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3)

韦真早就发现,不管是什么俗话谚语名言格言,只要加以篡改,都可以用在她身上。

比如这个“情场不幸赌场幸”,如果把“赌场”换成“友场”,就可以用来形容她现在的状况了。

已经过去好些天了,扎克一直没给她打电话来,资阿姨也没打。

而她系里的年景也很差,一幅颗粒无收的灾荒景象。学生大多数是女生,男生只有那么几颗颗,还严重两极分化:小的刚出土,还是嫩苗苗,根本过不了她的第一道筛选;而老的又太老了,都是工作了多年还没发达因此跑到大学来镀金的中年男人,早已被人收割了。

连系里的男老师都像约好了的一样,无名指上全都戴着金晃晃的戒指,有几个还特爱高举着左手在黑板上写字,仿佛在正告她:看好了,我的婚戒戴得牢牢的,你就别打我的歪主意了,我不仅已婚,而且没有离婚的计划,并且不准备搞婚外恋!

她妈听说了她系里的情况后,没有悲观,没有失望,仍旧充满了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因为还有禺杰这张王牌呢,所以妈妈每次打电话都要问到他:“那个禺杰,他爸妈是不是离了婚的?”

“我怎么知道?”

“你没问问?”

“这怎么好问?再说,他爸妈离婚不离婚,关他什么事?”

“怎么不关他的事呢?离异家庭的孩子,对婚姻有种恐惧感,长大了在爱情方面就特别胆小,不敢大胆追求——”

她忍不住笑起来:“我还以为你要说离异家庭的孩子千万不能嫁呢,搞半天是转弯抹角地叫我去倒追他?”

“我哪里有叫你倒追他呀?”

“他是离异家庭的孩子,胆小,而我不是离异家庭的孩子,胆大,那不该我主动还该谁主动?”

她妈被问哑了。

她吓唬说:“我倒是听说离异家庭出来的孩子今后也容易离婚呢。”

妈妈拍案而起,奋力为禺杰辩护:“这谁说的?这不搞得跟文革的血统论一样了吗?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就算是文革,还有‘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的政策呢,你怎么能对离异家庭的孩子有这么深的成见呢?还给不给人出路了?”

“呵呵呵呵,你自己不也是血统论吗?父母离婚儿胆小,父母不离儿胆大——”

妈妈被她逗笑了:“我只说了前半句,后边半句是你说的。”

过几天,老妈又问:“禺杰比你高一届吧?”

“嗯,他去年来的。”

“他是在读硕士吧?”

“嗯。”

“硕士是两年毕业吧?”

“一般是两年。”

“那他不是快毕业了?”

“明年毕业。”

“那你还不快抓紧?”

“你想要我怎么抓紧?”

“多制造机会跟他接触啊。”

“怎么制造机会?”

妈妈灵机一动:“你的电话不是挂在他的计划上吗?”

“是挂在他的计划上,那又能怎么样?”

“你总得去交电话费给他吧?那不就有很多机会了?”

“我已经把半年的电话费都交给他了。”

她妈顿时捶胸顿足:“你怎么要一次性地交半年呢?”

“少点麻烦,免得哪个月忘了交费被停机。”

“你是加在他计划上的,怎么会停机呢?”

“不停机欠下话费也不好。”

“但是你留着一次一次地付,不是多几个跟他接触的机会吗?”

她哭笑不得:“如果我得耍这种手腕才有机会跟他接触,那还是趁早算了,肯定没戏。”

不管她怎么说,她妈都是那句话:“抓紧点,抓紧点,这孩子不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而她总是一副听天由命的口吻:“算了,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抓紧也没用。当初你对爸爸抓紧了吗?根本就没抓嘛,不还是自动跑到你碗里来了?”

她妈当初的确没花这么多心思去捕获男朋友,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甚至带点传奇色彩。

她爸妈不是同一个学校毕业的,但上山下乡到了同一个林场,她爸比她妈高一届,先去的。而她妈那时因为会唱歌跳舞,又年轻漂亮,所以人没到林场,名声就已经在那里传开了。

据说她爸对她妈是未见其人,只闻其(名)声,就已经堕入了情网。

妈妈讲到这段,总是很得意:“那时喜欢我的人可多呢,你爸爸只是其中之一,但他胆小,又不会唱歌跳舞,所以很自卑,不敢跟我说话。而那些胆大的,都明目张胆地追我,向我献殷勤。我那时重活累活都有人帮我干,那个《山楂树之恋》里写的老三帮静秋在溪水里清床单的事,我遇到过不知多少回了!”

“但是你一个也没爱上。”

“比较喜欢的还是有的,不是你爸,而是几个舞跳得好歌唱得好的。但那时候提倡晚婚晚恋,哪里敢谈恋爱啊?都想着招工回城呢,谁不想表现好点?所以都不敢表白。”

“如果你们那时表白了,那就没有我了哈?”

“是啊,那还有你爸什么事呢?”

“也难说,我爸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你肯定会抛弃那些绣花枕头,跟我爸好!”

她爸冒着生命危险救她妈的故事,她已经听过很多回了,扼要地说,就是有次她妈带着林场宣传队去山下村里表演了节目回来,半夜走在山路上,正拉开嗓子唱着“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呢,结果没注意脚下,踩在了一条蛇身上,那蛇竖起头来,在她妈腿上狠狠咬了一口。

她妈当场就吓得瘫倒在地,捂着腿大声嚎哭:“我被蛇咬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在场的人都吓坏了,那些平时能歌善舞热烈追求妈妈的人,此时都束手无策,只有那个沉默寡言负责搬道具的男生还算镇定,打着手电看了一下妈妈腿上的伤口,就摸出一把小刀,在伤口那里划了个“十”字,然后俯下身去,用嘴对着伤口狠狠吸起来。

据说围观群众都羞得转过脸去,因为那是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别说用嘴啃腿了,就是拉拉手,都是低级下流的行为。

话说那个男生不管那些,狠狠吸一阵,就别过脸去,往远远的林子里吐一口,好像怕吐在身边,毒汁会流回到妈妈伤口里似的。就这样吸了很多口,吐了很多口,才用小刀割破自己的上衣,撕下一条布带来,给妈妈包扎伤口,然后背着妈妈下山。

那个男生,就是她爸韦建光。

从那之后,她爸妈就好上了,当然是偷偷的。

后来她爸被招工进城,而她妈还在林场劳动,很多人都劝她爸跟她妈吹,因为她妈成分不好,还不知道能不能招工回城呢。她妈也给她爸写了绝交信,表示不想耽误她爸的前程。但她爸坚定不移地爱着她妈,打死不分手。

恢复高考后,她妈考上了Y市的师范学校,毕业后分到自己的母校Y市一中附小教音乐。两人奋斗了几年,积攒了一点钱,买了当时结婚必备的物品,成了家。

再后来,她妈的运程越来越顺,读了教师进修学院,拿了大专学历,成了中学教师,还分了房子,当上教研组长,稳中有升。

但她爸却一直走下坡路,工厂倒闭了,员工遣散了,他爸尝试过多种谋生之路,都以失败告终,家庭基本是靠妈妈支撑。

她爸妈的同学很多都离了婚,但她爸妈一直走到今天,肯定还会走下去。

瞧,生死之交就是生死之交,是过了命的,跟一般的泛泛之交就是不同!

她非常羡慕她的父母,恨不得也去什么地方过段艰难困苦的日子,遭遇一个生命危险,碰到一个舍身相救的男生,两人结为夫妻,互相扶持,白头到老。

可惜的是,她的一生太风平浪静了,虽然去乡下亲戚家玩的时候看见过一两次蛇,但都是死蛇,或者蛇褪下的皮。估计即便是活蛇,即便蛇咬了她,也没人会舍身相救,因为那里就几个脏乎乎的小男孩,还总爱用棍子挑起死蛇来吓唬她。

到美国来了之后,别说蛇了,连蚯蚓都没看见过。

看来情场方面是没什么指望的了。

但她在友场上还混得不错。

师妹从办证那天起,就没跟她断过联系,虽然不是天天见面,但经常会有讯息,发几个短信啊,转几篇八卦啊,反正都会冒冒泡。

到了周末,师妹还会叫上禺杰和朱小亮,三个人一起跑她这里来蹭饭吃。

其实她在国内时很少做饭,都是她爸妈包了,但她因为经常在父母做饭时陪在旁边说话,也学了几招,跟那三个连看都没看过做饭的人相比,她就算资格最老技术最好的了。

她是个图名不图利的人,看到有人爱吃她做的菜,就比捡了一坨金子还开心,做饭就特别有动力,做得兴高采烈,心甘情愿。

除了三个MBA(工商管理硕士)之外,室友跟她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刚开始,她吃饭的时候,如果刚好室友也在,她就邀请室友过来吃点。

再往后,室友掌握了她的作息时间,一到她吃晚饭的时候,室友就回来了,所以总是两个人一起吃。

再再往后,室友超脱了她的作息时间,不用赶在她吃饭的时间回来了,只要桌上有菜,或者冰箱里有菜,室友就自己拿出来吃。

室友不爱吃肉,但也不是素食主义者,最爱吃那些肉菜里的配菜。像什么雪里红炒肉末里的雪里红啊,洋葱烩牛肉里的洋葱啊,香菇烧鸡腿里的香菇啊,粉条炖肉里的粉条啊,等等,都很爱吃,经常是她炒好一盘菜,自己吃了一些,剩下的就放进冰箱,但等她从学校回来的时候,盘子里就只剩下肉了,配菜全都不翼而飞。

刚开始几次,她还以为发生了灵异事件呢,吓得毛骨悚然。

后来室友把真相告诉了她,她才释然。

既而欣然。

下次做菜就特意多放些配菜,或者把剩下的肉类又加上些配菜,再炒一次,一直吃到肉没了,或者配菜再沾不到肉味了为止。

室友吃了她做的菜,也不是嘴一抹就不认账的,也知道感恩,对她态度好多了,主动开车带她去买菜,还把卧室里的挂衣间让出三分之一来,供她挂衣服。

20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3)

  1. 沙发?

  2. the second?

  3. Thanks AiMi

  4. 地板上挤挤

  5. 说不定以后真有一个英雄救美来让韦真确认谁是爱自己的人呢!是扎克?是禺杰?还是另有其人?

  6. 室友享用韦真的佳肴进行得循序渐进,艾米描写得非常有趣。

  7. 哈哈,我也喜欢这些配菜!

  8. 韦真不好意思再给资阿姨和扎克打电话,韦真的妈妈怎么也没有再提让韦真送礼物的事儿了?反而很看好愚杰。是不是了解了扎克的什么情况?韦真待人好,很容易相处,还会做饭,身边的人自然喜欢和她成为朋友!

  9. 韦真性格很好,也不小气。
    换了别人可能早就在网上发帖子问了“室友总是偷吃怎么办?“
    前几天还看了一个帖子说她的室友总是用她的大米怎么办。

  10. 韦真是善良的姑娘,谁娶了她谁有福气。韦真和禺杰接触蛮多的,如果禺杰有意思的话就好拉。

  11. 资阿姨和扎克没有给韦真或者妈妈打电话,很奇怪,是不是家里发生了大事情?

  12. 我感觉韦真的情场和友场会纠结在一起,因为师妹对扎克有兴趣,而室友对禺杰有兴趣。

    现在三个MBA经常到韦真家来吃饭,室友也爱吃韦真做的饭,估计这五个人会经常聚在一起吃饭,室友就可以接近禺杰,甚至追求他了。

    如果扎克以后和韦真交往,肯定会到她家来看她,师妹也就有机会接触扎克,甚至追求他了。

  13. 美国的房子,判断一个房间是不是卧室的标准就是看有没有closet(挂衣间),如果没有那就不是卧室,可以是书房,客厅,或者家居厅。

    韦真住在客厅,肯定没有挂衣间,室友应该主动分一部分挂衣间来供她挂衣服,但室友显然没这么做,而是等到吃了韦真做的饭菜之后,才让出一点挂衣间来,很欺生的说。

  14. 我猜扎克是关键人物,但不是最终的男主。

  15. 我也觉得韦真的情场和友场会纠结在一起,不然艾米不会花笔墨写这几个男生女生。

    师妹和室友的纠结法,就是看上了韦真的追求者,而禺杰的纠结法,应该是与扎克一起爱上了韦真,至于这个朱小亮嘛,估计就是一个跑龙套兼坏事的角。

  16.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禺杰似乎并不喜欢师妹,但朱小亮喜欢师妹,可惜的是,师妹不喜欢朱小亮,貌似有一点喜欢禺杰,但对扎克更感兴趣。师妹目前对禺杰比较感兴趣,但如果扎克更帅,室友就会喜欢扎克了。

    韦真现在是把禺杰筛选掉了,但如果禺杰紧追不放,而扎克又真的有女友的话,她还是有可能喜欢上禺杰的。

    呵呵,我现在跟韦真的妈有一比,成天想着韦真嫁人的问题。

  17. 可能禺杰扎克同时爱上了韦真。 爱情不来就不来,一来就扎堆来了。

  18. ”估计即便是活蛇,即便蛇咬了她,也没人会舍身相救,因为那里就几个脏乎乎的小男孩,还总爱用棍子挑起死蛇来吓唬她。“

    ——男生太小了,就没开窍,不知道讨好女生,因为他还没发现讨好女生的必要。

  19. “连系里的男老师都像约好了的一样,无名指上全都戴着金晃晃的戒指,有几个还特爱高举着左手在黑板上写字,仿佛在正告她:看好了,我的婚戒戴得牢牢的,你就别打我的歪主意了,我不仅已婚,而且没有离婚的计划,并且不准备搞婚外恋!”

    ——已婚老外都兴戴婚戒,用左手写字的也挺多。不过他们已经知道我们中国人不怎么兴戴婚戒了,所以不会因为我们没戴婚戒就认为我们未婚。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