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4)

就这么忙忙碌碌地在友场上摸爬滚打了几个星期,突然有一天,情场那边有了动静:资阿姨打电话来了:“真真,是我啊,我是资祖芳。”

“资阿姨?您——您好!”

“好,好,你也好吧?”

“挺好的。”

“我听你妈说,你给我打过电话?”

“是啊,是资爷爷接的。”

“资爷爷?哪个资爷爷?”

“就是——您的父亲啊。”

“我父亲?我父亲几年前就去世了——”

“啊?是这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说的是我丈夫老邵吧?”

“您的意思是——他是Zac(扎克)——哥哥的爸爸?”

“是啊,家里只有他嘛,不是他还能是谁?”

“哦,是这样。我还以为拨错了号码呢,当时就挂了。”

“老邵不知道是你打的,完全没提这事,不然我老早就给你打电话了。本来是准备你一到美国就请你过来玩的,但我前段时间比较忙,去W市开班,今天刚回来,给你妈妈打了个电话,才拿到你的号码。怎么样,这段时间还好吧?”

“挺好的。”

“这个周末上我家来玩吧,我做几个上海菜招待你。”

“您别张罗了,我给您把旗袍和一点小礼物送过来就走。”

“那怎么行?老朋友的女儿,就跟我自己的女儿一样,一定得在我家多玩几天才行,我还准备以后回国就住你们家吃,住你们家喝的呢。“

”那没问题。我妈一直在念叨您呢,说您回国也不告诉她一声,不然她一定要把您接到我家去住几天,好好叙叙旧。“

“我回国都是匆匆忙忙的,你邵伯伯忙,我也忙,两个人难得抽出时间回国探亲,你邵伯伯老家又不在上海,我们回去了得两边跑,所以没顾得上跟你妈妈联系。但我一直都记得你妈,我们俩小时候是好朋友。”

“我知道,我妈总对我讲小时候你们一起排练《白毛女》的事。“

“呵呵,我们那时一个跳一个唱,配合得可好呢。”资阿姨叙了一会旧,一锤定音地说,“那就这样定了,星期六上午9点,我开车来接你!”

“呃——”

“是不是太早了?主要是想早点接了人,我还有时间做饭。”

“不用接吧,我去坐greyhound(灰狗,美国的长途汽车)。”

“那个不安全,都是穷人黑人才坐,我怎么放心你去坐那个呢?本来想叫我们家老邵来接你,但他是个书呆子,墨守成规得很,遇事不会变通,上次接机就没接到,幸好你碰到了同学,不然还不知道得在机场等多久。”

“没事,没事,那次太麻烦邵伯伯了,又在机场找我,又让广播找人——”

“你说他是不是书呆子?打个电话问问Zac不就知道了?”

她刚想替邵伯伯辩护几句,说早给Zac打电话也没用,因为人家那时还在手术室呢,但资阿姨已经结束通话了:“好,说定了,我星期六上午9点来接你。”

她接完这个电话,人都变得轻飘飘的了,原来“姥姥”还是爱她的,只是因为人在外地,又不知道她的号码,才没回她电话。现在人家刚一回来,就打电话邀请她,还要亲自来接她,说明人家还是很把她当回事的。

但是——为什么没让扎克来接她呢?

是他又在忙,还是——?

如果扎克周末也忙得不着家,那她就没多大兴趣去资阿姨家了。

要不,等资阿姨来接她的时候,直接把旗袍什么的给资阿姨带回去?‘

但那样的话,不是害资阿姨白跑一趟?

要不等星期五给资阿姨打个电话,就说系里临时有点事,走不开,让资阿姨别来接了?

但万一扎克在家呢?

她安慰自己说,扎克肯定会在家的,大周末的,又是他妈妈的聚会,他好意思不参加?他不能来接她,可能是因为他白天要加班,但晚上应该不会加班了吧?那就会回家了。

就怕他带个女朋友回家去,那就尴尬了!

不对,我又没说过我喜欢他,我妈肯定也没那么傻,会说接机是为了给我俩创造机会,有什么尴尬的?就算妈妈那样说了,也不是我的错。我就是他妈妈的老朋友的女儿,上他家送礼来的,有什么尴尬的?

不管怎么说,亲眼见见扎克的女朋友也好,至少能揭开一个谜底,不然的话,老在那里猜他女朋友长什么样。

最最重要的是,这下就知道扎克长什么样了。不然的话,老在那里猜他长得怎么样。

她思想斗争了好一阵,最后决定不管扎克在不在家,也不管扎克带不带女朋友回去,她都要去赴这个资门宴。

就算了结一桩心愿吧。

当那三个吃货又在约着周末上她家来吃饭的时候,她就理直气壮地拒绝了:“对不起啊,这个周末不行,因为资阿姨让我去她家玩。”

师妹兴奋极了:“资阿姨不就是那个Zac的妈吗?”

“是啊。”

禺杰狡黠地一笑:“呵呵,等待已久的豪宅豪餐,终于来临了!”

她以为在说她,马上辩白说:“谁等了啊?”

“我没说你哈。”

“那你在说谁?”

“呵呵,谁认账就是在说谁。”

她只好不吭声了。

师妹热心地说:“阿杰,周末能不能把你的车借给我用一天?”

“借你干什么?”

“我送Vivian(薇薇安)去资阿姨家呀。”

她立即推辞:”不用,不用,资阿姨会来接我的。“

师妹说:“那多麻烦人家啊!她来接你,然后又要送你回来,那就得跑两个来回,人家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经得起这么折腾?还不如让我送你,一个来回就搞定,正好我还没去过X市,很想去玩玩——”

禺杰毫不客气地说:“我可不敢把车借给你开那么远,你在town(镇)里开开没什么,因为我坐在旁边,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但如果让你开到X市去,你把我的车撞坏了是小事,把你们两个撞伤了,撞破相了,嫁不出去,还得我养你们一辈子,我才没那么傻呢!”

“你这么不放心我开车,那你也一起去,坐我旁边看我开就是。“

“我吃饱了撑的?”

师妹撅起嘴说:“哼,烂人!太小气了!小亮,把你的车借我开吧。”

朱小亮非常为难:“我的车——只保了liability(责任险),如果是你撞了别人,保险公司就只赔对方,不赔我的车。”

师妹不屑地说:“你那破车能值多少钱?了不起五千块。放心吧,如果你的公司不赔,我自己赔给你还不行吗?”

朱小亮支吾着不答话。

师妹又说:“我的技术你还信不过?国内考出来的驾照,最过硬,全世界一流!”

她眼看事情要闹僵,急忙插嘴说:“真的不用你们送,资阿姨会来接我的。”

禺杰说:“你让她去送吧,她一直都想看看美国人家里长什么样呢。”

“没什么好看的,资阿姨和邵伯伯都是中国人,家里肯定跟国内一个样。“

”那就让她去看看那个混血儿吧,不然她安不下心来——学习。“

她澄清道:”应该不是混血儿,因为他爸妈都是中国人。“

师妹惊讶地问:”他爸又变成中国人了?“

”不是变成,而是本来就是中国人,是我妈以前道听途说,根本没搞清楚他爸到底是哪国人。这次资阿姨亲口说了,她丈夫姓邵,她叫他老邵来着。“

”是英语的Shaw吧?听上去不就是邵吗?“

”肯定不是姓Shaw,肯定是姓邵,而且是中国人,因为他电话里说的英语有很重的中国口音,我一下就听出来了,还以为是资阿姨的爸爸呢。“

师妹还是不相信:“你学学他的口音,让我们看看是不是中国口音。”

她只好学着邵伯伯的口音说了个“hello(喂)”。

这下连两个男生都不相信了。

禺杰说:“就凭这么一个词,你就能听出人家的口音?”

朱小亮说:“这是她自己的中文口音。”

她竭力争辩:“肯定是中国人,虽然他只说了这一个词,但是——中国人和外国人——发声器官都不同,鼻子不一样,口腔也不一样,说话的音质就不一样——”

禺杰打个暂停的手势,幸灾乐祸地看着师妹,说:“算了,算了,说得这么专业,连发声器官的解剖原理都搬出来了,我们肯定是说不赢的了。现在我宣布我反水了,相信那个Zac不是混血儿了。”

师妹不放弃:”你不是说资阿姨长得很漂亮吗?怎么会找个中国人?“

”长得漂亮就要找外国人?“

”反正——选择就多一些嘛。“

禺杰说:“你选择别人,别人就不选择你了?老外刚好不喜欢我们中国人公认的那种漂亮女人,他们的审美观跟我们不一样,选的都是我们认为不漂亮的人。”

“真的吗?”

“你不相信?在美国呆几天就知道了。”

师妹很沮丧的样子。

禺杰又说:“其实你不用担心,你这样的肯定有美国人喜欢。”

师妹叫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呵呵,没什么意思,就是祝你心想事成。”

“我心里想什么你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呢?不就是找个洋人高富帅,带回去在那个贱三面前走一圈,把她比下去,气死你那个前任吗?”

师妹反唇相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破事?你不就是想混到华尔街去发财,然后把你那个劈腿女夺回来吗?”

“但我是靠自己啊,怎么会跟你一样呢?”

她赶紧出来打圆场:“算了,算了,大家都少说一句。这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提起资阿姨的事,你们也不会扯这么远。”

师妹气哼哼地说:“小亮,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到底借不借车给我。”

“你要借就借罗——”

师妹差点跳了起来:“Vivian,听见没有?我有车了,可以送你去了。”

她想了一下,觉得跟资阿姨同车几个小时还不如跟师妹同车,反正扎克不是混血儿,师妹肯定瞧不上,即便瞧得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防也没用,抢更没用。

于是她说:“等我跟资阿姨打个招呼再说。”

资阿姨一点意见都没有:“好啊,好啊,正好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准备饭菜。 你们开车小心!”

25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4)

  1. 沙发?

  2. 第二

  3. 是我妈以前道听途说,根本没搞清楚他爸到底是哪过国人。
    ~~~~
    多了~过~?

  4. “没设么好看的,资阿姨和邵伯伯都是中国人
    ~~~~
    设~~什?

  5. 禺杰对小师妹的心思了如指掌,他俩不会有故事了。

  6. “了解一桩心愿”应是“了结”。
    小师妹对扎克的心思也太明显了,估计资门宴会很有看头。就是不知道扎克去不去啊,小师妹要是扑个空就白费心思了。
    现在看来,禺杰对韦真和小师妹都没什么爱慕之情啊。

  7. 师妹这么急着去资阿姨家肯定有想法。
    她要是看不到扎克肯定急得跳脚!

  8. 小师妹太有心机太厚面皮了,跟她做朋友,随时会被她抢男朋友抢老公。

  9. 选的都是我们认为不漂亮的人。
    其实你不用担心,你这样的肯定有美国人喜欢。……

    从这里看,禺杰觉得师妹在中国人眼里是不漂亮的。禺杰也是中国人啊。而且他们对各自的上一段很了解。

    但不能说对韦真就没想法。

  10. 我天。不放心师妹的技术啊。为了安全都最好别坐她车。🐠杰不傻

  11. 资阿姨可能只把家里座机号码给了韦真的妈妈,所以她去外地之后,韦真妈妈就联系不上她了。

    在这个人人都有手机的年代,座机似乎用不着了,但有的电话公司爱把电视、上网和电话捆绑在一起,三样价格反而比两样便宜,而且有回扣,所以很多家庭会定个座机计划。

    不仅如此,有的手机计划是有时间限制的,而座机没有,所以仍然用座机。

  12. 也许师妹就是一个活雷锋,想帮帮韦真,也减轻资阿姨的劳累,而禺杰是在把人往坏里猜?

    不管怎么说,禺杰在这一集里的表现不是很君子,有点毒舌。

  13. 这才多长时间,禺杰和师妹连对方的情史都知道了,信息够快的。
    师妹虽然会开车,貌似没在美国开过车,这个很危险啊,师妹胆子挺大。

  14. 隐形的翅膀

    禺杰比韦真要有阅历多了。 不管他真实年龄是不是比韦真大,觉得他心理年龄要大一些。
    zac要出现了么?期待啊。

  15. 这个师妹的做法也太莫名其妙了,完全不认识的人硬要蹭到别人家里去吃饭。即使再有心要结识Zac一家也不能完全不顾礼貌吧。只希望她车技不要太差。
    韦真以后也多坚持一下自己,很多时候你做得太君子,小人就更得势了。

  16. 禺杰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韦真还是一点都没看出来师妹的意图?

    她本来也是把Zac想象成“情场”对象的,现在居然会同意一个一见面就叫她“阿姨”的女孩跟她一起去见Zac!

    看来剩女也是有剩下来的原因的。这可真不是仅仅用厚道善良能美化的。这个女主情商太低,缺乏智慧。

  17. 回复“ qiuunnei”:

    不是韦真看不出师妹的意图,而是你看不懂韦真的情商和智慧。

    你大概没看见这段话:

    “反正扎克不是混血儿,师妹肯定瞧不上,即便瞧得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防也没用,抢更没用。”

    我暂时没封你,但我建议你别跟读了,你已经把女主的情商和智慧都否定了,干嘛还跟读呢?

  18. 同意艾米,
    没有情商的人看不懂别人的情商,没有智慧的人看不出别人的智慧。

    我觉得韦真让师妹一起去,可能也有为资阿姨着想的缘故。师妹说得也有道理。
    “那多麻烦人家啊!她来接你,然后又要送你回来,那就得跑两个来回,人家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经得起这么折腾?还不如让我送你,一个来回就搞定,…”

  19. 别怪我乌鸦嘴啊,韦真不是一直羡慕老爸老妈艰难困苦之中舍身相救白头偕老的吗?这下说不定真有机会了,如果师妹开车不行,出个什么事,使韦真受了伤,作为医生的扎克是不是会患难见真情,倾心照顾,于是符合了韦真对爱情的幻想,两人成为恋人?

  20. 回复“十年忽悠”:
    真发生了是怪不到你的,肯定是事情发生在先,你猜想在后的。:)
    不过这猜想还是挺让人揪心的。

  21. 师妹强行借车,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可见是个很少顾及别人的人。

  22. 韦真是有大智慧的人,学习了

  23. 从禺杰对师妹的评价和态度来看,我觉得他不会真的想着赢回劈腿的前女友,因为前女友是同一类人,都是拜金女,而韦真则正好相反,不拜金,不小气,对周围人好,我相信他会喜欢韦真这样的人。

  24. 说到这个发音器官,我也有韦真这样的感觉。比如奥巴马,他受过良好的教育,说话没有一般黑人的口音,更没有一般黑人爱犯的语法错误,比如“I don’t care nothing.”

    但是,即便你不看他的人,只闭着眼睛听他说话,你还是能感觉出他是黑人。

    可能真是发音器官的不同造成的,黑人嘴唇厚鼻子短宽,白人嘴唇薄鼻子窄长,吐字共鸣可能都有区别。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