一见面就介绍说:”张老师,这是我老婆。”

妈妈气急败坏,当场就以开玩笑的方式,把木老师相亲的事讲了出来。

她想制止都没制止住。

不过木老师的老婆并不介意,还笑那几个女老师:”她们还真的给他介绍女朋友,笑死人了!”

妈妈敲打说:“小木在外面花,你得好好管管。”

“这有什么要管的?越是嘴头子上花的人,其实越老实。反而是那些闷声不响的人,花花肠子才多!”

她心说这真是一朵男奇葩遇到了一朵女奇葩,绝配啊!

回家后,她妈说:”幸好我没说把你介绍给他,只说一起去唱K。”

但她受到的打击,不比相亲被拒好多少。

看来她的运气是一蟹不如一蟹了,人家那个木老师好歹还露了个面,这个扎克兄弟连面都没露,只让老婆在电话上打发她,说明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老早就看出了她妈的用心,人家将计就计,变着法子耍猴呢!

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禺杰见她郁闷地站在那里,关心地问:”那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还继续等下去吗?”

瞧这话说得!

简直就像是在问她还要不要继续单恋下去一样!

她没好气地说:”不等了,我去坐班车吧。不是有机场到Z大的班车吗?”

“有是有,但不一定在你住的地方停。你住哪里?”

她把地址找出来,递给他。

他看了一下,说:”班车应该不到那块,你还是坐我的车吧。”

“但是你——不是来接你师妹的吗?”

“是来接师妹的,但几个人挤挤应该坐得下,就是得再等会,她的航班晚点了。”

“等倒没什么,就怕坐不下。”

“总共四个人,坐得下。”

“她要是带很多东西怎么办?”

“不会的。现在谁还带那么多东西啊?都知道这里什么都能买到,有的东西比国内还便宜,带钱来就行了。”

她看看自己两个差点超大超重的箱子,很是自惭形秽。

她妈心疼她,什么都往箱子里塞,恨不得她把整个家都搬到美国来。她自己也是狠劲地塞,尽量多带点,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家没那么多现金让她带过来,也没钱让她一来就买车,得做好长期吃老本的准备。

禺杰招呼道:”走吧,我们先去接我师妹,接了一起走。”说罢,就拉着她的大箱子往候机厅里走。

她只好跟上。

来到机场地铁出口处,禺杰把她介绍给另一个中国男生,也是MBA(工商管理硕士)的,看上去比禺杰还小,而且像生怕自己不够小似的,起了个名字叫“朱小亮”。

自然被她第一把筛子给筛掉了。

她心目中的MBA女生,是那种事业型女强人,学工商管理的嘛,肯定有点魄力,做事风风火火,颇具领导风采,穿一套正规西服裙,足登中规中矩的黑色皮鞋,五官长得不难看,但没什么女人味。

等了一会,师妹驾到,不是什么女强人,而是一个小萝莉,年龄肯定比两个师兄都小,穿戴也很萝莉,一条马尾辫快扎到头顶去了,戴了美瞳的眼珠又大又黑,上身穿一件胸前印着一条小狗的T恤,下面穿着一条只到大腿的circle skirt(圆形裙),露出两条竹竿腿,脚上是一双厚底的白球鞋。

可能是杨数学(杨幂)的粉。

她顿觉自己苍老了三个世纪。

两个男生先跟师妹互相介绍,轮到她的时候,师妹主动问:”阿姨,你是来探亲的吗?”

她直接进入老年痴呆状态。

禺杰嘻嘻笑着说:”阿姨不是来探亲的,是来读书的。”

她差点跳起来给他一耳光。

一行人来到禺杰车前,是一辆七八成新的丰田佳美。两个男生把几个箱子塞进后车厢,还剩一个小点的实在塞不进了,只好塞在后座上。

两个男生坐前面,师妹坐在后座靠窗的那边,她像个陪嫁的粗使丫头一样,很自觉地坐在后排中间,尽量不挤着师妹,也尽量不在转弯时被倒过来的箱子给压死。

20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8)

  1. 沙发吗?不敢相信!

  2. 占位

  3. 大龄剩女比较担心的两件事儿都让韦真给碰上了,一个是老妈给她到处划拉对象,一个是弟弟、妹妹们称阿姨。

  4. 而且像生怕自己不够下似的,起了个名字叫“朱小亮”。

    ~~~~不够小?

  5. 隐形的翅膀

    阿姨。。。。这个师妹够敢叫的啊, 真亏她脾气好,不然一定立马黑脸了。

  6. 会不会是“天之骄子”委托别人来接的,也可能接电话那个人就是资阿姨,至少先问下才好

  7. 小师妹真不懂人情世故。无可如何,都要把人,尤其是女人,往年轻里称呼。

  8. 可能是有那么些人,好像不把别人叫老点就显不出自己的嫩似的。
    可能她们也就那点优势了,还不处处显摆?

  9. “但她受到的打击,不必相亲被拒好多少。”
    这里是不是“比”?

  10. Sofa

  11. 禺杰人挺热心

  12. 两个男生先跟师妹互相介绍,轮到她的时候,师妹主动问:”阿姨,你是来探亲的吗?”

    她直接进入老年痴呆状态。

    禺杰嘻嘻笑着说:”阿姨不是来探亲的,是来读书的。”

    我正在听学术会议的特邀报告,看到这里,差点把咖啡喷到屏上。

  13. 这个木老师和他老婆真是奇葩。

    木老师可能是想试试自己的魅力,看有多少“岳母”看得上他,顺便也见见别的女生,有好的就甩了老婆再找一个。

    而他老婆竟然也不反感,坚信“越是嘴头子上花的人,其实越老实”,等哪天木老师出轨的证据摆在她眼前了,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傻。

  14. 禺杰真的不错,又加一分。

  15. 阿姨,笑死了

  16. 这个师妹是不是怕两个师兄喜欢上韦真,所以特意叫她一声“阿姨”,一是灭灭韦真的自尊心,二是提醒两位师兄,这女生年龄大了,你们就别打主意了。

    这到不是说师妹看上了两位师兄,但有些女生就是这个德性,哪怕自己不要的男生,她们也要霸着,不希望他们喜欢别的女生。

  17. 木老师这样的人我见过,已婚有孩,老婆在国内,他在美国做博士后。他也是见人就搭讪,年轻的女生,就叫人家“honey”,或者”我的XX“,年纪大的女同事,他就叫人家”岳母“,成天打听人家的女儿。

    他老婆来探亲,他会收敛一点,但有时还是会当着老婆的面开这种玩笑,而他老婆居然也不发怒。

    也许他还没做出什么出轨的事来,但这种油嘴滑舌的男人,做他老婆也很不爽啊,完全不把老婆放在眼里嘛。

  18. 禺杰开一辆七八成新的丰田佳美,可能不是富二代,不然会开一辆宝马或者奔驰什么的。但他也不穷,因为七八成新的丰田佳美应该要一万多美元。这样的男生,应该不会喜欢师妹那种爱打扮娇滴滴的女生。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