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8)

韦真可以对天发誓,她绝对没对那个中年男人说禺杰是她的“boyfriend(男朋友)”,但禺杰肯定不知道这一点,因为她跟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禺杰没听见,而那个男人说“your boyfriend(你男朋友)”的时候,禺杰肯定听见了,肯定会认为是她这么对那个男人说的。

她尴尬地把手机举到耳边,听见禺杰正在交待:“你们先到mall(购物中心)里去玩会儿,我马上就到。”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已经把电话挂了。

师妹正在跟那个中年男人交谈,见她打完电话就问:“他怎么说?”

“他叫我们先去mall里玩会儿,他马上就到。”

“他怎么不找拖车公司来给我们拖车呢?”

“我也不知道。”

“反正这事交给他了,我们去mall里玩儿吧。”

两人跟那个中年男人道了别,就回到mall里去逛。师妹逛得很带劲,拿了大把的衣服到试衣间去试,边试边拍照,边拍还边发到网上去征求意见,忙得不亦乐乎。

但她一点逛mall的心思都没有,只傻傻地坐在那里等师妹,师妹叫她帮忙捏几张,她就帮忙捏几张,但完全是心不在焉,因为满脑子都在想着修车的事。

今天师妹是为她才跑这一趟的,肯定不能让师妹出钱修车,但听说美国修车很贵,不知道会修出什么天文数字出来。如果完全修不好了,那就得赔朱小亮的车,最少也得几千块。

她带是带了一点钱出来的,但主要是用来以防万一的,能不用尽量不用,等稳定下来就寄回去给爸妈用,但现在看来,这点钱可能都要拿出来修车或者赔车了。

想想真是晦气!太不值了,就为了送几件旗袍给资阿姨,结果花了几千美元,早知如此,还不如从邮局寄过去。

说来说去,还是no zuo no die(不作死就不会死)。

她是想趁此机会去看扎克的,结果扎克没看到,还折进去几千块钱。等朱小亮知道这事,不定怎么心疼肚疼呢,少不了给她一顿尅。

她有点好奇地想,不知道朱小亮尅她的时候,会不会拉上禺杰?不拉的话,他对谁去说“她她她”呢?

师妹见她闷声不响,开玩笑地问:“怎么回事?你boyfriend马上就来了,你怎么还这么无精打采?”

“哪是什么boyfriend呀?”

“刚才那个美国人不是说了吗?你boyfriend会handle(处理)的。”

“他在瞎说。”

“肯定是你这样告诉他的。”

她急了:“我有说过禺杰是我boyfriend吗?我说的是friend!你就在旁边,难道你听不见我说的是什么?”

“呵呵,那就是阿杰自己说的。”

“他怎么会这样说?”

“他当然不会直接说I’m her boyfriend(我是她男朋友),但他可以这样说啊,”师妹学着男生的腔调说,“thank you for helping my girlfriend(谢谢你帮了我女朋友的忙)——”

“真的别瞎说了!”

“怎么是瞎说呢?你说说看,如果你们俩都没说这话,那个老美怎么会说阿杰是你的boyfriend呢?要知道,美国人都是直肠子,你不把话放到他嘴里,他肯定不知道说。”

“反正我没说,禺杰肯定也不会说。”

“你替他担保?哇,原来你们两个是一家的呀!”

她不吭声了,知道师妹是个人来疯,越理越来劲。

两人逛了一个多钟头,禺杰才打电话来:“我到了,你们把车停在哪里?”

“呃——就停在Macy’s(梅西百货)门前。”

“Macy’s好几个门呢,你们停在哪个门前?”

这个她也说不上来了。

禺杰催促说:“那你们快出来吧,给我指下大致方位。”

她急忙对师妹说:“他来了,我们出去吧。”

师妹正在试衣间忙活,听到这话很不乐意:“你先出去,我一会就来。”

“那你快点哈。”

“我知道。来,钥匙给你,待会修车要用的。”

她匆匆跑到mall外面,找到Macy’s,然后一排一排地找她们那辆“死车”,但找了好一会也没找到,只好给禺杰打电话:“怎么搞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是停在Macy’s门前的,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我也在Macy’s门前找呢。”

“你也在门前?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

“我在北门这边找,你可能在另一个门前。”

天啦,他居然还知道哪个门是北门,太伟大了!

她现在已经完全搞糊涂了,只看见一排一排的车,完全摸不着东南西北。

禺杰问:“那你们停了车,走进Macy’s,最先看到的是那个部门?男装,还是女装?是卖鞋的吗?或者卖化妆品的?

她想起来了,她们走进Macy’s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胸罩,一架一架的胸罩,还有五颜六色的小内内,她当时还觉得挺好笑的,怎么把这些玩意摆在一进门的地方?太不含蓄了!

现在看来还幸亏人家把内衣摆在一进门的地方,不然根本不会有印象,上哪找车去?

她回答说:“应该是——内衣部。”

“我知道了。”

她立即走进Macy’s,到处寻找内衣部,还没找到呢,就听禺杰说:“我找到小亮的车了,你在哪里?”

“我还在Macy’s 里面,正在找内衣部。”

“你慢慢找,别慌,我先去wal-mart(沃尔玛)买个电池来。”

“是电池坏了吗?”

“有可能。”

“但是我听那个人说的好像不是电池坏了。”

“他说可能是alternator(交流发电机),如果真是那个坏了,那就麻烦了,还得叫拖车公司来把车拖到修车的地方去。不过,那人也是猜测,他又不是专业修车的,怎么知道是哪里坏了?等我先买个电池来试试,如果不是电池的问题,可以把电池退掉,”

“如果不是电池的问题,而是那个什么alternator的问题,你——会不会修?”

禺杰矜持地说:“这个不是会不会修的问题,修都是很简单的,关键是你没那个工具和场所。”

“那如果送到车行去修,得花多少钱?”

“那我就不知道了,得看是修什么。”

正说着,她已经看到了一架一架的胸罩和小内内了:“我找到内衣部了!”

“找到了?那你出来在门口等我,我去把我的车开过来。”

她在内衣部门口等了一会,禺杰把车开过来了 ,停在她面前,好像在对她说什么,但她听不见,只好跑到驾驶室那边,他打开窗,说:“快上来吧,这里不能停车。”

她又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进车里:“师妹还在里面没出来。”

“ 不管她。”

“可是——”

“我们就是去买个电池,又不是私奔,怕什么?”

她听到“私奔”二字,不由自主地红了脸,急忙侧过头去,看着窗外,说:“我们还是叫上她吧。”

他一点没有停车的意思:“叫上她干嘛?”

“那我给她打个电话说一下,免得她着急。”

“着什么急?”

“她不会以为我们——把她丢下了?”

“她要那样以为,早就打电话过来骂我们了。”

她还是给师妹打了个电话,师妹果然一点也不介意:“我就在mall里等你们。你们搞好了就告诉我一声。”

禺杰听说后,笑嘻嘻地说:“我说她不会追来吧!”

“为什么?”

“不为什么,她就是这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

“聪明会算计的人。”

“这跟算计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她不跟我们去,是怕我们赖她付钱。”

“我们怎么会赖她付钱呢?”

“我们当然不会,但她怕我们会嘛。”

她听他“我们我们”的,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准备付钱的?

但我怎么会让他付这个钱呢?

到了wal-mart,两人来到auto(汽车)柜,禺杰在一个有显示屏的仪器上输入了车的信息,那个仪器就给出了电池的型号,连货柜号码都给出来了,他们按照号码一下就找到了电池,是一个小箱子一样的东西,黑乎乎的,上面印了一些字。

两人用商店的购物车把电池推到结账的地方,她抢着掏钱来付账,禺杰把她拦下了:“我用信用卡付,有回扣的。”

她被他碰着了手腕,有点手足无措,稍一分神,他已经用信用卡付了帐。

她只好说:“回头我还给你。”

“那我回头把吃你的饭钱都还给你。”

“吃饭能要几个钱?”

“怎么不要几个钱呢?美国人工贵得很。”

两人一路讨论着“人工”回到Macy’s前的停车场,开到那辆车旁边停下,禺杰从后车厢里拿出一些工具,说:“我再jump-start(用一辆车帮助发动另一辆车)一次,如果还是不行,再换电池。如果电池换了也不行,那就只好去车行修车了。”

她见他考虑周到,安排有序,十分佩服,感觉他的形象又高大了若干。

他像那个中年男人一样,jump-start了一通,还是不行,只好执行第二套方案:换电池。

她抢着去提那个电池,看不出来,还怪沉的呢。

禺杰笑嘻嘻地说:“算了,还是我来吧,别把你的杨柳小蛮腰给扭坏了。”

她直起腰:“都水桶腰了,还杨柳。”

她以为他会反驳一下,说点“你哪里是水桶腰啊”之类,哪知道他竟然说:“那就别把你的水桶腰给扭坏了。”

她有点尴尬,好像自己真的长了个水桶腰似的。

他换好电池,坐进车里,把钥匙伸进孔里,打了一下,车就突突突地响起来。

她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修好了!你真行!”

他也挺自豪:“呵呵,幸好没听信那个家伙的话,上来就把车拖到车行去修。不然的话,拖车都要大几百,再加上修车的零件和人工,没有个千儿八百的下不了地。”

她由衷地说:“谢谢你!你帮了我的大忙了!”

“怎么谢?”

“我——做饭你吃。”

“我不修车你也是做饭我吃呢。”

“那——你说怎么谢你?”

他笑嘻嘻地看着她,不说话。

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问:“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嗯,鼻子上。”

她急忙用手去擦鼻子,擦了好几下,手上什么都没有,知道他是在骗她。

她指着他说:“你脸上有脏东西。”

“呵呵,你在骗我吧?”

“真不是骗你!”

他用手背擦了擦:“可能是机油。”

但他手背也不干净,越擦越脏。

她说:“我去找张纸巾来。”

她钻进车里,到处找纸巾,终于在茶杯窝里找到一张纸巾:“就这个了,你先擦擦吧。”

他把脸伸过来:“还是你来吧,我手上脏得很,越擦越脏。”

她匆匆擦了两下,说:“只能擦到这个地步了,回去用水洗吧。”

20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8)

  1. the first place
    Thanks Ai Mi

  2. Sofa!!!

  3. 看好禺杰!

  4. 看的心里甜蜜蜜!谢谢艾米!

  5. 禺杰对韦真的好感表现得很明显了,韦真也越来越欣赏禺杰,按说接下来的发展应是水到渠成。
    但故事肯定没这么简单,猜是不是禺杰比韦真小,韦真还迈不过年龄这道坎,而这时扎克也来追韦真了,又而且扎克是个混血帅哥,也有诸多优点……

  6. 禺杰没有让韦真付钱,人还大方。而且对师妹的性格看得很清楚,脑子比较好使。

  7. 我还是猜扎克是混血帅哥的,因为资阿姨可能跟老外结过婚。
    这个喜妹不像资阿姨,可能是收养,也可能是邵伯伯和前妻的女儿,长得像前妻。

    朱小亮真是个奇人!
    每次去韦真那里蹭饭,而又还“她怎样怎样”的说话,貌似从不直接对话,这是个什么调调?
    怎么好意思去的?既然像是跟人家韦真毫无交情的、或不屑对话的样子。

  8. 禺杰头脑聪明,开朗大方,韦真和他在一起,会多很多乐趣。

  9. 我也看好禺杰,感觉高大上了好多!(前几集禺杰也不错的)。

  10. 赞一下禺杰的热心大方和聪明能干!

  11. 禺杰很不错,不仅聪明,而且能干。

    这次如果不是禺杰,韦真可能要多花几百上千块钱。如果没加入AAA的路边服务计划,拖个车要按距离计算,如果拖回Z市去修,几百美元都不知道够不够,因为禺杰从Z市开过来用了一个多小时,说明还隔着有一百来英里。

    修车的人工也很贵,六七十美元一个小时,零部件肯定比沃尔玛卖得贵。几样加起来,一千块钱能搞定就不错了。

  12. 这集看得很愉快,禺杰的表现又加分了。其实他对韦真的好感已经很明显了,可能他自己还在试探摸索阶段。加油!

  13. 同赞一下禺杰。

  14. 经常犯这种错误:在一个地方停了车,没注意方位,出来就找不到车了,用遥控使劲按,也听不到回声,曾经找过大半个小时才找到。

    还有时时停车时还是记了方位的,第几层,第几条,记得清清楚楚,但过了几天回来取车,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15. 禺杰还真有点管理天分,遇事不慌,目标很明确,每个步骤都想得清清楚楚,而且都是最cost-effective(成本效益)的,也就是说,花最少的钱,获得最大的收益。

    比如,先jump start,这一步最简单直接,即使不起作用,也不花费一分钱。如果不先做这一步的话,就有可能本来是可以jump start起来的,结果跑去买了个上百美元的电池。

    第二步,换电池,因为他自己会换,如果先把车拖到车行去修交流发电器,结果发现不是交流发电器的问题,那就亏大了。

    而这个换电池,也不是把车拖到车行去换,而是买一个自己换,如果不是电池问题,还可以把电池拿去退掉。

  16. 给禺杰加分。

  17. “禺杰笑嘻嘻地说:“算了,还是我来吧,别把你的杨柳小蛮腰给扭坏了。”
    她直起腰:“都水桶腰了,还杨柳。”
    她以为他会反驳一下,说点“你哪里是水桶腰啊”之类,哪知道他竟然说:“那就别把你的水桶腰给扭坏了。”
    她有点尴尬,好像自己真的长了个水桶腰似的。”

    ——禺杰在讨好女生方面,还要进一步改进。怎么能说女生是水桶腰呢?哪怕女生自己这么说自己,男生也不能随声附和;哪怕女生真的是水桶腰,男生也要坚决否定。

  18. “我们就是去买个电池,又不是私奔,怕什么?”
    他把脸伸过来:“还是你来吧,我手上脏得很,越擦越脏。”

    ——禺杰到底是谈过恋爱的人,跟女生套近乎很有一套:)

  19. 这个“boyfriend“有可能是那个老外自己猜的,女生的车坏了,找谁来帮忙呢?当然第一是找自己的丈夫或者男朋友。禺杰在电话里可能也显得很着急很关心,老外就想当然地认为是韦真的男朋友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