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7)

一坐进车里,师妹就抱怨开了:“真见鬼!今天算是白跑了一趟!”

韦真安慰说:“也不算白跑,至少吃了一顿饭嘛。”

“那饭有什么吃头啊?少油没盐的,还没你做的好吃。”

“哇,你这么看得起我做的饭啊?那今天就算是为我跑了一趟,让我把旗袍什么的给资阿姨送过来。”

“什么叫‘就算是’为你跑了一趟?本来就是为你跑的嘛。如果不是因为你要给资阿姨送礼,我才不会跑这么一趟呢!”

“那谢谢你了!明天我再做几个菜请你吃。”

开了一会,师妹又说:“哎,真没想到你资阿姨家就这个穷样!”

“我早就对你说她家没什么看头——”

“你说她家跟国内一样,但她家哪里能跟国内比呢?我国内的亲戚朋友,随便哪家都比她家强。”

“但是她家面积大呀!”

“面积大有什么用?光秃秃的,像刚买到手的清水房一样,什么内装修都没有。”

“也许他们——不喜欢装修?”

“切,哪有不喜欢装修的人?要真不喜欢装修,就干脆连房子也别买,租房住算了!买房不就是为了能随心所欲地装修吗?所以说啊,他们还是没钱装修。你说她家怎么会这么穷呢?”

“我也不知道,也许他们的钱都用来供两个孩子读书了?我听我室友说,美国的医学院学费挺贵的,不然我室友就学医去了。”

“但是美国的父母哪兴掏钱给孩子读书呢?都是孩子自己贷款读书。我们系里那些美国人,全都是自己贷款读书,哪里有父母给钱读书的?”

“但是资阿姨和邵伯伯都是中国人呀,可能还没学会美国人那一套吧?”

“那扎克就欠了他爸妈一大笔钱了,今后得一点一点地还,一辈子都还不清!”

“他爸妈应该不会要他还钱吧?”

“不还就给他爸妈养老送终啰,也是一辈子。还有他那个妹妹,也没个正式工作,又长那么丑,靠做鸡能赚到钱?最终还是得靠她哥养着。我看扎克这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了。”

“他爸妈应该不用他养吧?两个人都有工作——”

“切,你资阿姨那也叫工作?就是开个班,教教人家跳舞,那能有几个人学?要是学的人多,她也不用跑到外地去开班了。”

“邵伯伯肯定有正式工作。”

“我觉得他不像个有正式工作的样子,英语那么差,人也呆呆傻傻的,谁会雇他?如果我是老板,打死都不会雇他!”

“但我听我妈说,好像邵伯伯是做科研工作的。”

“也是哈,长成他那个样子,如果不是百万富翁,都不好意思出来混。如果还连工作都没有,你资阿姨肯定不会要他。但就算他有工作,你资阿姨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啊!”

她猜测说:“也许是因为他——有身份?资阿姨不是‘叛国投敌’出来的吗?也许急着要个身份,所以嫁给了邵伯伯?”

“那这么多年过去了,身份肯定到手了,还守着这个男人干嘛呢?”

“总不能身份到了手就一脚把人踢开吧?”

“为什么不能?跟这种人还讲什么客气不成?如果是我的话,拿到身份的第二天就一脚把他踢开!”

她绝对相信师妹做得出。

师妹接着说:“你看那个喜妹,长成那样,还能做鸡,这美国人的口味也太重了点!”

“也许美国人喜欢——有头脑的聪明女生?”

“她有头脑吗?她聪明吗?我觉得她一点也不聪明,要不怎么会把这种事告诉别人?我们又不是她闺蜜。”

她附和说:“我也没想到她那么直截了当地说自己是——”

“所以说她是个SB啰。我发现美国人都是SB,也只能在美国这种钱多人傻的地方生活,如果把他们放到中国去,肯定早就被人骗去卖了。”

“呵呵,卖给谁呀?”

“也是哈,买这么个SB回去,啥用没有,还得天天汉堡三明治的养着他们,太亏了!我觉得那个扎克肯定也是个SB。”

“为什么?”

“周末都在上班,还不SB?”

“也许是为了多赚钱还给他爸妈?”

“这种靠加班赚钱的人,最SB了。”

“那要靠什么赚钱呢?”

“炒股啊,投资啊,随便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靠加班赚钱。你看那些上了Fortune Magazine(美国《财富》杂志)的富豪,谁是靠加班发财的?”

她猜测说:“也许他不是在加班,而是——跟他女朋友在一起?”

“管他是跟谁在一起,我对他没兴趣。”师妹一边继续鄙视资阿姨一家,一边在GPS上左按右按的,像是在找什么。

她紧张地问:“你——你在GPS上找什么呀?”

“找mall(购物中心)。”

“让我来找吧,你好好开车。”

“没事。这算个什么呀?路上都没几个人呢,中国那么多人,我都是这么开的。”

她不敢再说话,怕进一步分散了师妹的注意力,把车开翻了。

师妹终于找到一个mal:“就这个,离这儿25英里。”

她松了口气:“我们现在去mall?”

“是啊,好不容易把车开出来了,还不去mall里逛逛?禺杰那个小气鬼,每次叫他去mall,他都说没时间没时间,下次再去下次再去,但从来也没去过。切,什么没时间啊?其实就是小气,怕花了他的汽油损了他的车!”

“不会吧?去个mall能花多少汽油?”

“所以说他是个小气鬼啰,连去个mall的汽油都舍不得。”

“你这么会开车,怎么不自己买个车呢?”

“我带的钱不够,因为海关不让带太多钱。”

她好奇地问:“不是说一次可以带一万块钱进来吗?”

“是啊,只能带一万。”

带一万,还叫“只能”,真让她无语:“你带一万还不够买个车?”

“什么车只要一万块?”

“小亮的车不就只要几千块吗?”

“谁买这种破车啊?”

“那你要买什么车?”

“我肯定要买新车啰。买个旧车,三天两头坏,多烦人啊!我们女生又不会修车,连换轮胎都不会,如果开到路上荡掉了,那就惨了!我已经让我爸妈给我汇钱来了,等我拿到钱,就去买车,再也不用求人了。”

她羡慕地说:“你爸妈可真有钱!”

“几万美元算什么呀?现在谁家没有几万美元存款?”

“我家就没有。”

“你家主要是你爸没个正经工作,光靠你妈一个人,而你妈也只是个中学老师,也没什么外快。”

“是这么回事。”

“你妈怎么不跟你爸离婚呢?按你说的,你妈能歌善舞,又显年轻,要找个比你爸强的还不容易?”

“他们是患难之交——”

“我知道,听你说过,但是患难之交也不能一辈子捆在一起啊!你爸也就是救过你妈的命,但你妈还了他这么多年,也该还清了吧?”

“他们——不这样想——”

“你妈她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你想想啊!你看你现在手头这么紧,怎么买得起车啊?”

“买不起就不买呗。”

“但是你以后实习什么的,没车怎么行?”

“那我就买个旧车呗。”

“刚才还告诉过你买旧车不好,你怎么一下就忘记了?”

“小亮这也是旧车,不是开得好好的吗?”

“快别说过头话,当心过一会就坏在路上。”

看来还真是说不得过头话,说了就会现世报。

她们从mall里逛了出来,车就打不着了。师妹打了一次又一次,光听到那车像个痨病鬼一样“咳咳咳咳”好一阵,然后就揠旗息鼓了,气得师妹骂骂咧咧:“尼玛这么个破车,还舍不得借我!唧唧歪歪地借了,还恨不得我答应做他女朋友。尼玛都怪那个姓禺的小气,如果他把车借给我,也不至于开这么个破车出门。老娘我还从来没遭过这种难!”

她也急得要命,又帮不上忙,只知道问:“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你问我,我去问谁呀?都是你,要去什么资阿姨家——”

“要不我给资阿姨打个电话,看她能不能帮个忙?”

“她一个女人,能帮什么忙啊?”

她估计邵伯伯也帮不上忙,便提议说:“那——打电话给禺杰?”

“你给他打吧。我打他肯定不会来帮忙,正好幸灾乐祸。”

“我打他会来帮忙吗?”

“肯定会,他挺喜欢你的,这么好的英雄救美的机会,他会不来?”

“别开玩笑了。”

“真不是开玩笑。他每个星期都拉着我们出去买菜,其实就是想带你去买菜。”

“未必你们不是每个星期需要买菜?”

“我们每个星期买什么菜呀?都是吃食堂上餐馆,顶多买点面包当早点。面包哪里买不到,还至于跑中国店去?”

她听师妹这样说,就不好意思给禺杰打电话了:“我——去问问那边——那个人,看他能不能帮忙——”

师妹不同意:“你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啊?就跑过去让他帮忙?”

“现在大白天的,又是在mall的停车场里——”

“那你去问吧。”

她跑到一个中年男人跟前,结结巴巴地用英语问:“我们的车打不起来了,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那个男人挺好的,马上跟着她来到她们的车跟前,示意师妹打火试试。

师妹打了几次,每次都是“咳咳咳咳”一阵,但没有下文。

那个男人说了声“Wait a minute(等等)!”,就跑掉了。

她俩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过了一会,那个男人把自己的车开了过来,停在她们的车旁边,从后车厢里拿出一卷胶皮电线样的东西,还有两个金属夹子,打开她们的车前盖,把两个夹子夹在两个突起上,回到自己车里,把车打着了,然后对她们说:“Turn on your car(去给你们的车打火)!”

师妹坐进车里,试着打火,但还是打不着。

试了好几次,都是如此。

那人关了车,无奈地走到她们跟前,摊开两臂,耸耸肩,说:“Your alternator died. You’ve got to send your car to a repair shop.(你们车的交流发电机坏掉了,得送到修车行去修。)”

看她俩傻愣愣地站在那里,那人又问:“Do you have triple-A roadside service(你们定了AAA的路边服务项目吗)?”

两个人都不知道那人在说什么。

师妹对她说:“快给阿杰打电话吧,打通了让他跟这个人说。”

她急忙拨了禺杰的电话,把今天的遭遇说了,然后说:“你跟他说吧,我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把手机给他。”

她把手机给了那个人:“My friend wants to talk to you(我的朋友要跟你说话)。”

两个男人在电话上说了一会,就搞定了,那人把手机还给她:“Don’t worry. Your boyfriend will handle it. (别着急,你男朋友会帮你处理好的。)”

21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7)

  1. 抢沙发,抢前排!!!

  2. 哇,真抢到了?运气好好哦!

  3. 今天加餐?

  4. 地板上挤挤

  5. “我们买什么菜呀?都是吃食堂上参观,顶多~~~~
    上餐馆?

  6. 师妹这个德性!明明自己非要跟去的,现在却这么一副施恩望报的嘴脸,出点意外又抱怨别人。
    禺杰要英雄救美了,我早猜到哟!
    担心过师妹的驾驶技术,一直捏着一把汗。

  7. 师妹跟韦真不是一路人,太功利了。
    一比较,显得韦真多可爱啊。

  8. 听师妹说禺杰喜欢韦真,忍不住给韦真妈妈点赞,根本不用看到就猜到了!

  9. 师妹挺自私的,什么事情都为自己想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10. 禺杰之前是给韦真和扎克留机会,现在可以出手了,不过如果扎克这边就这么算了,故事就讲不下去了啊!看艾米的爱情小说有看侦探小说的乐趣,我喜欢:)

  11. “听到那车像个痨病鬼一样“咳咳咳咳”好一阵,然后就揠旗息鼓了” 太形象了。

    禺杰知道了扎克没露面,会“大打出手”吗?

  12. 也猜喜妹是翻译的口译。她机智幽默,一定是好的翻译。

  13. 禺杰要出手了!呵呵,期待哦~~~

  14. 师妹贪利、自私,还毒舌。

  15. 小师妹太爱慕虚荣了,嫌愚杰小气,嫌扎克穷,一发现不符合她追求的标准就骂骂咧咧的。
    韦真是挺善良的姑娘,处处为别人考虑,把人事都往好处解释。我看到师妹说愚杰喜欢韦真,中年男人说愚杰是她男朋友时,挺为她高兴的。她也许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16. 瞎猜一个,禺杰来不了,打电话给扎克了。结果就是扎克英雄救了美人。

  17. 禺杰喜欢韦真,不喜欢师妹,太好了!

  18. 车打不着,有可能是电池(battery)没电了,交流发电机(alternator)坏了,或者启动器(starter)坏了。

    三种情况我都遇到过,当然是开二手车的时候,所以师妹这一点说得对:女生最好买新车,如果买个旧车,三天两头坏,麻烦死了。

  19. 发生这件事,可能会促使禺杰和韦真的关系发生质的变化。

    现在连外人都以为禺杰是韦真的男朋友了,说明禺杰在电话里表现得很担心、很着急、很关心。而这个老外说出“男朋友”几个字,也帮这两人捅破了一点窗户纸,下面两人继续努力努力,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20. 试过一次车打不着火,我打电话回家说车死火了,我妈听成“失火了”,吓坏了。

  21. 师妹这些话,在我们听来是非常刺耳,找对象绝对不会找师妹这样的人。但现在这种人很多,也都找到对象了,说明有很多人都不觉得这种德性有什么不好,可能见惯不惊了,或者自己也是这种三观。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