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24)

平时聚会,都是五个吃货全部到场,热热闹闹,不管是七嘴八舌闲聊,还是聚精会神吃饭,都没人觉得不自在。

但今天只剩下两个人,又是一男一女,而且是很少单独相处的一男一女,气氛就相当尴尬了。有关彼此的话题,都成了禁闭词,两人都不敢使用。但如果完全不说话,气氛又更加尴尬,所以只好没话找话,张家长李家短地瞎扯。

韦真明知故问:“师妹买车了?”

“嗯,买了,已经迫不及待地向你BSO(bloody show off,炫耀)了吧?”

“没有。”

“没有?我不相信。”

“真的没有,是我猜出来的。”

“你猜出来的?”

“是啊,她说要去同学家team work(团队活动),但又说不需要你送,也不需要同学来接,那还能是什么呢?所以我就猜出她买车了。”

他呵呵笑起来:“哇,这可是高端BSO啊!”

“人家BSO也是应该的嘛,新车呢!”

他有点鄙夷地说:“幸好只是一辆靠骡拉(Corolla,丰田花冠),不然的话,更要到处显摆了。”

“靠骡拉也要一两万吧?”

“一万多。”

“一万多也不简单啊!新生,刚来不到半年,就能买新车,有几个能做到?我室友RA(助研)工资算高的了,也存了一年才有钱买车,还是买的旧车。”

“那倒也是。不过你知道不知道她的钱是怎么来的?”

她一听这话,马上想歪了,但凡问到钱的来路的,答案就肯定不是什么正路,因为是正路就不用问了。而对女生来说,歪路也就那么一条,世界上最古老的行当,地球人都知道。

她想起师妹当初跟雀儿喜谈“拉客“的事时,那么老练,还知道提成的事,说明的确是这方面的权威。

但她一时还想不出师妹具体是属于哪个亚类,是高级的,还是低等的?高档的,还是廉价的?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正规部队,还是自负盈亏的散兵游勇?

师妹肯定没有被人包养,因为师妹跟人合住,天天要归窝的,如果被人包养了,就不用归窝,室友肯定猜出来,传得满城风雨了。

她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只好厚着脸皮问:“你说她的钱是怎么来的?”

“问她爸妈要的!”

这简直像发令员碰上了颗臭弹一样,观众张起耳朵等那声脆响,等了半天,嘴巴都张开了,耳朵也捂好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结果却等来一发哑炮!

她嗔道:“她问她爸妈要的钱,你干嘛说得这么神乎其神?”

“呵呵呵呵——,你想歪了吧?”

她不承认。

他笑了一会,说:“我说个笑话你听哈,有个男生,想看看他的女朋友到底是真清纯还是假清纯,就问她:你知道苍井空吗?女友说不知道;又问:你知道武藤兰吗?女友说不知道;那你知道小泽玛利亚吗?还是答不知道;男生问,那你知道赵薇吗?女友大吃一惊:什么,她也干这个?”

幸好她在国内时,下了班没事干,总是挂在网上,每个论坛瞎逛,也算是博览群卦了,不然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她笑了几声,就起了疑惑:他在这时讲这个笑话是几个意思?

肯定是在暗讽我假装清纯!

他问:“你知道师妹是怎么问她爸妈要钱的吗?”

她咕噜说:“问爸妈还能怎么要?直接要呗,就说我想买车,请你们汇点钱来。”

“问题是她爸妈拿不出这笔钱啊!”

她有点不相信:“不会吧?我觉得她家很有钱。”

“她对你说她家很有钱?”

“呃——她没有这样说过,但是——反正就是这种感觉。”

“是这种感觉就对了,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但也就你这样的人才会信以为真,以为她家真有钱。”

她不明白他说的“你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但肯定是个贬义词,很可能就是“脑子进水的人。”

他接着说:“她是自费出来读书的,花钱又大手大脚,她爸妈能支付她的学费生活费就不错了,哪里有钱给她买新车?”

“那她买车的钱是怎么要来的?”

“逼着她爸妈去借呗,说再不寄钱给她买车,她就要去卖身了!她爸妈知道她什么都做得出来,只好去问人借钱。”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她妈跟我妈一个单位的,两个人还是姐妹淘,我怎么会知道得不清楚呢?”

“她妈也是医院的护士?”

“是啊。”

她开玩笑说:“她妈不是你爸那个小三吧?”

这绝对是一句值得剁舌头的话!

她生怕他发脾气,但他没有,只傲娇地说:“哼,我爸怎么会看上她妈?我爸找的小三比她妈最少年轻一轮!”

看来毛主席这句话没说错:什么都可以成为骄傲的资本!

她忍不住说:“你好像一点都不恨你爸,还很为他——骄傲呢。”

“我干嘛要恨他?”

“他不是把你和你妈——抛弃了吗?”

他很坦率地说:“小时候还是有点恨的,因为我妈总向我灌输我爸是陈世美的概念,说他不要我了,说他道德败坏,喜新厌旧,应该受到唾骂,所以那时挺恨他的,写作文《我的理想》都是写‘我的理想就是长大了一枪把我爸干掉’。但真的长大之后,就不恨他了。”

“为什么?”

“大家都是男人嘛,生理特征所决定的,哪个男人不喜新厌旧?老婆再漂亮,看久了也就那回事了。那些没有寻花问柳的男人,只不过是有贼心没贼胆,或者没机会罢了,你以为他们真的是忠实于他们的老婆?”

她越听越不舒服:“那你跟你的那两个Ex(前任),是不是也是因为你喜新厌旧才分手的?”

他没问她怎么知道他有过两个Ex,只笑嘻嘻地回答说:“我还没来得及喜新厌旧,人家就已经把我蹬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说比他承认喜新厌旧还让他丢份。

他关心地问:“你不是说要补120个小时的volunteer(义工,志工)吗?怎么还不快找?一百二十小时可不是小数目,要做好久的。就算一个星期做十个小时,也得做三个月,那就是一学期!你读个master(硕士学位)总共才四学期。”

“我是在找啊,但近处没有这样的机会,远了又没车。”

“你可以找周末工,到时候我去接送你。”

她被感动了,但推辞说;“那怎么行!你学习这么忙,哪有时间送我?”

“哇,你把我说得这么脑残?学个MBA还忙得连周末都没时间?”

“我看你每次买完菜,都急着跑回去学习。”

“那不是因为那两只要回去吗?放心,现在他们不会跟着我们跑了——”

她听到“我们”二字,有点不好意思,好像两人之间有了点什么特殊关系似的。

他解释说:“我前段时间是比较忙,但都是在忙着找工作。”

“那你现在不用找工作了?”

“不用找了。”

“找好了?”

“嗯,找好了。”

“去哪儿?”

“还没最后定。”

她想到他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心里很有点空落落的,但他从来没在她面前提起过找工作的事,更没征求她的意见,就知道他的未来蓝图里并没有她的份,不由得硬气地说:“我还是等自己买了车之后再说吧。”

“你买车干嘛?”

“开呀。”

“算了,你就别买车了,买也是买旧车,还不如现在我先接送你,等我毕业了,就把车卖给你。”

这个方案的前半段还是很温暖人心的,但后半段又把她温暖的心搞冷了。

如果他说毕业的时候把车送给她,虽然她一定会付他钱,但那个感觉就大不相同了,等于是拿她当女朋友看待。但他却提出把车卖给她,如果用师妹的理论来分析,他这就是拿她当冤大头了。

他肯定是找到华尔街赚钱的工作了,所以准备把旧车卖掉买新车。但如果他把旧车拿到车行去trade in(抵钱),肯定不如自己卖掉合算,而她跟他这么熟,又好说话,如果卖给她,他随便喊个价钱出来,她都不好意思砍价。

她避开卖车的事,打听道:“你找的工作是哪里的?是不是华尔街?”

“不是。”

“那你找的哪里的工作?”

“中国的。”

她吃了一惊:“回国?”

“是啊,如果不是回国,我干嘛要把车卖给你?我可以把车开到工作的地方去嘛。”

“我以为——你要去华尔街赚大钱,要卖了旧车买新车。”

“华尔街是我想去就能去的?”

“那要怎么才能去?”

“怎么着也得是top 5(名校前五名)毕业的嘛。”

“那我们Z大的MBA排第几?”

“两位数了。”

她安慰说:“不去华尔街,还可以去别的银行和公司什么的嘛。”

“有的不给办绿卡,有的还没去就先问你要绿卡。”

她没招了。

他问:“你毕业了准备去哪里?”

“我?还没想过。”

“你们这个专业,估计在美国也不是那么好找工作。”

“我也是这么想。”

“我们MBA(工商管理硕士)和你们social work(社会工作)都对语言要求很高,像我们这样的外国人,找工作完全没优势,跟他们那些STEM(Statistics, Technology, Engineering, Mathematics, 统计,(电脑等)技术,工程,数学) 和学生物的没法比,他们语言好不好都没事,只要专业过硬就行。”

她有点犯愁:“学你这个的回国还是很俏的,但学我这个的,恐怕回国都不好找工作。”

“谁说不好找?中国的民政事业现在不要太缺人!特别是像你这种有外国学位的。”

“民政局要外国学位干嘛?”

“给退休老人发外国钱啊。”

两个人都笑起来。

他笑完了,很认真地说:“其实你们女生真的不用愁找工作的事。”

“为什么我们女生就不用愁?”

“因为你们比我们男生多一条出路啊。”

她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明知故问:“多什么出路?”

“你们可以找个老外,搞定绿卡,找工作就方便了。如果找到个有钱的老外,连工作都不用找了,就待在家里做家庭主妇。”

“你也可以找个老外啊!”

“切,我们黄种人男生,个头这么小,handle(对付)得了那些大洋马?”

她坚定地说:“我肯定不会为了工作就去找个老外。”

“话是这么说,等到了找工作的时候,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你看师妹,不是一门心思地找老外吗?”

“我不管她找不找,反正我是不会的。”

他狡黠地一笑:“我相信你不会为了工作找个老外,但如果老外找上门来了,你也不会把他一脚踢出去,对不对?”

“老外干嘛要找上门来?我欠他钱啊?”

“呵呵,不欠钱,还可以欠情嘛。”

22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24)

  1. 第一个吗?

  2. the second place. Thanks AiMi

  3. Floor!!

  4. 随着后面这些情节和对话的展开,感觉韦真不会和禺杰走到一起了,两人价值观的分歧逐渐显现。

  5. 盼着这章禺杰表白呢,结果竟然决定回国工作了。猜测禺杰后来还是在国外工作,最好是和韦真恋爱留在那儿。估计禺杰怕韦真喜欢扎克,一再试探。对于禺杰关于男人“喜新厌旧”的说法有点难受,总有专情的男人吧。

  6. 前排地板!

  7. 禺杰也是在试探吧,他够聪明,但是不够贴心,总是让人觉得就差那么一点点。也许是觉得自身条件不够好,怕给不了心爱的人更好的未来。

  8. 禺杰最后那几句话里有话啊:是不是扎克给他打电话了,要来拜访他,“面谢”他?

    扎克终于快出场了,翘首以盼了这么久,那出场令人感觉有舞台特效了。

  9. “大家都是男人嘛,生理特征所决定的,哪个男人不喜新厌旧?老婆再漂亮,看久了也就那回事了。那些没有寻花问柳的男人,只不过是有贼心没贼胆,或者没机会罢了,你以为他们真的是忠实于他们的老婆?”

    ~~~~~

    从这里看,禺杰不是韦真的菜了。
    韦真要的是专一。
    禺杰是有条件就会喜新厌旧的,并且毫不掩饰。

  10. 这一集我也想歪了,以为禺杰要向韦真表白。越往下看越失望,原来他未来的计划里面没有包括韦真。

  11. “我还没来得及喜新厌旧,人家就已经把我蹬了。”
    ~~~~~
    这段话和之前关于男人喜新厌旧的那段话,似乎说明禺杰已经把韦真当哥们儿而不是当可能发展的结婚对象了。

    算来他还有几个月就要回国了,而韦真还要继续在美国,禺杰可能已在心里放弃韦真了?所以才会毫无顾忌地说出这种对女朋友来说明显找骂的话?

  12. 其实能说出来的人,还不算太坏。承认自己有问题,就还有机会改变。怕的是不承认自己有这些问题这些,但内心很肮脏。

    我对禺杰保留希望。不过的确有点不喜欢他这么说师妹,尽管也是事实。

  13. 一个担心自己年纪比男友大,一个担心自己没身份不能让女友留美国。。。要蹉跎一下了

  14. 禺杰为人挺实在的,没有瞒着自己的计划去骗人。

  15. 禺杰顶多只能做韦真的男朋友或者配偶,但永远不会是她的soulmate(灵魂伴侣),两个人的三观不太相同。

    但这个世界上,能幸运的遇见自己的soulmate的人毕竟不多,所以很多人都只能找个配偶完事。

  16. 禺杰出国的时候,可能还是雄心勃勃的,要到华尔街去发大财。但到了找工作的时候,才发现华尔街也不是那么好去的,连找个一般的工作都不容易,只好回国。

    他可能还是希望与韦真发展关系的,因为他知道韦真这个专业也不容易在美国待下来,如果韦真不愿意找个美国人结婚待下来,那就很可能会回国,两人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禺杰的一番话,看似天马行空,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但实际上都是有目的的试探。

  17. 不看好禺杰。

  18. 我看禺杰有点心虚,觉得自己条件不好,争不过有身份有工作的人,用话试探一下韦真。

  19. “他没问她怎么知道他有过两个Ex,只笑嘻嘻地回答说:“我还没来得及喜新厌旧,人家就已经把我蹬了。””

    ——禺杰这么不怕丑的承认这一点,也许是想向韦真说明自己并不是个喜新厌旧的人,以此来打消韦真的担心。哪知道起了反作用,让韦真以为他不是不喜新厌旧,而是架不住女友更花心,率先把他抛弃了。

  20. 禺杰可能是那种比较实际的男生,先探探虚实,看有没有成功的可能,如果有,就追,如果没有,干脆别动手,免得白费力。

    这种男生给人的感觉只是在找一个各方面配得上自己的老婆,跟爱情没什么关系。如果真正爱上了,就没心思管今后能不能在一起了,横竖都要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