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5)

室友听说韦真周末要去资阿姨家,也很感兴趣:“你不是说她儿子是医生吗?”

“是医生。”

“在哪个医院啊?”

“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没关系,哪个医院都可以。你去他家的时候,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我想去他们医院药房做Intern(实习),看他能不能帮忙内推一下。”

“内推?”

“就是内部推荐,internal referral(内部推荐)。”

“哦,可是我——跟他一点也不熟呢。”

“但是你妈跟他妈很熟呀!你不是说文革的时候,你妈还救过他妈的命吗?”

她急忙澄清:“我没说我妈救过他妈的命,我只说如果我妈把那事说出去的话,资阿姨和我妈都要遭殃。”

“但是你妈没把那事说出去啊,那不就是救过资阿姨的命吗?他家不该报答你家吗?”

她觉得这么说不好,如果传到资阿姨耳朵里去,资阿姨还以为她妈一直把自己当成有功之臣,在居功自傲呢。那这次请他们接机就不是简单的朋友之间帮帮忙,而成了她妈在逼着人家还债了。

滴水之恩是当涌泉相报,但那是从受惠人的角度来说的,而不是施惠人用来要求受惠人的标准,不然就不是施惠,而是放高利贷了。再说她妈那会没揭发,也是替自己考虑,连施惠人都算不上

但室友偏要理解成救命,她也没办法,只怪她平时多嘴,把这些都讲给人家听,主要是他们有时问到这里来了,不讲也不好。再说有时坐一起吃饭又没什么话说,挺尴尬的,只好把这些陈谷子烂芝麻拿出来讲。

现在后悔当然是来不及了,只能找个机会嘱咐室友别把这话传到资阿姨耳朵里去。

室友说:“实习对我们这个专业来说太重要了,如果找不到实习做,会影响今后找工作,连毕业都会有影响。但是像我这样的外国人,在这里找实习真是太难了,跟他们美国人没法比,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熟人多——”

她一听说找不到实习的后果这么严重,急忙答应下来:“好的,我试试。”

貌似不相干的人对她要去赴资门宴都表示出了极大兴趣,但她妈妈这个最早的幕后推手反而一点也不关心资门的事了,心心念念都是禺杰:“其实应该让禺杰去送你的,一是他开车我比较信得过,二来也可以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又不是我不让他送,是他自己根本没提这事。”

“他是不是在吃扎克的醋?”

她真是拿她妈的厚脸皮没奈何:“人家吃什么醋啊?你这话要让人家听见,还以为我总在向你汇报说他在追我呢!”

“他就算没明着追你,暗地里也是有那个意思的——”

“妈!你可不可以别这么意淫?让人家知道肯定会笑话我们两母女脸皮厚!”

“谁会知道?我连你爸都没告诉过。再说我又不是在瞎编,难道他不是每个周末跑你那去?”

“切,他是来蹭饭的,你以为他是来追我的?”

“你妈是过来人,懂的比你多,当年我上山下乡的时候——”

她知道她妈又要讲述当年的风光史了,而这一讲,没有半个小时下不了地,赶紧截住:“我怀疑就是因为你当年太多人追,把我的份额都用掉了,所以搞得我现在没人追。”

她妈还真给镇住了,怯怯地说:“这种事,哪里有什么——份额啊?”

“没份额?那你怎么解释你那么多人追,而我这么少人追呢?”

“那不是因为——现在不兴搞宣传了吗?你唱歌跳舞的才能——都没地方发挥嘛——”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肯定不是因为你占了我的份额,而是我自己——那个段子怎么说来着?初中爱情死于换座,高中爱情死于分班,大学爱情死于分配,其余的爱情,都是死于自己太丑!”

“我女儿才不丑呢,集中了父母的优点!”

“那我知道了,我嫁不出去的原因是因为太自恋!而自恋的原因,是因为老妈太自恋,遗传的——”

两人呵呵笑了一通,她好奇地问:“怎么你现在完全不推扎克了?以前不是最看好他的吗?”

“不是你说他有女朋友的吗?”

“我也只是猜的,主要是我每次打电话过去,都是个女生接的。”

“我觉得应该是他女朋友,如果不是女朋友,谁敢接他的电话?再说他这么大了,又在美国,会没有女朋友?我听说美国的小孩好早就谈恋爱了,一谈就是好多个,今天谈,明天甩,明天谈,后天吹,历史太——复杂了。还是我们中国出去的比较好——”

“中国出来的不是一样吗?我上次还告诉过你,禺杰他们这帮小孩子都谈过恋爱!”

“他那个——不是吹了吗?”

“是吹了,但他还念念不忘啊,出国留学都是为了赚大钱,然后把他那个劈腿的前女友赢回来!”

说实话,她听她妈意淫了这么久,自己也多少受了影响,觉得禺杰对她还是有点意思的,不然的话,谁会仅仅为了吃个饭就个个周末跑到一个女生家去?她做的又不是满汉全席。

但自从师妹说出禺杰出国是为了赢回前女友的事后,她就有点不待见他了,好像是他劈了腿,背叛了他们的爱情似的。

她不得不警告自己:我看你的意淫能力快赶上你妈了!可别搞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哈!嫁不出去就算了,别还落个凤姐的名,那可消受不起。

妈妈还在替禺杰辩护:“也许他出国的初衷是把前女友赢回来,但时间这么长了,难道前女友还不嫁人,还在原窝里等着他?”

“但如果是前女友嫁人他才不得已而找别人的,那他的心不是总在前女友身上?”

“心嘛,是可以慢慢赢回来的嘛,只要你对他好,他总会回心转意的。”

她嚷起来:“妈,你现在是越来越没品了!都指望我去用我的热胸怀捂他的冷脚了?”

妈妈急忙声明:“我哪有那么说啊?我的意思是——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到了现在这个年龄,你还指望一个男生从来没谈过恋爱,怎么可能呢?”

“我没指望谁从来没谈过恋爱,我只要求他心里不要同时装着几个女生!”

“他心里也可能并没装着那个前女友——”

“算了,算了,我们不说他了吧,再说他耳朵都要发烫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六,她一大早就起来了,漱洗一番后,就开始做饭,不能因为自己今天的饭有着落了,就不管室友了。

十点刚过,师妹来了,打扮得很是窈窕淑女,没穿小背心和热裤,而是穿了一条《罗马假日》里奥黛丽-赫本穿的那种裙子,无袖,上身紧身,但下面的裙子像花苞一样蓬开,露出笔直修长的两腿,脚上是一双复古式样的小皮鞋,还带绊的那种。

师妹的妆也不烟熏了,换成了小清新的淡妆,但长睫毛还是要粘上的,美瞳也没忘记,只差理个赫本头,就是百分之百的奥黛丽了。

她看看自己,只能自惭形秽。

她自从来到美国,就没再穿过裙子,因为美国的室内不是一般的冷,简直就是冷飕飕,穿条七分裤都觉得腿冷,所以她一直穿的是十分裤,凉鞋也收起来了,因为不穿袜子脚冷。

这就叫年龄不饶人!

她估计资阿姨家也会把空调开得低低的,不能不防着点,还是穿着长袖长裤去对付。

两人说说笑笑地上了路,令她惊讶且佩服的是,师妹虽然穿得那么窈窕淑女,又是细高跟的鞋,但一点也不影响开车,谈笑之间就把车开到了X市,还一路耻笑美国人蠢,这都开的什么车啊,像爬一样!

她们在一个有门卫的小区里找到了资阿姨的家,只一层楼,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大巍峨,大门也不雄伟,单开的,而且窝在门廊里,像个小媳妇,低头含胸,唯唯诺诺。

她们按了门铃,一个中年男人来应了门,肯定是邵伯伯,少言寡语的,向屋里喊了一声:”祖芳,她们来了!”,就闪在一边,继而消失不见了。

趁着邵伯伯下台而资阿姨尚未登台的那一忽而工夫,师妹跟她交换了一下眼神,撇了撇嘴。

她知道师妹什么意思,因为她也挺失望的,资阿姨和这个人生出的儿子绝对不可能像费翔。如果完全继承邵伯伯的基因,那就是个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路人甲。

资阿姨扎着围裙迎了出来:“快进来!快进来!正在念叨你们怎么还不来呢。”

两个女生跟着资阿姨进了屋,她把礼物拿出来:“这是您的旗袍,还有我妈送给您的一点小礼物。”

资阿姨急忙在围裙上擦擦手,接过礼物,放在客厅的桌上:“谢谢,谢谢。等我做完饭了慢慢来试。这里买不到好旗袍,也没人会做,多谢你妈了—”

资阿姨跟邵伯伯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至少甩邵伯伯八条街,长得非常漂亮,五官端正,轮廓鲜明,手长腿长脖子长,背挺得笔直,腿绷得笔直,一看就知道是跳舞出身,保养得也很好,一点没发胖,除了鼻翼和嘴角有两道笑纹之外,其他地方都不见老。

资阿姨对着一个房间大声叫道:“老邵,我在做饭,你来陪陪两个客人嘛。”

邵伯伯走出房间,像接力赛一样,对着另一个房间叫道:“喜妹,你来陪陪两位女客!”

她急忙说:“不用陪,不用陪,我们帮您做饭。”

“哪能要你们干活啊! 再说我做的都是家传的菜,你也未必会做—”

正说着,一个女生来到客厅,资阿姨介绍说:“这是Zac的妹妹Chelsea(切尔西)。喜妹,真真和她同学来了,你陪她们玩会,我饭马上就好。”

她一看这个Chelsea, 马上想起在哪儿看到过的台湾媒体对美国前第一女儿名字的翻译:雀儿喜,很有醍醐灌顶的感觉,那时笑人家瞎翻译,现在才知道这个翻译是多么传神!

喜妹鼻中梁凸出,鼻尖往后一收,下唇继续往后收,下巴再接着往后收,而脖子却有点前伸,再加上两粒圆溜溜的眼睛,可不就是一只喜气洋洋的雀儿么?

她心一沉,看来扎克如果像蒙古大叔还算好的,至少有草原人民的彪悍,如果是个“雀儿乐”,那就滑稽了。

 

26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5)

  1. 沙发!

  2. 双人沙发?

  3. 看到艾米对喜妹外貌的描述,忍不住在心里想象了一番……
    ——湘越妈妈

  4. 我不是很喜欢韦真的室友。上集她自顾自地把韦真放冰箱里的菜吃了也不说一声,就对她印象不是很好。这集也是,非要把韦真的话理解救命之恩。

  5. 先占位

  6. 是不是都是喜妹在接电话啊

  7. 艾米妙笔,真精彩啊

  8. 很多处对人物的外貌、衣着的描写特别传神。两个女孩,一个无袖裙装、一个长袖长裤,站在一块儿,好像两个季节,迥异的性格也凸显出来。读到“十分裤”,觉得很有意思的说法。对扎克家人的相貌描写总让韦真联系猜测到扎克的长相,不知道这位神秘人物什么时候能现身,期待啊!现在推测,肯定不是“费翔”的长相了。
    感觉韦真的室友很现实,从她蹭韦真的饭菜、见缝插针的让扎克内荐实习工作等事情上看出来的。觉得这样的朋友不要深交。

  9. 瞎猜一把:
    喜妹是资阿姨收养的吧?

  10. 隐形的翅膀

    最后这个描写好笑传神。 这zac的妹妹怎么长的不象资阿姨呢?

  11. “喜妹鼻中梁凸出,鼻尖往后一收,下唇继续往后收,下巴再接着往后收,而脖子却有点前伸,再加上两粒圆溜溜的眼睛,可不就是一只喜气洋洋的雀儿么?”又形象又生动!未见其人但好似在眼前一般,艾米妙笔如神!

  12. 室友很会打算盘,有便宜就占。

  13. 我觉得接zac电话的不是喜妹,除非喜妹就是zac在医院的助手。

  14. 瞎猜一下:资阿姨和邵伯伯会不会是再婚的?邵伯伯不是zac和喜妹的亲生父亲?

    师妹穿细高跟鞋开车不太安全吧?

  15. 太好了,资阿姨出场拉。很想听听这位传奇人物的故事

  16. “她一听说找不到实习的后果这么严重,急忙答应下来:“好的,我试试。””

    ——韦真是个好人,很愿意替他人考虑,愿意帮助人。祝好人有好报,找到真爱。

  17. 这个喜妹好像既不像资阿姨,又不像邵伯伯,因为资阿姨五官端正,而邵伯伯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说明很一般。而喜妹的长相肯定不能算漂亮,也不能算一般。

    也许喜妹是邵伯伯与前妻生的孩子?或者是资阿姨两口子领养的?

    希望扎克是帅哥。

  18. 韦真去资阿姨家吃饭,还给室友做好饭,真是特别好。

    扎克也许长得像妈妈呢。期待

  19. 我也猜想资阿姨和邵伯伯是二婚,喜妺可能是邵伯伯与前妻所生的女儿。艾米对资阿姨的外表描写很生动。我工作单位的隔壁是一个文化馆,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已步入中老年的女舞蹈演员,长脖子长胳膊长腿,身体笔直,打扮得体,一眼望去,鹤立鸡群的感觉。

  20. 师妹对扎克感兴趣,可能还不只是因为想找个洋人高富帅,气死那个小三。据我所知,学MBA的,如果没绿卡,今后在美国找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而MBA读书期间拿绿卡的可能基本等于零。

    假如师妹出国留学不是为了回国去发展,那么找个美国公民解决她的绿卡问题是当务之急,她这么急吼吼地接近扎克就可以理解了。

    我见过一些国内出来留学的女生,都是直言不讳地让我在我们单位给她们介绍美国公民男朋友,我们单位一些中国来的博士后,她们睬都不睬。

  21. 看了这集,觉得扎克仍有可能是混血儿。也许资阿姨刚来美国时嫁给了一个老外,生下扎克,后来离了婚,与邵伯伯结了婚。

    毕竟韦真的妈妈听说过资阿姨嫁给了外国人,无风不起浪,应该有可能是真事。

  22. 艾米妙笔!笑翻了!

  23. 中港台对外国人名地名影视名经常有不同的翻译:

    克林顿——柯林顿
    希拉里——喜莱丽
    切尔西——雀儿喜

    Pretty Woman——《漂亮女人》,《风月俏佳人》,《乌鸦变凤凰》
    My Best Friend’s Wedding——《我最好的朋友的婚礼》,《新娘不是我》
    Fast and Furious——《速度与激情》,《玩命时速》,《玩命关头》
    Silent Hill——《寂静岭》,《鬼魅山房》,《沉默之丘》

  24. 我喜欢“克林顿” “希拉里” “雀儿喜”这几个移法。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