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25)

这应该算是韦真和禺杰第一次推心置腹的长谈, 但她还没修车那次激动,不仅没有感到彼此间的距离被拉近,反而觉得拉更远了,好像他已经毕了业回了国,而且已经喜了新厌了旧出了轨劈了腿似的。

她从来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公开赞成喜新厌旧,还站在抛妻弃子的父亲一边,这把独自养育了他多年的母亲放在什么地方?

想想真寒心!

她可不想步他母亲的后尘!

即便她今生不能遇到她爸妈那样的传奇式爱情,至少也不能跟一个认为喜新厌旧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那不是找抽吗?

如果说刚开始还是准备白头到老,是后来才感情淡薄的,那么还可以说自己被骗了。但他还没开始就公开宣称自己理解支持赞成男人喜新厌旧,如果她连这样的人都能爱,那真是太掉份了,好像人尽可夫一样。

当她想到今后可能每个星期都要跟他推这种心置这种腹的时候,她突然有种惧怕的感觉,宁愿一大帮人混在一起,每个人都说些无关痛痒的闲话,也比这样的推心置腹轻松。

这好像不是爱情的节奏啊!

如果她爱他,不是应该朝思暮想着要跟他在一起吗?不是应该听他说话如听天籁一样吗?不是宁愿罢工辞职休学也要跟他走天涯吗?

怎么她一点都没这些冲动呢?

但她妈妈听说了这次单独相会的经过,却非常激动:“唉呀,太好了!你们终于有机会单独在一起了!真该感谢那个——师妹,虽说她逼迫父母给钱买车很不像话,但如果她不买车,你和禺杰就没有机会单独相处——”

“我还宁愿五个人一起聚会。”

“五个人一起聚会,他会这么大胆地向你表白?”

“他表白了吗?我觉得没有啊!”

“怎么没表白呢?他这是含蓄地表白嘛,先试探试探,看你对他回国是个什么态度,看你自己有没有回国的打算,再看你会不会像师妹那样,为了留在美国不择手段。”

真是醍醐灌顶啊!

老妈不愧是文革笔杆子出身,总结能力不要太强!

她和禺杰扯七拉八整整说了一顿饭的工夫,又在心里琢磨了洗顿碗的工夫,还在脑子里分析了冲顿澡的功夫,结果什么头绪都没理清。而她妈只听她颠三倒四断章取意地说了一下谈话经过,就提纲挈领地给她总结出了杠杠的三条,还透过现象看到了他在追她这个事情的本质,妈妈这理解能力和总结能力,真不是盖的!

她问:“那你的意思——他在试探我?”

“肯定的了!”

“那我——”

“你没问题,经得起他的试探。”

“是吗?”

“你不是说了你这个专业不好找工作吗?那就等于是在告诉他,你毕业之后也会回国的。“

她其实没想那么远,当时说那话,只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social work(社会工作)专业在美国就是不太好找工作,但那并不等于她现在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回国了。

“而且你还说了,绝对不会为了留在美国就外嫁。”

她那样说,只是因为话题已经说到她家门口来了,她顺手牵羊地说了说自己的看法而已,绝对不是为了要通过禺杰的试探。如果那不是她的真实想法,哪怕知道禺杰是在试探她,她也不会那样说。

靠撒谎换来的爱情不是真正的爱情,她不稀罕!

她追问道:“那他说我欠了老外的情是什么意思?”

“还不是为了试探!”

“试探什么?”

“看你有没有外国男生追啰。”

“我哪有外国男生追?”

“没有当然最好,但如果有,他也可以早点知道,早点退却,少花些时间,少亏点本。”

原来是这样!

她抱怨说:“但你没听他说的什么话! 听他那个口气,今后也是个喜新厌旧的货色。”

妈妈安慰说:“他那不过是说一个普遍情况而已,并不代表他就会喜新厌旧。”

“哇,你是他的辩护律师啊?”

“我不是他的辩护律师,只是站在旁观的立场看问题而已。他那样说,倒是在替他爸辩护,因为他爸爸是找了小三的,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一直都瞒着你。现在被你提起来,他当然要为他爸爸辩护一番。就像如果现在有人说你爸爸的不是,你还不是会想尽办法为你爸爸辩护。”

“我爸爸又没找小三,谁能说他什么?”

“没找小三,人家就没话说了?人嘴两张皮,说人不费力。人家可以说你爸要学历没学历,要工作没工作,要长相没长相——”

她觉得这些跟出轨完全是两码事,一个是运气问题,另一个是人品问题,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

但她马上悟出妈妈不过是举个例子而已,主要是为了说明禺杰关于喜新厌旧的那番话不是在为自己发声明,而是在替父亲辩护。

她问:“那你作为过来人和旁观者,你说男人是不是都会喜新厌旧?”

“呃——这个——还是要看人来吧。世界上这么多男人,也不是每个人都出轨的嘛。”

“但他说那些没出轨的男人,心里还是想出轨的,只不过有贼心没贼胆而已——”

“只要没贼胆就行了,你还想怎么样?就算我们女人自己,跟一个人处久了,也会厌倦呢。只不过女人老得快,选择范围比较窄,所以没太多机会出轨罢了。”

她开玩笑地问:“那你呢?也对爸爸厌倦了?”

妈妈恬不知耻地说:“肯定没有刚开始那么——有兴趣了罗。”

“那你也是因为没机会才没出轨?”

妈妈傲娇地说:“机会也不是没有——”

“就是啊,你也厌旧了,而且有机会出轨,你不也没出轨吗?”

“我就是这个意思嘛,只要他实际上没出轨就行,你管他心里是不是喜新厌旧干嘛?”

她怏怏地说:“我就是觉得这样的爱情——没什么意思,明明知道他心里已经厌倦我了,或者我自己心里厌倦他了,但两人还是要厮守在一起,这有意思吗?”

“有意思没意思,大家都是这么过的。”

“但是人家至少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曾经爱得要死要活过的呀!”

“有几个爱得要死要活过啊?”

“比如你和爸爸。”

“我们也没爱得要死要活过,就是这么平平淡淡过来的。其实我跟你爸兴趣爱好一点都不相同,我好动,他好静;我能歌善舞,他五音不全;他能写能画,我一手鸡扒字——”

她欢呼起来:“这样最好了,互补!”

“互补是互补,但玩不到一起啊。刚谈恋爱的时候,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因为那时在一起的机会少,能在一起的话,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思去谈兴趣爱好——”

“那你们忙着干嘛了?”

“那个时候,还能干嘛?顶多拉拉手,并肩坐一会呗。”妈妈有点害羞地说,“我和你爸是严格地等到结婚之后才在一起的。”

“我太羡慕你们那时候的人了!”

“我们那时候的人有什么好羡慕的?吃没吃的,穿没穿的,重重的阻拦,层层的压力,还是你们现在好。”

“好什么呀, 还不是重重的阻拦,层层的压力!比如他要毕业了,毕业了就会回国去——”

妈妈安慰说:“那没什么嘛,你跟他只差着一年,他先毕业先回国,你毕业了跟着就回国呗。你爸那时不也是先招工进城吗?我跟着考回城里,问题就解决了。”

“但是——你们都是Y市人,回城就回到一起了。我跟他又不是一个地方的人——。”

“我听说他们上海人不愿意到别处去,拼死拼活也要回到上海。但你无所谓嘛,Y市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你毕业了可以去他那边去啊。”

“那你们不想我?”

“怎么会不想呢?但女大不中留,迟早是要嫁出去的。”

她没想到妈妈这么舍得她,宁可母女分离,也要把她嫁出去,看来自己真是到了不中留的年龄了。

经过妈妈的一番分析总结鞭策激励,她的兴致又高了起来:看来禺杰还真是在追我!

她又开始盼望周末了。

但周末到了,师妹也到了,开着新车到的,人先不上楼,在下面打电话把她叫下去,两人先围着新车看了一通,师妹从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审美效益等方面论证了“有钱偏不买法拉利保时捷而要买靠骡拉”的深层含义,才让她回到楼上,继续做饭,自己则一反常态,没看电视没玩游戏,站在厨房跟她说话:

师妹问:“感恩节快到了,你那个资阿姨有没有请你去她家吃火鸡?”

“没有啊。”

“Chelsea(切尔西,雀儿喜)也没请你?”

“也没有。”

师妹义愤填膺:“这是美国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她们都没想到请你去吃火鸡?”

“火鸡有什么好吃的?”

“不是好吃不好吃的问题,而是个礼节问题。”

“她们可能——太忙了。”

“再忙也要过感恩节吧?别的节日你不过,还说得过去,但感恩节也不过?说了谁信呢?感恩节可是他们美国人的老祖宗传下来的!”

她开玩笑说:“那难怪资阿姨不过感恩节呢,因为她的老祖宗是中国人,只传了春节下来,没传感恩节。 ”

“中国人就不感恩了?中国人是最懂得感恩的!不是有句俗话吗?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上次帮了Chelsea那么多的忙,她不该感谢感谢你?”

“她可能到外地走穴去了吧。”

“那资阿姨呢?她不是也受了你的恩的吗?”

“她受我什么恩?”

“你不是从中国给她带旗袍和礼物来了吗?”

“那算个什么呀?要算也只能算是我对她的感恩,因为她让她儿子去机场接我。”

“但她儿子没去啊。”

“她先生去了嘛。”

“但她先生没接到啊!所以说还是她欠你的。” 师妹提议说,“这样吧,我们自己主动点,感恩节上他们家去拜访他们。”

她吃了一惊:“我们?那样——不大好吧?如果他们不在家呢?”

“肯定在家,感恩节就像我们中国的春节一样,是全家人团聚的日子。”

“既然是人家全家团聚的日子,我们外人怎么好跑到那里去?”

“家人团聚,还兴请客的嘛。我们的系主任就邀请全系的老师上她家去过感恩节。”

“是吗?你们系主任这么客气?”

“你不相信?等我明天用手机把她贴在系里的邀请信拍下来给你看。”

“我不是不相信,而是太——佩服她了,邀请全系的老师啊,那得多少人?都请到家里去,装得下吗?”

“肯定装得下!你以为人家像你那个资阿姨家一样?”

23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25)

  1. shafa

  2. thanks AiMi

  3. 师妹真能折腾

  4. 哈,希望韦真没忘记上吃车抛锚自己吃师妹瘪的事情!难道还要让小师妹送一次?

  5. 真服了这个小师妹,脸皮真厚啊

  6. 师妹估计是没有找到合适目标,对扎克贼心不死!

  7. 韦真妈妈对禺杰的心理分析得很透彻。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8. 真佩服韦真的闺蜜妈妈,几段话就把韦真的失望转化成了希望。
    也真服了师妹了,既嫌弃扎克家条件不好,又想着冒失的去人家过节,不知道又打得什么主意。希望韦真不要轻易答应师妹的要求,多为自己考虑一下。也许,师妹的冒失会成全韦真和扎克的第一次见面。

  9. “这是美国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她们都没想到请你去火鸡?”
    ~~~~

    去吃火鸡?

  10. 她问:“那你作为过来人和旁观者,你说男人是不是都会喜新旧?”
    ~~~~
    掉:厌

  11. 如果韦真问师妹:
    你不是说资阿姨家的饭难吃的吗?
    上次去你还嫌白跑了一趟的,这次人家又没邀请,干嘛去啊?

    不知师妹会怎么回答?

  12. 师妹应该是如同禺杰分析的那样,为了身份,要找个美国人嫁了。身边没找到,就想到了扎克,这时候也不管他是喜妹的“哥哥”有可能很丑,也不管资阿姨家是不是比较穷了,只要抓住一个垫背的就行。
    如果到时候发现扎克是个英俊的帅哥,那就喜出望外,要有新的表演了。

  13. 师妹和室友在脸皮的厚度上真相像,不过我也觉得师妹提议到资阿姨家过感恩节,这很大的可能让韦真和扎克见面了。

  14. 精彩!

  15. 回复“天舒”:
    师妹应该已经知道扎克和喜妹不是亲兄妹了,所以她知道扎克不会长得像喜妹那样。既然扎克的父亲是老外,那他就是混血儿,应该长得不丑。既然我们大家都能想到这一点,师妹当然也能想到。

  16. 师妹眼看禺杰等人在美国找不到工作,只能回国,可能team work上也没勾引到老外男同学,加上已经知道喜妹和扎克不是亲兄妹,所以又打算回头来追扎克了。虽然她知道扎克家不富裕,但扎克本人是医生,绝对不会穷到哪儿去,年薪最少也在十五万左右。

    就算扎克很顾家,钱都给父母妹妹用,师妹也不怕,她可以先拿到绿卡再把扎克甩了。

    中国出生的人,如果和美国公民结婚,几个月内就能拿到绿卡,三年能就能成为美国公民。不然的话,除非你是杰出人才或杰出研究人员,否则你得等五年左右才能拿到绿卡。这五年中如果你失去工作,就前功尽弃。

  17. 师妹这种不择手段的人,说不定真能把扎克这些美国长大的单纯人类哄得团团转。

  18. 同意十年忽悠的分析。

  19. “我就是这个意思嘛,只要他实际上没出轨就行,你管他心里是不是喜新厌旧干嘛?”

    ——现在世风而下,可能真的只能像韦真妈妈说的那样,满足于配偶行为上没出轨了。追求精神上相爱一辈子,貌似没多大可能。

  20. 师妹这样的人,写在小说里显得很刺眼,但实际生活中这样的人不要太多!不仅心里想的都是赚钱发财占便宜,连嘴里都是这么说的,你不这样说这样做,他们都觉得你是大傻瓜,时刻要教训教训你。

    当然,如果你想占他们的便宜,或者没让他们占你的便宜,那他们就怒了,突然开始讲起道德和厚道来。

  21. 师妹打上扎克的主意了,混血帅哥就要登场希望和韦真有CHEMISTRY(有化学反应,一见钟情).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