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2)

那天的最后一个项目,是去中国店购物。

韦真买了一大堆米面肉菜,把购物车都塞满了,花了将近一百美元。

禺杰开玩笑说:“哇,你这是要开餐馆还是咋地?”

“你们不是说这里的人都是一两个星期才买一次菜吗?我不多买点怎么行?”

“你会做饭啊?”

“做饭谁不会?”

师妹说:“我就不会!”

两个男生也附和:“我也不会。”

“那你们平时在哪里吃饭?”

“餐馆啰。”

“天天吃餐馆?顿顿吃餐馆?”

他们指指自己购物车上的东西:“不吃餐馆就吃这些玩意啰。”

所谓“这些玩意”,就是已经蒸好又冰冻起来的包子馒头啊,炸好又冰冻起来的油条油饼啊,卤好又切好的鸡鸭牛肉啊,炒好又装好的中式盒饭啊,等等。

她挺同情他们,大方地说:“光吃这些怎么行?以后你们都上我那儿去吃吧!”

那几个人都开心地笑起来:“好啊,好啊,你以后干脆别读书了,就开个餐馆,我们帮你拉生意,保证比做社工赚钱!”

几个人买好了菜,就开车回家。禺杰先把她送到家,还帮她提了几袋东西上楼,临走时对她说:“以后要用车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太谢谢你了!”

禺杰走后,她把肉菜水果等放进冰箱,米面什么的放进橱柜,然后开始用她的新手机打电话。

想到国内现在正是上午,大家都在上班,她决定先给美国这边的人打。

说“美国这边的人”,听上去好像一大帮人似的,其实只有两个人:扎克和他妈。

她先拨了扎克的号码,一下就通了,但接电话的仍然是一个女人,还是地道的英语,还是年轻的嗓音。

她又心慌意乱地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她又觉得荒唐:古人云,做贼心虚,你又没做贼,心虚个甚?

她决定暂不给扎克打电话了,因为他可能又在做手术,而手术室是不能带手机进去的,免得掉在病人肚子里,这个只要是地球人都知道。

按说医院会有个专供手术医生用的寄存处,医生进手术室前,就把自己的手机啊钥匙啊什么的掏出来放那里。

也许接听电话的那个女声是寄存处的工作人员?

但现在的手机都有留言功能,根本不需要外人帮忙代转口信。

再说,手机是多私人的东西啊! 而美国人不是最在意自己的隐私吗?有什么事,连爸爸妈妈都不兴告诉的,怎么会让寄存处的工作人员接听自己的电话呢?

值得托付手机的人,一定是值得托付隐私的人。除了女朋友,她再想不出还能有谁值得扎克托付隐私了。

从上次的情况来看,扎克的这个女朋友还不算太坏,还能把她打过电话的事告诉扎克,至少是留着她的来电显示没清除掉,所以扎克才知道有人给他打了电话,然后打回给禺杰。

她希望这次也一样,等扎克做完手术,女朋友就把有人打电话的事转告给扎克,或者扎克自己发现了她的来电号码,然后给她打回来。

她想清楚了这件事,就接着办下一件:给资阿姨打电话,一是表示感谢,二是约个时间,好把妈妈在国内请人给资阿姨做的旗袍什么的送过去。

但接电话的却是一个男人。

真是出了鬼了!

找男的,女的接;找女的,男的接!

难道美国不兴本人接电话,而兴配偶接电话了?

真把她搞糊涂了。

对方又“Hello(喂)”了两声,她只好硬着头皮问:“Can I speak to Zi——Aunt Zi(可以请资——资阿姨听电话吗)?”

她最怕用英语说“aunt”了,总怕自己说得 不准,说成了ant(蚂蚁),让人笑掉大牙。

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听成了ant,或者被她这个不伦不类的“Aunt Zi”雷倒了,反正半天没吭声。

她赶紧说声“Sorry, wrong number(对不起,拨错号了)”,就把电话挂掉了。

真是出师不利!

新手机的处女call(打电话),就这样糟蹋掉了。

不过不要紧,待会资阿姨看见来电显示,也会给她打回来的。

她跑去洗了个澡,坐在床上给妈妈发短信:“我有手机了。”

到底是妈妈,好像百事不干,专门盯着手机等女儿消息似的,马上就回了信:“太好了!你办事回来了?”

“嗯,刚回来,洗了个澡。”

“都办好了?”

“都办好了。”

“在外面跑了一天,很累吧?”

“不累,是禺杰开车带我去的。”

妈妈发了个鼓掌欢迎的小人儿过来,然后问:“吃饭了没有?”

“吃了,在餐馆吃的,我请的客,算是感谢他们把我从机场接回来,又带我到处办事。”

她把今天的经过大致汇报了一下,妈妈连连赞叹:“这个禺杰真不错,知道开车带你去办事。我觉得他对你有那个意思,不然的话,哪会想这么周到?”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不是他想到这上头去的,是他师妹提议的。”

“不管是谁提议的,车总是他开的,如果他不愿意带你去办事,他完全可以不来接你。”

“别人提议和他自己主动,完全是两码事。”

“你也不能要求太高了,现在的男孩子,都是独生子,从小被惯大,心里只有自己。像禺杰这么懂事肯帮人的男孩子,我真没见过几个。”

“那你以前给我撮合的那些呢?”

“那些——在当时来看,还是不错的。但跟禺杰一比,就给比下去了。”

“呵呵,看来你是吃定禺杰了。”

“他是很不错嘛,又不是我编出来的。”妈妈吹嘘说,“我说出国留学能遇到你的真命天子吧,你还不相信!”

她揭妈妈的老底:“别忘了,你当时说的‘真命天子’可不是指他,因为你那时都还不知道有这么个人。”

“我不知道具体的他,但我知道你会遇到这样的人。”

“那你怎么知道后面没有更好的呢?”

妈妈急了:“真真啊,你也不小了,不能太挑了。再等几个后面,年龄就更大了,那时连眼前这个都被人抢走了!”

“呵呵,光是你急也没用啊!我总不能找上门去追他吧?”

“也不是完全不能追,如果他脸皮薄,胆子小,那你就只能自己主动些了。”

“我看他脸皮一点也不薄。“她把开手机的时候禺杰开的那些玩笑都告诉妈妈了,然后说,“你看他像个脸皮薄的人吗?所以说啊,如果他不主动,就说明他没那个意思,我干嘛要送上门去丢脸?”

“我不是要你送上门去丢脸,而是要你——创造一些机会,不要太被动。”

她觉得她妈一定从资阿姨那里得到什么信息了,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快就“移情别恋”,绝口不提扎克,一心撮合她和禺杰。

她打听道:“我刚才给资阿姨打了个电话,结果是个男人接的,好像是中国人,说的英语有中国口音。他是资阿姨什么人啊?”

“我不知道啊,会不会是她爸爸?”

“你不是说他爸爸是老外吗?”

”资阿姨的爸爸怎么是老外呢?他在外国留过学,但不是老外。“

“哦,你说他呀?我还以为你在说扎克的爸爸呢。”

“扎克的爸爸是老外,怎么会有中国口音呢?”

“我就是觉得奇怪嘛。不过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接电话的可能是资阿姨的爸爸,他在美国留过学,应该会说英语。”

“我这么猜的,不然还能是谁?”

“肯定是她爸爸。我开始还以为是拨错了号呢,但我挂了电话之后,跟我抄的号码对照了一下,没错,就是你给我的那个号码。”

“可能资阿姨在上班,就她爸爸在家。”

“资阿姨晚上还上班?”

“她可能刚好就是晚上上班吧,她说她开班教健身舞,那不是得等到晚上人家下班了才好教?”

“那未必她给你的号码是她家的座机号码?不然怎么会是她爸爸接电话呢?”

“看来真是座机号码。你过会再打打看。”

“不用了吧?资阿姨下班回来,知道我给她打过电话,肯定会打回来。”

“她怎么知道你给她打过电话呢?你又没对她爸爸说你是谁。”

“但她家的座机没有来电显示?”

“嗯 ,照说是有的哈,美国那么早就开始用电话了,技术肯定比我们中国先进得多。”

她跟妈妈发完短信,就去刷牙,然后躺在床上休息,特意把手机放在枕头边,怕错过扎克的电话。

但刚躺下一会,她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手机,看扎克和资阿姨有没有打电话来。

结果两个人都没打电话来。

她好不郁闷!

看来资阿姨和妈妈的友谊,就只够接个机。多年前的同学,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虽然被老妈给人肉出来,而且一定要人家来接女儿的机,人家有什么办法?当然只好答应下来,硬着头皮尽尽地主之谊。但这也就算走到顶点了,谁还跟你进一步交往?

她早就听说出了国的人都学得跟美国人一样了,朋友之间的感情看得很淡,连亲情都看得很淡,见了面都客客气气,但平时并不互相走动,更不会为了朋友两肋插刀,说好听一点,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说不好听,就是人与人之间关系冷漠。

资阿姨来美国这么多年了,又嫁了美国人,还不早就学得跟美国人一样人情味寡淡了?

她有点不开心,我给你们打电话,又不是要缠着你们,只是想表示一下谢意,再就是送礼物上门,你们用得着像躲避瘟疫一样躲着我么?

她觉得只有一个解释:当初资阿姨还是想跟妈妈结亲家的,所以两人联手把接机的事安排好了。但到了最后一刻,扎克才坦白自己有女友,并表示不愿去接机,或者女朋友不让他去接机,他妈只好安排他爸爸去接机,结果又没接到,引起了扎克的内疚,所以才向禺杰打听她的下落。一旦知道她顺利到达,他当然就不用继续关心了。

那他干嘛要对禺杰说“以后面谢”呢?

傻瓜!那是他顺口说的一句客气话嘛,你也当真?

她感觉狠狠碰了一壁。

她以前虽然不是没碰过壁,但这个壁还是碰得太痛了。

以前那些所谓碰壁,受伤害的只是面子,因为她从内心来讲,并不喜欢那些人,所以一旦发现人家也不喜欢她,面子上是有点受伤,但心里却是如释重负。

但这个扎克,还是让她有点心动的。

混血儿,费翔啊!

说不动心就是在作了。

表面上作一作还可以理解,但在内心深处有什么好作的呢?又没人看见。

她又感到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了。

19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2)

  1. 沙发吗?

  2. 好激动!

  3. 地板?真命天子还没出。期待中。

  4. Sofs

  5. Sofa!!!

  6. 资阿姨被老妈给人肉出来了—–哈哈哈,笑滚了。

  7. 隐形的翅膀

    韦真其实心里还是挺惦记找对象的事情的, 偏她妈妈还不停的刺激她,搞的她遇到任何事都要曲里拐弯的想到找对象这件事情上来。 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这个手机的事情一定有个比较奇怪的原因。 等揭秘!

  8. 希望韦真下次打电话问清楚再挂啊,省的挂了电话又内心各种纠结猜测,真让人着急啊!扎克的情况又扑朔迷离起来。现在看来,韦真因为年龄问题对自己还是不太自信,没太考虑禺杰,更倾向于混血的扎克。

  9. 刚出国的人,除了那些特别自信的以外,打电话时可能都有点胆怯,一是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二是别人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三是每句话都在心里从汉语翻译到英语,然后才能说出来。

    韦真心里已经对扎克有了意思,所以打电话就慌慌张张。即便不是刚到美国,给自己有意思的人打电话可能也会慌慌张张。

    记得我老公追我的时候,经常是传达室的人去叫我接电话的时候,他就跑掉了。还有时没跑,但听到我问一声”谁呀?“,他就慌忙把电话挂了。他说我问的口气很凶,觉得我在生气,或者觉得是我妈:)

  10. 很久没出选择题了,今天来出几个:

    1、接听扎克电话的女声是谁?

    A. 是他女朋友。
    B. 是寄存处的工作人员、
    C. 是录音。
    D. 其他(请说明具体理由)

    2、扎克为什么没有给韦真回电话?

    A. 他女朋友没告诉他有人打电话找过他。
    B. 他女朋友把韦真的来电显示清除了。
    C. 他不认识韦真的号码,不知道是她打来的,还以为是谁拨错了号。
    D. 其他(请说明具体理由)

    3、资阿姨为什么没有给韦真回电话?

    A. 她爸爸没告诉她有人打电话找过她。
    B. 她家的座机没来电显示。
    C. 她不认识韦真的号码,不知道是她打来的,还以为是谁拨错了号。
    D. 其他(请说明具体理由)

  11. 扎克是不是真正的男主呢,能让韦真有点动心的人,很期待他的现身

  12. 艾友友的选择题,我选1.B 2.C 3.C

  13. 艾友友的选择题,我也偏向认为是寄存处的工作人员接了电话。至于为什么没回电话,有可能工作人员忘了说,自己也看漏了。
    我觉得扎克要出场了,他不是说要面谢禺杰么?

  14. 如果这个扎克不是混血儿,韦真还会不会这么喜欢他?

    韦真千万别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混血儿扎克就无视禺杰的存在,就像《飘》里的郝思嘉一样,因为一个可望不可即的卫希礼就无视白瑞德的存在。

  15. “她最怕用英语说“aunt”了,总怕自己说得 不准,说成了ant(蚂蚁),让人笑掉大牙。”

    ——我也怕说这个词,还有什么sheet,beach等等,都很怕,如果非说不可,我尽量把aunt说成auntie,把sheet和beach里的那个元音发老长老长。

    sheet:床单
    shit:屎(可以是骂人话)
    beach:海滩
    bitch::婊子

  16. “她早就听说出了国的人都学得跟美国人一样了,朋友之间的感情看得很淡,连亲情都看得很淡,见了面都客客气气,但平时并不互相走动,更不会为了朋友两肋插刀,说好听一点,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说不好听,就是人与人之间关系冷漠。”

    ——我认识和听说的海外华人并不这样,平时走动还是很多的,同一个单位的华人经常会在一起吃午餐,节假日会有很多聚会,一人带一个菜,大吃大喝一顿。只是打麻将斗地主的没国内那么普遍而已。

    至于说到两肋插刀,那就和国内没什么不同,得看是谁。那些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会为朋友两肋插刀。那些不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走到哪里都不会为朋友两肋插刀。

  17. beach以前敢乱说,现在不敢了,被小孩笑。跟小孩子学了几十遍仍然说我在骂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