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28)

感恩节一过,秋季学期就接近尾声了。

“五人吃喝团”里,有三个都准备回国去过寒假。室友说爷爷病了,恐怕不行了,要赶回去跟爷爷见最后一面;禺杰和朱小亮则要回国联系工作。

韦真决定寒假就留在美国,一是为了节约机票钱,二是为了利用这个假期完成她120小时的volunteer(志工,义工)工作。

师妹则是为了“融入美国主流社会”:“我才不回去呢,他们几个都是loser(失败者),回国是为了找工作。”

“我室友就不是为了找工作。”

“切,你听她说!如果是她爸妈快死了,她说回去见最后一面,我还相信。但跑这么远回去看爷爷?说了谁相信呢?”

她不想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跟师妹发生争论,便问:“禺杰他们两个都决定回国工作了?”

“不回国又能怎么样?谁叫他们早不努力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的呢?现在哭娘都来不及了!”

她不是第一次听到“融入美国主流社会”这种说法了,但从来没搞明白美国的主流社会到底在哪里,又怎么个融入法,不禁好奇地问:“美国的主流社会——到底是什么呀?”

“你连美国的主流社会都不知道?就是那些——美国精英阶层啊。”

“哪些阶层才算精英阶层?”

“肯定是收入最高的那百分之几啰。”

“那怎么样才能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呢?”

“当然要多跟美国人接触啰,如果你接触都不接触,怎么谈得上融入?像我们这样每个星期都跟中国人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永远都融入不了美国的主流社会。”

“那——等他们几个走了之后,我们两人就别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了吧。”

师妹急忙解释:“我不是说不能在一起吃吃喝喝,关键是看你跟什么人在一起吃吃喝喝。跟他们几个老中猥琐男在一起吃吃喝喝当然没什么出息,但等他们几个人走了,我会邀请一些老美来聚餐,让你接触一下美国人——”

她急忙推脱:“别别别!快别邀请老美了!我准备利用寒假时间把那120个小时的volunteer都补了,不然下学期很多课都不能修。但寒假这么短,我可能周末都得做才行,不然一个寒假做不出120个小时来。”

“你找到地方做volunteer了?”

“找到了,但有点远,要开车去才行。”

师妹出谋献策说:“阿杰寒假不是要回国吗?你可以让他把车借给你开。”

“他会舍得借?”

“正好借这个机会考验他一下嘛,如果他连车都舍不得借给你开,那他就太太太小气了,这种人绝对不能要,不然该你今后受苦!”

“但也许他——不是小气,只是——出于安全考虑?”

“切,如果你开他的车不安全,那你开别人的车就安全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可能主要是车保险的问题,如果他把车借给我开,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师妹内行地说:“这个你放心,车保险是保车的,不是保人的。只要他那辆车买了保险,那么不管是谁出的事故,保险公司都会赔。”

她有点不相信:“还能这样?”

“当然啦!”师妹又说。“如果阿杰不愿意把车借给你,你可以问你室友借,她不是有车吗?”

她可不敢开这个口,室友的车虽然很旧,但也当个宝贝一般,平时基本不会提出载她去哪里,更别说把车借给她开了:“算了,借谁的车都不好,我还是买辆车吧。”

“你有钱吗?”

“买旧车应该还是——够的。”

“但旧车多容易坏啊! 你忘了那次我们开小亮的车了?坏在半路上,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开玩笑说:“谁说叫天天不应?我们不是把禺杰给叫来了吗?”

“但他假期不在这里啊!你去叫谁?”

“我叫AAA,他们有road service(AAA公司的途中服务计划)”

师妹像护士遇到了不肯打预防针的犟乖乖一样,以一种“(你)不听(我)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口气说:“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不听,我就没办法了,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不会的。我知道你提醒我了的。”

“也别打电话让我去救你!”

“保证不会。”

“我知道你不会,但你会到处乱讲,说我见死不救——”

她忍不住笑起来:“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呀?放心吧,我不会到处乱讲,我什么时候到处乱讲过?

这下轮到师妹笑了:“呵呵呵呵,你自我感觉还挺不错呢。如果自我感觉能当饭吃就好了哈?”

“呵呵,这年头,自我感觉就像手机一样,缺了就活不下去!”

晚上,她跟妈妈商量买车的事,妈妈有点担心:“开车安全不安全啊?我听说美国很多车祸的,光我们中国去的留学生就撞死好多个了。”

她知道她妈一向都把外国的生活想象得很可怕,可能把美国那些灾难片警匪片谋杀片的情节当真事了。

她解释说:“哪里有撞死好多个啊?有是有几个,但那都是小留,仗着自己爹妈有钱,又在国内学过开车,所以开着豪车在高速公路上飙车——”

“我知道你不会飙车,但我就怕别人飙车把你撞了!”

“我又不去那些热闹的州际高速公路,我只在本地公路上跑跑,最高限速才45英里,怎么会被飙车的人撞呢?”

妈妈千叮咛万嘱咐,好像她是三岁小孩,而且是四肢不全加脑残的三岁小孩似的。

她解释了又解释,保证了又保证,妈妈才同意她买车:“那你就买个车吧,依靠人家总是不方便。我就是怕你开旧车不安全—”

“不会的,这里很多人都是开旧车,啥事没有。就算有事,也就是经常要修而已。”

“哎,但愿如此。”

她得到了妈妈的准许,就开始找车看车。正忙乎呢,资阿姨给她打电话来了:“我听你妈说你想买车?”

“嗯,主要是做volunteer需要,我要是不赶在寒假里把120个小时补完,下学期就有好几门课都不能修。而这些课,都是一年才开一次,我错过了下学期,就要多拖半年才能毕业。”

“我这里倒是有辆车可以给你开,就是有点旧,已经开了八万多迈(英里)了——”

她看了这段时间的车,已经有点内行了,知道开八万多迈的车绝对不算太旧,急忙说:“那太好了!我就买您的车吧,要多少钱?我看看够不够。”

资阿姨连声说:“哪里会要你的钱啊?我是说借给你开。”

“哇,那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是辆旧车,放在车库占地方,你拿去开正好帮我腾个空地出来。是辆mini van(面包车),但我们家几个人都经常跑长途,开大车费油,但有时运大东西又用得上,所以一直没卖,放在那里,我儿子定期保养。现在你需要车,先拿去开吧,等你毕业了再还我就行了。”

“您要不肯收钱,我就不买您的车了,还是去外面买。”

“那何必呢?你在外面买旧车,贵都不说,还不知道车有没有问题。我家这个车,都是我儿子亲自保养的,安全性可靠嘛。再说你爸又没工作,都靠你妈一个人,你干嘛花那些冤枉钱?”

“我——”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让我儿子找个时间给你把车开过来!”

“那您得交待他收钱才行,不然我不会要您的车的。”

“行!”

她向妈妈报喜的同时,也责怪了几句:“你怎么跑去向资阿姨诉苦叫穷啊?”

“我哪里向她诉苦叫穷?”

“你没有,那她是怎么知道我在买车的?”

“我只向她说了你想买车的事,又没叫她把自家的车送给你开。我说的让她帮忙留个心,有合适的车了就告诉你。”

她知道她妈不熟悉这边的地理状况,以为跟在国内一样,人与人都住得很近,过个街就到了资阿姨家。

妈妈接着说:“再说你又从来没买过车,我怕你被人骗了,她在美国呆了这么多年,肯定比你了解情况,让她给你把把关不好吗?”

“我就怕人家觉得我们得寸进尺,粘着人家,什么事都去麻烦人家帮忙。”

“我一再对她说了,如果不方便就只当我没说的——”

“好了,你说都说了,也不能收回了,这次就算了吧。反正我们以后记得别老麻烦人家,而且要想个办法还这个人情。”

“还人情的事,你别操心,我会安排好的。等她回国的时候,我好好招待她。”

“吃喝团”的几个人听说了这事,都持严重怀疑态度,力劝她别买这个车。

师妹说:“明显的是卖不出去了才想到把这个破车塞给你的嘛!她要是能卖出去,还不早就卖出去了?”

禺杰说:“卖不出去倒不一定,但那个扎克又不是专业修车的,他亲自保养的车就一定安全?”

她内行的说:“我肯定会开到车行让人检查一遍的。”

室友摇摇头:“你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好货不便宜,便宜无好货!”

朱小亮质问室友说:“她告诉你价格了?你怎么知道便宜?说不定又贵又不是好货呢。”

她见这四个“有车阶级”谁都没一拍胸脯说:“快别买那个车了,你要开车,就开我的吧”,便知道他们之中至少有三个是在嫉妒她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千方百计劝她把馅饼扔掉呢。

只有禺杰的考虑还是有道理的,而且是出于对她的关心。

她一锤定音地说:“不管你们怎么说,反正我是决定买这个车了,答都答应了,总不能反悔吧?你们要是诚心帮我,就把你们谁的车先借给我学学,尽快拿个驾照,等资阿姨的车一到,我就可以开去做volunteer 了。”

那几个人都被她这一军将死了,一个个装聋作哑,王顾左右而言他,只有禺杰还算坦率:“学车最坏车了,而且我马上就走了,别人用我的车来教你开车,我不放心。“

她理解地说:“哈哈,开玩笑的啦!我要是想借你们的车来学,早就开口了,也不会等到今天,我自己买的车都快到了,干嘛还要借你们的车来学啊?“

师妹说:“等扎克定下给你送车来的时间后,你提前告诉我一下,我来给你把个关。”

她嘴里答应着“好的”,但心里却决定不告诉师妹,免得师妹跑来七说八说,好像她在嫌弃资阿姨的车不好似的。

28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28)

  1. 占位

  2. 沙发

  3. Floor!!

  4. 在告诉公路上飙车——高速

  5. “那些阶层才算精英阶层?”
    ~~~~~那些~哪些

  6. 谁教韦真开车呢?师妹用韦真的车教?

    还是扎克?

  7. 终于等到扎克要出场了,心情有点“缴动”呢,扎克把车开过来,是不是要教一下韦真开车呢?期待!

  8. 可能扎克不一定有时间,雀儿喜可以教。

  9. 看来俗话说的:“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在有的人那里是不存在的。

    这几个食客把韦真当饲养员了哈。

  10. 资混血要出场啦! 说实在的, 艾米吊人这么久的胃口,我觉得可能不会丑的。 皮肤黑这个事情,各花入各眼, 挺多黑人混血儿帅的让人忽略肤色。 再说, 我不是很信师妹的话,没准根本就是胡扯的。

  11. 有没可能照片是资阿姨资助的非洲孩子? 猜一个

  12. 真真的这几个朋友在此处的表现让人火大,在我看来根本就不是朋友,就一群蹭吃喝的。交朋友也看缘分,希望真真尽快交到真朋友,好男友。

  13. 看来扎克要来教韦真开车了,嘿嘿,好期待!

  14. 我觉得扎克没有时间来教韦真开车,他忙得连感恩节都不回家团聚,还会有时间来教人开车?

    也许这个故事里的扎克就像《丽贝卡》里的丽贝卡一样,虽然是主要人物,其影响无所不在,直接关系到故事发展,但却一直没露面。

  15. 扎克不露面就对了。女方的照片看过了,有意思早见面了。他明摆着是故意躲开。美国当医生是忙,也不至于忙成这样。且不说美国当医生的很抢手,ABC的扎克应该不会接受这种父母安排的照片相亲交友方式吧?

  16. 我觉得扎克是不是黑人长得怎么样都不重要。如果他喜欢韦真,而且让韦真幸福,他就是我们艾迷喜爱的男主角。

  17. 我觉得应该不是扎克故意躲开的,至少第一次不是的,确实是因为医院里有工作。

    感恩节这次,也许是喜妹故意安排的?她心里不会喜欢小师妹,也看得出小师妹的醉翁之意,小师妹的那点把戏,在喜妹眼里恐怕都是小儿科。但小师妹又比韦真年轻漂亮,她怕韦真不来而扎克难保不落入小师妹的魔爪,所以故意支开扎克的。

    从小师妹的“等扎克定下给你送车来的时间后,你提前告诉我一下,”这话来讲,她也并没有相信那张照片就是扎克的。也许是喜妹故意放的照片?

  18. 几个食客对教车的态度是意料中的,他们都是些只占便宜不出力的家伙。但禺杰的表现令人失望,我还以为他会主动要求教韦真。

  19. “他们几个都是looser” — loser?

  20. 和几个吃喝党一比,资阿姨一家大方多了,无私多了。

  21. 韦真一开始就开面包车,应该比较难吧?我老婆到现在都不敢开面包车,只会开小车。

  22. 禺杰在这集的表现真让人失望。这“五人吃喝团”的交情真的更多在吃喝上。资阿姨真是挺大方的,为人也善良,如果韦真考虑和扎克交往的话,有资阿姨这样的未来婆婆真是不错。(我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都替韦真想到婆婆的事儿上了。)感觉扎克和韦真的缘分总是由资阿姨推波助澜,扎克怎么自己一点也没动静呢。
    师妹说:“等扎克定下给你送车来的时间后,你提前告诉我一下,我来给你把个关。”她已经见过扎克的照片了,她要帮韦真把哪方面的关啊?
    扎克要出场了吗?拭目以待啊!

  23. 资阿姨真好,送车给韦真而不是卖给她,这么大方的人不多。

  24. 资阿姨在最困难最落魄最受孤立的时候,是韦真的妈妈帮助她,成为她最好的朋友,这一点很难得。如果是我,我也会记一辈子,想方设法报答。

  25. “我室友就不是为了找工作。”
    “切,你听她说!如果是她爸妈快死了,她说回去见最后一面,我还相信。但跑这么远回去看爷爷?说了谁相信呢?”

    ——师妹这个推测不对,室友是学药剂的,这个专业在美国肯定能找到工作。

    美国的药房和中国不同,虽然医院也有药房,但那是为住院病人服务的,门诊病人从医生那里拿了处方,就到外面药房去拿药。

    很多沃尔玛里都设有药房,publix里也有药房,还有专门的药房连锁店,比如CVS,Walgreens等等. 保守的估计,一个三四十万人的城市,可能会有上百个药房。

    每个药房都需要至少一个有Pharm D(药学博士)学位的人。全美国需要多少室友这个专业的人,就可想而知了。

  26. 下学期就有好几门课都不能休。—–休→修

  27. 师妹还是不死心想见zac一面吧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