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0)

第二天早上八点不到,韦真就醒了,主要是惦记着向爸妈报平安,一夜都没睡踏实。

她很想去问室友拿wifi密码,但见卧室门紧闭着,估计室友还在睡觉,只好按捺着。她心里急得要命,眼前全都是爸爸妈妈焦虑不安的模样。

等到九点左右,室友的门还是紧闭着的,也不知道是没起床,还是起床了没出来。她觉得实在不能等了,怕把爸妈急出病来,便厚着脸皮去敲室友的门。

敲了一会,室友开了门,睡眼惺忪地问:“什么事?”

“能把wifi的密码给我一下吗?我到现在还没跟我爸妈联系上,怕他们着急,想上网跟他们报个平安——”

“你怎么不昨天一到就联系呢?”

“我没手机。”

“你朋友有手机啊。”

她本来是计划一到机场就借“天之骄子”的手机给父母打电话的,但人家根本没露面,借手机的计划自然就泡汤了。虽然禺杰有手机,但她跟人家不熟,而且已经蹭了人家的车,给人家添了那么多麻烦,还怎么好意思借手机打国际长途?

她不想跟室友说这些,便支吾了两下,说:“咱们——有wifi吧?”

“当然有啊,难道我在招租广告里还会撒谎?”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问你拿wifi的密码——”

“密码不是贴在router(路由器)上吗?”

室友说完,咕噜了一句“我两点钟才睡”,就关上了门。

她顾不得尴尬或生气,赶快到处找路由器,终于在一个墙角找到了,的确贴着一张两寸见方的留言条,上面写着一串数字和字母。

她扯下留言条,走回床边坐下,打开电脑,输入密码,终于上了网。

她妈正挂在QQ上,见她上线就惊喜地问:“你们那边是早上吧?这么早就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会,倒倒时差呢?”

“急着给你和爸报平安,怕你们担心。”

“我们不担心啊,你再睡会吧。”

她撒娇说:“啥?你们不担心?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不是啊,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哪里会忘掉?”

“那你怎么说不担心呢?”

“因为扎克今天早上就打电话告诉我们说你到了。”

她吃了一惊,他怎么会知道我到了?难道禺杰就是扎克?或者朱小亮就是扎克?但不是说扎克很高吗?这俩小矮人怎么可能是扎克呢?但除了他俩,还有谁知道我到了?

难道禺杰和朱小亮是扎克的朋友,他派他们去接她的?

也不可能呀,人家明明是去接师妹的,禺杰还是机场那个黑人兄弟帮她找来的。

她不相信地问:“扎克——给你们打电话了?”

“呃——不是他亲自打的,是他让他妈打的。”

“但是——他怎么会知道我到了呢?未必他去机场了?”

“他没去,但他爸爸去了。”

她一听,觉得太荒唐了,什么意思?他自己有老婆,就把我让给他爸爸?难道他爸爸就没老婆?把资阿姨放什么地方?

“他说没说他为什么没去机场接我?”

“听你资阿姨说,扎克昨天有个手术,走不开,所以资阿姨让扎克他爸去机场接你。”

“但我没碰见他爸——”

“他爸路上遇到塞车,去晚了。去了没看到你,他爸爸就在机场到处找,还让广播帮忙喊了,都没找到。最后打电话给扎克,才知道你同学已经把你接走了。”

“扎克怎么知道我——同学把我接走了?”

“你不是给他打电话了吗?”

“我是给他打电话了,但他没接啊,是一个女生接的。”

“女生接的?是不是资阿姨?”

“肯定不是,英语说得顺溜极了,一点口音都没有。资阿姨的英语说得顺溜吗?”

“不知道,她跟我没说过英语。但是她去美国那么多年,又嫁了美国人,应该说得很顺溜吧?”

“说得顺溜也不会是资阿姨,因为那个声音——非常年轻。”

“嗯,那可能不是资阿姨,因为她嗓子一直都有点哑,所以她只能跳舞,不像我,是既能跳舞,又能唱歌。”

“肯定是他女朋友。我打了两次,都是那个女生接的,还有谁能拿着他的手机,而且一直拿着?”

她妈没话说了。

她推测说:“他那个女朋友肯定没把我打电话的事告诉他。”

“告诉了的,告诉了的,不然他怎么知道打回去呢?”

“他打回去了?”

“是啊,他说他手术一做完就打回去了。”

“我用的是禺杰的手机。”

“他没说名字,反正他给那个男生打电话了,知道你已经平安到达,就叫他妈给我们打了电话。”

她突然觉得姥姥还不是那么不亲她,舅舅也不是那么不疼她,只是阴差阳错的,让她错怪了姥姥和舅舅,白伤心了半天。

妈妈说:“你得好好谢谢那个禺杰,挺不错的,给你帮了那么多忙。他长什么样?”

她知道她妈什么意思,没好气地说:“你问他长相干什么?人家还是个小孩子!”

“是吗?多小?”

“顶多二十三四岁。”

“那也不小了!如果放在旧社会——”

“儿子都能打酱油了,是不?”她哭笑不得,“但你没想想你女儿多大了?如果放在旧社会,儿子都要到京城去赶考了!”

“你说得太夸张了。也就相差个四五岁,不是不能考虑。”

“妈你真是太搞笑了!但凡遇见一个男的,你就要给我乱点一个鸳鸯谱!”

“我觉得你不能把年龄抠太死了,适当放宽一点,选择范围会大很多。”

“这不是我抠死不抠死的问题,你还得问问人家在乎不在乎年龄啊!”她刚打完这句,又怕她妈听实了,真的跑去问禺杰在乎不在乎女大男小,赶紧补上一句,“我不是叫你去问他哈,要问我自己会问,我的意思是——算了,你别多事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办。”

妈妈探寻地问:“那你知道不知道那个禺杰他——住那里?”

“我怎么会知道?昨天又没去他家。”

“你借他手机打了电话的,应该知道他的号码吧?”

“我怎么会知道?难道我借他手机打电话,还去查一下他号码多少?”

这些都没能熄灭妈妈心中的希望之火:“反正你们是一个学校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会再碰到的。”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点我和他的鸳鸯谱了。你那个扎克呢?怎么不点他了?”

“你不是说他有女朋友吗?再说多一个候选人又没坏处——”

她有点生气地说:“就是你一天到晚乱点鸳鸯谱,搞得我也感觉自己像嫁不出去一样。你可以不可以别操我这份心了?”

妈妈的嘴还挺硬:“如果你自己就把这问题解决了,我又何至于这么操心呢?”

“但是如果你不这么操心,我又怎么会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从而背上思想包袱呢?”

“如果我不操心,你就更加不会上心了。”

她没话可说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办。”

“好的,你去忙吧。”

她关了QQ,在网上查了一下今天需要跑的几个地方,记下了地址和大致路线,就开始收拾东西,主要是各种证件,还有带来的一点美元,要拿到银行去存。

收拾停当,她正要出门,就听见室友在叫她:“韦真,你朋友找你。”

她回过头,看见室友手里拿着一个手机,向她伸过来。

她急忙接过手机,“喂”了一声,就听见一个男声说:“阿姨早上好!”

她听出是禺杰,又在叫她“阿姨”,马上就不开心了:“干嘛呀?”

“我们今天和师妹去办证,你跟我们一起去吗?”

她一听“办证”,立即自动脑补为“办结婚证”,顿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一眼看见室友正盯着她,仿佛在说“快点,快点,打完电话把手机还我,我还要睡觉呢”,便匆忙回答说:“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你不需要办SSN(社会安全号)吗?没那玩意你拿不到学校pay(付给)你的工资的。”

“哦,那个——”

“还有手机,你还不赶快去开个手机?没手机多不方便啊!”

“是要去开,但我看见学生网站上说在学校活动中心就可以开——”

“那里都是人家把生意做上门来了,能有好的?专门来赚你们的钱的!还是直接到电话公司去开,便宜多了。”

“那我——”

有人敲门。

电话里禺杰说:“快出来吧,别磨磨蹭蹭了。”

她急忙说声“好的”,就把手机还给室友,自己跑过去打开门。

是禺杰,笑吟吟地站在门边,手机还举在耳边。

不知道是不是她家门框太低,或者身边没有那些人高马大的老外晃动,今天的禺杰看上去高大了许多,但身板还是比较单薄,人还是那么幼齿,不超过二十五。

她朝楼下望望,问:“还有谁去啊?”

“没谁,就是昨天那两只。”

“我——还是不去了吧。”

“为什么?”

她半开玩笑地说:“怕你师妹又叫我阿姨。”

“叫阿姨怕什么?我还恨不得别人叫我爷爷呢!”

她忍不住笑起来:“那不同的嘛——”

“有什么不同?反正就是一个称呼,难道有人叫你韦假,你就不是韦真了?”

“那不同的嘛,韦真只是一个名字,但——她叫我阿姨——说明她觉得我——很老。”

“你管她觉得不觉得?你老不老又不是她的感觉能决定的,怕什么?”他狡黠地眨眨左眼,“你要是想报复,可以叫她奶奶呀。”

她又忍不住笑起来:“我才没那么无聊呢。”

“那不就结了?你搞社工的,还怕人家说话难听?”

“我学social work(社会工作),但不等于我毕业了真的做这个。”

“你毕业了可以不做这个,但你读书期间要做intern(实习)啊,如果连intern这关都过不了,你还毕什么业?”

她好奇地问:“美国社工这么难做?”

“肯定的啦,社工不都是跟那些穷人打交道吗?”

“穷人怎么了?”

“穷人的教养差呀,他们没钱,靠政府养着,脾气还特别大,谁都敢骂,你还指望他们尽说好话你听?”

她见他这么瞧不起穷人,很不开心,顿时就把脸拉了下来。

他好像没注意到她的脸色,而是越过她的头,向她身后招招手:“嗨,你好,把你吵醒了吧?”

她回头一看,室友还站在那里,拿着手机,穿着一件盖过膝盖的T恤,下面是两条光腿。

她正想也来抱歉一把,就听室友很温柔地说:“没事呀,我早起来了。你进来坐会吧,别老站在门口。”

21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0)

  1. 沙发!

  2. 禺杰性格还不错,乐观、善良

  3. 看来室友是被禺杰同学帅到了,所以不发脾气,也不说几点睡的事情了!:)

  4. 这集看得人笑嘻嘻的,觉得禺杰人挺热心。另外扎克手机的接听人不一定就是他的女朋友吧,女护士也有可能啊。
    ——湘越妈妈

  5. Sofa!!

  6. 室友要横刀?

  7. 和路喜同感~~

  8. 禺杰好样的!

  9. 感觉资阿姨和扎克都是很不错的人。

  10. 禺杰细心,善良,还幽默,不错。

    接电话的应该是女护士。韦真想得太偏了,白生气了。

  11. 感觉禺杰心理年龄比韦真成熟。这集表现不错,特别是他开导韦真别在乎别人的看法,给他加分!

  12. 愚杰说话幽默,有又会开导人,还主动接韦真去办证,很看好他。替扎克接电话的可能是他的同事。韦真当时打电话时应该问清楚,那就能跟扎克爸爸联系上了。对韦真的室友印象不太好,看起来很有心计,不好相处。猜测韦真会麻烦愚杰帮她另寻住处。

  13. 禺杰越来越讨人喜欢了,但“天之骄子”貌似也不错,如果这两人同时出现在韦真面前,可能“天之骄子”会获胜,混血儿嘛,长相肯定就胜了一筹,再加上又比韦真大,一下就过了第一道筛选,而禺杰就不一定能过了。

  14. 隐形的翅膀

    禺杰一定很帅, 能把身边女生都拧成软妹子。
    我还是想等天之骄子的戏, 他家的暮色苍茫都已经叙述清楚了, 这个苍茫的海外遗珠不可能只是个打酱油的。

  15. 隐形的翅膀

    韦真初到美国的经历还真的是让我回想起很多刚来美国的时候遇到的一些事情。 当年觉得挺好笑的。都说美国单身中国男生多, 但是刚来的时候,确实觉得很多中国单身女生都把刚来的留学女生当潜在的竞争对手,不太友好热情。男生又过度热情, 让人很不习惯。刚到异乡,总以为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却往往发现,最让人无所适从的,常常就是这些同说中国话的老乡。

  16. 室友对禺杰和韦真完全是两付嘴脸。

  17. 禺杰为人处事挺不错,外貌也应该过得去,跟韦真可能有戏。

  18. “妈你真是太搞笑了!但凡遇见一个男的,你就要给我乱点一个鸳鸯谱!”

    ——呵呵,这是妈妈的通病,文中这个妈只不过是比较大胆地说出来了而已。而像我这样的妈,虽然看到一个漂亮可爱的女生,就要做个让儿子追来做媳妇的美梦,但我不会说出来,更不会动手替他们撮合,怕儿子嫌我多事,干涉他的人身自由。

  19. 禺杰不错,不知道另一男主扎克人怎么样

  20. 艾米,请查email。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