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1)

禺杰很客气地回答说:“不了,外面还有人等着呢,你接着睡觉吧。”

室友磨蹭了一下,进屋去了。

禺杰对韦真说:“Now, let’s go!(我们走吧)”

她被他不由分说的口气撼动了,没再啰嗦,抓起已经收好的手提包,跟着他往外走,心里头打着小算盘,待会儿如果“那两只”露出不欢迎她的神色,她就抢先声明一下,说自己是去坐公车的,然后就拿出刚记下的路线图什么的,秀给他们看,再然后就丢下他们几个,真的去坐公车。

来到楼下,她看见师妹和朱小亮都站在树荫下。

师妹的鼻梁上架了一副超大墨镜,几乎遮住了面孔的二分之一,头上戴了一顶超大的草编遮阳帽,像她妈以前跳《丰收舞》时戴的草帽那么大。但师妹没像妈妈那样穿一身农民服装,而是穿着一件时髦小背心,露出雪白的肌肤和纤细的臂膀,下面没穿裙子,穿的是一条牛仔热裤,毛边的,裤脚像被狗啃过又被猫抓过一样,须须挂挂的。

如果她妈看见师妹的裤子,肯定又要搬出那句口头禅来:“兴来兴去,最后还是都兴回到我们那个年代去了!”

据妈妈说,他们演《白毛女》序曲的时候,个个都是穿这种须须挂挂的裤子,表示“衣衫褴褛”。如果谁家没须须挂挂的裤子,还要专门找一条比较旧的裤子出来,用剪刀把裤脚剪成锯齿状,再用手把边缘拉毛,拉出须须来,造成“衣衫褴褛”的效果。

但她妈特看不惯师妹穿的这种须须挂挂的热裤,说《白毛女》里的穷人那么穷,穿的裤子还比这个长呢,现在的女孩穿这么又破又短的裤子,躬个腰连屁股都会露出来,像什么话?

她从来不敢穿这种裤子,一是怕她妈说,二是觉得自己腿太粗,属于“扬长避短”里的“短”,要遮起来。

朱小亮还是昨天那副德性,只当她是“欧洲的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一样,远隔着千山万水呢,从来不直接跟她说话,只跟另两个说,说到她的时候,一律用单数第三人称指代:“我说她还没起床吧,你们不相信。”

禺杰说:“谁说没起床?早就起来了。”

“那你怎么上去了这么半天?”

“一天是24小时,半天就是12小时,我哪里有去到半天?”

“早知道你去这么久,我就在睿睿那里等了。”

师妹说:“你在我那里等什么呀?我roommate(室友)起都没起来!”

她从这两人的态度上无法判断出自己该不该去坐公车,正在尴尬,就听师妹对她说:“是我叫阿杰来接你一起去办证的。我说,阿杰,昨天那个也是新生,肯定也要办这些手续,干嘛不带她一起去?”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禺杰说:“我作证,她是这么说的。”

她先是震惊,继而羞惭。原来这儿还藏着一位活雷锋!真是错怪好人了。

师妹又说:“我叫田睿,英语名字是Ray,你叫我中文名英文名都可以,反正都是一样的。”

她被师妹突如其来的热情搞懵了,连起码的礼节都忘了,也没来个对等的自我介绍,只”哦“了一声,就没下文了。

禺杰招呼说:”走,上车吧,你们两个去车上慢慢说。“

四个人坐进车里,还是两个男生在前,两个女生在后。但今天没箱子占位,她坐得很舒服。

禺杰发动了车,提议说:“我们先去办SSN(社会安全号),那里人多,去晚了要排很久的队,而且人家拽得很,下午三点就不让进人了。”

其他几个人都表示同意。

办SSN的地方果然很多人,一排排地坐在大厅里等,其中黑人占一大半。她一辈子见过的黑人合起来都没这里一下见到的多,真疑心自己来的不是美国,而是非洲的某个国家。

禺杰小声对她说:“看,这就是你以后要打交道的人。”

“为什么?我又不是办卡的人。”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办卡吗?”

“为什么?”

“领救济啊!你们学social work(社会工作)的,不就是搞这个的吗?”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对黑人和穷人这么大成见,而且总把她跟那些黑人和穷人扯在一起,是在影射她很穷,还是觉得她的专业太荒唐太没出息?

本来她对这个专业就没什么特别的好感,只是当成一个出国的跳板,现在被他接连说了几次,越发不喜欢这个专业了,如果毕业了留在美国就是跟这些人打交道,那她还真的很怵。但如果毕业之后回国去,那这趟国好像又白出了,而且回到国内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如果就是做社工救济穷人,根本用不着读硕士,连读大学都有点大材小用,只要是认识几个字的人,应该都能胜任。

她顿时感觉出国留学好没意思,前途一片苍茫。

几个人坐那里等了几个小时,才轮到她和师妹。

其实办证手续很简单,就把她的护照和录取通知拿过去看了一下,然后交上填好的表格,就搞定了。

办好SSN出来,已经快一点了,她主动说:“这两天真多亏你们几个了,帮了我这么多忙,现在我请你们吃饭,表示感谢。吃完我们再接着办事。”

禺杰说:“谢什么呀?你没怪我昨天坏了你的好事,我就感激不尽了。”

“坏我什么好事?”

“本来你可以去你美国朋友家住几天,结果被我把你拐到这个大农村来了。”

“我去他那里住几天干嘛?”

“不去他们那里住?那怎么会让他们来接机呢?他们住那么远,跑个来回得大半天,谁会就为了接个机劳烦人家?“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知道这样太夸张了点,但我妈就是这么安排的,没办法。”

师妹很感兴趣地问:“你妈怎么认识那个Zac的呢?”

她脱口而出:“你认识Zac(扎克)?”

“不认识啊。”

“那你怎么——知道他叫Zac?”

“他打电话的时候说的呀。”

“他跟你——打电话了?”

“没有啊。”

“那你怎么知道——”

禺杰解释说:“Zac昨晚打电话来时候,我们几个人正在外面吃饭,所以都听见了。”

“哦,是这样。”

“Zac挺好的,说他很忙,但可以叫他爸今天来带你去办各种手续,特意让我告诉你今天在家等他爸。”

她心里一热:“那怎么好意思?”

“我也觉得太夸张了,就对他说,不用麻烦你爸了,我明天可以带她到处跑,反正我也要带我师妹办这些手续的。”

“他怎么说?”

“他谢了我一通,说以后有机会了再面谢。”

她心里更热了,这简直就是把她当自家人在看待啊!不仅惦记着接机和带她办手续的事,还要找机会面谢禺杰。但禺杰又没帮他的忙,人家帮的是她的忙,那不就等于是在说“帮她就等于帮我”吗?

她开玩笑地想,幸好昨晚没自杀,不然就白死了。

禺杰提议去吃Pizza buffet(比萨自助餐),说中午一个人才$5.99,随便吃,有几十种比萨,甜的咸的都有,还有沙拉、冰淇淋和水果。

几个人都没意见,于是一车来到Pizza Buffet,开始大吃大喝。

真是人不可貌相,师妹长那么苗条,吃起比萨来比两个男生还猛,先吃一盘沙拉,然后就一块接一块地吃比萨,还喝那种浓浓的汤,最后还挖了几大勺冰淇淋来吃,真让她羡慕嫉妒恨!

她踏了她妈的代,从小就是个胖底子,四肢长得圆滚滚的,就腰肢还算纤细,如果不注意让腰肢也发了胖,那就彻底报废了。

她看她妈妈的照片,年轻时瘦得像是埃塞俄比亚的难民,瘦精精的。自从生了她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像吹汽球一样发胖,后来虽然又节食又锻炼,还是只能挣扎到微胖界,体重就再也减不下去了,所以她一刻都不敢放松警惕,从来没放开瞎吃过。

今天也一样,她只吃了两块比萨就不吃了,并决心今后再也不到这个店里来,太诱惑人了,每个人都是一拿一大盘,坐那里狼吞虎咽,她都快要顶不住了。

禺杰见她不吃了,劝说道:“再去拿一盘,再去拿一盘!”

“不拿了,吃不下了。”

“同学,这是buffet啊,不把六块钱吃回来多亏呀!”

她撒谎说:“我早上吃太多了,现在还不饿。”

“你昨天晚上才到,还没机会出去shopping(购物),早上能吃什么?”

“呃——我妈在我箱子里塞了几包方便面的。”

这是个事实,她妈的确在她箱子里放了几包方便面,而她昨晚就多亏那几包方便面了,不然的话,她在美国的第一个夜晚会是在饥饿中度过的。

吃完午饭,一行人去开手机。

禺杰建议说:”就挂在我的计划上吧,我开的是family plan(家庭计划),一个户头可以挂四个手机,unlimited(无限制) 通话,unlimited短信,就是data(上网)有限制。不过我们平时都是电脑上网,根本用不了多少data流量。”

师妹欢呼说:”好啊,好啊!就挂你户头上!“

她担心地说:“就怕人家不许我们挂。“

”怎么会不许呢?“

”不是说family plan(家庭计划)吗?”

禺杰说:”那怕什么?就说我们几个是family(家庭)呗。”

“那人家会相信吗?“

”有什么不相信的?当初挂小亮的时候,我就说他是我的好基友(男同性恋朋友),如果他们不给挂,我就告他们歧视!“

“那最后挂上了吗?”

“当然挂上了。”

师妹明知故问:”那你对他们说我们是你什么?“

”肯定是我的老婆啰。“

“我才不做你老婆呢!”

“那就做小老婆。”

“小老婆也不做。”

“不做就挂不上。”

她心说这些八五后真是太敢说了!才接触没几天,就敢说这么放肆的话。而她就怎么都说不出来。

她和他们就隔着这么几年,怎么就像隔着一代人似的呢?

几个人来到店里,师妹选了一个最新款的智能手机,因为有两年的计划,所以手机不贵,只$299。她选了一个旧款的,只要九毛九分钱。

四个人在外面跑了一天,才把各种手续证件全都办好。

晚饭又是她自告奋勇请客,吃得皆大欢喜。

这一天混下来,她和师妹竟然成了好友。师妹不再叫她“阿姨”了,而是直接叫她的英语名Vivian(薇薇安)。

23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1)

  1. 沙发!
    Joy

  2. 点进来发现时沙发!好开森!

  3. 老三啊!

  4. “裤脚像被狗啃过又被猫抓过一样”这个写的太生动了

  5. Sofa!!!

  6. 这一天真是皆大欢喜。对扎克的印象也很好。韦真的英文名很好听。

  7. 原来是师妹要禺杰来接韦真的,我还以为禺杰对韦真有意思呢。

  8. 前排

  9. 隐形的翅膀

    看来师妹是对zac感兴趣, 室友是对禺杰感兴趣, 韦真身边的高积分男生挺多,她也跟着吃香了。 这些女生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韦真这句“开玩笑的想” 把我逗乐了, 还没听说过这种说法呢,自己逗自己开心啊,挺可爱的女生。

  10. 目前看来禺杰、小师妹还值得交往一下,只有这个朱小亮相当讨人嫌,没礼貌没教养的。

  11. 社会工作应该不仅是救济穷人的工作。韦真对扎克的印象好转了不少,期待他们的见面。

  12. 看得出韦真对朋友很大方,对自己很节省,手机拣最便宜的买,对比起来,师妹到哪都不是亏待自已的人,她和韦真成了好友,可能是看出韦真比较随和,也不小气,或者想通过韦真搭上Zac吧。

  13. 这个小师妹田睿不是省油的灯,师妹讨好韦真,明显意在ZAC。
    室友也不是好相处的。

  14. 对于小师妹这样怎么吃都不胖的人,我也各种羡慕嫉妒恨啊😭

  15. 精彩!

  16. “兴来兴去,最后还是都兴回到我们那个年代去了!”

    ——时尚这玩意,就是转来转去的,不过都是螺旋式的上升,基本模式是回到从前去了,但在一些细节上又有一些更新,不然就不能成为当代的时尚。

  17. 师妹和室友都是很有心计的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随时改变态度和立场。但她们的心计,又是不成熟比较蠢的心计,所以旁人一下就能看出来。

    相信禺杰这样的人不会喜欢师妹这样的人,因为师妹的虚荣无礼和心计,他肯定能看出来。

    Zac就不知道了,因为目前他还没正式露面。

  18. 盼另一帅哥Zac快点出场

  19. “只当她是“欧洲的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一样,远隔着千山万水呢”

    ——自从中国和苏联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闹翻之后,就基本没什么朋友了,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苏联一伙的,西欧和美加等资本主义国家更是中国的敌人,那时欧洲就只剩下一个阿尔巴尼亚跟中国关系不错,被中国政府称为“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

    1966年10月25日,毛泽东签署了致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五次代表大会的贺电,其中有这么几句话:“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中阿两国远隔千山万水,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我们之间革命战斗的友谊,经历过急风暴雨的考验!”

    这几句话后来被谱写成“语录歌”,就是用毛泽东的语录做词,加上歌谱,成为歌曲,全国传唱,所以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这几句话。

    韦真知道这几句话,应该是从妈妈那里听来的,在这里表示“远隔千山万水”的意思。

  20. ”年轻时瘦得像是埃塞俄比亚的难民,瘦精精的。自从生了她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像吹汽球一样发胖,后来虽然又节食又锻炼,还是只能挣扎到微胖界,体重就再也减不下去了“

    ——可能多数女性都是这样,那种胡吃海喝一辈子都不长胖的,只是极少数。

  21. 带韦真去办证,明明是禺杰在电话里就答应Zac的,师妹怎么跑出来拔头筹呢?这不是沽名钓誉了吗?

  22. 有个疑问:师妹说是她第二天主动提出接女主去办SSN号,禺杰说是的;但是后来又讲是Zac打回电话时说让Zac爸带着办证,禺杰觉得太夸张说不用麻烦了,他可以带女主去。师妹很有用心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