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19)

有位爱情专家曾经说过:男女之间的关系,一旦有了肌肤之亲,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和之后,就像新旧两个社会一样,整个就是两重天啊!

韦真不知道这位爱情专家姓甚名谁,她以前也不相信这种说法,但她现在开始相信了,因为她跟禺杰还说不上肌肤之亲,仅仅是她的手指隔着纸巾碰了他脸上一寸见方的地盘,就有了一种新旧社会两重天的感觉。

以前的他,只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白脸;而现在的他,已经成了一个修得了汽车救得了危难的英雄人物!

她对他的仰慕之情油然而生,连那位美国路人大叔都奈何不了的难题,他一来就手到病除,这要不是机智勇敢,啥是?

最难得的是,人家是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赶来的,就连雷锋也只是在路上碰到需要帮助的人才帮助一下呢。而且禺杰还抢着掏钱买电池,花了将近一百美元,雷锋可没花过这么多钱帮助人,她爸那时更是一分钱没花。

回家的路上,她和师妹开着禺杰那辆车走在前,禺杰开着朱小亮的车走在后,两辆车相跟着前行,煞是亲密。

她心潮澎湃,感觉换了一个人似的,早上是冲着扎克出门的,想不到下午回来就变成领着禺杰归家了。

她不时地从后视镜里往后看,每次都能看见朱小亮那辆车跟在后面,虽然她看不见驾驶室位置上的禺杰,但她知道他在那里,就觉得心里很踏实,很温润。

有个男生关心陪伴,真好!

师妹也很兴奋:“幸好我们车坏了,不然的话,我就错过今天的sale(减价促销)了!百分之四十off(减价)啊!还全都是好牌子!”

她等师妹讲完了今天的收获,提议说:“我们就别把今天车坏掉的事告诉小亮吧,免得他——怪罪你。”

“哼,他还敢怪罪我?他这个破车,电池肯定早就不行了,如果行的话,会突然坏在路上?我们给他买了新电池换上,他应该付我们钱才对,他还敢对我有意见?”

“也是哈。”

“你放心,我肯定要帮你把电池钱要回来,即使不能全部要回来,也要拿回一大半,不然的话,就太让他占便宜了。”

她急忙阻拦:“别别别! 人家把车借给我们开,车坏在我们手里,我们还问人家要电池钱,那像什么话?再说,电池钱也不是我付的,是禺杰付的。”

“是他付的?不会吧?”

“真是他付的。我钱都掏出来了,但他一定要付,说信用卡付可以拿回扣。”

“呵呵,我就说他这么小气的人,怎么会舍得付这个钱呢,原来是为了拿回扣!反正他知道你会把钱还他的。”

她肯定会把钱还给禺杰,但她觉得禺杰不是为了回扣才抢着付钱的。他平时是没这么大方,经常敲打师妹和朱小亮,让他们掏钱加油,但他从来没要她掏钱加过油。

她问:“他小气吗?”

“还不小气?问他借个车都不肯!”

“但每个星期都是他开车带我们去买菜。”

“那又怎么了?不过就是顺道而已,就算不带我们,他自己也是要去买菜的。”

她想说“你不是说他是因为我才每个星期去买菜的吗?”,但她没有问,怕师妹为了自圆其说,把前面说过的话都推翻了。

师妹说:“阿杰这个人别的都好,就是太小气了。也难怪,人家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嘛,从小紧惯了,长大了也放不开,总是小手小脚,我看他就算今后真去华尔街赚了大钱,还是会这么紧财。”

“他是单亲家庭长大的?”

“是啊,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

“嗯,他不爱对人说,怕人家嫌弃他。”

“这有什么好嫌弃的?”

“因为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多少都有点——怪。他以前那个女朋友就是因为他是单亲家庭,父母坚决反对,才跟他分手的。”

“不是因为她女朋友劈腿才分手的吗?怎么又成父母坚决反对了?”

“劈腿的是另一个。”

她一愣,心说这个世界是怎么啦?还才这么小的年纪呢,就已经有过好几个前任了,这还是师妹知道的,那些不知道的,肯定更多。

她问:“他爸妈——为什么离婚?”

“还能是为什么?外遇呗。”

“他爸外遇?”

“当然啦,难道还能是他妈外遇?”

“为什么就不能是他妈外遇呢?”

“你想啊,女人本来就比男人老得快,加上他妈还比他爸大,婚一结,孩子一生,又不注意保养,那还能有看相?他爸又是当医生的,身边多的是年轻漂亮的小护士,当然看不上他妈了,所以就找了个小三。结果被他妈发现了,一哭二闹三上吊,搞得满城风雨,最后还是没逃脱离婚的命。”

“他判给他妈了?”

“不判给他妈还能判给谁?他爸有小三,打死都不会要他。”

“那他爸总得付——赡养费吧?”

“那能付多少?好多年前判的,那时的收入少得很。”

“但是医生——能赚很多外快的!”

“是能赚很多外快,但没写在工资单上啊,法官怎么知道?”

她感叹说:“法官不知道,但他爸自己知道啊!只能说他爸也太狠心了,真的就只付法庭判的那点钱。”

“就算他爸想多付,小三也不会同意啊。”

“他妈后来就没再结婚了?”

“还到哪里去结婚?又老又胖,还拖着个孩子,上哪儿找人要?”

“我看他出来读MBA,还以为他是富二代呢。”

“他哪是什么富二代啊?他有奖学金的。”

“不是说你们MBA没奖学金吗?”

“大多数都没有,但少数几个还是有的。”

她听了禺杰的身世,感觉两人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一步,她家虽然是双亲家庭,但从经济上来讲,也跟个单亲家庭差不多,所以她对他家的经济窘况很有体会。

这样一来,他能抢着付电池钱,就更是难能可贵了!

一定要想个法子把那一百美元还给他。

回到Z市,她邀请禺杰和师妹上她那儿去吃饭。

那两人都不肯。

师妹说:“还是去餐馆吧,早就饿了,不能等你慢慢做饭了。”

禺杰说:“你也累了一天了,还是在外面随便吃点,然后早点休息吧。”

“那我请你们两个上餐馆!”

师妹踊跃地说:“走!我们去上餐馆!”

禺杰又改主意了:“算了,还是去你那里吃吧,不用做什么菜,有剩菜剩饭就吃剩菜剩饭,没有就泡几包方便面吃。”

“我早上出门前做了些菜的,怕我室友没菜吃,但我做的挺多的,应该够我们几个吃。”

“那太好了!”

几个人来到她家,室友正在吃晚饭,见到他们几个,惊异地问:“咦,今天就回来了?不是说去过周末的吗?”

她把今天的遭遇说了一下,室友问:“那你帮我说了那事没有?”

“呃——还没有,因为Zac(扎克)今天没回家。”

室友不相信地问:“怎么会没回家?”

“我也不知道,他妹说他在医院上班。”

“周末还上班?他又不是resident(住院医),哪里需要周末上班?”

“那我就不知道了。”

室友很失望,她也很不好意思,对两个MBA说:“你们认识不认识医院的人?帮她打听打听做intern的事。”

那两人都摇头。

室友说:“你不是有Zac的电话吗?给他打电话说一下也行。”

她十分为难:“但是——我给他打过两次电话,他都没接,是他——女朋友接的。”

“那怕什么?你让他女朋友请他来接电话不就得了?”

她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下来:“好的,我待会给他打电话。”

室友这才破颜一笑,招呼说:“你们还没吃饭吧?来,一块吃。”

晚上,等那几个人都走了,她给妈妈打电话,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讲给妈妈听。

她妈立马露出“三年早知道”的本色,自吹自擂地说:“看见没有?我没说错吧?早就对你说了,他肯定对你有意思,你还不相信!”

“人家不过就是帮了个忙,怎么就叫有意思了?”

“没意思人家会跑去帮你?”

“那个美国人也过来帮我们了的呢,难道人家也对我有意思?”

“美国人是你找到他头上去了,他好意思不来帮你?”

“那禺杰也是我找到他头上去了,不然他哪里知道我们的车死在路上了?”

“但是美国人就在跟前啊,而禺杰是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的!”

其实她心里想的跟妈妈说的一模一样,但她就是想听到这个推理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才敢相信自己不是在自作多情。

她继续跟妈妈唱反调:“禺杰肯定是看在师妹的份上才跑那么远的,他们是一个系的同学,又是老乡——”

“但你不是说他不喜欢师妹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不喜欢师妹?”

“他不是对你说师妹很小气吗?”

“切,打是亲,骂是爱嘛。”

“打是亲,骂是爱,也是两个人之间的打骂嘛,哪里有在背后对着旁人打骂的呢?”

她太佩服老妈了,总能针锋相对地驳倒她,有些连她自己都不能驳倒的论点,她妈一上来就能驳得体无完肤,真不愧是文革培养出来的大批判高手!

妈妈说:“你就是太没自信了,怎么总要把禺杰往别人怀里推呢?”

“反正推得出去的人,就不是我的。”

“那可不能这么说,尤其是像你们现在窗户纸还没捅破的时候,他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哪能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推他,他就以为你不喜欢他。你七推八推的,就真的把他推倒别人怀里去了。”

她好奇地问:“你和爸爸那时候,未必爸爸一说喜欢你,你就相信了?”

“其实你爸也没明说他——喜欢我。”

“那你怎么知道他喜欢你呢?”

“不喜欢我会舍了命地救我?”

她又有点泄气了,毕竟修个车不用舍命。

18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19)

  1. 沙发!

  2. 沙发?

  3. 她心潮澎湃,感觉换了一个人似的……
    —- 韦真心动了, 不过她的理性和对年龄的介意还在把她往直觉相反的方向扯, 所以她不想师妹重复禺杰开车带她买菜是对她有意思, 她还使劲找理由反驳妈妈。这种大脑里拔河似的心理活动表现到具体的对话中再次被艾米写得身临其境, Zac 迟迟未上场的神秘感更添多一分故事的张力。

  4. 女人本来就比男人老得快,加上他妈还比他爸大,婚一结,孩子一生,又不注意保养,那还能有看相?~~~~~
    不知禺杰是否比韦真小,小多少,前面说了韦真会介意年龄,现在她是还没确定禺杰有那意思,如果确定了,看看他爸抛弃了年龄大的他妈,前车之鉴,禺杰要追到韦真,可得费不少力呢!

  5. 禺杰处处为韦真着想呢!

  6. 这个室友的要求实在过分,起码等到韦真和扎克见了面认识了再提intern事情。刚认识就说已经够尴尬了,这下电话里就说真是为难韦真了。

  7. 精彩!

  8. 韦真听说禺杰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不仅没有嫌弃他穷或者“怪”,而是倍感亲切,禺杰要是知道这一点,肯定要以身相许。

  9. “他平时是没这么大方,经常敲打师妹和朱小亮,让他们掏钱加油,但他从来没要她掏钱加过油。”

    ——韦真大方是对所有人都大方,很容易成为冤大头,被人占便宜。禺杰大方是要看对象的,对那些小气吝啬爱占便宜的人,就用不着大方了。

  10. 隐形的翅膀

    韦真真是善良, 出门还惦记室友没饭吃, 真把自己当大姐了,照顾着身边所有靠谱不靠谱的人,

  11. 师妹和室友这些势利眼们,肯定看不上禺杰这样家庭出来的穷人,韦真没有竞争对手了。

  12. “反正推得出去的人,就不是我的。”

    ——年轻的时候,我也相信这个,但现在我会像韦真的妈妈一样奉劝女生别推人,要抓紧,因为现在还像《飘》里的白瑞德那样百折不挠追求爱情的人已经很少了。

  13. 禺杰不肯把车借给师妹开,是英明的决定,因为借车给人开,是有很大风险的。如果这个借车的人出了车祸,保险公司未必会赔,有的保险是保的车,那么无论谁开这个车,出了车祸都会赔。但有的保险是限制了开车人的,不是那个人开车,出了车祸就不会赔。不仅如此,如果车祸出得很大,可能保额都不够赔,那就惨了。

    韦真和师妹只是车坏在路上,算是朱小亮运气好了。

  14. 现在看禺杰的三观都基本正确,完全可以好好交往的,韦真妈妈英明!:)

  15. 很多女孩儿长大了就不爱跟父母交流了,韦真和妈妈像好朋友一样交流,感觉真好!让我想起了《美丽长夜》里林妲和妈妈的互动。

  16. 有个“闺蜜妈妈”的女儿是非常幸运的,是比爱情还可遇不可求,因为谁做你妈,你没得挑。
    羡慕!

  17. 顶楼上!同羡慕!
    没有遇到闺蜜妈妈就自己努力做个孩子的闺蜜妈妈吧,无论儿子还是女儿都努力做他们的知心朋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