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23)

雀儿喜走了之后,韦真才有机会跟妈妈细聊。

妈妈自然又是一副“三年早知道”的腔调:“我早就说了,你资阿姨嫁的是个老外,你还不相信,硬说她嫁的是中国人!现在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吧?”

“但是你也不知道那个老外已经过世,而资阿姨是后来才跟邵伯伯结婚的呀。”

“那是因为她嘴紧,从来没对人说过这个。”

“可能是因为她和邵伯伯是——假结婚吧,说出去会坏了邵伯伯父女俩办绿卡的事。”

“你资阿姨真是个好人!她小时候受尽了人家的白眼和歧视,所以知道雀儿喜被人孤立被人歧视是个什么滋味。”妈妈感叹说,“哎,这个雀儿喜的爸妈——也真是敢想,这种法子都能想得出来!好好的两夫妻,就这么拆散了,全都是为了女儿,而这个宝贝女儿却是这么不成器!”

“她怎么不成器了?”

“你不是说她——到处走穴吗?”

“走穴就是不成器?你不是也走穴吗?”

“我哪里有走穴?我只是业余时间唱唱歌,不耽误上班的。她干嘛不像我一样,找份正式工作,然后业余时间再去说相声呢?”

“她说业余干不出名堂来。”

“哎,都这么大年纪了,考虑问题还是这么不现实!搞到到现在都没个正式工作,还得靠爹妈养着。”

“应该不会靠爹妈养着吧?她演一场至少能赚个千儿八百的,一个月演两场就够养活她自己了。”

“现在是可以,光棍一个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以后结了婚,有了孩子呢?”

“我听她那个口气,根本没打算——要孩子,她说不想把一个无辜的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来遭受嘲笑和歧视。”

“这是什么意思?”

“应该是怕孩子长得像她吧。”

“她真的长得很难看?”

“也不是很难看,只能说比较——独特,在美国真不算什么,在国内可能会遭人毒舌——”

“那她这样想也算明智。哎,这个外貌啊,才真是文革说的那个‘血统论’,爹妈生得好,孩子就跟着沾光;爹妈生得丑,孩子就跟着倒霉。”

她装着不经意地问:“不知道资阿姨那个儿子长什么样?”

“别管他长什么样了,还是抓紧禺杰吧!禺杰长得不错,人又好,离得也近——”

“呵呵,连离得近也成了一个优点了?”

“怎么不是优点呢?现在的人心都浮躁得很,诱惑也多,两个人离得远了,就容易出差错——”

“难怪你总不让爸爸到外地去做生意呢。”

“我才不是担心你爸会跑呢!他一没钱,二没势,脸上还烫出几个大疤,能往哪儿跑啊?”

“那你怎么不让他去外地做生意?”

“他能做个什么生意啊?根本不是那块料,在Y市又不是没做过,做哪样赔哪样,你还嫌他赔得不够,还跑到外地去赔本?”

“呵呵,你把老爸量死了。”

“不是我量死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妈妈坚决地扯回话头,“那个禺杰,也算救过你两次了,应该算通过你的考验了吧?”

“呵呵,还是我妈的脸皮厚!说得好像是我在考验他似的!我不是对你说了吗,他只把我当一般朋友看待的,该帮忙的时候会出手帮忙,但帮过了他就忙他自己的去了。咱们快别把人家的一点好心都当成是在追求了,说出去多难听!”

“他没——单独约过你?”

“约什么呀!从来都没有过,他忙得很,就是星期天带我们几个出去买菜,然后我做饭他们吃。他连我做饭的那点时间都要跑回去学习的,要等我饭做得差不多了,他才开车过来吃饭。”

“那吃完饭呢?”

“吃完饭就走了。”

“没——找个借口单独留下来?”

“怎么留啊?他不回去,那几个人还要回去呢。”

妈妈找到了症结所在:“主要是有那几个人在场,他——放不开。你可以想想办法,让那几个人别来你这儿吃饭了。”

“算了吧,我不想耍这种手腕。还是那句话,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勉强也没用。”

这句话几乎成了她的杀手锏,只要把这句话抛出来,妈妈就没话可说了。

奇怪的是,那几个吃货就像听到了她们母女俩的对话一样,下一次聚会的时候,两个女客都告了假。室友是因为要在医院替班,师妹则是因为有team work(团队活动),提前一天打电话来告假:“我明天要去同学家team work,就不过来吃饭了,你把我那份留出来,搁你冰箱里,别让那几只全都吃掉。”

她有点失落:“你们都不来呀?那还有什么意思?”

“还有谁不能来?”

“我室友这个星期也不能参加我们的腐败大会。”

“你室友也有team work?”

“不是,是他们药房有人请假,让她星期天替班。”

“那我们改在星期六聚餐吧,这样就都到齐了。”

“但是她星期六要上班呀。”

“星期六星期天都上班?”

“是啊。”

“那她星期六晚上跑回来,星期天又跑过去?”

“她星期六晚上不回来,就在那边住。”

“那边不是没地方住吗?”

“现在好像有了,护士值班室之类的临时住处吧,反正就是睡个觉。”

师妹很有把握地说:“肯定不是护士值班室!如果是的话,她不早就去那里住了?值班室又不是今天才有的东西,肯定早就有了。”

“如果不是值班室?那她还能去哪里住?”

“肯定是去扎克家住。”

“不会吧,V市离X市比离我们这里还远,她跑扎克家去住还不如回自己家住。”

“什么X市啊!我说的是扎克在V市的家!”

“他们在V市也有房子?”

“他在V市工作,难道连个住处都没有?”

她恍然大悟:“哦——你说的是他自己的住处,我却想到资阿姨头上去了!但是我室友还没碰见过扎克呢,怎么会去他那里住?。”

“你怎么知道她没碰见过他?”

“她从来没说过么。”

“她碰见了扎克会告诉你?”

“为什么不告诉我?这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

师妹教训说:“是不算国家机密,但她一个大龄剩女,又想留在美国,还不抓住这个机会?”

“你的意思是——她想找扎克做男朋友?”

“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但她从来没说起过呀!”

师妹进一步教训说:“你这个人的自我感觉也太好了!你以为你跟她share(分租)一个apt.(公寓房),做几顿饭她吃,就成了她的知心朋友,她就什么都告诉你了?别说你外貌还比她强,就算你比她丑,她都会防着你!怎么会把扎克的事告诉你呢?”

她有点受伤:“我又不跟她抢谁,干嘛防着我呀?”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更何况你们家还跟扎克家是世交,怎么也算个近水楼台,不防你防谁?”

“真的是用不着。这种事,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防遍天下所有人都没用。”

但她这个杀手锏对师妹不起作用,反而招来更严厉的呵斥:“幸好你不是搞我们这行的,不然的话,以你这个态度,肯定连市场都挤不进去!市场竞争你听说过没有?市场是有限的,想进入市场的大有人在,如果你抱着听天由命的想法,不去竞争,不推销自己,不搞垮其他竞争者,你就不可能占有市场,就只能看着人家发财。”

她心说幸好我妈不是学MBA(工商管理硕士)的,不然的话,拿出市场竞争理论来教育我,我的杀手锏就泡汤了。

她撇下市场不谈,转而问:“那禺杰他们这个周末还来不来吃饭?”

“他们怎么会不来呢?我又不是跟他们team work。”

“但是他们要开车送你去同学家啊。”

“我干嘛要他们送?”

“你同学来接你?”

“也不用接。”

“那你——买车了?”

师妹得意地笑起来:“哈哈,总算猜出来了!”

“新车?”

“当然是新车,谁买旧车啊?你就别跟我提那两只了,也就他们那种小气鬼才会买旧车。”

她太羡慕师妹了!聪明漂亮又有钱,这要不是白富美,啥是?

看来《灰姑娘》之类的故事都是骗人的,说得好像有钱的就一定丑,没钱的就一定美似的。现实生活中,又有钱又美丽的不要太多!现在整容技术这么发达,只要有钱,什么样的美貌整不出来?

师妹问:“那个丑八怪走了?”

“哪个丑八怪?”

“就是那个Chelsea(切尔西)啊,她这段时间不是住在你那里吗?”

“哦,你说她?走了,她上个周末演出完,这个星期一就走了。”

“她这次赚了不少吧?我听说学生会都分到了好几百块呢!而学生会得的还只是小头,她得的是大头,那不是更多?”

“嗯——有一千多块钱吧。”

“两个晚上就捞一千多?这比做‘那行’更赚钱!难怪她要做这个!她应该跟你分成,你帮了她那么多忙。”

“呃——她是说要分一部分给我,我没要。”

“干嘛不要?”

“这怎么好意思要?”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师妹很有点恨铁不成钢,“你还是中国农业社会那种老脑筋,什么都讲意思,No(不)不好意思说,钱不好意思收,完全没有一点经济头脑,也没有市场概念。你给她设计海报张贴海报什么的,就是跟她的一种合作,你们就是partner(合作伙伴)的关系,该你拿的那份,你就应该拿,不然就是不遵守市场运作规律。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搞,市场就乱了——”

“就那么几颗颗钱,还是算了吧。她赚这么点钱不容易,而且是以这个为生的——”

“那她住在你家这么久,总应该收点住宿费吧?”

“哪里算什么住宿啊,就是在沙发上睡个觉而已,我要把床让给她,她死活不肯——”

“也许你不在乎这几个钱,但你的apt.(公寓房)又不是你一个人租的,还有你室友的份,你不收Chelsea的住宿费,你室友怎么想?”

“她——挺好的呀,没提收住宿费的事。”

师妹有点不高兴了:“我提醒你这些,又不能从中得到一分钱,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反倒觉得你和你室友才是大好人,而我却成了——人品不好呢?实际上,是你们在瞎搞,而我才是遵循市场运作规律——”

她急忙声明:“我没说你人品不好,我的意思是——我不懂这些,事前又没向你请教,这次的事已经过去了,就算了吧,但以后是应该——遵循市场运作规律——”

这一通马屁,拍得师妹都无法再挑剔了。

星期天上午,禺杰照旧开车来带她去买菜,副驾驶座位上照旧坐着朱小亮。买完菜后,那两只照旧开车回家做学问,只剩她一人忙着做饭做菜。

她把电视开着,边练听力边做出了五个人的饭菜,一起锅就装了两盒,放进冰箱,留给师妹和室友。桌上只摆了三副碗筷。

但到了吃饭的时候,只有禺杰一个人出席。

她除了车子抛锚那次,还从来没看见禺杰形单影只过,每次都有朱小亮像影子一样贴在身边,遇到今天这个阵势,她很不习惯,就像禺杰突然缺了胳膊少了腿一样,不禁问道:“小亮今天不来?”

“不来。”

“为什么?”

“师妹不来,他来干什么?你以为他是为你来的?”

她脸上有点挂不住,反唇相讥:“他当然不是为我来的,但他不是跟你形影不离的吗?”

“嘿嘿,你的意思是说我跟他是好基友?”

这话题太让人尴尬了,她没好意思往下接。

18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23)

  1. 2

  2. 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了!加油!韦真!

  3. 终于灯泡们集体熄灭了。

  4. 市场竞争你听说过没有?市场是有限的,想进入市场的大有人在,如果你抱着听天由命的想法,不去竞争,不推销自己,不搞垮其他竞争者,你就不可能占有市场,就只能看着人家发财。”
    ~~~~~

    总是看到网络上说××后也谈起恋爱了,××后也进入婚姻市场了,女孩们紧迫感好强,生怕下手晚了,优质男就没自己的份了。

    师妹们以商业竞争的心态在对待恋爱婚姻,韦真抱着“是我的总会是我的”的态度,毫不强求。

  5. 这个社会,像韦真这样的,如果碰到的追求者不那么坚定,是很容易被师妹啊、室友啊之类的人挖墙脚的,因为她对人不设防。

    像介绍室友去扎克的医院实习,如果是师妹或室友,可能就不会给人介绍。
    师妹说的有可能,室友应该早就见过扎克了,但没跟韦真说。

  6. 说不定不光是室友见过扎克了,而且扎克还提出来韦真这里,因为他说过要“面谢禺杰”的,但可能室友说:“要你去谢什么呀,人家现在已经是男女朋友了!”
    这样一说,扎克信以为真,不好意思来或推迟来“面谢”了。

  7. 师妹和室友都诡计多端,只有韦真诚心诚意对人。禺杰应该火眼金睛看得出韦真的好。

  8. 终于灯泡们集体熄灭了。——哈哈哈哈,这个跟帖太逗了!!

  9. 师妹这样的人,是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的活法正确,一点不觉得自己三观不正,金钱至上,所以他们教训起别人来,真心觉得是为了别人好。

    这也是在中国做好人很难的原因,虽然你想做个好人,但你周围的人都有不同的三观,都认为自己的三观才是正确的,而社会也经常是奖励那帮人,惩罚你这样的人。到最后,你也搞不清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好人了,只好同流合污。

  10. 在情场上,我觉得竞争是必要的,不能完全被动,等着人家来追自己。

    但竞争的手段要光明,要靠自己本身的条件和能力,而不应该玩些小手段,比如不让扎克帮室友找实习工作,或者不带师妹去资阿姨家等等,因为用这种手段得到的人,一旦遇到其他女生,很可能会动摇对你的感情。谁又能把男朋友封闭起来,不让他遇见任何女生呢?

  11. 终于灯泡们集体熄灭了。——哈哈哈哈,这个跟帖太逗了!!

  12. 韦真禺杰机会来了。

  13. “师妹不来,他来干什么?你以为他是为你来的?”

    ——禺杰说话太随便了,虽然是开玩笑,但有些话让听者很尴尬,我觉得女生不会太喜欢这种男生。

    如果韦真没别的人追,那么禺杰还有可能追到她;如果扎克也上场来追,禺杰可能只好败下阵去了。

  14. “师妹不来,他来干什么?你以为他是为你来的?”
    ——我倒是这么理解这句话的:小亮是为师妹才来的,而禺杰不是为了追随师妹,自然是为了韦真而来的啊。韦真太老实了,要是脸皮厚点的就直接问他“那你今天来了,是为了我来的?”

  15. 我猜想喜妹回家后会向资阿姨和扎克如实地夸赞韦真的各种好,然后扎克会创造机会来追求韦真的。

  16. 师妹这个德性,和昨天艾园转帖的那个抱怨大龄男脾气古怪的楼主有一拼,都是自我感觉良好,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么讨人嫌的角色。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